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改名

改名

◎作者:手心  ( 2009-10-09)


    狗屁大名叫张狗屁,他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叫狗剩,他出生在苏北的一个小山村里,这个小山村的名字叫水镜村,水镜村的旁边流淌着一条河叫沭河。可以说这里是山青水秀、景色宜人。这里的人们大都纯朴善良,也没有多少文化,所以大人们给孩子取名也大都叫什么狗屁、狗剩之类的名字,显得极其没有文化品味。当然了,种田的庄稼汉们倒不在乎什么文化品味,他们只知道孩子的名字就是一个符号而已,就好比砖头、碗碴也有个名一样,叫着顺口就行了。
    狗屁十一岁时上的学,一年级读了两年,二年级也不知道读了几年,反正村办的小学校的班级不分年龄大小,一个班的学生坐在一个教室里年龄层次不同。小学校座落在一座古庙里,古庙掩映在一片浓密的古树下,古树下挂有一口大钟,大钟敲响了第一遍,村里的孩子就会陆陆续续往学校里赶,大钟敲响了第二遍的时候,就说明要上课了。上课了,老师就进来了,老师是一个分不清子曰还是子日的老头,老头经常摇头晃脑对着下面的学生念,子日: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于是,就有调皮的学生问,老师,子日是什么意思啊?老头就点着那个调皮的学生说,狗屁,又调皮了,看我下课后怎么收拾你。还没有等到那个老头要收拾这个叫狗屁的学生时,狗屁就一呼拉一溜烟提前跑着离开了教室。
    如今,那个读子日的老头已经离开了人世,狗屁和他的同学们也大都如散沙一般流落在各自的家中。狗屁兄弟两个在家里,也就是帮娘在家里干活,荒凉贫瘠的山村,一年到头在地里干活,也挣不出几个钱来。狗屁就眼热人家城里人过的日子,在狗屁的眼里,城里和山村永远都是一个隔膜着的世界。
    也不知道狗屁上了几年级的哪一天,水镜村来了一个女老师,据说是城里的师范生,二十几岁的样子,扎着一对羊角辫,好笑,一笑就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在狗屁的眼里,那个城里女老师长的像天仙一样,脸白白的,一说话就露出一排细米粒似的白牙。女老师走路的样子也很好看,上课时总是爱在讲台前款款地走来走去,有时也走下讲台爱惜地摸摸这个学生的头摸摸那个学生的头,狗屁的头也被女老师摸过,狗屁感觉被那个城里的女老师摸着头是一种幸福,女老师的手指也白白的细细的柔柔的软软的,不像娘的手又粗又砺又刮人。
    女老师到水镜村里当老师,感觉这里天也是蓝的水也是蓝的,水镜村的乡亲们待她如贵宾一般,鸡蛋、花生等一些土特产都往女老师的寝室里拿,还有一个豁了嘴的老奶奶拉着女老师的手说,看闺女生的多俊啊!以后要是有谁家的小子调皮,你就打他的屁股。
    女老师说,奶奶,孩子调皮,不能打的,得要教育。
    那豁了嘴的奶奶说,闺女呀,啥叫教育呀?山里的孩子啊,都调皮着呢,没有教养。
    那个豁了嘴的奶奶说的一点都不假,女老师才上课第一天,她就听到班里有一个女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女老师转身问那女同学,怎么了?那个正在哭泣的女同学用手一指狗屁说,老师,狗屁他往我书包里放癞哈蟆。女老师走到狗屁的面前说,你放学后留下来。
    然后女老师用她那细细白白的手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自我介绍说,我叫唐泥泥,南京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师了,同时也是你们的朋友。
    南京?乡下的孩子们都不知道南京在哪里,他们感觉南京好象在一个好远好远的地方。
    乡下的孩子毕竟是相当活跃的,狗屁尤其如此,狗屁连手都没有举起来,就直接的问:唐老师,南京在什么地方?
    唐老师听到狗屁的提问,于是她走下了讲台,用她那又白又细又柔又软的手摸了摸狗屁那乱草一样的头发说,这位同学提的好,只是他提问的方法不对,提问题时要先举手。
    接着唐老师拿起了放在讲台上的语文课本,翻到了前面的彩页上说,同学们,你们把课本翻到前面的彩页上,就能看到那图上有南京长江大桥,同学们看到了吗?
    看到了。同学们的回答有些杂乱无章,毕竟是山村里的孩子,唐老师能原谅的。
  放学后,调皮的狗屁被唐老师留在了学校里。而狗屁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叫狗剩的,在学校里等哥哥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见哥哥出来,狗剩也就一个人回家了。平时狗屁和狗剩兄弟两个都是上学放学一起来一起走的,当狗屁娘见只有狗剩一个人回家,就问狗剩,狗屁呢?
    狗剩说,狗屁在学校里调皮,被唐老师留在学校了。
    狗屁娘说,都要到吃饭的时间了,怎么唐老师还不把狗屁放回家啊,狗剩你回去跟你唐老师说,让她把狗屁放了。
    此时,狗屁正羞愧地站在唐老师的面前,低着头,挨着唐老师批评呢。
    唐老师的批评简直不能叫批评,她柔声细语地批评着狗屁不应该往人家女生的书包里放癞哈蟆,一边用她那秀气而又柔软的手擦试着狗屁肮脏的小脸,狗屁感觉挨这个唐老师的批评也真是一种幸福啊,狗屁好想让女老师那柔软而秀气的手永远的停留在自己的脸上。
    而恰在此时,狗剩来到了学校,看到了狗屁正站在唐老师的面前。狗剩小声地对唐老师说,俺家要吃饭了,俺娘让你把狗屁放了。
    唐老师听到狗剩说的这句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挥挥手让站在自己面前的狗屁回去,同时有一股清泪顺着唐老师秀气的脸庞流下。


    好些天以后,狗屁看到有一个城里的男人来找唐老师,那男人脸也长的白白的,和唐老师的脸一样白,戴着一副眼镜。他和唐老师并排走在一起,很亲昵的样子,这一点让狗屁感觉很不舒服。
    狗屁跟在唐老师和那男人的后面,狗屁听到那男人嘀滴咕咕跟唐老师说一些悄悄话,其它的话狗屁没有听清楚,狗屁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那个男人好象要把唐教师调回城里,那男人还说什么乡下的人粗野,乡下的孩子也粗野,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什么的,看看,他们就连起个名字也不会起,叫什么狗屁、狗剩的,多难听!总之和女老师并排走在一起的男人在狗屁的眼里不是好人,特别让狗屁生气的是,那男人还用手搂着唐老师的腰,手就差一点要插到唐老师胸里面去了,但唐老师不恼火,还笑迷迷地往那男人的怀里依靠,很幸福的样子。
    总之,狗屁不喜欢那个来看唐老师的男人,可唐老师喜欢那男人,狗屁没有办法,
    可狗屁又不想让唐老师走,狗屁在心里发誓,只要以后唐老师能留下来,留在这个山村小学校里,他再也不会惹唐老师生气的。
    狗屁这些天的脑子里老是转着那个城里男人和唐老师相依相偎在一起的影子,感觉心里有些发闷,狗屁努力不去想,便低着头走路,他的脚踩在了一颗石子上,硌得脚隐隐有些作痛,他飞起一脚把那石子踢出老远,顿时感觉脚指也有些微痛。狗屁回到家时,大门是关着的,狗屁抬起脚“哐”地一声踢开了门。屋里好几人个都惊奇地看着狗屁,狗屁觉得这些人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对,狗屁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他转身想往外跑,可来不及了,狗屁大大正蹲在门口,一把蒲扇般的大手飞快地抓住了他。狗屁清楚,大大是不讲理的,他总是喜欢在喝了酒后找一些茬子来揍狗屁,狗屁大大抡起了鞋底,用鞋底点着狗屁的头说,你小狗日的作死啊?你给我说说,你知道,你哪儿欠揍吗?
    一个人抱住了狗屁大大的胳膊,狗屁一看是村里的老支书。狗屁明白了,平时老支书一般不会到他家里来的,肯定是谁向老支书告了黑状,老支书才会来到他的家里。
    狗屁大大放下了拿鞋底的胳膊,恶狠狠地用眼瞪着狗屁说,等过后再找你算帐。
    狗屁娘一手拿着针线,一手往一件衣服上缝补着什么,她朝狗屁大大白了一眼说,算什么帐啊,俺家狗屁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孩子啊。狗屁心里知道,娘是疼狗屁的,可狗屁老是感觉娘疼爱自己不是一个办法,感觉娘是在溺爱自己。
    老支书看到狗屁家的这种状况,佝偻着腰站起来对狗屁大大和狗屁娘说,俺还有事,得走了。
    老支书的腰有些驼背,狗屁大大松开了抓住狗屁的手,把老支书送到了门外,狗屁看到了大抬起手朝老支书挥了挥,说了一声,支书,你慢走啊。那样子真的象是有些讨好老支书似的。
    狗屁趁大大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兔子般的向门外跑了。
    事后,狗屁娘才告诉狗屁,那个城里的戴眼镜男人找到了老支书,向老支书诉说了狗屁调皮挨批评之事,以及狗屁娘叫唐老师把狗屁放了,唐老师感觉到了一点委屈,就写信给了她那在城里的男朋友,于是那城里男人就找到了村里的老书记反映了这一事件。
    那个城里男人来了水镜村也就是一个星期左右,就回城里去了,唐老师依旧在村里的小学校当老师。

    据听说那个城里男人极力地劝唐老师离开水镜村的小学校,可唐老师说她喜欢这个水镜一样美丽的小村庄,喜欢这里的孩子,虽然这里的孩子有些调皮有些粗野,可他们都是缺少教育才成这样的啊,唐老师还说她要扎根山村教育,一辈子扎根在水镜村不走了。唐老师的这些话让那个城里男人毫无办法,他只有自己灰溜溜的回城里去了。
    水镜村里的乡亲们听说唐老师不调回城里了,也纷纷从自己的家里又拿出了一些土特产往唐老师那里送,拉着自己家的孩子到唐老师那里去,让唐老师对自己的孩子管的严一些,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狗屁娘也拉着狗屁和狗剩一起去了唐老师那里,狗屁娘到了小学校唐老师住的那间土坯屋里,一见到唐老师就扑通一声跪地,连拉着狗屁和狗剩也跪在了地上。
    狗屁娘对唐老师说,唐老师,俺是一个乡下人,不会说话,有什么地方俺要是说错了什么,你就打俺,不行,你就打俺的孩子也行。
    唐老师赶忙拉起了狗屁娘以及狗屁、狗剩说,大娘,千万不能这样,有话起来说。
    狗屁娘见唐老师亲手来拉她,自己都有些脸红了,狗屁娘连忙说,俺起来,俺起来。
    狗屁娘从地上起来后,掸了掸腿上的灰土,又接着说,不过俺得求唐老师一件事,俺想让唐老师帮俺的两个孩子重新起一个名字。
    唐老师见状,连忙说,大娘,孩子是你们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和大爷商量着给他们起个名,做为他的老师只能有参考意见!
    狗屁娘一听到唐老师说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接着就说,好了,这回唐老师可算帮俺们家的孩子起上名了,俺谢谢你了,俺家的狗屁就叫手心,狗剩就叫手背了,唐老师,俺家的两个孩子从今以后就叫手心手背了。
    唐老师对狗屁娘说,那大娘也得听一听大爷的意见啊?
    狗屁娘说,听那死老头子什么的,没有文化,会起啥名字哟,要不是他起那啥狗屁狗剩的,能把老师你气成这样吗?害得乡亲们都差一点朝我吐唾沫,说我就会欺负人家外来人。
    狗屁娘一听到别人提到自己的男人,就有些丧气,大场面连话也说不出,对老书记那样的人只会点头哈腰,可是对自己的孩子是只要喝了一点狗尿,有气就往两个孩子的身上撒。两个孩子中,狗屁最调皮,挨他大大的打最多,狗剩老实一些,所以挨打的次数要少一些。
    狗屁娘临末了从唐老师那回来的时候,连声地地对唐老师说,谢谢你给两个孩子起的新名字,回去我就和他大大商量。回到家,和往常一样,狗屁和狗剩吃过饭就上床了,狗屁躺在床上磨磨叽叽在床上睡不着,睡不着觉,狗屁就偷偷的听娘和大大在床上说的一些悄悄话,娘和大大在床上也没有睡着觉,一直在嘀嘀咕咕说着些什么,后来狗屁听到娘提高了嗓音,有些不耐烦,“给你说好几遍了,这是人家老师给起的名字,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吧?”狗屁又听到了大大在说一句什么“名字还不就是一个符号,砖头、碗碴都是一个名,就听你的,就起叫什么手心手背的吧。”接着狗屁就听到了大大的呼噜声,还有娘的嘀咕声,“狗屁、狗剩还能叫一辈子啊,要是长大了,还叫这名多难听啊!”

    第二天早上狗屁起床,狗屁和狗剩都被娘叫到了堂屋里,娘帮狗屁和狗剩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整理了一下书包,接着娘又用她那又粗又砺又刮人的手摸了摸狗屁和狗剩的头说,你们两个听着,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改名字了,以后狗屁就叫手心,狗剩就叫手背了,这是你的那个老师帮你们起的名啊,还是你们的老师有文化啊,到底是个城里人,也符合了娘的心愿,手心和手背都是娘的心头肉啊。
    狗屁娘左手领着狗屁右手牵着狗剩就往学校去了,到了学校,狗屁娘找到了唐老师,对唐老师说,从今天开始,俺家的狗屁和狗剩就改名了,狗屁的大名叫张手心,狗剩的大名叫张手背,省得以后老用狗屁狗剩的给老师添麻烦。
    唐老师朝狗屁娘笑笑,唐老师的笑挺好看的,露出了一口米粒似的细白牙,对狗屁娘说,我知道了,上了课我就在班是替他们两位同学宣布。
    说着,唐老师还用手摸了摸了狗屁和狗剩的头,狗屁感觉能再被唐老师用手摸着头,真的是一种天大的幸福。
    接着,唐老师对狗屁娘说,大娘,我知道了,你就回去吧。
    狗屁娘听到唐老师让她回去的话,像是接到了圣旨似的,鸡吃米似的直点头,我就回,我就回。
    在早自习上,唐老师向同学们宣布了狗屁和狗剩改的名字,狗屁再次听到唐老师叫狗屁为张手心的时候,狗屁的心里还真的有一点不自在,可张手心那名字一从唐老师那樱桃一般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狗屁的心里显出了无边的幸福,狗屁想,今后一定再也不惹唐老师生气了,一定要好好听唐老师的话,好好学习!
    可就在下了早自习课后的五分钟间隙,狗屁又和老支书的孙子孬蛋打了一架,狗屁感觉和孬蛋打架纯属无来由的事,在狗屁看来,这一切纯属孬蛋惹的祸,下了早自习后,唐老师转身就离开了教室,狗屁就听到了背后一大群的孩子在跟着孬蛋起哄,嘴里叫喊着什么“手心、手背,我的心肝宝贝”。狗屁平时是最讨厌老支书的孙子,老是仗着自己的爷爷是村支书,想在班里称王称霸,可狗屁不吃他那一套,狗屁听到孬蛋领着他的那一帮人直叫唤,狗屁抡起拳头直向孬蛋,孬蛋也不示弱,于是很快地就和狗屁两个抱在了一起,在地上打起了滚,最后还是狗屁压在了孬蛋了身上,占了上风头。
    这边有胆小的女同学看到班里又打架的了,赶快地跑到唐老师那儿报告去了。唐老师接到报告,也很快地到了班里来,看到这种情况,唐老师站在那儿也是不知应该怎么办为好,用脚直跺地,着急地说,你们两个别打了!
    他们两个好象没有听见似的,仍然在地上翻着滚。唐老师赶紧叫几个看似有些壮实的男同学去把他们拉开。
    拉开了,狗屁仍然将军似的站在那儿,而孬蛋的脸上被糊的一脸都是血迹,嘴唇上好象也翻了一道口子。
    后来,孬蛋的上嘴唇缝了五针,狗屁被唐老师撵回了家,几天后又被叫回了学校,唐老师让他写了一份检查在班上念,就算通过了。
    而孬蛋则在外面说什么是狗屁大大去求他爷爷的,他爷爷才和唐老师说了情,让狗屁回去上课的。
    可当狗屁见到孬蛋时,狗屁问孬蛋那话是谁讲的,孬蛋又指天咒地的说他没有讲,事情就算了结了。从那以后,孬蛋见到了狗屁就像见到了鬼似的,再也神气不起来了,而且以后再也不敢叫狗屁为狗屁了,改叫张手心了。
    而现在的狗屁是经常放了学后,坐在教室里愣着神不回家,有时到了天黑才回家。这事让唐老师发现了,唐老师就会过来对他说,张手心同学,天要黑了,回家吧,回家晚了,饭就冷了,吃冷饭可要生病的。
    狗屁知道,唐老师是关心他的,其实唐老师对她的每一个学生都关心。自从改名后,好多的大人还都把狗屁叫做狗屁,只有在学校里唐老师才把他叫张手心,狗屁只要一听到唐老师喊他的大名张手心,狗屁的心里就有一种另样的温暖。

    几个月下来,狗屁在学校里基本上没有惹过什么事,而且学习比以前大有进步,唐老师在班上好几次都表扬了他,并且还把狗屁的作文当作范文来读,还夸狗屁的作文写的好,有观察力。同时狗屁也发觉,唐老师有时会在班上正在上课时呕吐,呕吐过后,唐老师的脸上会显出一些苍白和憔悴。
    渐渐地,狗屁又发觉唐老师的腰身也变的有些粗了,粗的有些像水桶,不像以前那样的杨柳细腰好看了。
    狗屁把这些最新发现全部告诉了娘。
    娘说,可能你的唐老师是有了。
    狗屁有些不解,问娘,有什么?
    娘有些很烦的用手推开狗屁说,去,小屁孩孩家,什么也不懂,不要多问。
    后来,狗屁才知道唐老师怀了那个城里戴眼镜男人的孩子,唐老师多次给那个城里男人写信,可那个男人竟然没有来接唐老师回城里,村里的许多大人们都说那个城里的男人很坏,不是个东西,不要唐老师了。唐老师没有办法,最后只有嫁给了村里的一个也算还是老实的一个农民,许多大人们都替唐老师惋惜,狗屁也替唐老师惋惜,可让狗屁感觉到幸福的是,只有这样唐老师才会在水镜村的小学校里彻底扎下了根。

 

     注:大大,苏北方言,即父亲的意思.

 


阅读(2383) | 评论(3) | 字数(8576)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恭喜作者在《短篇小说原创版》2014第一期刊物上发表 天山云海 2014-02-25
2.  谢谢一朵浪花老师对拙作的首肯与关注。 手心 2009-10-14
3.  值得一看的文章! 浪花一朵 2009-10-11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