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只有青山不改(第三十一章)
笔似青锋 文集
更多 
笔似青锋 书房
 
更多 

只有青山不改(第三十一章)

◎作者:笔似青锋  ( 2021-10-12)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倒真还不虚。
  自榜文贴出后,一连几天,都有人前往图赖的大帐来献计献策。可在图赖看来,这些所谓的计策要么不着边际,要么就是凡人所想。眼见得时光流逝,那博洛也是不断催问,图赖也不免有些焦虑起来。
  副帅,在现今暑热之下,我南下的旗兵多是不服水土,不少将士已是身生疥癣,泻肚拉稀,军中医官应对不暇。末将看来,若是再拖上一些时日,我军将既无士气,也无战力。不如现今就强渡过江,赌它个鱼死网破!见坐于帅椅上的图赖不停地取过棉巾拭汗并面露焦虑烦躁之色,立于一旁的苏坦泰于是从旁建禀。
  强渡过江?!图赖听罢此话,不觉轻哼一声道,我军厉在弓马骑射,于明军战于江中,无异于虎落平阳!何况那王之仁所统水军久经战阵,船大炮强,即使算上这些个归顺过来人马,又有多少长于水战?图赖见苏坦泰听之不语,乃接着道,皇上在圣谕中写道:毋矜已知,不听人言。毋恃兵强,轻视逆寇。仍严侦探,毋致疎虞。今故明藩王朱以海僭号监国,窃据浙东,帐下不乏强将精兵,我军若轻敌致败,必将令这班贼寇士气大振,届时群起响应,遍地烽烟,不定会使归顺之军倒戈相向!若是这般形势出现,则我大清危矣!图赖说罢,顺手从茶几上取过一把羽扇摇扇了起来。
  正在百无聊赖之时,一巴牙喇兵进帐禀道:
  禀公爷,有一老者求见。
  只怕是又一个想拿赏银的家伙!图赖因为至今都没有得到渡江良策,心下也不抱什么希望,但既出榜文,前来献策的官民还是要见的,快快有请。
  不一会,就有一人持幡而进。那进来之人年在六十上下,头戴逍遥平巾,身穿青色罗服,白须过胸,双目炯炯,待见到危然高坐于帅椅上的图赖时,也不跪拜,只是将布幡放过一边,朝着图赖拱手说道:
  草民参见大帅。
  竟然是一个算卦之人。图赖不觉在心里说道。因为从来人的装束他已看出端倪,想着就是一个凿龟数策之人,这老者恁的有些狂妄,见到本帅也不叩拜,只怕他还有些本事。思虑至此,图赖乃开言道:
  本帅榜文,老先生可否看过?
  草民已细细读过。
  那汝定知,若汝所荐之策不为本帅所纳,那银子可是得不了分毫。
  哈哈哈!那是自然。那老者随即说道,草民亦有两个请求,还望大帅恩准。
  老先生有何请求,但说无妨。图赖心想,尔不过是嫌那赏银不多,挟持要价罢了。
  这第一个请求便是赏银要提至一万两。那老者说此话时,倒感觉是在轻吞细吐,显得随意轻飘。
  一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不知老先生有何把握就令本帅取汝所荐?图赖此时心下已是十分恼怒,但不便发作,于是问出此话。他要知道这老者到底有何本事说出如此的大话来。
  草民六爻熟谙,八卦精通,亦知晓那天文地理。大帅若是不信,当下就可验之!那老者倒也不怯不惧。
  如何验之?图赖此时方来了些兴趣,看来敢来捋虎须的人定然有些真功夫。
  草民算来,半个时辰以后,即起狂风,落下那牛背之雨;那雨势虽大,却片刻即收。不过现时草民已是饥肠难耐,不如大帅叫护兵端来一些酒菜,就在此吃喝等待。
  那图赖举头一看,烈烈骄阳正在中天:已是四五十日未见滴雨,缘何今日就会落下雨水?难不成真有咄咄怪事!想着已是午时时分,自己也是有些饥饿,又见那老者怪癖,兴许就是解难的神仙,于是赶紧让人往大帐内送来酒饭,自己合着苏坦泰一起,将老者让于上座。
  那老者也不谦让,只管吃菜喝酒,倒是图赖一边吃喝一边在暗暗地算着时辰。吃喝了一阵子,眼见那如火的骄阳就被一片乌云遮过,突然之间,狂风骤起,势可倒树摧林,随即天际划过一道闪电,惊得图赖和苏坦泰两人目瞪口呆;紧接着,响过一声炸雷,暴雨从天而降。
  腾!的一声,只见图赖放下碗筷,站起身来,朝着仍在随意吃喝的老者拱手道:
  老先生真神人也!说话之间,那雨已是稀稀落落,已显将停之势。敢问老先生何方人氏,怎能做到如此料事如神?此时的图赖已是恭恭敬敬。
  哈哈哈!草民一介古稀老朽,就是这杭州府人氏。老朽曾在大明司天监任事三朝,和当朝那红夷和尚汤若望亦在崇祯朝共事有年,故对这罡斗天文有些知晓。
  看来老先生已有渡江良策,真是天佑我大清也!想着即将化解难题,图赖不由合掌向天谢道。
  老朽非是那贪心之人。那老者略微停顿,正色对图赖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明朝久病,已入膏肓。武将惜命,文官爱财;朝堂党争,势如水火;驹留空谷,贤良在野;倒悬涂炭之民盈于野,忠正廉明之吏难上堂。刀兵不息,烽烟不止,芸芸众生祈望太平。老朽前来献那渡江之策,非是为汝大清,实实因为尔大清兵强马壮,可以兵止战,又有那轻徭薄赋之举。反观那踞地相抗的各处明藩,为筹得军械粮饷,哪顾百姓死活?!草民只盼早止兵戈,让天下百姓能有一个朗朗乾坤!
  老先生的肺腑之言,端的令本帅唏嘘感怀。以清代明,就是为解民倒悬之苦。老先生说有两请,还望尽数说来一听。图赖觉得这老者言语中肯,不收不掖,也是对上自己的脾气,于是向老者恭问道。
  那所要一万赏银,请大帅过江之后,全数用于赈济兵灾难民,此一请也!见图赖不断点首,那老者接着道,大帅征战多年,杀伐不断。那百姓虽是命如草芥,却也是母生父养。老朽恳求大帅在攻战之时,心存善念,不可妄杀!说着那老者就双膝跪地道,若大帅不允此请,老朽就将这渡江之策烂于腹中,虽死不改此念!
  那图赖见老者跪求,心下已是不忍,又闻得虽死不改的话语,亦感到血往上涌,连忙上前至老者面将其搀扶着道:
  本帅就在老先生面前起个毒誓!本帅今后若是妄杀一人,子孙俱招天谴!说罢,那通红的眼中不觉流下了一行热泪。
  好,好,好!那老者颤抖着站起了身子,望着图赖慢慢说道,大帅可在十日后统兵过江。
  那王之仁的水师近在咫尺,难不成十日后这水师遁走他处?站起来的图赖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哈哈哈!十日后那水师想待在此地也是不成!老者见图赖还是疑惑,乃接着说道,老朽在此地生长,已知那风云之事。今年蝉喘雷干,乃几十年来的第一大旱,数十日暑阳高照,焦金流石,近半月还不会下雨。有言道:骄阳似火,钱塘不锁。钱塘不锁就是指这钱塘江断流!
  本帅每日都至江边看水,那水虽是有些退去,却还行得舟船。老先生说十日后水就会退尽?这可不是说笑之事!此时图赖还真不敢全信。
  老朽算定在本月甲戌日将晚之时,这钱塘之水在这百里之内均会大降,届时会有沙滩露出,水深不过膝之地也有百处之多。这几日,大帅只须暗中准备渡江之事,万不可走露风声。为使大帅放下心来,老朽这些日子就在大帅军帐内吃喝,到时若不如是,可将老朽问斩。如此军令状大帅满意否?哈哈哈!
  哈哈哈,如此这般最好!图赖也发出会心的大笑,非是本帅有意难为老先生,只是博洛贝勒爷令严,本帅也只能遵令而行。这几日就委屈尊驾了。图赖随即对苏坦泰吩咐道,给本帅好生伺候老先生,好的酒菜只管叫人去办,若是老先生见瘦,本帅就唯尔是问!说完对着老者一拱手,本帅还有军务,现即告辞!随即快步地走出了大帐。
  

图赖此时是赶紧着禀报博洛去了。

   


阅读(75) | 评论(0) | 字数(2887)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