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只有青山不改(第三十章)
笔似青锋 文集
更多 
笔似青锋 书房
 
更多 

只有青山不改(第三十章)

◎作者:笔似青锋  ( 2021-09-25)


  该来的事情总是要来的。
  靠着钱塘江天险阻止清军的方国安、马士英及钱肃乐、张煌言、张名振等几支明军,原本还时有攻势,虽是屡次都被击败,但所据的州县也还没被清军染指。可自从清廷在顺治三年二月末命贝勒博洛为征南大将军,同图赖率师征浙江、福建,浙江的形势就急转直下。
  那博洛乃是大清太祖皇帝努尔哈赤的孙子,虽只有三十来岁,却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将领,在攻打大顺军的潼关和西安时,都是身先士卒,骁勇无比。后又随豫亲王多铎往征江南,连陷常州、苏州、杭州,逼降了李本深和李成栋。而图赖早年就随清太宗皇太极征战四方,在和李自成激战于山海关时,曾在一片石大败李自成;又在攻潼关、克扬州等战中立下殊功;后又率军追朱由崧至芜湖,射杀黄得功,俘福王,灭弘光政权。因功授正黄旗固山额真,封爵一等公。
  这日,博洛率着图赖和招抚江南各省总督军务大学士洪承畴及前锋统领努山、护军统领杜尔德、前锋参领拜尹岱等一大批将领和巴牙喇兵来到松江,这里是松江提督吴胜兆的营地。
  那吴胜兆乃辽东人,曾是明关宁铁骑的一名将领,明清松锦大战后,败退入关,在高杰手下为将。明朝南京陷落后,随邢夫人、李本深投降清军。
  尔的军马尚是严整。不过,真正攻防进退起来,其效如何?本帅倒是想看看。端坐于马上的博洛在检阅了校场上的松江兵马后,对一直随行在后的吴胜兆说道。
  末将领令!吴胜兆听得令下,双手向博洛一拱,随即将马头一勒,那马就放开四蹄,直至那校场中间。吴胜兆从腰间拔出令旗,向西面列阵的人马一挥,顿时从阵中拥出二百四十名精壮军士,每二十人一队,拖拽着一尊红夷大炮快速于校场中一字排开置好,而后装填火药,须臾之间即做好了发射准备。末将已做好放炮准备!请征南大将军将令!吴胜兆朝着博洛高叫一声。
  哈哈哈!吴将军驭兵有方!若是未装铁子铅丸,就放它几下!看来博洛还是很满意的。
  末将得令!吴胜兆喊罢,将手中令旗挥了三下,而后即将令旗停在空中片刻,随后将令旗猛地向下一挥。
  轰!”“轰!”“轰!十二尊大炮几乎同时轰响,其声震耳欲聋,骑在马上的博洛一行人都能够感到大地的震动。
  炮队还真是训练有素!骑马在博洛身后的洪承畴也不禁发出了一声赞叹。
  本将倒是想看一看吴将军人马的骑射之术。图赖朝着旁边的护军统领杜尔德说道,这红夷大炮在攻城时方有大用,平时地面交战还多赖骑射,统领大人以为如何?
  副帅所言极是。那杜尔德擅长的就是马上功夫,自然对图赖的这番言论有着同感。
  吴将军,本督想观尔人马的骑射之术,汝可令将士演之!洪承畴虽在校阅人马,却也留着耳朵听着那些满蒙将军的交谈。此下见图赖和杜尔德议论骑射,想着定是图赖等想在松江人马面前卖弄以震慑吴胜兆,于是发出话来。
  末将谨遵洪大人将令!那吴胜兆曾在洪承畴帐前效力,洪承畴对其有擢拔之恩,见洪承畴令下,顿时抖擞精神,朝着东面列阵的将士猛挥了两下令旗,只见那阵中立马冲出五十位军士,各拿着一个靶垛奔向四十丈开外的地上立好。待这些军士回到阵中,吴胜兆又将手中令旗一挥,五十名骑着快马的军士策马从阵中驰出,这些人马驰至校场中间后又四散而开,待骑至靶垛前面时即从箭囊中取出弓箭射出,只见那箭枝纷纷插进垛上红心,引来松江人马的一片叫好声。
  本督闻得吴将军亦是弓马娴熟。敢请吴将军一试手段如何?洪承畴晓得部下的手段,此时又发下话来。
  既是总督大人下令,吴某就不怕献丑!那吴胜兆随即让人将靶垛移至六十丈开外,从弓囊中取出一把铁制雕弓。那弓足有三十多斤。只见那吴胜兆将马策动飞驰,于飞驰中一连射出三箭,也是箭箭皆中红心!
  好!松江将士发出如山呼海啸般的叫好声。
  哈哈哈!吴将军果然了得!洪承畴说着将头转向了一旁的杜尔德,统领大人也是精于骑射,何不乘兴也来上几箭?洪承畴的老奸巨猾此时方被吴胜兆看出。
  那杜尔德见请,也不谦让,侍着一股傲气策马而出,将马驰至军阵之后,那处离箭垛足有八十丈的距离,但见那杜尔德从弓囊中取出雕弓,于疾驰中搭箭就射,瞬间就射出五箭,箭箭都穿透红心!
  好!这叫好声是博洛、洪承畴和一班满蒙将领和那些巴牙喇兵及少数的松江人马发出。大多数松江将士在杜尔德出场时实际上都料到了结果,一种被侮辱了的感觉伴着羞惭在内心中弥漫。
  统领大人的神箭真是令末将眼开!见杜尔德眼中露出得意和不屑的神色,吴胜兆赶紧上前奉上阿谀之言,心下却是忿忿不满。
  吴将军治军也是不负皇恩!博洛此时也看出些端倪,想着进剿明军还要倚仗这些降军降将,给些个褒奖之言还是要的。再则若真是这些个降军战力过强,那对朝廷也未必是件好事。思虑至此,博洛岔开话题,向吴胜兆说道,那太湖之中作乱的吴易,汝屡次进剿,都被他脱逃而去。现今大军即将渡过钱塘,那吴易虽是芥癣之忧,可也扰人心烦。本帅还望吴将军能早日清剿得尽。那博洛的话语虽是不重,但吴胜兆却感觉得到其中的责怪之意:
  末将实实有负贝勒爷厚望!末将将派出那能战水师搜索湖浜,切断贼军的粮秣供给,迫那吴易上岸一战,如此,吴易可擒矣!
  这吴易确实让吴胜兆头痛。那吴易字日生,说来系一书生,为崇祯十六年进士,弘光朝在扬州史可法处为监军,多铎攻扬州时,因在外督催粮草方躲过一劫。后举义师,屯兵长白荡,出没太湖,给清军以极大骚扰。吴胜兆奉命进剿,虽是费尽心力,却斩获不大。更有甚者的是,那吴易还屡次攻下吴江县城。在年初的正月十五,吴易乘闹花灯之际,和盗匪周瑞等人率兵攻入县城,将清廷委任的知县孔胤祖和新科举人全部处斩,使得江南震动。吴易因之被绍兴的监国朱以海封为长兴伯,授太子太保、兵部左侍郎、都御史总督浙直,赐尚方剑,便宜行事。
  看来不灭得那吴易,这博洛面前还真不好交差!吴胜兆想着此事,于恍然间总算是送走了博洛等一班阅军的家伙。
  
  顺治三年五月十五,准备渡过钱塘江攻打绍兴及浙江其他明军的博洛大军进驻杭州。那大军中,除却满洲八旗的八千军马外,尽是明朝的降军,其中有降清提督曹存性,降清总兵王之刚、田雄、李成栋等部人马共计十万众。一时连营百里,只待饮马钱塘。
  虽是兵多将广,但博洛却还是心事重重,想着正是眼前的天险钱塘江,使得平南大将军勒克德浑和闽浙总督张存仁等征战有年,但却不能前进一步。
  那明军长于水战,江南多是湖浜之地,实实不利我军发挥弓马之长。夜色之中,博洛率着图赖、杜尔德等一班将领巡营至钱塘江边,望着对岸的点点篝火,不觉自言自语地说道。
  贝勒爷何须如此多虑?跟在后面的参领拜尹岱见博洛愁思不已,连忙上前说道,我大军为攻钱塘,数月之间已打造兵船数百,一次足可载人马万余渡江。那方国安虽是列阵对岸,我人马一旦登岸,还不是望风而逃?
  哼哼!博洛听罢拜尹岱所言,不觉发出一阵冷笑,汝可不要忘了还有那王之仁的水师!
  博洛所说的王之仁,乃岳州府人。弘光时官至宁绍总兵,统水师。清兵下浙东,曾奉表投降,旋为民众抗清义举所感动而反清,后积极拥立监国鲁王,进封武宁侯。所率水师曾屡败闽浙总督张存仁的清军水师,保住了钱塘以东这些时日的安宁。
  贝勒爷,我等均是北人,对这钱塘之地知之甚少。图赖见博洛把拜尹岱驳回,思虑了片刻,乃上前几步对博洛说道。
  图赖大人的意思是?博洛感到图赖似乎有了主意,于是赶忙问计。
  昔大金完颜宗弼统兵伐宋,被宋将韩世忠迫入黄天荡。图赖见博洛听得仔细,略停片刻乃接着道,那黄天荡乃是死港,金兵前进无路,后退受阻,受困达四十多天,粮草告罄,处境艰危。后完颜宗弼悬赏白银千两以求一计,乃得乡人一策,一夜之间凿通老鹳河故道三十里,才逃出黄天荡。
  哈哈哈!图赖大人果有应对良策!发出爽笑的博洛用马鞭指着对岸道,明日即在杭州内外张贴榜文,献渡江良策者,赏银千两!   
阅读(108) | 评论(0) | 字数(3173)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