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只有青山不改(第二十四章)
笔似青锋 文集
更多 
笔似青锋 书房
 
更多 

只有青山不改(第二十四章)

◎作者:笔似青锋  ( 2021-08-08)


  对于朱聿键来说,湖南形势由于郝摇旗、李过的投顺可谓一片大好,可是,此时江西的形势却不容乐观。自南京被清军攻克后,原江北四镇的黄得功败亡,刘泽清、刘良佐和高杰余部先后降清,握有重兵的左梦庚也在九江附近投降了满清的英亲王阿济格。而今,原左梦庚的部将金声桓正统军势如破竹地在江西扫荡着,告急和求援的文书如雪片般飞向了朱聿键在福州的行在。
  想不到这里的明军是如此地不堪一击!骑行在马上的金声桓神采飞扬地对着旁边的王体中轻蔑地说道。
  那是金帅的福气。跟在大军中的王体中搪塞了金声桓一句。从心里说,王体中对金声桓并不买账:俺昔日在大顺军时,那大的仗阵可是见得多了,你不就是左良玉帐下的一员将领么?想当初,左良玉的军队还不是被俺们赶得满地飞跑!
  明朝的宗藩还真有人不识时务,竟然以卵击石,实实是不知晓本帅的手段!金声桓说的,就是先前据守建昌的明室宗亲益王朱慈炱。那朱慈炱在建昌知府王域与布政使夏万亨、湖东巡道王养正等辅佐下起兵相抗,但迅速地被金声桓的大军攻破城池,王域等被持斩首,而朱慈炱也逃得无影无踪。
  真是不知羞耻!建昌若不是老子们,你他娘的就能够轻易地攻下?王体中在心里恨恨道。当然,王体中这样想是有理由的,在金声桓的军中,原左良玉的人马只有七八千人,而原是大顺军的人马却有一万四五。
  看来王将军的心情不是太好。金声桓见王体中默不作声,知道他并不认同自己的说法,莫不是王将军这一路走来,没有遇上强劲对手,显得有些落寞?金声桓还是有些忌惮王体中的,在他眼里,这班流贼并不是好驾驭的,在目前,该忍还是忍着点。
  正在此时,从大军前面驰来一匹快马,那马到得金、王二人面前,就听得一声炸雷般的话语:
  俺军进抵抚州外围,那百姓都他娘的跑进了城里。俺见着那守城的军士不多,尽是些半老的百姓,俺本想杀将进去,但恐落得没有将令擅自行事的罪名,真他娘的窝囊!朝着金声桓和王体中嚷嚷得如此大声的只有王得仁做得出来。
  得仁将军做事有分寸!把抚州城给围上了,就是大功一件。金声桓轻飘飘地抛出了这句话,见王得仁听到此话发愣,于是从旁唤来中军吩咐道,传本帅将令,大军即刻就地扎营。
  现今就是攻城的好机会,如何就令大军扎营?王得仁对金声桓如此安排十分不解,不由又大声嚷道。
  煮熟了的鸭子还怕它飞了去?尔等只须守住抚州各个出口,本帅要等到瓜熟蒂落,免得在攻城中死伤一些将士。实际上金声桓的本意是不想轻易地拿下这些城池,而是想在代替多铎被新任命为平南大将军的勒克德浑那里卖点关子,免得他们认为江西之地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拿下从而轻看了自己的功劳和本事。
  金帅倒是体恤部下的性命。在一旁的王体中话中带出刺来,我等手下个个愿为朝廷不顾性命。若是金帅为部下所难,王某愿率本部兵马攻取抚州。王体中可不愿耗着,他想着,若是能快速平定江西,没准就调防到了其它地方,他可不想和金声桓长久地打交道。
  王将军,难道本帅的将令成了放屁不成?金声桓说罢此话,将马缰一勒,调转马头,在马的屁股上狠抽一鞭,喝了声,尔这畜生,还不快走!随即放开马蹄,向着大军的后队驰去,众亲兵见状,也赶快随之而去。
  个狗娘养的,竟敢在众人面前羞辱你家爷爷!王体中只感到一股恶气哽在了喉头,不由对着远去的金声桓骂出了声。
  算了吧,王哥。谁叫他的官比俺们大呢!一边的王得仁倒是想得开,他娘的不让俺们攻城,那俺们就去喝酒,只要你王哥答应,老子马上唤上汤进和吕信才,找一个地儿,好酒好菜地吃上一顿。
  喝你娘的个头!老子可没有你龟儿子这般没心没肺!想着自己还是一个署理总兵官,而金声桓是总兵官,真是官大半级就压死人。于是王体中朝着王得仁吼了一声,将两腿一夹,策马走开了去。
  王哥,兄弟俺可是请了你的,你虽是不去,你可还是欠俺一个人情!王得仁骑马追了几步,朝着王体中的背影大声喊道。
  
  江南的秋天还是多雨。经过一夜淅淅沥沥的大雨,湖塘中的莲荷已是一片残枝败叶。
  朱大典虽是六十多岁,但步履仍不显老态。自从被夜里的雷声震醒,原还想小寐至天亮,可思绪的缠绕却只得使其披衣下床来到书房,张起一盏油灯,在书案上重新翻看各处传来的军报。
  自从弘光帝朱由崧在芜湖遭清军擒获后,原本指望在杭州有着贤王之名的潞王朱常淓能够整理危局,不料这潞王在监国六天后,就向清军奉表投降,杭州等地轻易地落入了多铎的囊中。
  身为皇室贵胄,竟然卖投仇雠,真是空有贤王之名!想到眼下的危局,朱大典不由对崇祯皇帝有了一些敬意——崇祯皇帝面对北京的陷落,选择的是自尽于煤山。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朱大典想起了文天祥的诗句,而今,大明风雨飘摇,真如当年在蒙元攻击下的南宋。眼见得天边已是泛白,于是朱大典推门走到庭院之中,在零星的雨中,有招有式地舞起剑来。
  正舞之间,家丁朱宝急匆匆地来到庭院,向着朱大典禀道:
  老爷,马阁部差人送来密信,现正在大堂候着,老爷您看……”朱宝怕打断了老爷舞剑,有些犹豫。
  把信使请来这里。老夫倒要看看那马士英又在信口胡说些什么?朱大典对马士英和阮大铖之辈从来就是不屑一顾。在朱常淓献出杭州降清后,朱大典带着三万人马退守金华府,据兰溪、东阳、义乌、永康、武义、浦江等县和清军抗衡,而马士英和阮大铖等则入方国安军中,奉鲁王朱以海为监国,在绍兴一带活动。据闻朱以海以马士英名声太臭而没有授予其任何官职,而现在他有书信致达,朱大典倒想看看这个奸佞到底所说何话。
  当朱大典展开书信,只见上面写道:

  阁兄朱大人台鉴:
  向日士英所作,多招非议,愚弟亦深为之悔。现社稷有难,志士仁人救之有责。镇东侯方大帅,名动金瓯,文韬武略,进退超迈,手下不乏雄兵强将,唯惮粮饷耳。
  金华物华天宝,粮丰民殷。倘阁兄能出援手,慨借方军十万银,则必使我师响堂堂之鼓,荡振振之旗,克杭州于日下。届时阁兄之地亦为之安矣。
  愚弟士英再拜顿首
  
  朱大典看罢来书,不觉嘿然冷笑:尔马士英狗样般人物,也配向老夫索银?想到此,朱大典将纸笺放入信封,对信使道:
  汝可带回老夫话语,就说老夫已奉隆武为正朔。若鲁王除去监国名号听隆武号令,借饷之事还可商量;否则,老夫不惧刀兵相见!
  那信使听得此话,知道朱大典已无改变可能,只得拱手告辞。
  信使走后,朱大典犹自愤懑不已,已无了舞剑的半点兴致。想当年,自己在万历年间就题名金榜,中得甲科进士。崇祯三年即坐到山东巡抚的官位,那时现今清廷的恭顺王孔有德还是登州的明军参将,孔有德和耿仲明作乱时,正是自己率大军击败叛军,克复登州,时吴三桂、刘良佐等还只是自己麾下的偏将。崇祯十四年,更是成为威震四方的督师辅臣,坐镇凤阳总督起江北及河南、湖广军务。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想不到那御史郑昆贞竟然与老夫过不去!崇祯十五年,漳州龙溪县出生的御史郑昆贞上奏弹劾朱大典贪污军饷和卖官鬻爵,惹得崇祯皇上震怒,下旨将朱大典革职候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夫纵是贪贿,也不似那有人血盆大口。何况名利两重,谁人不逐?思忖之间,朱大典不知不觉已来到荷花桥。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望着桥下被大雨摧得七零八落的残花败叶,朱大典也不由感到一丝萧瑟秋风的寒意,虽说随口吟出南宋杨万里的七绝咏荷诗句,却深深体味出风光不再的愁绪。若是清虏不再进兵,朝廷即可稍安,也可有励精图治的时间,届时待机匡复河山。不过,此番情境老夫今生恐是巴望不到了。朱大典想着想着,不由吟出杨万里的另一首诗句:

  “船离洪泽岸头沙,人到淮河意不佳。何必桑乾方是远,中流以北即天涯!
  
  老爷,公子和一班将领官员,正在大厅里候着,等老爷前去议事。家丁朱宝的一声提醒,将朱大典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朱大典此时方记起,昨晚曾令儿子朱万化传令总兵董毅、姚岚等于今晨在帅府商议军务,而今竟忘得一干二净:看来真是老了。
  尔速去告与公子和众位将军,本督师即刻就到。朱大典吩咐完,随即独自进入庭院卧室更衣——在帅府大堂之上,东阁大学士的一品官服还是要穿的。   
阅读(102) | 评论(0) | 字数(330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