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只有青山不改(第十五章)
笔似青锋 文集
更多 
笔似青锋 书房
 
更多 

只有青山不改(第十五章)

◎作者:笔似青锋  ( 2021-07-09)


 幸亏带上了两红夷大炮,不然,杨季贤所带的人马即使再怎么能战,也抵御不了几万乡兵如潮的攻击。
  带领乡兵冲杀的是张锡眉和龚用元及侯峒曾的二公子侯玄洁和乡勇头目陆文焕。乡兵们在他们的带领下一次次冲向杨季贤兵马据守的阵地,但在红夷大炮不断的轰击和如雨般射来的箭矢下,乡兵死伤惨重,只得一次次退了回来。
  眼见天色渐晚,张锡眉不禁焦躁起来,他赶紧调来数百名乡兵,集中起来近百杆抬枪及数十门土炮,对着对面的阵地一阵猛轰,一时间,在不断炸响的枪炮声中,夹杂着响起一片鬼哭狼嚎,射过来的箭矢也渐渐疏稀了下来。
  弟兄们!清军已经吃不住了,都给我上!伏于土堆之后的陆文焕跳上土堆,将手中的鬼头大刀奋力一挥,带着数千乡兵冲了过去,虽然不断有人倒下,但陆文焕还是率着众人冲到了杨季贤将士的跟前。
  一军校见陆文焕冲到,赶紧跳上来接战。那陆文焕大喝一声,如平地里响起一声炸雷,将重三十斤的鬼头大刀一格,只听得的一声,即将那军校砍至头顶的钢刀弹飞了,陆文焕随即飞起一脚,将军校踢出了一两丈。这时,另外的一名军士的长枪如疾风般的刺到,陆文焕将身一闪,伸出如蒲扇般的左手,将刺来的长枪抓住,然后抬起左腿膝盖向上奋力一顶,那长枪即喀嚓一声断为两截,那军士惊惧欲走,可鬼头刀已到脖颈,但见红光一闪,一颗人头就飞了出去。
  狂匪休得嚣张,你家爷爷来也!杨季贤见陆文焕骁勇,也大喝一声,提起自己用了十几年的大刀,冲上前去与陆文焕格杀,两人一去一来,一来一往,连斗了二十来回合,这边杨季贤已是气喘吁吁,只有招架之功,几无还手之力了。
  那陆文焕见杨季贤力怯,更是运刀如飞,刀刀奔要害而去,正在危急紧要之时,忽听得一声脆叫:
  杨将军歇刀,待小的侍候这位孙子!只见一名精瘦军士跳上前来,用手中的雕弓顺着砍来的鬼头刀往回一接,即将蛮力卸掉,就在陆文焕惊诧之际,那军士已飞起一脚踢中陆文焕手腕,将其手中的鬼头大刀踢飞。
  汝是何人?陆文焕见面前的精瘦小子年不过二十,高不过六尺,重也不过百十来斤,却功力不凡,不觉停下身子问道。
  割鸡崽焉用牛刀?小的乃杨参军帐下小卒,羞于在此报上名来。那军士满脸油烟,但黑白之间明显露着一丝轻蔑的冷笑。
  既是无名之辈,老子可不愿坏了名头。陆文焕说着回头大吼一声,你几个给老子上!给老子宰了他!
  八九个乡兵闻得此话,连忙提刀上前将那军士围住砍杀,军士先是左右闪避,前后如风,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就在嘭嘭嘭几声响过,只剩下那军士还站在那里,那些个乡兵一个个都躺在了地上。
  见那军士站在那里一脸的冷峻用手掸拂着身上的灰尘,陆文焕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于是对着后面不断涌到的乡兵们大喊一声:拿下罗店,杀尽清兵,在此一搏,弟兄们上啊!
  那乡兵确实是人多势众,杨季贤经过一日苦战,千余人只剩六七百将士,现数千乡兵围住厮杀,已近不敌。就在行将崩溃之际,突闻喊杀之声如翻江倒海般响起,万千马蹄带起的隆隆响声如雷般从大地滚过,只见副将陈甲一马当先,率领着骑兵如泄洪一样朝着这边冲来,众乡兵见救援罗店的清军杀到,一时肝胆俱寒,哪里还敢迎战?顿时被陈甲军杀得尸横遍野。张锡眉和龚用元等见情形不妙,连忙会同侯玄洁和狼狈不堪的陆文焕带着残兵退向了嘉定县城。
  
  李成栋闻得胜报,心中大喜,于是携李元胤、孟文全和李成林率着中军向嘉定县城而来。正行进间,突探马来报,说副将牛凤梧在杀退了增援罗店的乡兵之后,又将溃败下来的张锡眉等人所率的乡兵杀得望风而逃,现正在追往嘉定。
  元胤,我等到往嘉定还有多少路程?骑在马上的李成栋将手中的马鞭弯成一团,心情大悦地向紧跟在后的李元胤问道。
  禀父帅,此地离嘉定县城不过四十来里,若是不歇息,一个多时辰我军即可进抵城下。见李成栋问及,李元胤赶紧策马上前答道。
  不知徐元吉那家伙可将据守嘉定的叛逆驱离否?李成栋从心里是希望徐元吉在城的西北面架上几门红夷大炮,对着城墙轰上几炮,嘉定士民或降或走,然后进城张表安民。
  依小弟看,那些个叛逆就是乌合之众,罗店的三四万乡兵竟然被陈甲和杨季贤的三四千兵马杀败就是明证。我想,待大哥到达城下时,恐怕徐元吉正大开城门列队相迎吧。哈哈哈。李成林极其乐观,骑在马上还不忘得意地抖动着身子。
  寒驹先生。李成栋见骑行在后的孟文全一直是面无表情,也不做声,于是回头叫了一声。
  下官在,大帅有何吩咐?正在思虑的孟文全见李成栋呼唤,赶紧应声。
  先生以为我等能否直接进城?李成栋很想听听孟文全的判断。
  文全倒是期望能如成林将军所说。兵不血刃,不战而屈终是最好之事。孟文全觉得,若是没有剃发易服相迫,江南大部地方的士民并不会大力反清,因为天启崇祯以来,百姓失望已极,他们只盼着能过上太平日子,至于谁坐天下,谁当皇上,他们并不介意。但清廷强推剃发令,则是改变传统和伦理纲常的大事,直接导致对全体汉人的侮辱,故其反抗的力度决不可小视。而嘉定士民起事就因不满剃发而起,现虽遭挫折,但据此认为其再不会抵抗也未免太过一厢情愿了。
  听先生之意,好像嘉定现时并未被徐元吉拿下。本帅倒是愿与先生一赌。李成栋当然也认为嘉定已被攻下实在是过于乐观,但能让这个臭书呆子高兴就成,就赌纹银五十两,先生以为如何?
  文全倒是想输。既然大帅有此兴致,文全甘愿与大帅一乐。
  这个乐子可不能让大哥独享,我也下注五十两,先生的银子可要变成俺的酒钱了,哈哈哈。李成林哪有李成栋那般心计,这会就如一个孩子般只顾得高兴。
  突然,远处传来隐约的炮声,毫无疑问,那炮声是从嘉定方向传来的。李成林顿时面露惊疑之色,倒是李成栋和孟文全显得平静如水,只是相视一笑。
  元胤,快拿五十两纹银给你孟叔。李成栋说着举起马鞭对着马的屁股猛抽一下,那马随即奋起马蹄,疾驰而去,马背上的李成栋回头喊了一声,成林,你也得给先生银子,不许混账!
  李元胤等见此,连忙挥动大军,随着李成栋朝嘉定急行而去。
  
  待李成栋军赶到嘉定城下时,徐元吉还在指挥着军士操着红夷大炮向北门城墙轰击,城墙上的土炮也不时地进行着回击。
  他娘的,还真的扛上了!站在城外一个小山丘上的李成栋回身对着跟来的几位将领说道,其实这个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呵呵,门楼上还竖起了一面大旗!元胤,你的眼贼,看看上面书的何字?
  由于风刮得有些大,门楼上的旗帜在不停地飘动,要想看得清楚还真是不太容易。
  李元胤用手搭起眼蓬,定看了一会说道:
  禀父帅,那旗上书有恢剿义师四个大字。
  哼!自不量力的叛逆!徐元吉!
  那徐元吉见李成栋呼唤自己,赶紧从后面趋前答道:
  末将在,大帅有何吩咐?
  你就时不时地给本帅向城墙轰上几炮,不可攻城,攻城之事待其它几路人马齐集之后,本帅再做定夺。李成栋想,那牛凤梧以及陈甲、杨季贤的人马只怕也快到了。
  末将领命!徐元吉拱手转身而去。
  寒驹先生可有兴致陪本帅小酌几杯?有着大好心情的李成栋拍了拍孟文全的肩膀,接着说道,城中叛逆成不了气候,只要他们不再袭扰我军,滚出嘉定,本帅也会对这帮家伙网开一面,待占得了嘉定,本帅也好在贝勒爷面前回了差事。先生以为如何?
  大帅如此安排甚妥,今晚孟某定然陪大帅不醉不归。孟文全知道,李成栋虽是流寇出身,历经百战,杀人无数,但待自己确实不薄,在自己不悦时常给予迁就和宽慰,这在军中几乎无人可比。李成栋对攻占嘉定这样安排,也全然是在照顾自己的感受,甚至可以说是在讨好自己。想到此,孟文全不觉顿生感激之意,抬起手来,将李成栋按于肩膀上的手挪开道,文全乃村生泊长之人,虽是愚钝,但也晓得知恩图报。想当日在高大帅营中为下卒,终日担沉负重,饱受呵斥鞭抽,斯文扫地,愤懑欲死。是大帅将我解救擢拔,视为心腹,十余年来,大帅不遗寸长,对孟某可谓言听计从,大帅对孟某深恩,文全心知也!孟文全说着,一行热泪顺着脸腮流淌了下来。
  这可是孟文全第一次在李成栋面前说出如此之话。李成栋知道,孟文全说的是肺腑之言:这个臭书呆子,把老子的心里都说得酸酸的。李成栋将脸转向一边,接连咳嗽了几声,他可不愿意让孟文全看见自己即将涌出的泪水。
  寒驹先生虽是本帅僚属,亦是成栋兄弟,成栋受教先生多年,受益匪浅,还望先生一如既往,在成栋行事之时,给予指点。
  孟某岂敢和大帅妄称兄弟!孟文全对着李成栋深深一揖接着说道,孟某才疏学浅,大师既然不弃,文全当举身相报。
  正说话间,有军校来报,说牛凤梧的军马已到。
  哈哈,这莽汉倒是闻着了香味。元胤,你可快快叫人在大营安排下一桌上好酒菜,今晚本帅要和众位一醉。   
阅读(155) | 评论(0) | 字数(3532)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