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34)

飘荡着的灵魂(34)

◎作者:安然  ( 2021-07-09)


“赵洪荣的讲话,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审委会同意对苏大实判死缓。苏雁俩口子的礼没有白送,在赵洪荣的帮助下,苏大实保住了一条命。”朱红侠慢慢悠悠地讲完了苏大实被判死缓的经过。她叙述了很长时间,好在鬼魅的世界没有明亮和黑暗,没有严寒和酷暑,没有时间的长短,也没有力气的聚集和释放,她不需要像赵洪荣那样,每讲一段话,就得喝几口茶,来补充能量,或者歇上一歇。
“如果苏大实被枪毙了,你可能也就不会死了。”俺说。
“也不一定,任雄两口子要杀俺,没有苏大实,他还会找王大实、李大实的,为了能私吞国家的财产,他们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朱红侠认为她的死是必然的。
“苏大实被判了死缓,不死也得蹲监狱的,他怎么会出来杀你呢?”俺还是不明白。
朱红侠愤愤地说到:“苏大实被判死缓就是为了活命,命是保住了,死罪是免了,按照法律规定,活罪是要受的,可是苏大实连活罪也不想受,他认为他就应该吃喝玩乐、为所欲为,他生来就是高人一等的人,他怎么会在监狱里老老实实地接受劳动改造呢?”            
“他当然不愿意的。”听了朱红侠的介绍,俺觉得苏大实就是以前地主或者资本家的孩子,天天吃香的喝辣的、高高在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是不愿意受劳改的罪的。
朱红侠说:“劳动改造是要出力流汗的,他不愿意受那个罪,他母亲苏雁也不愿意,就想让他提前出狱。提前出狱,就得先改判为无期徒刑,再由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再由有期徒刑改为提前释放,这才能出狱,这才能继续作恶,而这些苏大实都做到了,并且一天牢也没有蹲。”
俺听了头皮发麻——这是俺想象的,其实俺哪有什么头皮,更发不了麻,但俺认为俺要是有头皮的话,就一定会发麻。为什么会发麻呢?就是俺实在想不到,一个犯了死罪的人,不但能顺顺当当的保住命,而且还不用坐牢!
朱红侠看了俺一脸的疑惑,苦笑了一下,说“你听说过‘纸面服刑’吗?”
俺摇摇头,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自问自答的说:“‘纸面服刑’就是犯罪分子不用到监狱里去服刑,判决只是写着纸上,没有实际执行,在监狱里只有他的服刑材料,罪犯可以在社会上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娘的个X,都是些什么玩意。”俺听了朱红侠的话,俺不由的脱口骂出了脏话。骂完后,俺不好意思地朝朱红侠抱歉的笑了笑。其实在俺活着的时候,俺和俺的那些农村小伙伴们,一见面,没有说上几句话,就会相互的骂架,有一些脏话,比俺刚才骂的还难听,大家听了,只是假装恼怒,然后回骂几句,内心是一点也不恼的。骂的人和被骂的人都神态自然,甚至还喜笑颜开。俺之所以在朱红侠面前不好意思,是因为俺和她刚认识的,没有多长时间,她还是个女的,俺还是个青年,口出脏话,是很不礼貌的。
朱红侠并不在意俺刚才的脏话,她觉得俺对她一点也不必抱歉,她说:“骂吧,俺在心里也曾经骂了无数遍,比你骂的还难听呢。咱们活着的时候,就是一些草木之人,除了暗地里恨恨的咒骂之外,还能干什么?更何况咱们现在变成了阴间的魂魄,骂上几句,不会再有人来索你的命的。”
朱红侠说得不错,俺自从被枪毙、变成了鬼魂以来,俺就没有了恐惧,俺体验到了从没有过的安全感,说起话来再也不用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了。以前那些撵俺走的鬼魂们,在俺的呵斥下,好像少了许多,这是俺生前没有过的荣耀,俺真心感谢那个枪毙俺的人。俺胡思乱想,感慨一番后,思绪又回到了苏大实的案件上来,俺问朱红侠:“你是不是说苏大实根本就没有蹲过监狱?”
朱红侠说:“是的,他一天监狱也没有蹲过,宣判后,就被苏雁从看守所直接接回了家。”
俺听后,“呵呵”地笑了几声起来。
这次该轮到她不解了:“他没有蹲监狱有什么好笑的?”
俺止住笑,对她说:“俺一天监狱也没有蹲过。”
朱红侠嘲笑俺说:“你一天监狱没蹲过,和他一天监狱没蹲过,大不一样了,他是从看守所出来,回到了社会,他的人身自由了。你呢?却是从看守所里出来,被直接被拉去枪毙了,你的灵魂自由了。”
被她怎么一说,俺感到羞愧了。俺找到了一点和苏大实相似的地方,可仔细想想这一点都不好笑,只是俺的笑点太低,太容易自己给自己找乐子了,可是俺自己不给自己找乐子,谁又给俺找乐子呢?俺觉得俺就这么一点点可笑的小苗苗,也被朱红侠给掐掉了。
朱红侠看俺沉默不语了,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些重了,伤了俺的自尊心,就又安慰俺说:“唉,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渺小的你我、微不足道的你我,都是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只有逆来顺受,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在此期间偶尔麻醉一下自己,也许能缓解一下郁闷和不如意的人生,俺生前就是太认真、太认死理了,稍微能乐观一些,看开一点,同流合污一点,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啊。”
听朱红侠的介绍,俺知道了一些朱红侠的经历,她活着的时候,她的吃喝拉撒玩,不知道要比俺强多少帽头子。帽头子是俺当地的土话,意思就是最好的。强你多少帽头子,就是比你最好的还要好上好几倍。俺是多么羡慕她,俺做梦都做不到她那样的生活,不用出大力,就能挣大钱,真是吃不愁喝不愁。可万万没有想到,她和俺一样成了冤魂,俺不怎么样的日子没了,她的好日子也没了。她后悔是有可能的,可俺连个后悔都没有。俺沮丧地也叹了一口气,对她说:“你不渺小,俺才渺小。”
朱红侠又苦笑了一下,说:“俺或许比你好一下,但是在任雄两口子面前,俺也就是个蝼蚁,他们什么时候想踩死俺就踩死俺。”
说到了死,俺又想了苏大实,俺问她:“苏大实出来后,就去杀你了吗?”
朱红侠摇摇头说:“哪有那么快。苏大实出来后,就窝在家里,老实了一段时间。他毕竟不是光明正大出来的,不能像以前那么招摇了,还是有点怕别人举报他和他的家人。在这期间,苏雁就打听怎样才能把苏大实的死缓改为无期。她请的律师告诉她,犯人如果在服刑期间,有重大发明创造,申请了专利,就是科技方面的个人才,就能获得减刑。”
俺听了之后,轻蔑地笑了一下,说:“这苏大实就是个恶棍,能发明创造个啥?”
朱红侠说:“就是的,不光咱们这样想,就是苏大实的母亲,苏雁也是这样想的。苏雁听她的律师这么一说,就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对她的律师说,你这不是给没说的一样吗?苏大实大字都不认得几个,他能发明个屁?指望着这个,他猴年马月也减不了刑。”
俺说:“是的。”
“可是苏大实的辩护律师却说,对于实用新型的发明创造,可以不需要本人劳心费力地亲自去做,可以把别人发明创造的买过来,就能成为自己的了,自己就可以成为那个发明创造的人了。”朱红侠告诉俺说。
“钱真是个好东西,什么都能办到。”俺不由地感慨道。
朱红侠说:“听着像是天方夜谭吧,要不怎么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切向钱看、金钱是万能的呢。”
俺说:“俺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俺不知道的太多了,俺就是井里的癞蛤蟆。”
朱红侠想笑一下,可是一想到俺前面说的话,又憋了回去。她谦虚地说:“彼此、彼此。俺活着的时候也不知道还能这样,这些都是俺死了以后也才知道的。”
“苏大实买到发明创造了吗?”俺想知道以后又发生了什么。
“买到了,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苏雁四处打听,又花了一笔大价钱,买了一个《交通信号灯自动转换器》实用新型的发明,然后由苏大实申请了专利。于是,苏大实成了会发明创造的能人,苏大实也就由死缓变成了无期。”
“他又是怎样从无期变成有期的呢?”俺继续问道。
“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苏雁继续上下、前后、左右的花钱,不在监狱里的苏大实,积极接受劳动改造,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有重大立功表现,又从无期徒刑改成了有期徒刑二十年。苏雁为了使苏大实能提前‘纸面’上的释放,还得继续上下、前后、左右的花钱。”
“她怎么那样有钱啊,她家有金矿、有印钱的机器吗?”俺实在想不通苏雁为什么那么有钱。
朱红侠对俺说:“光靠苏雁和沈村两个人的工资收入,是远远不能将苏大实由死人变成活人的。在苏雁没有出事之前,她认为她家是有金矿、有印钱的机器的,她的金矿、印钱的机器就是她和沈村手里的权力,他俩手里的权力,能变成她需要的金钱和财物。”
“是怎么变成钱的呢?”俺太孤陋寡闻了,俺只知道出力干活才能挣钱,权力怎么会变成金钱和财物呢?俺的问话可能又要引起朱红侠的发笑,俺看得出来,她又给憋了回去。
朱红侠忍了一会儿,撇撇嘴说:“俺随便给你说一个例子吧,看看权力是怎么变成现金的。苏雁从农村老家抱回来一个黄色的小土狗,这狗刺毛蹶腚,邋里邋遢,呆头呆脑,要看相没看相,还时不时的对主人龇牙咧嘴。就是这样令人不喜欢的、甚至是讨厌的狗,被她夸成了一朵花。她对一个欠了不少税款的酒店老板娘说,这是一条非常珍贵稀有的宠物犬金毛,别看它毛发长得凌乱,毛色有点不纯,但是性情还是很温顺的,虽然丑了点,但丑的可爱,对主人很忠心,就是嘴馋了些,天天都得吃肉。我工作忙,没有精力喂它,也不能天天给它肉吃,就先放你这儿,随便用你店的残羹剩饭就能喂饱它,你就替我喂几天吧。这老板娘一听,心里美滋滋的,以为从此以后就和苏雁攀上了关系,就屁颠屁颠地将狗抱了回去。老板看到以后,立刻就明白了苏雁的意思,打发老板娘给苏雁送去七万块钱,说这狗咱们买下了。老板娘懵了,张嘴就骂,说,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谁说要买狗了,再说了,这狗别说是金毛了,就是金子的,也不值七万块钱,俺要买狗也不买这个土鳖。老板回敬她说,你他妈的脑子才有病,谁不知道这狗根本就不是什么金毛,就是一个土鳖,值不了那么多钱,连五毛钱也不值。可是咱们必须给她送这么多钱去,送少了她不会卖给咱们的,不卖咱们,咱们以后要掏的钱,可就不止这七万块钱了,要比这还要多。”

阅读(112) | 评论(0) | 字数(3765)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