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只有青山不改(第十四章)
笔似青锋 文集
更多 
笔似青锋 书房
 
更多 

只有青山不改(第十四章)

◎作者:笔似青锋  ( 2021-07-07)


  自从明朝在南京建立的弘光朝廷被清军倾覆后,明朝的一些官员又在其它的地方拥立了一些皇室的后裔为皇帝或为监国。在弘光帝朱由崧被清军擒获后,先是马士英、阮大铖、朱大典、黄道周、张秉贞等请当时在杭州的潞王朱常淓监国,六月初七日,朱由崧嫡母邹太后命朱常淓监国,懿旨曰:“尔亲为叔父,贤冠诸藩。昔宣庙东征,襄、郑监国,祖宪俱在,今可遵行。”于是朱常淓称监国于杭州。但虚有贤王之名的朱常淓面对来犯的清军却不思抵抗,而幻想划浙江而守,派陈洪范作为监国潞王的代表与清军和谈,借以维持自己的小朝廷。但清廷根本就没有将朱常淓放在眼里,而是继续派大军逼近杭州,马士英、阮大铖、朱大典等见势不妙均各自逃命,使节陈洪范亦降清并奉多铎之命回到杭州与张秉贞等劝潞王投降,朱常淓见大势已去,遂于六月十四日开杭州城门投降了多铎的清军,整个政权只存在了七八天。
  杭州的潞王政权灭亡后,南安伯郑芝龙、巡抚都御史张肯堂与礼部尚书黄道周等在福建的福州将前唐王朱聿键扶上皇帝位,宣布从七月初一起改弘光年号为隆武元年。晋封郑芝龙为平虏侯、郑鸿逵为定虏侯,封郑芝豹为澄济伯、郑彩为永胜伯。以黄道周为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蒋德璟为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朱继祚为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曾樱为工部尚书、东阁大学士,黄鸣俊、李光春、苏观生等人为礼、兵各部左右侍郎兼东阁大学士,改福州行在为天兴府。
  此外,鲁王朱以海在张国维、方逢年、方国安等人的拥戴下,在浙江的绍兴就任监国,也建立了一个小朝廷。
  
  在明室宗亲于多地建立小朝廷的同时,江南一带的士民也由于对清廷颁布的剃发令不满而酝酿着反清的行动。这一日,位于嘉定县城内前浙江参政侯峒曾的府邸中集聚了一干人等,他们多为当地著名士绅,其中有前都察院观正黄淳耀及其弟黄渊耀、举人张锡眉、国子生朱长和秀才马元调、龚用元等,这些人都因为清军要强令人们剃发而愤愤不平。
  清虏南来,占我南京,皇上蒙尘。前时屠戮扬州,我大明军民数十万死难,大仇未报之时,现又下剃发令,强要我大明臣民剃发。端坐于堂上的侯峒曾表字豫瞻,乃天启年间进士。侯峒曾说罢用眼扫了一下坐于四周的众人,见众人正面露忿忿之色,于是接着说道,圣人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今清虏欲行使我等灭种之策,各位有何良策以对?
  年方三十有五的张锡眉,为嘉定县的大户子弟,家有良田千顷,家丁数百,从小习得诗书,练得拳棒,有得一身武艺,并于崇祯十四年中得举人,在韬略方面有些才干。他见侯峒曾问及应对剃发之策,乃于座位上拱手说道:
  我大明三百年江山,根基牢固。虽清虏得逞于一时,但人心思明,且更有江南广袤之地尚在我朝。清廷此次强令剃发,已犯我大明士民众怒,我等何不振臂一呼,爰举义旗?现薪柴遍地,星火可燃,一处举事,必得八方呼应。锡眉之策,诸位以为如何?那张锡眉说罢,已是满脸通红,眼巴巴只望众人能与之响应。
  晚生昨日闻得那江阴士民在典使陈明遇的带领下,已将清廷派任的知县下狱。全城百姓拒不剃发,清常州太守宗灏派出三百军兵弹压,可江阴义军在秦望山设下伏兵,将三百兵马斩杀殆尽。现义军已达数万人之众,正筑城以备清虏进犯,不知此闻是否据实?说话者乃秀才马元调。
  无风不起浪。坐于侯峒曾身边的黄淳耀,表字蕴生,为崇祯年间进士,时年四十有余。他接过马元调的话接着说道,此传闻吾亦听得人说。我等若是此时举事,亦可对江阴形成策应,届时清虏定会疲于应付,且我朝总兵吴志葵领数千兵马驻扎在嘉定附近,屡给清虏重挫,我等举事之后,可与之联络,若得它处相应,大事可成。
  蕴生公所言甚是。侯峒曾对黄淳耀的意见非常赞同,若是各位对此无有异议,则即刻做好举事的诸项事宜。然鸟无翅不飞,蛇无头不行,蕴生公饱有学识,德高望重且弟贤子孝,依侯某看来,可为我嘉定义师首领,各位以为如何?
  淳耀抗清义不容辞!见侯垌曾推自己为抗清首领,黄淳耀站起身来,向众人拱手说道,但论名望才能,豫瞻公胜淳耀十倍。吾愿辅佐豫瞻公成就抗清大业,也望各位鼎力相助。
  众人见此,俱起身道:
  我等皆愿听侯大人和黄大人号令!
  侯垌曾见众人抗清意志坚决,深受感动,于是站起身来朗声说道:
  大明中兴大业,就全仰仗各位了!前日降将李成栋所部过境嘉定新泾桥,对百姓肆意奸掠,以至民情忿忿,近日又强令剃发,终于酿成民变,一些乡勇将泊于县城东关处的清虏船队烧毁,杀死清军近百。我等今日举事,当号召乡里,召集团兵乡勇,誓守嘉定!各位回去后即刻联络各处乡绅,组建义师,非吾和蕴生公将令不得擅行!
  
  这几日,李成栋正忙于清剿驻扎在吴淞由董世翼统领的小股明军。那董世翼虽只是一个小小的游击,手下也仅仅四五百人马,但这些人马原是统领七省军务孙传庭的部下,他们个个都是久经战阵存活下来的老兵,故而在交战中也使得李成栋军的兵将折损不少。加之日前游击梁得胜押送的粮草辎重船只被嘉定的乡勇袭击,损失船只几十艘,死伤人马近百,而贝勒博洛屡次派人送书督李成栋早日剿灭董世翼,这些都令李成栋头痛不已。
  在李成栋的军帐内,一班将领正在为运送粮草辎重而遭到嘉定乡勇袭击的事情议论纷纷。听罢手臂受伤梁得胜的哭诉,牛凤梧鄙夷地说道:
  你娘的还好意思嚎丧?三四百号人连船队都护持不了,竟被一些乡巴佬杀死了那么多的弟兄!要是老子掌兵,老子非砍掉你这吃饭的家伙!说着用巴掌在梁得胜的脑袋上重重地给了一下。
  你他妈的少说风凉话!梁得胜有些恼怒地对牛凤梧说,当时天色已晚,弟兄们都在船上睡觉。原想着嘉定已是太平地面,哪知乡勇突至,其众达三四千,弟兄们一时仓促迎战,故而才死伤不少。你牛凤梧若是做这差事,只怕早就喝得烂醉,成了乡巴佬的刀下之鬼了!
  好了!都给本帅住口!李成栋降清后,原高杰的军队被分拆为几股,李成栋脱离了李本深的节制自成一军,目下虽只被清廷授予吴淞总兵,但直接受努尔哈赤的孙子贝勒博洛调派,因而也被李成栋的部下称为大帅。
  前时我大清兵马进驻嘉定时,那里的士绅百姓曾夹道跪拜,焚香迎接,张表曰大清顺民,不曾想旬月之间,竟然异化为刁民蛮匪!李成栋将眼光扫向立于一侧的孟文全,先生如何看待此事?
  孟文全见李成栋问及,沉吟了片刻,向着李成栋小声说道:
  下官若是直说,恐有碍大帅颜面,在下还是不说的好。
  哈哈,本帅一向敬重先生,虽不能说是言听计从,却也谈得上十计九听。本帅的颜面若是先生顾忌,岂不是显得生分?先生但说无妨。从心里说,李成栋确实将孟文全看得与他人不同,对于其他部下将领,李成栋不满时,常严厉呵斥,而对于孟文全从来就是客客气气。虽然自降清一事后,李成栋隐约感觉到孟文全对自己心有不满,但他觉得这就是一个臭文人的禀性,非但不怀恨在心,反而多了一分敬意。
  那文全就照直说来。孟文全捋了捋胡须,天启崇祯以来,国事颓废,先是阉党弄权,后金崛起,后是流贼作乱,生灵涂炭,朝臣们只知互结朋党,各援党系,贪贿之风日盛,百姓处于倒悬,故万民生盼变之心。清军一路南来,势如劈竹,各地多是奉表而降,传檄而定,此乃民心所向也。孟文全见李成栋听得不断点头,于是接着说道,然满清终非我族类,攻下大明南都以后,即收起那善眉慈目,下令易服剃发,乱我纲常伦理,不从者即行杀戮,此乃盘古以来从未有之的残忍之事,故而民众纷纷揭竿而起。
  可我李成栋并非满人,那嘉定乡勇何以袭扰我部?李成栋觉得乡勇即使要闹腾打杀一番,对象也应该是真正的满鞑子。
  群情激奋之时,哪还分得了许多青红皂白?下官闻得江阴士民举事,凡见剃发从清者一律斩首示众。在他们眼中,我等都是数典忘祖的叛逆,何况我军中尚有奸淫民女和掠夺财物之事,此为百姓大恨,大帅还觉得我军遭袭是咄咄怪事不成?
  李成栋先时就闻得有部下因奸淫民女激起民变,但并未放在心里,此时见孟文全提及,不由有些尴尬,于是对着众将领吼道:
  是哪个给本帅惹出事端?若是现时不说,待本帅查出端倪,定斩不饶!
  一班将领闻之皆沉默不语,李成栋军原是高杰的部下,那高杰的军纪确实是恶名在外,军中将士多为陕西河南一带随李自成起事造反的农民,烧杀奸掠已是平常之事。众将领见李成栋动怒,想想自己或多或少有些干系,哪里还敢做声?
  孟文全见李成栋咋呼,心想这些将领都是李成栋的老部下,李成栋怎会真心惩治?何况其精明过人,对部下的各种作为了然于心,此时发怒不过是为堵堵自己的一张嘴罢了。想到此,孟文全觉得还不如送个顺水人情,给李成栋一个台阶:
  大帅不必动怒。依下官看,前时之错,皆可既往不咎。再申军纪之后,若有再犯,则施重罚。大帅以为如何?
  尔等可听好了,若不是先生求情,本帅非得要弄清个三长两短!李成栋用严厉的目光扫向参将徐元吉,因为他此前就听李元胤说得徐元吉的部下在嘉定新泾桥一带强奸致死民女的事情,而且徐元吉本人就强占了一个女子做妾。
  徐元吉见李成栋正用带着怒气的眼睛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得战战兢兢,急忙将自己的目光移开,低下脑袋在那里暗自计较。
  然而在李成栋的心里,却并不认为徐元吉有什么大错。由于在李自成和高杰的军中混迹多年,早已使李成栋的身上养成了一种匪性,只不过因和孟文全的交往中接受了一些诗书的熏陶而使得其匪性显得儒雅了一些。
  真是个书呆子!李成栋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孟文全,弟兄们长年征战,脑壳系于裤腰带上,不图个享受痛快谁给你玩命?那久旷之人睡几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难不成都要成为柳下惠之类的真君子、大丈夫?哼!寡汉而已!当然,这些话李成栋是不会说出口的,至少不会在孟文全的面前说。
  现我等在豫亲王和博洛贝勒帐下供事,各位职衔较往俱有升擢,各类给养已是充足,故今后不得在民间劫掠,若是将士们想那鱼水之欢,都给老子上青楼找婊子去!
  哈哈哈!众将领发出一阵哄笑,老子这个自称可是有几年时间没有从李成栋的嘴里吐出过了,当然,孟文全没有跟着发出笑声。
  众将领正在哄笑之间,突然闯入一位小校,此小校满脸惊惶之色,衣甲上满是血迹,至李成栋面前慌忙跪下急急说道:
  禀大帅,参将杨季贤所带兵马在行至罗店地面时,遭嘉定乡兵围攻,将士们伤亡甚重!
  安有此理!李成栋闻讯大怒。那杨季贤所率千余人马是李成栋派去太仓协助副将陈甲围剿董世翼这股明军的,想不到还未到达太仓,即遭到乡兵的袭击。
  杨参将部下到底死伤了多少?那攻打他们的乡勇又是多少?这些你可探明?李成栋对跪于地上的小校吼问道。
  小的即是杨将军手下小兵,小的奉杨将军将令突围求援之时,我部已死伤了百十号人,现余众尽数退进罗店据守。乡兵有三四万,正围着罗店攻打。小的奉命突围报信,请大帅速速发兵救援,若迟,恐弟兄们都见不着大帅了!那小校边说边对着李成栋叩头,连额头上都叩出了鲜血。
  这位兄弟,你辛苦了!你叫何名?李成栋边说边将那小校搀扶起来。
  小的叫熊庆。
  好小子!本帅现擢升你为千总,即刻随元胤在本帅帐下效力。
  谢大帅擢拔!那熊庆又欲跪下,被李成栋拦住。
  各位将领听令!李成栋将大氅向身后一甩大声说道,元胤,你即刻派人骑快马至太仓调陈甲骑兵,火速救援罗店杨季贤!李成栋心想,陈甲的两千骑兵能征惯战,三个时辰之内,可赶到罗店。
  牛凤梧,你赶快率部赶往罗店东面,截断嘉定通往罗店的道路,不可使嘉定的增援乡兵通过一人,否则本帅定将军法从事!
  徐元吉,你率本部兵马杀往嘉定县城,若是有人据城而守,你可围住西北两面攻打。李成栋料想守城的兵民在此情形下会弃城而去。
  其余将领皆约束好本部人马,枕戈待命!就这样了!
  众将领见李成栋脸色铁青,满面杀气,忙应声回道:
  领大帅将令!   
阅读(196) | 评论(0) | 字数(4768)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