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只有青山不改(第十一章)
笔似青锋 文集
更多 
笔似青锋 书房
 
更多 

只有青山不改(第十一章)

◎作者:笔似青锋  ( 2021-07-02)


  
  李自成也真够倒霉的。四月初,大顺军占领武昌,原本想在武昌喘一口气,可是满清的英亲王阿济格就是紧追不舍,在李自成等刚进入武昌几天之后,就率大军围了上来。在随后的突围大战中,刘宗敏、宋献策等先后被俘,至今生死不明。在黄州驻守的刘芳亮也被阿济格统领的智顺王尚可喜击败,使得李自成险些不能走脱。幸亏大将白旺手下的几万人马还有些战力,拼死护卫着李自成等冲出一条血路,逃到了九江附近。在立足未稳之际,贝子满达海又率清军骑兵追至,白旺军接战大败,大顺军四散而走。延至六月,李自成身边仅剩下不足五千人马。
  日子一天比一天困难起来。昨日李自成派出的筹粮小队,到蒲圻城外的乡村去打粮,还未进村,就被四乡的团勇围住,经过激战,在折损了几十人马后,方突围出来,好在那些团勇也不知大顺军的底细,没有穷追。
  李自成今天的早膳也就是一碗干饭加上少许咸菜,吃惯了面食的他虽然并不喜欢米食,但见众部属大多数只有作为喂马饲料的豌豆充饥,也就装作味道很好的样子吃得呼啦出声。
  “他娘的,老子昨晚做梦梦见吃麂子肉,那味道真他娘的香!”说话的是王得仁,人称王杂毛,为白旺手下威武将军。此时正端着一碗稀饭咂嘴喝着。
  前日晚上,李自成倒真是吃了麂子肉。那是一班巡哨的军士在山林里从一猎户手中抢的,据说那猎户还因此被军士砍了。“为了一只麂子,竟然取人性命。”李自成虽是心中不忍,但也是无奈。大顺军现在的军纪如何,李自成心里有数得很:人要吃粮,马要吃草。自从败出西安后,大军的所有补给都是在靠强征和抢掠,先时还只抢大户,可随着大军的溃败,辎重粮草的丢失,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杀人、征丁、抢掠可以说是一路走来,前些日子,自己不是也下发了一道筹粮征丁的圣谕吗?说是向民众借粮,那哪有个还的?想到此,李自成不觉发出了一丝苦笑。
  “王杂毛,你不是在前日吃过麂子肉吗?咋还又做梦想吃?”已经吃完稀饭的李延走过来在王得仁的帽子上摸了一把。那李延是李自成堂侄,封爵昭侯,领果毅将军衔。
  “那日就是两块麂子的蹄子,尽是骨头,如何让俺过得嘴瘾?”
  王得仁说的倒是实话。那日麂子被烧熟以后,李自成令亲兵将其分送白旺、李延、王体中、王文耀、谢应龙、王得仁等十几位将领享用,人多肉少,自然是只能打打牙祭。
  “白旺等人现在何处?若是他们能找到我们,或许尚有可为。”李自成还在惊心于昨日的大战。
  昨日晌午时分,李自成、白旺率军正扎营几个村庄歇息,突然探哨报清军杀到,李自成和白旺等将领在仓卒间迎战。只见那清军尽是骑兵,箭疾刀快,只刹那间就将大顺军冲得七零八落,眼见几匹快马杀到李自成面前,谢应龙忙率亲兵上前拼死抵住。李延见事情危急,忙驱马至李自成马前呼道:
  “请陛下速与小将换装。”说罢翻身下马,甩掉身上衣甲,上前扯住李自成乌龙驹的嚼子,催着李自成下马。
  李自成哪里肯换?只是用马鞭抽李延的手,李延负痛,只得将手松开。李自成拔出宝剑,迎着冲上来的清军一阵砍杀,远处的清军见此情形,纷纷弯弓搭箭,一时箭如飞蝗,眼见得谢应龙中箭坠马,旁边的大顺军将士不断倒地。
  正在这时,王得仁带着一些人马杀到,王得仁在马上对着李自成大呼道:“请陛下快随俺杀出包围。”说着驰马率众军冲向敌阵,手中大刀左砍右劈,接连杀翻不少清军将士,终于杀开一条血路,护着李自成逃了出来。而此时,白旺和王体中等还在与清军死战。
  “这王杂毛还真是不负朕望。”想到王得仁昨日的表现,李自成放下碗筷,立起了身子,走到王得仁的身边蹲下,用手拍着其肩膀说道,“王将军忠勇可嘉,朕封你为果毅将军。待来日情势稍定,朕还有封赐。”
  王得仁听得此话,赶紧起身跪下道:
  “臣追随陛下多年,陛下待得仁不薄,臣愿为陛下效死。现蒙陛下提拔,虽是好事,但若能让得仁吃得一顿好酒肉,那是更好。”
  “哈哈哈,不就是一顿酒肉吗?朕到时一定让你满意!”李自成被王得仁的话给逗笑了,这可是数月来李自成第一次这么高兴地发出朗声大笑。
  李自成笑声未落之际,一名站哨的亲兵从不远处的山头冲到了李自成的面前,气喘吁吁地跪下禀道:
  “小的见不远的山坳处有满军的旗帜过来,依稀能听到马蹄之声,特来禀告皇上。”
  “那定是阿济格的追兵!”李延看了一眼刚刚站起身来的王得仁对李自成说道,“陛下。我看要是大队人马同走,恐动静太大不易脱身,不若让王将军率大队人马先行离开。我只带少量亲随护卫陛下,待天晚后再悄然离开,前往岳州或潭州。”
  “如此甚好!俺离开时把那动静弄得大些,让那鞑子跟着俺追,也好叫陛下脱身。”王得仁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就依尔等的计策行事吧。”李自成时下也无更好的办法,只得点头应允。
  李延赶紧到李自成的亲兵营,从三四百人中挑出二十名精壮军士并配好马匹,然后对王得仁说:
  “你脱身后,可往通城、岳州等处打探我等消息。你现时赶快率军离开。”
  当王得仁带着人马离开不到半个时辰,藏于山上密林中的李自成一行人就听到了如翻江搅海般的马蹄声在山下的大路上响起。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话还真是不假。自王得仁率军引开了追兵后,李自成等一直等到将近夜深,方才骑着马蹄上裹着布套的战马悄悄地下山而去,待天上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已到了通城境内。虽然是沥沥细雨下个不停,但在白天,李自成的小股人马还是不敢随意而行,于是就从大路上穿入就近的一片山林,打算埋锅造饭,休息到晚间再做打算。
  当疲惫不堪的人马草草吃过饭后,李自成和李延等亲兵依靠在树干上打盹时,突闻一声低喊:
  “有人来了!”喊话的是一位亲兵,他非常紧张地看着不远的地方。
  李延顺着那亲兵的眼神看去,只见一个樵夫正背负着一捆砍下的柴草向这边走来,兴许是那樵夫闻听到马匹的嘶叫,或是看见了正躺靠在树下的军士,那樵夫停住了脚步,低下身子向这边张望了一会,猛然将背负于身后的柴草甩下,转过身子,像兔子一般地飞跑了开去。
  “决不能放跑了此人!快追上给我砍了!”李延一见此等情景,赶紧对几位亲兵大声吼道。
  几名亲兵连忙跳起身来,冲向系于树干上的缰绳,待他们骑得上马,已是不见樵夫踪影。
  “此地不可久留!”李自成凭直觉感到了危险,立刻令亲兵们赶紧上马离开此地。
  当李自成等一干人骑着快马驰出不过五六里地时,突闻四野锣声大起,从村寨和路旁杀出无数团勇乡丁,个个荷锄持矛,拿着弓弩火枪,从四面杀来。
  “天亡我也!”李自成在心里暗忖道,但仍抖擞起精神拔出利剑率着亲兵朝着冲到跟前的乡丁砍杀过去。转眼间,百十名乡丁倒在了血泊之中,李自成身边的亲兵也有数人被乡丁刺倒杀翻。众团勇乡丁见李自成等骁勇,也是有些胆寒,竟让李自成等冲开一条血路,亡命而去。
  晚间时分,李自成终于在一片崇山峻岭之地停歇了下来,此时随扈在身边的将士只有李延和八名亲兵。因为疲劳不堪,亲兵们都倚靠着坐在地上,连抬头的气力都没有了,任由各自的坐骑在旁边溜达。
  李延可不敢闲着,他不时地走到高处,从山上向山下的各处观察。李延见在山下的各处纷纷燃起了篝火并伴有喧闹之声,知道自己这些人已遭众多的乡丁围困。
  “汝等跟我来。”李延见李自成正和衣而卧于一大树之下,于是轻手轻脚地走到两名亲兵的跟前说道。
  两名亲兵随李延进入旁边的林中,小声嘀咕了一会后,随即跟随李延来到李自成的身边,二话不说,拿出绳索,将李自成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三人一起跪下,李延对正在惊愕不已的李自成道:
  “现势已危殆,皇上安危关乎社稷,小将乃宗室之人,敢请与皇上换装代死!”说罢将嘴角一噜,跪着的两位亲兵赶紧起身,将绑缚李自成的绳索解开,不由分说地将李自成身上的龙袍扒下,并从其身上搜出玉玺。
  李延走到被两名亲兵按倒的李自成跟前,从其腰间解下佩剑,将宝剑从剑鞘中抽出一半,看了看道:
  “确是一把好剑!”然后对李自成说道:
  “我等虽是叔侄,亦是君臣,忠孝大义,侄臣尽知。”说着将从李自成身上扒下的龙袍缓慢穿上,转身对还在发呆的亲兵大声问道,“为保皇上,汝等可畏死乎?!”
  “为陛下我等皆愿赴汤蹈火!”所有的亲兵一时感到热血澎湃,齐声将视死如归的情绪吼了出来。
  “那就跪拜皇上,即刻自刎!”李延的眼中蹦出泪水,大声地对亲兵们喊道。
  八个亲兵听得李延令下,顿时环跪于李自成周围,连叩三头,叩完头之后,纷纷拔出刀剑,自刎于李自成面前。
  “痛杀我也!”李自成见众亲兵在自己面前倒地而亡,一时悲从心起,发出一声痛叫。
  “陛下勿太过伤。”李延此时似乎意识到什么,缓缓地将身上穿着的龙袍脱下,随即又将里面的衣甲脱下,然后又重新穿上龙袍,而后在龙袍外面套上衣甲,将玉玺揣入怀中,又将从李自成身上解下的青云剑扣于腰间,看了看旁边的大树,正色对李自成说道,“小侄当于此树上自缢,小侄与陛下年齿所差不过四五,谅旁人难以查实。望陛下多为保重,早日复我大顺天下!”说罢骑于马上,将绳索挂于树上,套于脖颈,然后对马猛踢一脚,顷刻间,挂于树上的李延就气息全无了。
  此时的李自成,已是瘫倒在地,满脸哀色。

  
  通城的山还真是不小。连绵数百里的群山绿树葱葱,荫翳蔽日;山峰犹似剑戟,直插云天;山腰上云雾飘渺,忽聚忽散;溪涧流水淙淙,林间薄雾弥漫,虽是白昼,却似黄昏。
  数百名团勇乡丁手提着各式各样的兵器从各个方向向山上搜索而来。自从将一小股流窜至此的流贼围困于山上,时间已过去了两天,乡丁们估摸着那些流贼已是饿得浑身无力,方才聚集着搜上山来。
  十多名乡丁在小头目程九伯的带领下,小心翼翼地搜索到山间的一片林地时,突然几只带来的猎狗急促地吠叫了起来并快速地向林子里跑去。
  当猎狗进入林中,程九伯等仍在害怕着不敢跟随。只到林子里除了狗叫声再没有别的动静,程九伯和乡丁们才蹑手蹑脚地进入林子里查看。
  眼前的一幕让程九伯和乡丁们惊呆了。只见一人自缢在树上,八名军士自刎在他的旁边;几匹军马被缰绳系于树干上,其中有两匹因缰绳太短无法卧地而被勒死,其余的马匹则倒卧在地上奄奄一息。
  “上吊的这人只怕是个大头目!”走到跟前的程九伯看得清楚,死者腰间的宝剑上所镶嵌的大小红绿宝石就有十多颗,剑柄和剑鞘边沿都包着黄金;而那几匹马中也有一匹黑马与众不同,那马带着镶着金银宝石的马辔头,挡着马前额的皮条上还有一块红宝石,马鞍也装饰着金银,马蹬更是鎏金耀眼;悬挂在马鞍后的弓囊和箭囊也都镶金嵌银有宝石点缀。
  “快把他放下来查看。”几个乡丁赶紧手忙脚乱地将悬于树上的尸体放到了地上,只见死者面色蜡黄,口齿微开,因戴着毡帽,脸已被两边系带勒出了两道紫印,须发由于雨水和雾气都沾在了一起。
  “这人穿着龙袍!”一名乡丁惊慌地大喊了一声,他从死者翻开的衣甲里看见了里面的衣服上绣有龙的图案。
  “快将他的衣服剥下来!这家伙一定是个巨贼!”程九伯激动地几乎不知所措。
  当那件绣有九条团龙的黄袍展现在众人面前时,乡丁们个个瞪圆了眼睛。
  “这里还有一个玉印!”又一个在死者身上摸索的乡丁举起了一件橙黄发亮的物件。
  “这兴许就是皇帝的玉玺。”程九伯将那物件拿在手中细细地看了半天,上面刻的字他是一个不识,但他知道,这一定是个宝贝。
  “这家伙莫不是打下武昌城的大顺皇帝李自成?”说话的乡丁前些时去过武昌府,看见过大顺军张贴的皇榜。
  “一定是他!赶快放火铳,招呼众人上来。朱保正正在山下,他或许能看出此人的来历。”程九伯边说着边走向了那匹与众不同的黑马。
  “嘭!嘭!”几声火铳响过之后,便见不少的团勇乡丁喧闹着向这边走了过来,人们挥舞着手里举着的刀枪,仿佛打了一个大大的胜仗。
  “吧嗒!”一声闷响将人们的眼睛吸引了过去。原来是程九伯解开那匹黑马的缰绳后,被挣扎着站起来的黑马猛地一蹄子踢翻在地。那马长嘶一声,扬开四蹄,拖着程九伯就跑,程九伯原想拉住缰绳死不放手,无奈在经过一个树桩时,被一头撞昏,脱开缰绳的黑马随即疾如闪电般地在众人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阅读(131) | 评论(0) | 字数(479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