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 飘荡着的灵魂(33)

飘荡着的灵魂(33)

◎作者:安然  ( 2021-06-23)


     赵洪荣说:“这个案件一点都不复杂,很简单的。这个苏大实生理年龄达到了成年人的要求,但心理年龄还停留在未成年人的状态,就是一个懵懂少年,初中都没有毕业,文化水平低,人生观和世界观都没有形成,就过早的踏入了社会,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对社会上的是非、善恶、真假、美丑、良莠等现象,不能完全分辨和识别,有时甚至会混淆和颠倒,再加上一些人的引诱和蒙蔽,以及生理上动物般的需求,结果就稀里糊涂地就走上了犯罪道路。从这一点上看,他并不是不可饶恕的,只是误入歧途了。”
        丁副院长恍然大悟地说:“哦,原来是这样,经你这么一说,我对这个案件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我觉得的吧,对一些成年人的案件,也可以借鉴一下未成年人保护法,给他们提供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该免的免,该减的减,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而不是一棍子把人打死,这才是我们立法和执法的初衷。”
           “是的,我们立法和执法的目的,都是叫人向善的,如果人都不存在了,还怎么向善、怎么悔过自新?所以对苏大实我们也应该是这么个态度,不应该把他一棍子打死,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赵洪荣看着丁副院长说。
        丁副院长这才知道,赵洪荣是要网开一面,给苏大实留下一条命。他不知道合议庭是怎么判的,但不管怎么判,都必须经过赵洪荣同意才行,而且也只有符合赵洪荣的意思才能通过。看来对苏大实判极刑的可能性不大了,最多是个死缓。于是他试探着说:“给他个死缓,让他监狱里好好的改造改造。”
        赵洪荣又“哈哈”大笑,说:“你这是和我不谋而和啊,我也是这个意思。”
        丁副院长也笑了,但笑得不如赵洪荣开心。他在心里想,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的意思在你的意思面前不起作用,我也只能顺着你的意思说说而已,再说这个案子又不是我分管范围内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也影响不了我什么。
        赵洪荣笑罢,接着说:“这个案子在上审委会之前,咱们先开个党组会,咱们几个思想统一了,审委会也就好开了。”
        丁副院长又恢复到了当开始谈话的状态,他诚恳地对赵洪荣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这党组会和审委会开不开都无所谓,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就是喽。”
         赵洪荣心里很高兴,但嘴里却说:“那哪行,这会嘛还是要开的。”
        但在和纪委王书记谈的时候,却不怎么顺利。王书记说:“对苏大实这个案子怎么量刑,我现在还没有考虑好,开会的时候再说吧。”
       党组会上,王书记主张给苏大实判死刑,他说:“苏大实是罪大恶极的惯犯,对社会有极大的危害性,必须对他处以极刑。我们不能因为有些人说要废除死刑,或者说为了适应世界潮流,而对一些害群之马宽大、容忍,这样做就会造成社会不稳,民心不安,死刑用来预防犯罪和惩罚犯罪的功能就得不到体现,人们就会丧失对公共安全和社会安全的信心。”
         副院长马在途也表示不同意给苏大实判死刑,缓期执行,而是要立即执行。
        赵洪荣心里清楚,他俩可能会对苏大实案件有不同意见,果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们反对判死缓,但是已经不起多大作用了。赵洪荣暗自庆幸:亏得事先做了工作,要不再有一个人反对,这事就不好办了。主持会议的他不动声色地说:“咱们举手表决吧,按照组织原则,少数服从多数。”
        表决结果,同意给苏大实判死刑的有两人,分管刑事案件的副院长马在途和纪委王书记。同意判死缓的有三人,院长赵洪荣、分管民事案件的张副院长和分管未成年人案件的丁副院长。因此形成党组会议统一意见,给苏大实判处死缓。
        审委会是在四楼会议室开的,参加会议的是各庭正副庭长和办公室正副主任,以及享受这个待遇的审判员和调研员。赵洪荣在会上通报了院党组对苏大实案的意见,然后要求大家就这个案子发表自己的看法。
        会场上静默了片刻,办公室主任瞅瞅赵洪荣,然后又瞅瞅其他人,说:“院领导都已经决定了,咱们就这样判就是喽。”
        这时才有几个人附和着:“就是,判个死缓吧。”  这些人说过之后,再也没有其他人反对。
         赵洪荣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后说:“都说说嘛,这样判行不行?”
        程旭看着赵洪荣说:“院领导的这个决定是很正确的,苏大实虽然罪行累累,罪大恶极,但毕竟年轻,是家庭教育缺失造成的。听说他的父母正在补偿受害人的损失,积极取得受害人的谅解,这说明案件在向好的方向转变。如果他再能通过监狱进行劳动改造,洗心革面,是能够悔过自新、浪子回头的。”
        程旭的发言引起了会场上一阵骚动,有抑制不住的笑声从某个角落传出来。他的话令马在途、李朝志、黄春意想不到,他本来是很积极要求将苏大实判处死刑的人,在这次会议上竟然变了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笑声过后,也有人附和程旭的话:“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赵洪荣很满意地对程旭笑了笑,表示对他的发言很赞同。他说:“我对死刑的使用是持谨慎态度的。为什么呢?因为这是改革和发展的需要。我国的死刑制度可谓是源远流长,不知从何年何月、何朝何代就有了死刑这一说法。从远古时代的‘古人相食’和‘刑起于兵’,可以说是死刑的起源。在原始社会,人类为了得到食物,不惜自相残杀,规模小的叫单打独斗,也就是‘古人相食’。规模大一点的就是战争了,也就是‘刑起于兵’的‘兵’。不论是‘古人相食’还是‘刑起于兵’,都是向对方执行死刑,结束对方的生命。这一行为从原始社会开始,一直延续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是愚昧社会的产物,是一种野蛮的管理方式,是极不人道的。我们常说,对生命要怀有敬畏之心,就是要尊重他人的生命权,这也包括对社会、对他人造成严重危害的人。试想,一个将要被剥夺生命权的人,他的生命马上就不存在了,他还怎么去再尊重他人的生命权?还怎么会有对生命怀有敬畏之心?所以说,死刑是人类的陋习和人类的耻辱,随着人类的进步和发展,这一陋习正逐步的被摈弃和废除。如现在世界上比较先进的国家,在立法或者司法层面上基本废除了死刑。我们说的实现现代化,就是要向这些先进的国家看齐,是这些国家代表着现代化。我们不能‘叶公好龙’,嘴上说着向先进国家学习,向他们看齐,早日撵上和超过他们,可一旦真的需要我们付诸行动的时候,却又很害怕,裹足不前,这不就是‘叶公好龙’吗?不就是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人吗?这种行为是万万要不得的。”
        赵洪荣说罢,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在这当空,张副院长说:“废除死刑是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些国家在法律上就明确规定,就没有死刑。一些国家虽然还有死刑的规定,但在执行上,却不再有死刑判决。如咱们国家的近邻日本,虽然在法律上有判处死刑的可能,但执行起来却不容易,它要求犯罪嫌疑人必须是主动的、十分残忍的将两个以上的被害人杀死,并且证据确凿,才有可能被判处死刑,但是犯罪嫌疑人不论因何种理由,只要提起上诉,死刑就不能执行,上诉期和再审理的期限都是非常漫长的,在时间上相关人员根本就耗不起,因此死刑也就不了了之。据统计,日本从战败以来,到目前为止,通过法律程序被判处死刑,剥夺生命的人,寥寥无几,只有二、三百人,要知道日本也是个犯罪高发的国家,杀人这样一个极端的犯罪,也是很常见,但是杀人犯被判处死刑,却不常见。”
        马在途听了赵洪荣和张副院长的讲话,他不由地苦笑了一下。在这次审委会上,他不打算发言,因为他的意见被党组会议否决之后,他就不指望审委会能改变这一决定。事实也是如此,支持党组决定的占了绝大多数,就连曾经义愤填膺的程旭,都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更何况其他人呢。他们中的大多数和这个案件是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怎么判都行,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他隐约感觉到赵洪荣的讲话是针对自己的,因为他曾经说过,现在一些先进的国家,他们的法治理念也是很先进的,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比如法律程序的健全和法律实体的完善,并不是在废除死刑上,与此相反,他反而是主张怎样利用好死刑这一惩处,去更加有效的震慑犯罪,以达到预防犯罪的目的。他马在途是“好龙”,但不是“叶公”,在现代化法治建设的进程中,他是非常欢迎学习和吸收一切先进的理念和做法的。
        见张副院长说完,赵洪荣接着说:“其实谨慎使用死刑,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能避免和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人的生命是至高无上的,一旦错杀,就不可挽回,死者既失去了生命,也会蒙受不白之冤,同时他的家庭也将受到沉重打击,这种损失是难以估量的,即使是后来平反昭雪了,对已死去的人,还有什么意义?有人说死刑可以有效的制止和减少犯罪,实际上这只是个美好的希望。我们国家从古代到近代,几千年来,死刑就一直存在,执行的方式是多种多样,有砍头,有刀劈,有用白绫勒死,有用毒药毒死,还有用白布捂嘴,让其憋死。更残忍的是凌迟处死,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千刀万剐,这种处死人的方法,不但使受刑者倍受折磨,痛苦不堪,就是旁观者也会产生极大的恐惧心理。凡此种种,制止犯罪了吗?没有,犯罪现象还是层出不穷。有效的预防和制止犯罪,就是在执法上的人道主义和人性化管理,使犯罪分子得到感化,让他们在思想上去杜绝犯罪,去厌恶犯罪,去改邪归正。所以说死刑使用的越少,越能体现法治的人道主义,社会才能变得越好。”

阅读(134) | 评论(0) | 字数(360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