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32)

飘荡着的灵魂(32)

◎作者:安然  ( 2021-06-10)


   赵洪荣和张副院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后来又聊到了出国学习、参观上去了。赵洪荣说:“你是咱们院党组成员里最年轻的,年富力强啊,前途无量,这副担子还是你来挑吧。”
        张副院长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自然很高兴,出国的愿望竟然会这么意想不到的实现了。但在表面上,他一点也没有流露出来,相反,他还显得勉为其难的说:“既然这样,我就服从组织决定,尽力而为吧。”
         赵洪荣说:“那咱们就这样先定了,过几天咱们再开个党组会,再正式确定下来,由你带队去美国学习、参观。嗷,对了。”赵洪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接着说:“提起开党组会,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也要在党组会上议一议。”
        张副院长心里想:这次和我谈话的真正目的就要出来了。他连忙对赵洪荣说:“是的,为了提高开会效率,减少开会频率,最好一次能多议几个问题。”
        赵洪荣说:“也不是太要紧的事。就是苏大实那个案子,李朝志他们已经审理出来了,具体怎么判,他们意见不是一致,要求开一个审委会,由审委会来决定。我想在开审委会之前,咱们先在党组会上议议,咱们班子成员的思想统一了,审委会也就好开了。”
         张副院长笑着说:“是这样的,咱们几个如果意见不统一,他们就会无所适从的,审委会还不得开个乱七八糟。”
        赵洪荣说:“嗯,我的意见是判个死缓是比较适中的,还是给这个孩子留一条出路吧,毕竟年轻,不懂事,给他个教训,以后他还是能改造好的。”
         张副院长沉默了片刻,说:“行,我虽然不分管刑事案件,但是对这个案子,我还是有所了解的。在开始审理的时候,就觉得判个死缓就是顶格了,这样的量刑,是可以的。”
        赵洪荣说:“那就这样定吧。”
        张副院长说:“开会的时候,咱们就先说这个事,其他的向后排,把这个事定下来以后,再说其他的。”
         赵洪荣满意地说:“这样安排最好。”
        和丁副院长的谈话没有费什么周折,这位副院长直截了当的对赵洪荣说:“我看这党组会和审委会都没有开的必要,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这还能有错吗?上面说要减少文山会海,还很是有道理的,不但能提高办公效率,节约办公时间,降低办公成本,更主要的是能减少相互扯皮,减少内耗,避免资源浪费。”
        赵洪荣“哈哈”大笑起来,他无限感慨地说:“还是你爽快啊,知我者丁院也。我何尝不想提高办事效率,何尝不想减少扯皮、减少内耗,把咱们院的工作做好啊。可是有些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啊,你想把工作做得十全十美,可是就会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出现,来干扰各项工作的正常开展。当然了,工作中遇到一些阻力和挑战也是很正常的,我也是很欢迎的,因为没有了阻力,也就没有了动力啊。”
         丁副院长也跟着笑了起来,说:“还有能难住你的地方?咱们院年年考评都榜上有名,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赵洪荣还是有些担心地说:“有些阻力还是很大的,所以要做很细致的工作。从咱们全院工作的角度上看,你这一块是我最满意和最放心的,案件发生率低,结案率高,是咱们院的排头兵啊。”
        得到赵洪荣的夸奖,丁副院长也很高兴。他像汇报工作似的说:“近年来由于各种消极因素和不良环境的影响,未成年犯罪率日渐突出,给社会、和个人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和巨大的不幸,也给依法治国的战略目标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在咱们市,青少年犯罪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程度最高的问题之一,咱们院在这方面是做了大量工作的,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这和赵院的正确领导和亲切关怀放不开的啊。”
         赵洪荣春风满面的摇摇头、摆摆手说:“不要这样说嘛,这些成绩都是他们自己干出来的,我没有起多大作用,只不过是敲敲边鼓罢了,主要工作还是你们做的嘛。”
          丁副院长有点不同意的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嘛。”
         赵洪荣点点头说:“这话说得好,火车没有了车头,是怎么也跑不动的。我虽然对青少年犯罪案件不作具体审理,可我始终关注着,一刻也没有放松啊。预防和治理青少年犯罪,也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未成年人犯罪在我国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在独生子女成为青少年主体的今天,孩子走上犯罪道路,对家庭而言,可谓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为孩子失足犯罪,而导致的家庭悲剧屡见不鲜,他们犯罪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性犯罪。”
        看到丁副院长点点头,表示赞同,赵洪荣接着说:“因为青少年时期,正是他们的发育期间,生理的发育直接影响着心理的发展,特别是中枢神经系统的发展,为心理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科学研究表明,与以前相比,现在的孩子在进入青春期的平均年龄上,有提前的趋势。随着性器官和性机能的发育,未成年人的性意识在青春期有了相应的发展。他们对性有特殊的内心体验和强烈的好奇心,表现出对异性的思慕和向往,有了性的欲望和冲动。但是,客观上未成年人缺乏组建家庭和负担家庭的经济能力和法律道德责任意识,不能正确和全面地认识性的社会意义,从而产生了生物上的性和社会上的性的矛盾。加之未成年人大多性知识贫乏,意志力薄弱,一旦受到不良诱惑或刺激,就有可能放纵自己,对自己的行为不加约束,从而强化这对矛盾,导致性方面的违法犯罪。丁院,你有没有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很少有恶性强奸案件的发生,是他们的年轻人自我约束、自我控制力强吗?是对性的要求低吗?”
         丁副院长摇摇头说:“不是的,他们的年轻人对社会、对国家才没有多少责任感呢,才不会自我约束、自我控制呢,他们追求的是享乐和放纵。他们的强奸案少,是因为他们崇拜性自由,他们很容易就能得到性的满足,不需要使用暴力手段,所以他们的强奸案就少。”
         赵洪荣一拍大腿说:“你说得太对了,确实是这样。他们不但崇尚性自由,在性关系上随随便便,有的国家还把卖淫嫖娼合法化,这样就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生物上的性需求和社会上的性需求的矛盾,因而就很少出现这方面的犯罪了。”
        丁副院长“嘻嘻”地笑道:“其实也不用参考西方国家,在咱们一些沿海开放城市,性自由和性交易也是屡见不鲜的,这些城市的强奸案件也是不多见的。只是相比较而言,咱们市在这方面管得太严,从而使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产生的强奸、玷污、猥亵妇女案增加。听从那边回来的人讲,酒店包间、宾馆客房、以及按摩房、洗头屋、洗澡堂子在那里都能提供性的服务。你晚上在宾馆睡得正香,电话突然就打了进来,要给你提供按摩服务,实际上就是卖淫。想嫖娼的和要解决生理需求的,这不是正中下怀吗?这就完全没有必要去实施强奸了。他们也知道,强奸是犯罪,被人告了,是要坐牢的。而卖淫嫖娼就不一样了,即使被逮着,也就是个治安处罚,罚几个钱了事,连行政拘留都不可能。一些想嫖娼或者想要解决生理需求的人,甚至不需要到按摩房、洗头屋这些色情场所就能解决。他们说,就是在大街上碰到中意的女人,问她愿不愿意做‘生意’,这个‘生意’的含义也就是卖不卖淫。问的无愧,听的也不恼。如果这个女人想通过这个方式挣钱,她就会同意他的话,双方就可以就‘生意’的内容、价格和实施的地点等细节进行进一步的商量,然后双方目的就达到了,谁也不存在伤害谁的问题。当然还是不愿意做这方面‘生意’的人多,她们都会婉言谢绝,并没有感到被侮辱了。他们认为卖淫嫖娼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些人甚至觉得通过这个‘生意’赚钱,赚得光明正大,赚得心安理得,不觉得这个钱是肮脏的,或者是不干净的。这些城市的开放程度,远远超出咱们的想象,一些人认为卖淫嫖娼这个事,实际上是或多或少、或明或暗的存在着,是不能杜绝和限制住的,因为有需求,就有市场。既然如此,倒不如把卖淫嫖娼合法化呢,把‘无烟工厂’办起来,不但能减少犯罪,还能增加税收呢。”
        赵洪荣听得一楞一楞的,他知道丁副院长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从他的本位主义出发的,把未成年人的性犯罪降下来,也是他本职工作的要求,但通过卖淫嫖娼合法化,来降低强奸案件的发生,他认为这样是饮鸩止渴、本末倒置。于是他很坚定地说:“这是不可能的。卖淫嫖娼是社会的毒瘤,是极其阴暗的一面,虽然性自由能一定程度的减少强奸案的发生,但不可能公开化和合法化,我们还是要注意影响,注意形象的。我之所以说到西方的性自由,是想说明青少年在性方面的犯罪,有很大程度上是自然原因造成的,动机应该是中性的,不存在好或者坏,对他们的惩罚就不能和成年人一个标准了。”
           “未成年人犯罪的动机,有时就是很单纯的。”丁副院长附和着。
           “有时有些成年人的犯罪,也是很单纯的。”看到丁副院长不解地眼光,赵洪荣继续说:“因为他们生理年龄虽然是成年人了,但是心理活动还是很单纯的,心理年龄还是停留在未成年人的状态。比如最近咱们院审理的苏大实案件,就是一个很典型的类似青少年犯罪的案件。”
         丁副院长是知道这个案件的,因为未成年人犯恶性强奸案件的案例不多,因此苏大实在未成年的时候,犯下的罪行就很引人注目。成年后,又犯下了一系列的强奸恶性案件,是属于屡教不改的惯犯,处以极刑一点也不为过。可是现在听赵洪荣这么说,可能要有新的变化。于是他试探的说了一句:“听别人讲,这个案子很复杂的。”

阅读(149) | 评论(0) | 字数(357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