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31)

飘荡着的灵魂(31)

◎作者:安然  ( 2021-06-04)


    赵洪荣说:“即使照你所说的,很快就会康复,可是我一想到咱们和美国的时差,我心里就打怵。想想咱们这儿是黑夜,到他们那里就变成白天了,本来是该休息、睡觉的,可是还得继续工作,我这身体真是不能适应啊,所以你就别再推辞了,我身体即使好了,也不想去了。”
        张副院长知道赵洪荣的儿子在美国留学,他原打算去美国,既是公事,也可以随便看看儿子,来个公私兼顾,所以他又问赵洪荣:“你就不想咱大侄子了?”
        赵洪荣说:“春节过后刚走没有多长时间,没什么想头。”
         张副院长有点责备的说:“你俩口子还真放心,才十五、六岁就把他送到了西半球,多长时间都不能见上一面,要是我,才舍不得呢。”
         赵洪荣又“呵呵”地笑了起来:“这又有什么不放心的,现在的孩子生活条件好了,发育的早,成熟的也快,十五、六岁就是成年人了,让他们出去闯一闯,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的呢?想当年,我下放到北大荒,去修理地球,也不到十六呢?当时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条件呢,举目无亲,一片荒野,真是天苍苍、野茫茫,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害怕,并且还吃不饱穿不暖,夜里经常被冻醒和饿醒,这不都挺过来了吗?现在想来,这段经历,苦是苦了点,但却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所以说,现在叫他们吃一点苦,受一点罪,还是很应该的,将来他们就知道父母对他们的良苦用心了。”
          “是的,是的。”张副院长忙不迭地说:“现在的孩子们真是掉到福窝里了,他们和咱们那么大的时候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呀。在物质方面,可以说是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应有尽有。在精神上,给他们上最好的学校,以接受最好的教育,可他们不知道满足啊,更不知道珍惜,不知道感恩,好像得到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只知道索取,不知道付出,碰到一点不顺心的事,就能闹个鸡犬不宁啊。”
“你说的这些,我也是深有体会啊。所以说把这个熊孩子送美国去,离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啊。对了,你的丫头该小学毕业了吧?”赵洪荣问张副院长。
        张副院长说:“前年毕的业,今年在上初二,她妈准备在明年她初三毕业的时候,送日本去,叫她在日本上高中,接着在那上大学。”
        赵洪荣不解地又问道:“怎么不送到美国或者英国去呢?出国深造,首选还是美国和英国啊。”
“我也是这个想法,要出国上学,就去美国或者英国,世界上的一流大学,比如哈佛、牛津、剑桥都在美国和英国,那里的师资力量和学习环境,可以说是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平的,对她将来的成长是有很大帮助的。可是这孩子说她一学英语就头大,感觉不如日语好学,特别是咱们的汉字,和日本的文字基本就一样,写得一样,意思也一样,只是读音不一样,和日本人交流起来,障碍不大。她妈也支持她到日本去,说离家近,花销少,好大学也不少,绿卡也好拿。”张副院长解释说。
        赵洪荣点点头说:“她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日本的科技水平在世界上还是能数得着的,像电子、通信、机械、运输这方面的科技水平还是很高的,咱们和他们相比,还是有不少差距的,咱们每年都有不少公派留学生去日本学习。他们的大学,像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在世界一流大学里,排名也是很靠前的,这两所综合性大学,无论是理科、工科还是文科,都是很棒的。还有早稻田大学,别看是私立的,它可不是教别人怎样种稻子的农校,它的文科专业在日本是数一、数二的,特别是法学和经济学方面的专业,那真是呱呱叫,日本政界很多名人有不少是从这个学校毕业的,像首相竹下登、海部俊树等,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至于议员、县长、市长更是数不胜数。只是日本的绿卡没什么含金量,要拿还是拿美国的啊。”
        张副院长说:“谁说不是呢。她妈叫她去日本,说离得近是一方面,主要的还是怕花钱,确实,美国的开销太大了,经济上来不了,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赵洪荣说:“这方面还是以孩子的意愿为主,她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路还得他们自己走,咱们就不要作太多的干涉,主要做好后勤保障就行了。”
          “就是,我是瞎子放驴——随她去,她想干嘛就干嘛,才不问她呢。她现在的逆反心理特别重,叫她向西,她偏向东,哪怕东面是个坑,她也愿意闭着眼睛往里跳。”
        赵洪荣又是一阵好笑:“那你就试着说往东,看她是不是偏偏和你对着干,掉头向西呢?”
        张副院长说:“也有可能吧。别看她现在嚷嚷着将来要去日本,说不定到明年那个时候,就改变了主意呢。”
        赵洪荣说:“这丫头将来有出息,现在就有自己的主见,将来干什么都能干成。”
         张副院长撇了撇嘴说:“有个屁主见,她就是凑热闹,顺大流,见别人干嘛她就干嘛。”见赵洪荣有疑问,就接着说:“上初一的时候,她就说有好几个小学时候的同学,初中就不在国内上了,只有她还在国内蹲着,所以才吵着要去国外。”
           “你不是说我,孩子十五、六岁就把他送到了国外了吗?可是有的人把孩子送到国外去读小学,真正是个娃娃,不必咱们更早啊,他们都不担心,咱们还担心什么呢。”赵洪荣说。
         张副院长说:“这不是替孩子的安全操心吗?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懂得个啥,在国内自己都不能照顾好自己,何况在异国他乡,远离父母。得个头痛发热的小病小灾,都够父母担惊受怕的啦,万一碰上什么不测,他们自己怎么能处理的了,这还不要了父母的命。”
         赵洪荣深有感触地说:“是啊。你侄子刚出去那一阵子,要说不想,那是瞎话。我和你嫂子整天价是坐卧不安,提心吊胆啊,虽然在美国指定了一个监护人,但仍然是放心不下。你想想,美国是一个私人可以合法拥有枪支的国家,可以说人人都有武装,一言不合,就能发生枪战。在咱们这,电视里不也是经常播出美国校园枪击案吗?你嫂子就说过,这哪是送孩子去读书,简直就是送上前线,送上战场。”
         张副院长又连忙宽慰他说:“美国允许私人有枪,造成了枪支泛滥,容易发生枪击案,这是其不利的一面,但同时也有其有利的地方,在一定程度上还能抑制犯罪呢。比如讲,两个空手赤拳的人在搏斗,个子大的就占便宜,个子小的就得吃亏。如果两人都有枪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子弹面前,人人平等。谁都可以将对方置于死地,拳头再硬,也没有子弹硬,个子再大,被子弹击中,也得趴下。所以说不法分子在犯罪的时候,面对的即使是妇孺老幼,他也得掂量掂量,对方是否有枪,他的犯罪成本是否能承担的起,特别是那些想入室抢劫的家伙,他更得前思思后想想了,如果被人家用枪打死了,那可是白死的,人家那是正当防卫,不需要承担一点责任的,这样的话,犯罪就会减少,坏人也会减少,社会治安就会好许多,人身安全也就会有很大的保障,所以咱们也就没有必要担心的。”
         赵洪荣说:“刚开始是有点担惊受怕的,现在好多了,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旧的烦恼没了,新的烦恼又来了。”
         张副院长微微一笑说:“我不相信你还能有什么新的烦恼?他上的是名校,成绩还很好,今后就是读研、读博了,一帆风顺,还有什么不高兴的,要是我,天天都是唱着过。”
        赵洪荣叹了一口气,慢吞吞地说:“唉,说起来,这个烦恼是可有可无,可大可小的,就看你怎么认识了。”
        “是吗?”张副院长感到很好奇:“这是个什么事呢?”
           “就是一些人说,咱们把孩子送到国外,是崇洋媚外,是为了追求资本主义国家糜烂腐朽的生活,甚至还有一些人说咱们不爱国,这简直就是胡诌八扯。”赵洪荣显得有点很气愤。
           “纯粹是无稽之谈,这是他们是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如果国家免费让他们的孩子,出国去留学,他们比谁都积极,他们再也不会说是崇洋媚外,再也不会说享受资本主义生活方式,还会说自己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国家培养人才、输送人才,为中华崛起、振兴做贡献。而实际情况是自己不争气,没有那个能力供应孩子出国,只能在背后说个风凉话,咱们没有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更没有必要去放在心上。”张副院长说。
        赵洪荣仍心有不甘的:“说咱们不爱国,那才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呢。咱们国家教育资源紧缺,年年中考、高考都是千人过独木桥,竞争激烈异常,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比的。咱们主动退出了这个竞争,把名额空了出来给他们用,使他们的孩子有了更多上高中、上大学的机会,同时也减轻了国家的负担,这正是爱国的表现,可他们不但不感谢你,说你好,反而恶语相加,说你这不好那不好,实在是令人心寒。”
         张副院长说:“这事就像刚才你说的,可有可无,可大可小。咱们现在就可以认为这是个无足轻重的事,和爱不爱国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需要放在心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永恒的规律,他们再叽叽歪歪,也改变不了这个客观存在。实际上这些人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无能为力而已,他们能做到的就是羡慕、嫉妒和恨了。聪明的,如果是恨自己,知耻而后勇,通过能力奋斗,或许还能改变一下命运。如果是恨别人,那就是企图不良,不可救药了,永远就是个咸鱼,再也不能翻身。”

阅读(131) | 评论(0) | 字数(3453)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