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 飘荡着的灵魂(30)

飘荡着的灵魂(30)

◎作者:安然  ( 2021-05-21)


  市法院坐落山南市南面,四层的机关大楼,不算什么高耸、巍峨,但也很招人眼目:大楼的外墙全部贴上了洁白的瓷砖,显得很是纯净、明亮。大楼的外围,圈起了一人多高的红砖围墙,温暖而又庄重。大门是铁槛的,虽然已经使用了好长时间,斑驳陆离,镂空疏透,但依然坚硬、结实,足以抵挡一些微不足道的外力。门垛子上“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牌子,依然清晰、耀眼,好像是日久弥新。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沉重、威严,目不斜视,仿佛能看透人世间的“真善美”和“假恶丑”。几年后,一个叫彭建的法官,曾经数次在这里驻足观望,想得到他同事刘晴晴给出的一个答案,但他却始终不得要领。
        大楼的一层是立案大厅、法警队及审判一厅,二至四层,是机关职能庭室和相应审判厅。苏大实的案件是由刑事一庭审理的。一庭庭长李朝志兼审判长、副庭长程旭、黄春兼审判员。开庭后,他们三人一致认为,控方事实清楚,证据充足,推理严谨,量刑建议适合,决定予以支持。辩方证据不足,事实混淆,诉求不合理,更不合法,决定不予支持。合议庭准备对苏大实处以极刑,就是主刑死刑立即执行,并判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等。
         分管刑事案件的副院长马在途,在办公室听取了李朝志、程旭、黄春汇报的审理结果时说:“这样的判决是比较适中的。目前咱们市的治安环境是不太乐观的,刑事案件的治理,虽然说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比以前有了较大幅度的下降,但是仍然不可掉以轻心。对犯罪分子只有惩处到位,才能对潜在的犯罪行为起到震慑作用,使他们不想犯罪、不敢犯罪,这样咱们市的治安环境才能会有根本性的好转。”
李朝志听后,连连点头,说:“我们就是按照院领导的要求,去审理这个案子的。”
         三十出头的程旭,显得非常气愤地,他说:“苏大实多次抢劫、强奸、轮奸未成年少女,行为极其恶劣,使受害人的心身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影响极坏,仅此一条,就可以判死刑。同时他还使一人变成了植物人,成为一俱活尸体,随时都可以失去生命。苏大实不但给受害人本人造成不可弥补的创伤,还给多个受害人的家庭造成损失,光是每天维持植物人生命的医疗费,就是个天价。现在社会上有一些人主张要废除死刑,实在是荒唐、荒谬,也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像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人口,无论是主观上的原因,还是客观上的因素,因为基数大,所以产生犯罪的数量也是很大的。同样像行凶杀人、强奸、抢劫这样的恶性犯罪,也还是很多的。为了有效的减少犯罪,死刑必须达到充分的执行。像苏大实这样的人渣,就不应该活在世上,对他数罪并罚,执行死刑,一点都不为过。”
        和程旭年纪差不多大的黄春接着说:“是的,死刑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可能会取消的,在人们的传统意识里,是不愿意废除死刑的,因为杀人偿命的观念,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如果取消了,就会有人认为,犯罪就是无所谓的事,没有什么大不了,这样就会导致社会不稳、民心不安。维护死刑,也可以说是我国的国情所决定的。”
        马在途高兴的说:“你们能这样理解和处理这个案子,我很满意。我赞同你们这样一个判决,这是一个很客观、公正的判决,彰显了正义,弘扬了正气,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对社会舆论也有了一个很好的交待。”
        但是当他们向赵洪荣汇报时,却遭到了赵洪荣的反对。他说:“我的意见还是要慎重一些,这个案子影响较大,社会关注度也较高。我们在案件的判决上,要做到公平、公正,就要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不能一叶障目,更不能偏听偏信,尤其是人命关天的大案、要案,一定要留有充分的余地,尽量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以避给以后的工作造成被动。”
        马在途没有想到赵洪荣对这样的判决有疑义,就对他说:“我认为合议庭的这个判决还是很公平、公正的,犯罪嫌疑人可以说是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的,判处他死刑,应该是他罪有应得啊。”
        赵洪荣看了马在途一眼,很诚恳地说:“老马啊,据我所知,这个苏大实就是个缺心眼子的人,他从小被父母娇生惯养惯了,干什么都是随心所欲,没有人拦着他。后来他父母离异,跟着母亲生活,更是缺乏管教,对他是百依百顺。长大成人后,思想和意识还停留在儿童状态,做起事来就和以前一样,随性而已,因而不知天高地厚,无法无天。他就是一个弱智的人,本质上还是不坏的,可塑性还是很大的,他的父母没有教育好他,他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父母是有很大责任的,因此我觉得我们不应该一棍子把他打死,还是要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马在途心里一阵好笑,他没有想到赵洪荣会说出这么一些没有水平的话。在法律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它不会因为你是人精或者是白痴,法律就会对你网开一面,同一项法律,在其适用上,而有所区别。
作为苏大实案件主审法官的李朝志,他也认为赵洪荣的话失之偏颇,不符合常理,这样的判决是和案情相适应的。于是他对赵洪荣说:“我们在这个案件的审理上也充分考虑了这一点,他的一些行为和想法,在正常人看来还是非常幼稚和不可思议的。他的辩护律师更说他有精神分裂症,要免除或者减轻刑事处罚。我们通过省精神病院的专家和教授对他进行了这方面的鉴定,虽然有个别的专家和教授认为他有精神和心理上的疾病,但是大部分认为他是一个正常人,行为举止符合成年人、正常人的大部分标准,这样我们就没有对他进行减免罪责的依据和理由了。”
赵洪荣面无表情的说:“你们的工作做的很细致,这是应该肯定的。在精神病例的鉴定上,存在着分歧和争议,也说明有行为失常的因素在里面,我还是那么个意见,就是要慎重,要充分考虑各个方面的因素,不可操之过急。你们是不是再合议一下,形成一个完全成熟的判决,这样对各个方面都是有益而无害的,你们看怎么样?”
马在途和李朝志对视了一下,然后对他说:“你们是不是按照赵院所说,再慎重考虑一下判决,然后再报上来?”
李朝志还在坚持:“这个案件已经审理很长一段时间了,久拖不判,就会有一些闲言碎语出来,说三道四,我怕影响咱们院的声誉。”
赵洪荣摇了一下头说:“这没有什么,时间长一些不怕,顶多说咱们工作效率低,就怕咱们判错了,这才是主要的,那才是真影响咱们院的声誉啊。”
马在途对赵洪荣说:“这样吧,我提个建议,李庭他们回去后,再慎重考虑一下,成熟了,再拿到审委会上进行讨论和修改,由审委会决定该怎么判,这样可以吗?”
赵洪荣想了想说:“这样也好,毕竟审委会是咱们院的最高决策机构,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集思广益,最后形成统一的意见,这样就会避免一些错误的出现,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
在赵洪荣处理完父亲的丧事后,为确保自己的意图能在审委会上顺利通过,他先后找了分管民事案件和执行局的张副院长、分管未成年人案和立案的丁副院长、分管纪律监察、办公室的纪委王书记谈了话,唯独没有和分管刑事案件及法警队的马在途谈话。
这天,他主动到张副院长的办公室,和他唠起话来。他对张副院长说:“最近老父亲的丧事,你们操了不少心,帮了不少忙,实在是感谢啊。”
张副院长连忙起身离开自己的座位,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和赵洪荣一同坐到了一条三人沙发上。他显得有些不安地说;“哪帮啥忙了,老爷子正好好的,突然就走了,太让人意想不到了。当时光顾的伤心、悲痛了,也没有做些什么,即使做了些,也是丢三落四的。”
然后他既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安慰赵洪荣:“不过老爷子没有受一点罪,没有一点痛苦,就去了天堂,实在是他的福分,这不是一般人能求来的啊。”
赵洪荣点点头说:“这也是我感到十分欣慰的地方,老爷子活着的时候跟着我,没吃一点苦,没受一点罪,走了的时候,也和很安详。他身后的事,在你们几个操办下,也办的风风光光,十分体面,也真是他的福。”
“是啊,这几天我一直在想,等我老了,能一口气上不来就过去了,不受病魔的折磨,没有一点痛苦,不受一点罪,那该多好。”张副院长说。
赵洪荣听他这么一讲,立刻埋怨他道:“你才多大,就想这事,太不吉利了。”
张副院长微微一笑,说:“这没啥不吉利的,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人人都得走这一步的啊。”
赵洪荣说:“是的。只是现在这个规律离咱们还是很远的。经过这个事情,我现在是精疲力尽,心身憔悴。”赵洪荣切入了正题:“下个月,咱们院到美国友好城市路易斯市学习、参观的事,我就不去了,这个队由你来带,麻烦你替我跑一趟。你知道,美国在司法领域,还是有很多值得咱们借鉴的地方的,如果不是老父亲这件事,我可是当仁不让,一定要去美国的。哦、哦,现在不行了,身体来不了,光是坐飞机,恐怕都难以坚持下来,更不要说再劳心费力的学习了。看来对太平洋,我只能是望洋兴叹了,美丽的密西西比河我也无缘相见了。”赵洪荣之所以和他这样说话,是因为他知道张副院长是很想到美国去的。
张副院长对赵洪荣让他带队去美国,感到有点意外,因为赵洪荣对这次出国一直很重视,多次表示要亲自带队前往,当然去美国名义是学习、参观,实际上是学习的内容少,参观的内容多,现在他推辞不去,一定不会是身体上的原因。于是他说:“赵院你太谦虚了,如果说你的身体不好,那咱们院就没有人敢说自己的身体好。今年春天,咱们院开运动会,百米短跑,你是勇夺冠军啊,乖乖,比亚军足足少用了三、四秒钟,你这体质,谁能比得上啊。这次学习、参观,你可不要拉我的官差,其他的,我是什么都听你的,这个事呀,不能听你的,还是你自己来吧。”
赵洪荣“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要不是你们几个跑在前面的假装摔倒,我能跑第一,那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张副院长故意不高兴地说:“赵院,你这样说,我可又要反对了啊,我可不是假装摔倒的,我可是诚心诚意摔倒的啊。”
赵洪荣继续笑着说:“你们那些个的花花心肠,我还能不清楚吗?你们为了能让我得第一,是故意摔倒的。嗯,是诚心诚意摔倒的,我心里跟明镜似的”很诚恳地说:“张院,我可是认真的,不是和你开玩笑。我也是真心想去,可是现在身体确实是来不了,还是你辛苦一趟吧。”
张副院长还在推辞:“现在离出国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哩,即使现在你的身体真的不是太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和休息,是很快就会康复,一点都不会耽误的。”

阅读(161) | 评论(0) | 字数(4025)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