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28)

飘荡着的灵魂(28)

◎作者:安然  ( 2021-04-01)


 “就像日本卖给咱们的电视机一样,他们把最好的卖给美国,一般化的卖给欧洲,而最差的卖给了咱们,即使是最差的,也比没有强。”朱红侠对俺讲:“这条生产线也是一样。在日本,并不是最先进的,可以说是即将要被淘汰掉的,但到了咱们这,就成为了最好的了。‘臭好玩’把这条生产线买来后,由于在咱们当地是独家经营,产品销路很好,也着实风光了一阵子,但好景不长。这仿真枪有一个致命的毛病,就是耗电量大,小型仿真枪比如手枪,两节电池用不了多长时间,电量就消耗完了,而大型仿真枪比如冲锋枪、机枪,四节电池或者六节电池,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哑火了。没有了‘砰砰’或‘咯咯’作响的声音,以及没有塑料枪弹出膛的动感,塑料仿真枪就失去了它的主要功能。要想恢复这些功能,必须重新购买电池,既麻烦又破费,因而减少了很大一批客户,销量很快就降了下来。没有了销量,就没有了收入,而银行贷款利息却是每天都在增加。任雄和张秀梅又通过内幕消息,得知国家将限制仿真玩具枪的生产和销售,因为它们太像真枪,一般人分辨不出来它是假的,容易被犯罪分子所利用,造成不安定的因素。这使张秀梅懊悔不已,本因为引进的是一个‘印钞机’、聚宝盆,不成想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将来她不但不能成为亿万富翁,而且为了还银行放款,还有可能倾家荡产。张秀梅越想越后怕,为了不倾家荡产,她又想到了‘真好玩’。”
“又想从‘真好玩’身上捞好处吗?”俺问朱红侠。
“那是喽,你还能指望着她为‘真好玩’做贡献吗?”朱红侠愤愤不平地说:“她想到的一个主意,就是要把生产线卖给‘真好玩’。任雄不但不反对,反而帮着张秀梅出主意。”
“呵呵”,俺笑了一下:“这好理解,她们是一家人,和着伙的坑你们厂。”
“这条生产线卖给俺们厂的时候,不但不折旧,价钱反而比张秀梅买的时候,高出了许多,达到了三百多万。俺们厂哪有那么多的钱呢?咳,咳。”
俺听到朱红侠沙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这几年,俺们厂被任雄吃喝嫖赌,败坏的差不多了,再加上张秀梅这个大蚂蟥贪得无厌的吸食,实际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哪里有钱去买这么昂贵的东西呢?于是她们就想将县城街里的几间门面房,低价打给‘臭好玩’,又想从银行贷款三百万元,购买张秀梅这条国外淘汰的生产线。俺实在看不下去,就分别给县纪委和检察院写了检举信,想让他们阻止这种疯狂的行为。俺怕任雄知道是俺写的,对俺进行打击报复,俺就以匿名的方式写。即使这样,俺也没有逃出任雄夫妇俩的魔掌。”
“任雄怎么知道是你告了他呢?”俺问。
“开始俺也很纳闷,俺写举报信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父母不知道,其他亲朋好友也不知道,俺自己更没有对任何人讲。俺承认俺不够勇敢,甚至还以为怕被任雄知道而害怕。直到俺死了以后,俺才知道,俺匿名信的复印件被任雄看到了,他一眼就看出来是俺的笔迹。给他看复印件的人,在他那得到了一笔钱财,俺就像是集贸市场上鲜活的家禽和牲口,被生生的给出卖了。”
“这人真差劲。”
朱红侠苦笑了一下,说:“现在想来,以前俺自我感觉良好,以为俺是工厂的主人,为工厂着想,维护工厂的利益,实际上俺连个屁也不如。任雄看了俺的举报信之后,就和张秀梅商议如何摆平这件事。任雄要开除俺,这样俺就不是厂里的职工了,俺就不能再以职工的名义说话了,同时也是为了杀一儆百,其他人为了保住饭碗子,也就不敢跟着起哄、瞎嚷嚷了。张秀梅不同意,说这样就太便宜了俺。她对任雄说,你能开除她的人,但你缝不上她的嘴,她还可以继续向上反映,给咱捣乱,增添麻烦。任雄问她,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张秀梅说,当然有喽,最后的办法就是铲草除根,不留后患。任雄说,你想怎样呢?张秀梅做了一个厨师切菜的动作,恶狠狠地说,谁挡了俺的财路,俺就要谁的命,这样才能一劳永逸、高枕无忧。任雄还有点良心发现,就说这样做是不是太狠了?张秀梅冷笑道,如果她把俺的事搞黄了,俺可就一无所有了,就会又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了。俺可是穷怕了,受穷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俺不想再过那种日子。任雄想了想说,这可是要担很大风险的。张秀梅说,没有什么风险,做得好,就不会被别人发现的。即使有点风险,也值得,富贵险中求嘛。任雄说只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彻底去掉隐患,那是再好不过了,可是这个是很难的啊。张秀梅说,俺认识一个人,他可是个亡命之徒,只要给他钱,他会去做这件事的。任雄问她,得需要多少钱?张秀梅想了想,她向任雄伸了一下手,在他面前摊开五指,晃了晃,说这个价钱应该可以了。任雄还是不无担心地说,只要能把这件事抹平,钱不成问题。只是你能保证他不露马脚、不被公安局逮着、不把咱们给交待出来?张秀梅又想了想说,他即使被公安局逮着了,杀人的是他,和咱们无关。他如果把咱们咬出来,他有证据吗?这件事我不会给他留下任何把柄的,供出来咱们,咱们就说他是条疯狗,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诬陷好人、胡乱咬人罢了。任雄说,那就照你说的办吧。张秀梅出了五万块钱,就要了俺的命。”
张秀梅说的这个亡命之徒,叫苏大实,二十多岁,是个恶贯满盈的东西。他长得五大三粗,身体强壮,有这么一副好身体,只要肯出力,自己养活自己应该不成问题,并且家庭条件还很优越:其母是县税务局税政股股长,继父是县工商管理局局长。但由于从小亲父母离异,跟着母亲生活,母亲娇生惯养他,对他百依百顺。后来他母亲再婚,给他找了一个当工商管理局局长的继父,这个继父自然也不管他,以致养成了好吃懒做,不劳而获的习惯。未成年的时候,就沉溺于打游戏、看黄色录像,长大后更是变本加厉,打着父母的旗号四处借钱挥霍,张秀梅就是其中的一个债主。苏大实第一次到张秀梅的厂子来,张口就向她借一万块钱。所谓的借,其实就是强要,借给他钱的人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再还给人家,这借出去的钱,就是泼出去的水,根本就收不回来的。他借钱从不给人家打借条,还与不还,全靠他的心情。他心情好了,或许还认这个账,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你。心情不好,他脸一黑,根本就否认他向你借过钱,反正你手里没有他的字据。
张秀梅知道这个事情,就多了一个心眼,当时没有给他,但又不能拒绝他,他母亲和继父的权势令张秀梅惧怕:他回去和他母亲讲,说她偷税漏税,或者随便找一个什么理由,都够她喝一壶的,损失可不就是一万、二万了,他苏大实、他母亲及其他继父,都能干出这种事来。她对苏大实讲,她现在没有那么多的现金,你明天再来拿吧。
支走了苏大实,张秀梅买了一个可以录音的随身听,再见到苏大实的时候,她将苏大实借款的话,悄悄地录了音,想以后看能不能再要回来。当苏大实第二次向他借二万块钱的时候,她又用同样的方法,也录了音。她本因为这三万块钱是打了水漂了,不可能再要回来,录音也是白录,可是事情却出现了变化。
苏大实横行乡里,可谓是无恶不作。在他十八岁那年,伙同几个混混,公然在大街上,抢劫两名少女的钱物,并将其挟持到家中轮奸,其中一名还是未成年人,苏大实被公安局刑拘了。正当检察院准备起诉他时,苏大实的母亲通过关系,将苏大实的年龄改成了还不到十四岁,也变成了未成年人,这使苏大实逃避了法律的制裁,免于了刑事处罚,只是赔偿了受害人一些钱财而了事。这件事以后,苏大实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多次对女性进行强奸和抢劫。在向张秀梅借钱后不久,苏大实在一家歌舞厅KTV包厢里,故伎重演,想强暴一名女服务员,这名服务员不从,他就和同伙将她的衣服扒光,在她的胸脯上插满牙签,鲜血淌满女服务员的全身,苏大实更加得意忘形,他用啤酒浇在女服务员的身上,嘴里不时发出“呵呵”地狂笑。剧烈的疼痛沁入姑娘的心脾,使她发出凄惨的哭喊声,但这丝毫没有唤醒他的一点点良知,他反而拎起姑娘的头发,叫她咬住坚硬的大理石茶几,然后抬起脚,狠狠地朝姑娘的头上踹了下去。顿时姑娘满口的牙齿,像石榴米一样,蹦落了一地,她瞬间就昏死过去。她被送到医院,虽然经医生的竭力抢救,命保住了,但由于头部受到严重的摧残,最终成了一个植物人。
苏大实的暴行,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引起了极大的公愤,苏大实再一次被公安局刑拘了。
案件送到了检察院公诉科陆青峰的手里。陆青峰认为,苏大实一案极其恶劣,其行为令人发指,犯罪行为涉及强奸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强制猥亵侮辱女性罪、寻衅滋事罪等多个罪名,实属重大刑事案件,应上交市院进行公诉。
苏大实的母亲和继父得到这一消息,就准备了礼物和现金,到陆青峰家去行贿,想把案子留在本县起诉,那样的话,苏大实最多只能判二十年。
陆青峰很严肃地对苏大实的母亲讲,你儿子的案件影响很大,已经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这个案子如果由我们起诉的话,就得减轻苏大实的犯罪情节,就得去说谎,去掩盖犯罪事实,如果那样的话,就是对受害人的不公,就是对其他遵纪守法的人的不公,也可以说是对人民的犯罪,也是对法律的玷污。今天他的这个结果,应该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随后他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家长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应该说是不成功的,也可以说是很失败的。他被判刑之后,如果能保住性命,在监狱教管人员的教育下,他可能会吸取教训的,老老实实地改造自己,还是会好好地重新做人的,或许还能出现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奇迹来。
苏大实的母亲,在陆青峰面前,早已没有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形象,一把鼻涕一把泪,抽抽噎噎的应着陆青峰的话,最后她把装有一万块钱的信封,放在了陆青峰家的茶几上,就要告辞。
陆青峰严厉的对她俩说,你们看错人了,我是很讨厌这样一种沟通和交流的方式的,如果你们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地方,你们可以到我的办公室里,继续交流和沟通。现在把你们的礼物和现金都带回去,如果坚持留下的话,我就上缴到纪委,到时你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阅读(258) | 评论(0) | 字数(3881)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