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26)

飘荡着的灵魂(26)

◎作者:安然  ( 2021-01-22)


臭好玩’就像趴在‘真好玩’身上的一个蚂蟥,大肆的吸食着‘真好玩’的鲜血,但它仍不满足,还想一下子把‘真好玩’的骨髓也给榨取干净。”朱红侠愤愤地说。
原来任雄的老婆张秀梅通过任雄,认识了一个做日本生意的掮客王雷。在一次春季商品供货会上,王雷对张秀梅说:“绒布玩具只适合妇女儿童,适用人群太少,再说小孩喜欢的东西,小孩有能力购买吗?还得要家长掏钱,而家长又掏得不心甘情愿,因为他不是多喜欢这些绒布小动物和小娃娃。所以这些玩具市场前景黯淡,是夕阳产业,没有发展前景,早已过时了。现在时兴的是仿真玩具枪,适用人群广,大人、小孩都喜欢。大人喜欢,他就直接购买了,不需要别人的同意。他们购买这些产品,要不自己把玩,要不带回家给小孩玩,消费是直接的。现在在世界上,特别是在中国,有一个潜在的巨大的市场,销量很大,谁要是抓住了先机,那赚钱可就给淌水似的,哗哗的。”
 张秀梅听了后很兴奋,说:“我见过仿真手枪,是在一个香港商人那里见的,就和真枪一样,他外出谈生意都随身携带,说是很好玩的。”
王雷笑了一下,点点头说“是这样的,男人都喜欢枪,这是男人的本性,枪能使男人的征服得到实现。可你能带真枪吗?不能,仿制玩具枪的出现,正好弥补了这个缺陷,能满足男人喜欢武器的心理。”
 “这样的玩具是很高档的,很大气的。不像俺们这些玩具猫、玩具狗那样土里土气的。”张秀梅将手里的一个长毛玩具狗放回展台上,对王雷说:“仿真枪好是好,就是价格太贵了,我们这里收入低,平常的人很难消费得起啊吧。”
她俩来到一个僻静处坐下,王雷给张秀梅倒了一杯水,自己也倒了一杯,他呷了一口,说:“物以稀为贵嘛,价格越高,利润也就越大。不过只要大规模的生产,成本就会降下来,价格自然也就会便宜了许多,平常百姓也就能消费得起了。再说生产出来的东西,也不是光在本地销售,还是以外销为主的,光一个地方,才能有多大的市场啊。”
张秀梅也喝了一口茶,她问王雷:“生产仿真枪的设备,大概需要多少钱呢?”
 王雷想了一下说:“玩具枪科技含量高,生产它的设备,价格是不菲的。”
 张秀梅“嗤嗤”一笑说:“什么菲不菲的,你就说得多少钱得了。”
王雷朝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一条生产线大概需要三百多万元。”
正要喝茶的张秀梅连忙将杯子放回茶几上,她惊讶地说:“天老爷唻,这么贵,这谁能买得起啊!别是俺们‘臭好玩’买不起,就是‘真好玩’也吃不消啊。”
王雷端起张秀梅放在茶几上的茶杯,递给她说:“你们买不起,可银行能买起啊。”
张秀梅接过杯子,不解地说:“银行买它干啥?也想开玩具厂吗?银行是不是有病?开银行多挣钱,嘻。”
王雷看到张秀梅的样子,不禁一乐:“你可真幽默啊,银行是吃饱了撑的,去开玩具厂。我是说可以向银行申请贷款,去买生产设备,然后组织生产和销售,用别人的钱来赚钱,那多好玩啊。”
“你以为银行的钱是你家自留地上栽的葱,想薅就薅?哪那么容易就从银行贷出钱来了。”张秀梅感到王雷看问题太简单了。
王雷说:“是的,银行不是咱们开的,用他们的钱是不容易,但也不是说就不能用。现在搞经营、做生意不都得用银行的钱吗?谁也没有可以包打天下的资金啊。”
张秀梅赞同王雷说的话:“那是了,不论是像我们‘臭好玩’这样的小厂,还是像‘真好玩’那样的大厂,离了银行都不能活。俺们现在都欠着银行贷款没有还呢,再去向他们借,他们肯定不给。”
“银行对企业的贷款,主要是流动资金贷款,使用期限是一年,用来让企业购买生产所用的原材料,生产出产品,卖出去后,再连本带利归还给银行。银行贷款就是解决企业的生产性资金需要,一般不会给你固定资产贷款,因为固定资产贷款,期限太长,一般在五年以上,资金周转太慢,形成的资金风险也太大,所用才不好贷。”王雷给张秀梅解释道。
王雷说的这些,张秀梅都知道,她叹了一口气,很失落地说:“别人的钱,就是别人的,不是俺的。”
王雷笑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那你给俺说说,怎么个攀登法?”说这话的时候,张秀梅是漫不经心的,她对银行贷款,已经不抱有多大希望了。
“现在银行推出一个新的贷款项目,叫技术改造贷款,简称技改贷款。就是帮助企业淘汰旧的、落后的生产技术和设备,引进先进的、高效率的技术和设备,而提供的一种资金支持。先进的技术必须要有先进的生产设备做基础,才能体现出来它技术的先进,老母鸡再会下蛋,也下不了像鹅蛋那么大的鸡蛋。所以说,名义上是技术改造贷款,实际上就是固定资产贷款,让你来买机器设备的,这个贷款使用的期限长,利息还不是多高,带有优惠的性质。”王雷给张秀梅指出了一线希望。
张秀梅一听,来了精神:“真的?银行真有这方面的贷款?俺也能贷?”
王雷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阿诗玛”出来,抽出一根,让了一下张秀梅。张秀梅表示自己不抽烟,王雷又拿出打火机,点着后深吸了一口,然后又慢慢地吐了出来。烟雾马上在他和张秀梅的空间里弥漫开来,王雷脸上灿然一笑,说:“只要满足银行的贷款条件,谁都可以贷的。”
“银行的什么条件?”张秀梅问。
“主要的一个硬杠杠是,产值必须在一千万元以上,才能得到技改贷款。”王雷看着张秀梅,不紧不慢地答道。
张秀梅又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身子向椅子的后背上一仰,目光斜视着王雷,说:“说了半天,给没说一样。俺的厂子满打满算,能有一百万的产值就烧高香了,努掉蛋也达不到银行的贷款条件。”
听了张秀梅的粗鲁话,王雷的心情更加爽快,他在心里嘀咕了一下:你哪有什么蛋,怎么努。但嘴里却说:“‘臭好玩’可能不符合这个条件,‘真好玩’应该没有问题吧?”
“嘻,‘真好玩’两千万的产值都有,它当然符合这个条件了,可它符合又关俺屁事。”张秀梅对王雷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王雷朝地上弹了一下烟灰,说:“这个技改贷款本来就不是给你们这些个体户准备的,就是一些乡镇企业也达不到这个标准,它是给国营企业量身定做的。对你们来讲,这个技改贷款,就是个珠穆朗玛峰,要想直接攀登上,可能是遥不可及的。”
“你这是画个饼,叫俺张嘴呢。”张秀梅依然躺着身子说。
“你别躁,我的话是老鼠拉木掀,大头在后面。虽然是遥不可及,但另辟蹊径,还是能爬上去的。”王雷说。
张秀梅朝他扬了扬手:“洗耳恭听、洗耳恭听。”
王雷对她讲:“你想听真话吗?”
张秀梅答道:“那当然了,谁不喜欢听真话,有屁你就快放。”
王雷瞧了她一眼,然后“嘿嘿”一笑,说“那我就放肆了吭,有啥说啥。”
张秀梅看到王雷的表情,这才感到自己和他的关系并不是多近,说那话是有些唐突的。她坐正了一下身子,很歉意的对他说:“俺是个大老粗,说话口无遮挡,你别介意吭。”
王雷摆摆手,样子很真诚地说:“我也是个直性子,说话也是一点弯都不会拐呢,有啥就说啥,说话虽然不中听,但是在理,别人都说我没有坏心眼。”
“直性子的人好啊,俺就喜欢和直性子的人打交道。”张秀梅敷合着。
“你说的太对了。”王雷朝她伸了伸大拇指。看着张秀梅很期待的样子,王雷把剩下的烟蒂朝地上一丢,然后用脚一拧,对张秀梅说:“‘臭好玩’的经营现在还能勉强的支撑下去,那是因为有‘真好玩’的帮衬。咱们现在做一个假设,就是个假设,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没有了这个帮衬,你‘臭好玩’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我想应该是很困难的吧?”他没有等张秀梅回答,王雷就又说了下去:“刚才咱们说的是一个假设,现在咱们说一个可能,这个可能就是,当然我对你老公是很尊敬的,也是很崇拜的。我说的可能就是你老公的厂长是不可能一直干下去的,他一旦不当这个厂长,你的处境就很困难,你除了要和其他小厂竞争外,还得要和‘真好玩’竞争,你能竞争过它吗?想想你的处境是不是这样?”
王雷的一番话说得张秀梅心里一震。她从来没有想过任雄不当“真好玩”厂长的时候,她认为“真好玩”就是她家的,因为任雄在厂里一手遮天,说一不二。她呢,也真正做到了以厂为家:吃喝拉撒都是任雄从厂里往家拿,厂里没有的,她就上街买,开发票叫任雄拿厂长里报销,花钱就像花家里的一样,根本就没有去想,任雄还有下台的时候。现在听王雷这么一说,她才如梦方醒。是的,他说的不错,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任雄不可能干一辈子厂长,总会有不干的时候,他不当厂长了,不但生活水平受到影响,更主要的是“臭好玩”的生产经营受到的影响更大,那个时候,“真好玩”不但不会帮助你,反而会打压你,何况还有面对其它小厂的竞争呢?处境可不是一般的困难啊。
张秀梅内心里翻江倒海,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对王雷说:“你说得这种竞争情况,早已存在,不是十天八天了。俺和‘真好玩’是竞争对手,不是合作伙伴。任雄干不干厂长,其实对俺影响是不大的,俺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俺自己打拼的结果,和他又有啥关系。虽说现在生意不好做,但俺的厂子也不是像你所说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生产经营还是很正常的。”

阅读(246) | 评论(0) | 字数(353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