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23)

飘荡着的灵魂(23)

◎作者:安然  ( 2020-10-22)


 
   “站住,你还想到哪里去?”
        一黑一白的两个人、应该是鬼,挡住了俺的去路,说这话的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两个鬼都穿着笔挺的西装,只是白色的鬼穿着白色的西装、白色的袜子和白色的皮鞋,打着白色的领带,脸上煞白,没有一点血色,只有两个眼珠是黑的。黑色的鬼穿着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袜子和黑色的皮鞋,打着黑色的领带,脸上乌黑,更看不到一点血色,只有两个眼珠是白的。俺看到这个黑色的鬼,心里想,俺见到了非洲的鬼了吗?可是他没有外翻着的、厚厚的嘴唇,和阳间的人外形是完全一样的。应该不是非洲的鬼吧,还是当地的,俺心里嘀咕了一句。
       “说你呢,你飘荡了好几天,还想再飘荡下去吗?”黑色的鬼张嘴说话了,俺发现他竟然有一口白白的牙齿,在黑色的裹挟下,白得瘆人,不,瘆鬼。
        俺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俺还怕个鬼。俺说:“俺往哪儿飘荡,你管得着吗?”
        那个白色的鬼“嘿嘿”地笑了一下,说:“听你稚声稚气的,还蛮有个性。算你说对了,俺还真能管着你。你不认识俺俩,俺俩就是阴间的捕快黑无常和白无常,是专门捉拿你们这些飘忽不定的灵魂的。俺俩看着你还有点面善,准备把你送到孟婆那去,她或许还能把你送进天堂呢。”
        他说的捕快是什么意思,俺不知道,但如能进入天堂,俺很高兴。看这两个什么捕快,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俺就说:“俺愿意跟你去。”
        只见那个叫黑无常的,把手一挥,眼前顿时出现了一条繁花似锦的康庄大道来。只见道的两旁开着硕大的花朵,鲜艳夺目,芳香扑鼻,它们都悬浮在空中,随风摇曳,含苞怒放,但却看不见枝叶。
        白无常告诉俺,这条康庄大道就是黄泉路,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奈何桥,桥下的河叫忘川河。
        俺来到了桥上,向下望去,只见河水波光粼粼,清澈见底,五颜六色的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是那么的自由自在。
        下了桥没有多远,就来到了一个四角凉亭。亭子上,褐色的琉璃瓦泛着幽光,亭沿下是四根绿莹莹的柱子,同样泛着幽光,迎面的两根柱子上挂着一副对联,黑底黄字,左边的上面写着:“天大地大不如它大”,右边的上面写着:“千好万好没它不好”。
亭子里放着一张洁白的大理石桌子,桌子上放在一个紫砂壶和一个玻璃杯。在桌子的四周,放着四个漆黑的大理石凳子。凳子上一男一女,俩个老人相对而坐,只见那年长的女人,上身穿着蓝底白花的对襟褂子,下身穿着米色的裤子,圆圆的脸上爬满了皱纹,但一头黑白相间的短发,却显得年轻了许多。那男的穿着一身灰色中山装,头发全白,虽无胡须,但却显得老态龙钟。
        年长的婆子问那长者:“你可想好了?”
         那人说:“想好了。”
         婆子又问他:“不后悔?”
         “不后悔。”那男人说的很坚定。
        婆子拎起紫砂壶,将壶嘴对着玻璃杯,这时俺听到有“哗哗”的流水声,从壶嘴里飘出来,但却不见有水从壶里流出,玻璃杯也依然玲珑剔透,看不到有一滴水。婆子将壶放下,流水声也戛然而止,然后她将玻璃杯递给那人。
         那人接过后,闭上了双眼,迟疑了片刻,只听他嘴里喃喃道:“想当初,我赤胆忠心、豪情万丈,能使旧貌变新颜,不想却落到了今天这个田地,一切都过去了,不想也罢。”说完将玻璃杯放在嘴边,然后俺听到有“咕嘟咕嘟”的声音,从那人的嘴里传了出来。声音消失后,那人将玻璃杯放回石桌子上,擦了一下嘴,高声说道:“真好、真好。”随后睁开眼睛,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出了亭子。
        俺和黑白无常走进了亭子。
        白无常对那婆子说:“孟婆,今天过去的多吗?”
        孟婆笑吟吟的说:“过去的还真不少,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丑的俊的、健全的、残疾的都有,什么时候能让俺老婆子歇一歇就好了。”
        黑无常说:“这人世间熙熙攘攘、纷纷扰扰,无时无刻不有新的魂魄进来,您老想歇一歇,俺看难了。”
        白无常说:“可不是咋的,新魂魄就像过江之鲫,没有尽头,而你这儿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想歇一歇没那么容易,不像俺俩,两个萝卜一个坑,多少还能眯一会儿呢。”
        孟婆说:“我老婆子不得消停,早就习惯了,无所谓的。你们虽然是俩个人,可我也没有见过你俩闲着过啊。”
         黑无常说:“您这话说的极是,起干了这一行,俺也就没消停过,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睡觉。”
        白无常“嘿嘿”一笑说:“俺忘了,咱又不是人,睡什么觉。”
        黑无常撇了一下嘴说:“没喝忘情水,也这么肯忘事。”
        白无常指着俺对孟婆说:“这小哥好像有什么冤屈,飘荡了好久,找不到黄泉路,俺给您送来了,您老好好开导开导他,让他早日进了天堂去。”
        孟婆微微一笑说:“俺老婆子会开导个什么人啊,各人都有各人的福,看着这么面善的小哥,自会进入天堂的。”
         黑白无常双手抱拳,对孟婆作了一下揖,说:“那就有劳您了。”说毕,俩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孟婆拉着俺坐在石凳上,俺向她一五一十的说了俺蒙受的冤屈。
        孟婆说:“孩子,你真是不幸,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只知道这人生在世啊,既有享不完的福,也有受不完的罪,就看你投胎转世在什么人家了,这些呀也由不得你,如果没有投到一个好的去处,你还是要想开些为好。既然来到俺这里了,俺老婆子只会送上忘情水,你喝了后,就会把你在人世间所经历的好事、坏事,令你牵肠挂肚的事、令你怀恨在心的事,都统统的忘掉,然后俺再给你指出一条去天堂的路,你看咋样呢?”
        俺摇摇头说:“俺暂时还不想去天堂,因为俺还不想忘记俺遭受的不白之冤,俺还不想忘记俺在人世间的父亲和姐姐。”
        孟婆说:“那好吧孩子,你继续飘荡去吧。不过,孩子啊,俺老婆子还得提醒你一句,生命虽然宝贵,每个人只有一个,但它的生与死,咱们自己都是无法支配的,并且它早晚都会化为灰烬,不论它是卑贱的生命还是高贵的生命,都一样的,所以说它还不是最宝贵的,因此你也不要太过于耿耿于怀,还是看开些好。人世间最宝贵的除了亲情,就是人的灵魂了,只有灵魂才是属于咱们自己的,它才是永恒的。人之所以称为人,就是人有灵魂,没有了灵魂,就变成了行尸走肉,就和动物没有区别了。一些人为了高官厚禄或者一些蝇头小利,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实际上作践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这样的灵魂是不能进入天堂的,只能去地狱来赎自己的罪过。”
        她说的太对了,俺对她点点头,说:“俺对死亡已不再害怕,死了也就死了,俺也看开了,主要的是俺还有亲人在人间,不想远离他们。”
        她在俺胸前拍了一下,然后说:“你去吧,俺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这样黑白无常就不会再把你给捉来了,当你还想回来的时候,只要你有那个念头,你的面前就会出现一条康庄大道,自然就会把你引到这儿来。”
        俺说:“谢谢您,大娘,俺走了。”
        俺出了那亭子,只见前面急匆匆赶来三个魂魄,其中的一个矮个子说:“开个‘子弹头’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那么横。”
         一个长得很高挑的接过腔来:“我开的‘子弹头’是豪车,你开的是叫花子车,我叫你让路,你就得让我路。碰上了,你赔得起吗?”
        矮个子说:“豪车怎样,就该高人一等?再说了,这路是你家的,你想叫人靠边就靠边?”
        高挑个子说:“就高你一等,咋了? 你不及时让我路,我就别你的车。”
        矮个子“哼”了一下说:“你别我的车,我就撞死你,我一人换你们两个,还赚一个。”
        另一个胖胖的中年魂魄说:“你们两个太年轻,火气也太大了,稍不如意,就以命相搏,现在都变成鬼了,再说这话,还有什么意义。”
         “……”
        俺又回到了奈何桥,俺再往桥下望去的时候,忘川河的河水,却和俺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原来的清澈见底、鱼翔浅底不见了,只见河水污浊不堪,腥臭无比,俺急匆匆地下了桥,原来开满鲜花的康庄大道也不见了,展现在俺面前的,是一条荆棘丛生的羊肠小路……
   
阅读(454) | 评论(2) | 字数(2943)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谢谢关注,正在写作中。 安然 2020-11-13
2.  期待下文! 浪花一朵 2020-11-10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