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20)

飘荡着的灵魂(20)

◎作者:安然  ( 2020-09-17)


 
河里的尸体不是李响,李响还活着。杨龙、程园园没有合谋杀人,他们的案子立刻成了冤案。
        是冤案就得平反。公检法司经过开会研究,决定平反仪式在省二监进行。
        省二监大门前的空地,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并铺上了一块大大的红地毯。威严的大门上,挂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热烈祝贺程园园重获新生”,旁边的音箱里播放着欢快的音乐。
        当赵洪荣他们到达省二监的时候,市电视台、市报社等一些媒体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到达,他们在监狱的大门前架好了摄影机、照相机,在等待平反仪式的举行。
        在门口等待的除了有公检法司的人及新闻记者外,程园园的娘家人和婆家人等亲朋好友,也聚集在监狱的门前。李响已经打扮的焕然一新,头发也理了,脸也光了,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显得很有精神。
         临来的时候,村民们对李响讲:“你媳妇要被赔几万元呢。”
        另一个人说:“何止几万,是十几万哩。”
        有人羡慕地说:“乖乖,这牢蹲的,值了!要是轮到俺多好。”
       有人提醒李响:“到时候,你可得表现好些,你媳妇可是个金元宝啊。”
        ……
        杨龙的家人没有到场,他们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省高院的人表示理解,他们将派人到杨龙家去宣读平反判决书。
        正在话筒前试着效果的监狱长周元民,见赵洪荣来到,快步走上前去,和赵洪荣握了握手。
赵洪荣说:“布置的不错嘛。”
周元民说:“马马虎虎吧。”
“这要是再有个喇叭号子吹着,一定会有人认为这里在举行一个婚礼,而不是一个错案纠正的现场会。”赵洪荣很有感触地说。
周元民点点头,说:“也和结婚典礼差不多了。”他用手指了一下李响说:“你看见那个拿着鲜花的人吗?他就是死而复活的李响,程园园的丈夫。他回来后,往这儿跑了好几趟了,说是要接他媳妇回家,听说今天释放程园园,他一大早就来了,你看他像不像个新郎,来接新娘子的,我这像不像个姑娘发嫁。”
赵洪荣心里恨死了李响,他要是不冒出来,就不会有今天这档子事了,他在外面流荡了多年,怎么也不出个意外呢?他看了一眼李响,嘴里却说:“像个接亲的新郎官,只是你又少管理了一个人。”
周元民开心的说:“我管的人要是越来越少就好了。”
“都出狱了,你不成了光杆司令?”赵洪荣不解地说。
周元民“嘿嘿”一笑:“光杆司令好啊,如果世界上没有监狱这个地方,没有监狱长这个职业,我就烧高香、谢天谢地了。我最怕的,就是你老兄往我这里送人啊。”
赵洪荣苦笑一下说:“我不送,还会有其他人送的,如果都不送了,咱们就都失业喽。”
“失业了好啊,咱们要是失业了,就到了共产主义了吧,那就可以享清福了。”周元民很乐观。
“唉,你想的可真美啊,下辈子吧。”赵洪荣叹了一口气说。
他俩正聊着,一辆挂着省城牌照的面包车驶了过来。赵洪荣对周元民说:“省高院的王副院长来了。”说完没有多大会儿,面包车就在他俩面前停了下来。
其他人连忙走到车前,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德礼从车上走下来,向站在车门口的赵洪荣伸了一下手,赵洪荣连忙伸过双手接住,满脸堆笑的说:“王院辛苦了。”然后将身边的周元民和其他部门领导一一介绍给王德礼,王德礼和他们分别握了一下手。
周元民请王德礼到接待室去歇息一下,王德礼笑着说:“不用了,又不多累。”然后他问周元民;“人都到了吗?”
周元民四下看了下,说:“都到了。”
王德礼说:“那咱们就开始吧。”
周元民说:“好的。”说完,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对讲机,对着它说了声:“你们可以出来了。”然后又示意负责音响的人,把音乐关掉。
监狱的大门被徐徐地打开,程园园在一左一右两个女管教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了出来。由于多年少接触阳光的原因,程园园脸色有些苍白。她没有被戴上手铐,也没有穿囚衣,而是换上了一身便装,由于不太合身,衣服有些宽大,她的身材显得有些瘦小,她和两个管教在红地毯的中央停了下来。
周元民快步走到立着的话筒前,大声的说道:“欢迎各位的光临,‘10·21’案件平反仪式现在开始,请江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王德礼副院长讲话,大家欢迎。”
现场上响起了一阵很热烈的掌声。王德礼来到话筒前,掏出讲话稿,看了一下跟前的人群,慢慢的念了起来:“同志们好,现在我代表省高级人民法院,宣读判决书。江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1995)江高法刑再字第1号,原公诉机关江东省山南市人民检察院。原审被告人杨龙,男,1964年7月20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阳明县杨楼乡杨楼村农民,已处决。原审被告人程园园,女,1965年8月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阳明县杨楼乡杨楼村农民。
申诉人杨辰东,1942年4月15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系杨龙之父。申诉人程新,1943年10月8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系程园园之父。
原审被告人杨龙、程园园故意杀人一案,江东省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87年6月9日作出(1987)刑一初字第9号刑事判决、本院与1987年7月30日作出(1987) )刑一终字第2号刑事裁定。
1995年3月19日,申诉人杨辰东、程新向本院申诉称,原审认定被告人杨龙、程园园杀害的被害人李响现在还活着,并提供了有关证据,要求再审。本院于1995年3月21日作出(1995)江高法刑监字第3号决定,本案由本院再审。江东省人民检察院亦于同日向本院发出江检发控申建字(1995)1号检察建议书,并移送了该院复查的相关证据,经依法组成合议法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杨龙、程园园杀害被害人李响,犯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处死刑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杨龙、程园园不服,以“没有杀人,量刑过重”为由上诉于本院。本院原二审经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授权高级人民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的通知》的规定,核准了对杨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判决。
本院现经再审查明,原判认定杨龙、程园园杀死的被害人李响,原籍江东省山南市阳明县杨楼乡李集村农民,出生于1963年9月21日,在本案案发前,离家出走,失去音讯。1995年3月18日,李响回到家乡。经江东省公安厅科学技术研究所作DNA亲缘关系鉴定,李响为其父李和平之子,为其子李贵荣之父。
本院认为,本案证人李响所具有的血缘身份及社会身份,与原案认定的被害人身份同一,本案证人李响在原案中被错认为遭杨龙、程园园杀害,故申诉人申诉理由成立。原判认定杨龙、程园园杀害被害人李响确有错误,原起诉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六条和第一百八十九条(三)项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撤消本院(1987) 刑一终字第2号刑事裁定和江东省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1987)刑一初字第9号刑事判决;
二、宣告原审被告人杨龙、程园园无罪,程园园立即释放;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王德礼的话刚说完,站立在程园园两旁的管教,马上松开程园园,退回到两边。
王德礼转过身来,对程园园说:“程园园,你自由了。”他走向程园园,然后伸出了右手。
程园园下意识地也伸出了手,和王德礼握了握。
王德礼对她讲:“你可以申请国家赔偿的。”
程园园怔怔地看着王德礼,嘴里喃喃道:“杨龙也自由了吗?”
王德礼没有说话,他松开程园园的手,快步离开红地毯中央,站到了边上。
周元民又来到话筒前,大声的说:“下面请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赵洪荣讲话。”
赵洪荣慢慢来到话筒前,咳嗽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说:“同志们好,今天这个平反会开的很好,作为这个案件的参与者,当时的办案经过和结果,大家也都知道,我就不在这里详细介绍了,我只能说这是一起错案,也可以说是一起冤案,我代表当时的办案人员,向程园园同志表示深深的歉意。”说完,他转过身来,向程园园鞠了一躬。他对程园园说:“让您受委屈了。”
程园园一声不吭,只是呆呆的站着,没有说话。
周元民见状,连忙走到话筒前,说:“平反仪式到此结束。”
这时李响急匆匆的来到程园园跟前,他举着鲜花,“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说:“媳妇,我来接你了,咱们回家吧!”
程园园看着李响,慢慢弯下腰。李响以为程园园要接他手中的花,于是又往上伸了伸,“啪”,程园园扬手就给了李响一个大耳光。
李响一手捂着脸,意想不到的说:“媳妇,你怎么打俺啊!”
随后赶来的程园园的母亲,抱着程园园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扭头朝李响骂道:“你个龟孙,打死你都不亏,都是你作的孽。”她又哭着对程园园说:“儿啊,娘对不起你,娘不该嫌贫爱富。”
记者也围了上来。一记者问程园园:“从今天开始,你将迈入新的人生,在未来的日子里,你打算干什么呢?”
程园园摇摇头,还是没有说话。
又一记者问:“你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牢,国家将赔偿你很大一笔钱,这笔钱你准备怎么花呢?”
程园园没有搭理他。
又一个记者挤过来,对她说:“我是市电视台的记者,你看今天天气多么晴朗,万里无云,就像你今后的生活,将处处充满了阳光,你感到非常幸福吧?”
程园园突然高兴起来,她推开母亲和面前的记者,走到话筒前,很用心的唱起歌来:
“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
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
我们的心儿飞向远方
憧憬那美好的革命理想
啊,亲爱的人啊
携手前进,携手前进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
并蒂的花儿,竞相开放
比翼的鸟儿,展翅飞翔
迎着那长征路上,战斗的风雨
为祖国贡献出青春和力量
啊,亲爱的人啊
携手前进,携手前进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
看到程园园那样兴高采烈,大家都以为她是喜极而歌,因此感到很欣慰:看来八年的牢狱之灾,没有给她留下太多不好的影响。周元民则有些遗憾,早知道程园园的歌唱得那么好,该让她在联欢会上表演一下。
正当大家被这种喜庆的气氛所感染的时候,只见程园园走到音响器材面前,用脚踩着一个电源插盘,一手捡起一根电源线,然后奋力一扯,泛着红光的铜丝,从电线中裸露了出来。程园园嘴里说了句“杨龙”,就毫不犹豫地用另一只手抓了上去,只听“噗”的一声,程园园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李响,伸手去拉程园园,想把她拽起来,也被电流击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大家猝不及防,呆若木鸡,只有周元民撕心裂肺地喊着:“赶快切断电源。”


   
阅读(374) | 评论(0) | 字数(401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