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18)

飘荡着的灵魂(18)

◎作者:安然  ( 2020-09-04)


寒冬过去了,春天来了,万物复苏了,到处欣欣向荣,生机勃勃,仿佛一切美好的事物才刚刚开始,在这个孕育生命的季节里,俺的生命却快要走到了尽头。
市人民检察院对俺进行了起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后,决定由刑事二庭组成合议庭,审判长由副庭长谢玉壁担任,审判员分别是李辉和彭建两位法官,书记员是刘晴晴。
开庭前,谢玉壁安排李辉他们三人说:“这个案子案情基本明了,就是一起激情杀人案,庭审的时候,应该不会出现其他情况,时间也不会拖的多长。休庭后,我还得和赵院长一起去参加一个错案的平反,判决书你们就抓紧时间写吧,越快越好。”
俺的案件开庭了,主诉俺的就是唐晓燕。她手里拿着起诉俺的诉状,她的声音在庄严的法庭上空回荡:“……被告人正值青春期,对男女之事的向往,是其生理反应的必然结果。因此他对被害人的盯梢长达三个多月,最后终于在九月二十九日这天,对被害人进行了施暴。他骑着‘永久’牌自行车,跟踪被害人到玉米地时,将其撞倒,被害人所骑的‘美骑’牌自行车的反光镜被撞坏,后车瓦被撞瘪,后车轱辘被撞变形。被告人把倒地的被害人拖进玉米地,强行奸污,遭到被害人的强烈反抗。被告人恼羞成怒,竟丧心病狂地掐住被害人的脖子,使其机械性窒息而亡。被告人见被害人不再反抗,就离开被害人,将被害人的自行车,推进玉米地,以防他人发现,然后逃离案发现场。被告人虽然年龄不大,但心理素质却很强,作案后竟然还若无其事,继续游手好闲、逍遥法外。案发至今,对被害人家属仍无悔改、道歉之意。被告人被逮捕归案后,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的所作所为,让原本幸福的父母失去了孝顺的女儿,让痴心的男友失去了漂亮的恋人,让同事失去了朝夕相处的朋友,也让自己的人生发生了改变。虽然被告人性格内向、怪癖、不合群,却让无辜失去了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和强奸未遂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影响极坏。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为告慰逝者,为警示后人,应依法严惩……”
唐晓燕念完诉状后,稀稀落落的旁听席上,响起了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参加旁听的人不多,主要就是朱红侠的家人和俺的家人,他们势不两立的分坐在旁听席的两边,拍巴掌的自然是朱红侠家的人。
谢玉壁很快就制止了他们,说:“请保持安静。”
在俺的案件还在公安局的时候,姐姐就到处找律师为俺辩护。可是,由于俺“罪大恶极”,竟没有律师愿意为俺辩护,他们认为俺的案子必败无疑,为俺打官司,俺家能否付得起高昂的律师费不说,更重要的是会影响他们的名声,一点好处都没有。法院倒是给俺指定了辩护律师,可他只愿意为俺作有罪辩护,他认为可以向法官请求,看在俺年轻不懂事的情况下,一时激情杀人,望能酌情减轻处罚。
姐姐不同意,这样的辩护,还是承认自己杀了人,杀人偿命,有什么好说的呢?法院也不会因为俺年轻杀了人,就可以不抵命的,退一步讲,法院就是饶俺不死,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的:自己人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姐姐当起了俺的辩护人,俺不知道她为了给俺辩护,吃了多少苦,作了多大的难。她的辩护达不到专业水平,但俺认为,她是世界上最好的辩护“律师”:
“庄严的法庭、尊敬的法官,俺是被告人叶绿素的姐姐,俺从小看着俺弟弟长大,他的名字叶绿素就是俺给他起的,希望他能像花草、树木一样,无忧无虑地长大……”
“啪。”谢玉壁用木头锤子敲了一下桌子,对姐姐说:“请辩护人针对本案案情进行辩护,不要说一些与本案无关的话题。”
姐姐停了下来,她认为自己说的就是和俺的案子有关系的,怎么能说是无关的呢?可是她也意识到了,她必须按照法官的要求去讲,法官不爱听的,她不能讲,她必须直接的为俺辩护,于是她将原来一些想说的话,就省略掉了:“俺弟弟不是强奸犯,他是一个刚满十九岁的孩子,他向往男女之间的事,他想看黄色录像,但是他没有看过,他也不敢去看,他怕被派出所的人逮住,又丢人,又得被罚款……”
“啪。”谢玉壁又敲了一下桌子,再次提醒姐姐说:“不要再说案情以外的事,要说与案情有关的事。”
  姐姐认为她说的都是俺打官司的事,都是和案情有关的,于是就自顾自地说下去:“他更没有想去强奸别人,他知道那是很丢人的事,是犯法的事,是要坐牢的事。他见到女孩子都不好意思,见了女同学都脸红,他怎么也不会去强奸比他大好几岁的人,俺弟弟没有作案的动机。俺弟弟更不是杀人犯,他从小就胆小怕事,更不惹是生非,在家里杀个鸡他都不敢杀,都是俺爸去杀,他更不敢去杀人,给他个刀他都不知道怎么用的,更不用说赤手空拳就把人害死了,他没有那个力量能把比他大好几岁的人给掐死。他没有作案时间,俺弟弟讲,他那天下午,就是在家睡觉,然后就是躺在床上听随身听,就没有出过家门,他一个人不能劈两半,到玉米地里去把人给杀了。俺弟弟在看守所里的口供,都是假的。他是被人逼的才承认自己是杀人犯的。他不那样说,他们就拳打脚踢,用电击棍电他,不让他睡觉,用辣椒子辣他的眼睛,不让他吃饭,向碗里撒尿,把他像要宰杀的绵羊一样,倒吊在房梁上……呜呜……”姐姐说不下去了,她大声地哭了起来,悲凄的声音像万把利箭射在俺的心上,俺也失声痛哭起来……
“啪。”谢玉壁又敲了桌子,他威严的对俺和姐姐说:“辩护人和被告,你们要控制自己的情绪,要保持法庭的正常秩序。”
姐姐不哭了,她知道哭是哭不回来俺的命的,她擦了擦眼泪,竭力地稳定自己的情绪,好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继续为俺辩护:“朱红侠的被害,俺也感到很伤心、很难过。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俺弟弟不是杀人犯,冤有头,债有主,朱红侠不是他杀的,一定还有其他人,俺弟弟就是被冤枉的。如果好人被冤枉了,坏人就会逍遥法外,还会祸害更多的人,所以俺请求法官判俺弟弟无罪,还俺弟弟清白。”
姐姐不说话了,除了俺还有气无力的抽泣着,法庭上暂时寂静了下来。片刻,谢玉壁问俺姐姐:“你的辩护完了吗?”
姐姐说:“俺说完了。”
谢玉壁说:“下面进行法庭辩论。”
唐晓燕问俺姐姐:“请问辩护人,你说被告没有作案时间,谁能证明案发当天,他在家里睡觉、听音乐?有证据吗?”
姐姐答道:“各人都在做各人的事,谁会时时刻刻去注意别人在干什么?自己干了什么或者没有干什么,都得需要别人来证明吗?你说俺弟弟杀了人了,有人看见他杀人了吗?现在不也没有人来证明他杀人了吗?”
唐晓燕被俺姐姐反问得一时没有了言语,沉默了半晌,她气急败坏地又问:“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就这样没有了,你说不是被告杀的,是别人杀的。请问,你说这个‘别人’是谁?”
姐姐也没了言语,她也不知道是谁杀的,她只能重复地答道:“不是俺弟弟杀的,反正不是俺弟弟杀的。”
唐晓燕又问俺姐姐:“你说被告是在刑讯逼供的情况下录的口供,可是他还有一份口供,说他承认杀人不是被逼的,他的交代都是自觉自愿说的,这怎么解释呢?”
“第二份口供也是被逼的,他不这样说,他就会被电击棍电的,还会受到折磨,他也是被迫说的。”姐姐对她用俺的第二份口供,来证明俺是杀人犯,一样感到非常愤怒。
“你说给被告一把刀,被告都杀不了人,可实际情况是,他不用刀也能杀人,他的杀人工具,就是他骑的自行车,被害人的自行车都被他撞坏了,照片你也看到了,人证虽然没有,但物证却是确凿的。”俺没有想到,俺姐姐也没有想到,俺的自行车被唐晓燕当成了俺杀人的工具。
姐姐说:“朱红侠的车子不是俺弟弟撞的,天底下会骑自行车的人多了,不能因为俺弟弟会骑自行车就说是俺弟弟撞的,这不是真的。”
唐晓燕面向谢玉壁,自信而又很坦然地说:“辩护人说被告没有作案动机,是站不住脚的。大家知道,农村青年结婚的年龄,要比城市的年轻人早许多。十九岁在农村正是谈情说爱甚至是结婚的年龄,而被告却是孤单一人,没有异性朋友,因此异性对他来讲就充满着神秘感,他对异性的向往和占有,就是很自然的事了。由于被害人经常从叶家庄的玉米地经过,并且又是热天,被害人衣着单薄而又暴露,因此被告见色起意,完全失去了理智,以致犯下大错,酿成人命,实在是令人惋惜。”
谢玉壁对唐晓燕点了一下头,然后对俺姐姐说:“辩护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姐姐说:“俺农村人结婚早是不错,有的不到十八岁就结婚生孩子的都有,但如果说农村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不谈恋爱、不结婚,没有对象,就去强奸人、就去杀人,这是胡诌八扯,这是腌臜俺农村人,俺农村人也是人,俺们也讲究脸面,不是猪猫狗羊,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就随随便便地像动物一样去交配,那连动物都不如。俺弟弟是到了搞对象的年龄,别人也给他介绍过,可是不是他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没有看上他,家里人和俺弟弟都知道,找对象是一辈子的事,要慎重,这样才没有对象的。暂时没搞对象,是对自己也是对她人的负责,绝不是犯罪和杀人的动机。”
谢玉壁又对唐晓燕说:“公诉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唐晓燕摇摇头,说:“没有了,审判长。”
谢玉壁咳嗽了一声,然后说:“法庭辩论到此结束,被告有什么话要说吗?作一下最后陈述。”
这是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下说话,俺除了紧张,俺还感到很憋屈,俺好好的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就成了强奸犯和杀人犯,就要被判刑,就要被枪毙,这真是天大的冤屈!俺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地说:“俺、俺不是杀人犯,俺没、没有罪,在监狱里,他们打俺、电俺、辣俺,不、不让俺睡觉,俺实在、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才承认杀人的,俺冤枉,俺冤枉啊……呜呜……”俺说不下去了,俺又哭了,俺被抓起来之后,俺能自由支配俺的行为,就是放屁和哭了。
谢玉壁说:“今天的庭审到此结束,把被告带下去,现在休庭。”

阅读(458) | 评论(2) | 字数(3816)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谢谢古老师的点评!抗疫表彰大会刚刚开过,只有人民至上,尊重生命,冤假... 安然 2020-09-08
2.  欣赏精彩1 古不为 2020-09-07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