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本站的全国各地作家名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11)

飘荡着的灵魂(11)

◎作者:安然  ( 2020-07-24)


陆青峰四十多岁,属于检察院年富力强的干部。他个子不高,身材偏瘦,两颊圆润,两眼有神,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文质彬彬的人。案件到了他手上后的第二天,他就认真地翻阅了俺的卷宗,他看到犯罪的证据实在是太少,就要发回去要公安局再审查一下,补充补充资料。
李胜利得到这个消息后,就主动打电话找到陆青峰,向他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我说陆科,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啊。这个案子的侦破,俺可是使了吃奶的劲了,逐村逐户的排查、摸底,夜以继日的分析、归拢,使案子终于水落石出。我们都认为证据还是很充足的,嫌犯也供认不讳,章书记是给予肯定过的,您要是给退回来,我怎么向章书记交待呢?”
陆青峰知道李胜利不说章献义为章局,而说是章书记,是在暗示他,公安局长章献义是政法委书记,不但管着公安局,也管着你检察院和法院,检察院可以不听公安局的,但不能不听政法委的。公安局向你移交案件,实际上就是政法委书记章献义的指示,你还敢不接收吗?
陆青峰没有被李胜利这种拉大旗作虎皮的气势所吓倒,他对李胜利讲,这个案子没有人证,将来开庭的话,对公诉方是十分不利的。
李胜利说:“这本来就是一个无头案,当时就只有被害人和嫌犯,案发的第二天才被人无意中发现,根本就没有目击证人。如果每个案件都要求有人证的话,那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案子没有办法去破,这岂不让坏人逍遥法外了吗?既然你说到证人,我也就跟你说说人证,嫌犯自己都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你说他是不是个人证呢?”
陆青峰被李胜利的诡辩搞定忍不住笑了一下,被电话那边的李胜利听到了,李胜利就势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自嘲地说:“我理屈词穷,说不过你,胡屌扯一气,让你陆科见笑了。”
陆青峰仍不甘心,就又说:“没有人证就没有人证吧,就是在嫌犯的口供上,也有一些细节,不是多完善,也有进一步补充的需要。”
李胜利是不想再做第二次,不管陆青峰怎么说,他都不愿意接手了:“我说陆科,你也太认真了,什么细节不细节的,只要大方向对就行了。咱们对外说是大案一件,那还不是给瞎嚷嚷的局外人看的,表面咱们很重视这个案子。实际上就是小事一桩,早早结案了事,你我不就早图个清静吗?”
陆青峰说:“李队说的是啊,有些事就是眼不见心不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谁不想清静呢,可有些事不问也不行啊,我这不也是身不由己嘛。”
李胜利说:“嗯,对了,今天晚上我请陆科,咱们聚聚。这到队里,可不如原先在组里清闲、舒服了,杂七杂八的事真他妈的多,真不是人干的活啊。”
陆青峰说:“光谈工作了,忘了恭喜老弟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这样吧,还是我请你吧,恭贺老弟高升,咱们县的刑侦工作更上一层楼了。”
李胜利听了,心里美滋滋的,但回答的话语却是有点生气的样子:“陆科这样说不是折煞我吗?我何德何能,只不过是比别人多走了两步路而已,实在没啥了不起的,以后还得陆科您多多关照呢。今天这个饭局,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得是小弟我请你,你就说什么时候到吧。”
陆青峰实在是不想看到他小人得志的样子,就推辞说:“李队高升,理应前去祝贺,沾沾喜气。可是今天晚上我真的走不开,市里有个检查组还在我们院,我得陪他们,下次我请你,咱们再聚,到时候我自罚三杯,你看行不?”
李胜利故意不依不饶地说:“不行,别说罚三杯,就是罚十杯,也过不了我这一关。不过呢十杯对你来说也实在是太多了,你也没有那个量,你还是来吧,保证不会让你多喝的。”
陆青峰说:“这边没有人陪哪行啊。”
李胜利说:“你科里不是有一朵牡丹花嘛,让她去陪不就行了,保险能把检查组喝得灵魂出窍,你就放心地来吧。”
陆青峰还是不愿意去。
李胜利似乎真的不高兴了,他说:“陆科,你不来就是看不起我,俺个副队长攀不上你科长的高枝,你不肯赏光,那你就把案子给俺退回来吧,俺会按照您的要求,去补充完善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陆青峰知道不可能再强求他做些什么了。李胜利先把章献义给搬了出来,对陆青峰进行施压,后又请客套近乎,软硬兼施,都是为了证明他李胜利是了不起的人,这个案子他办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无可挑剔。即使把案子退到李胜利那儿,他也不会去充实什么证据的,而是压上几天,顶多是在无关紧要处,加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再报过来。
陆青峰妥协了,他说:“好、好,我不给你退回去好了吧,我自己再琢磨琢磨。不过今天晚上你的升官酒,我是没有那个口福喝了。市院检查组没走,我可不敢开溜。你说叫小唐去陪,那可不行。科长不陪科员陪,检查组会怎么看我,以后我还怎么在检界里混呢。我看这样吧,让小唐去你那,代表我和你多喝几杯,她也能把你喝得灵魂出窍,两全其美,以后你就不要再罚我了啊。”
小唐就是刚才李胜利所说的牡丹花,她大名叫唐晓燕,人长得不但年轻、漂亮,很讨人喜欢,而且气质还很高雅。检察长说她就像一朵牡丹花,令人赏心悦目,因此她就有了“牡丹花”这个雅号。“牡丹花”在检察院叫开后,和检察院经常打交道的公安局和法院的人很快知道了,也就跟着叫了起来。
陆青峰这么一说,正说到李胜利心里去了,他正想撩撩这位大美人哩。但嘴上却故意不高兴地说:“陆科,你不够意思,我是想和你多喝几杯,你怎么能让牡丹花来代替呢?她是她,你是你,你想逃罚酒那是逃不掉的。”
陆青峰也板起脸说:“你内心不知道该多高兴,没让你感谢我就不错了,你还要罚我酒,真是一个没良心的家伙。”
李胜利的心事被陆青峰一语戳破,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忙不迭地说:“好、好,不罚你了,罚我。那今天晚上咱们就两便吧。”随后他又连忙地补充一句:“你可别忘了给牡丹花说啊。”
放下电话,陆青峰打开了俺的卷宗,对着俺的口供看了又看。他不相信俺的口供是俺主动承认的,因为俺没有犯罪前科,也没有令人信服的犯罪动机,被刑讯逼供的可能性较大。但是他也不能推翻俺的口供,他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俺是屈打成招的,相反公安局却有证据证明俺不是屈打成招的。
陆青峰在电话里所说的细节不清楚,是指俺撞朱红侠的时候,是从前面撞的,还是从后面撞的,他不得而知,他要把这个细节搞清楚。

阅读(148) | 评论(0) | 字数(2409)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