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9):福建禾源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情思绵绵的冬日田园

情思绵绵的冬日田园

◎作者:钟长荣  ( 2019-11-20)


    当年的直立诗人陶渊明由龌龊不堪的官场回归古朴温馨的田园,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诗兴大发,那“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宁静,那“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欢畅,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那“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和谐,着实令人感到“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是因为诗人厌弃官场的污秽,向往田园的清新,直立的文人墨客大都心怀此情,因而诗文才能如泉喷涌。
然而,对权利的迷恋,如同鸱鸮吞咽腐鼠那样津津有味的得意之徒,对清爽的田园是不屑一顾的,因而也就失去了欣赏真正美妙的天机,精神是萎缩的。
    汽车在山村的公路上飞奔,无边的田野在好奇人的眼帘中旋转。春的鲜活,夏的茂盛,秋的灿烂,忽而都变成了梦的回忆,眼前的实景却是冬的苍凉。田野上竟然是光秃秃的一览无余,它毫不隐晦地用实际行动向人们宣告:我要冬眠了!根根直立的枯草在冷风中抖动,歪歪斜斜的草垛在冷眼中静卧,齐齐整整的平房在冷漠中坚挺;偶尔窜出的大黄狗只是懒洋洋地对着汽车一瞥,便躲到草垛旁晒太阳去了。怎不见人欢马叫?据说每个村子都如此冷清,因为那里的年轻人都已投奔到城里或打工、或上学去了;余下的老弱病残者,有的躺卧在床,不停地哼哼;有的忙碌在院,不停地劳作;有的流窜邻居,不倦地唠嗑。
    旷野如歌,岁月如梭,遥想当年作为“知青”来到乡下,确乎挺热闹的。卡车隆隆,开进荒村,车上蹦下几十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男女青年,立即吸引了诸多破衣烂衫的男女老少的围观,寂静的荒村顿时热气腾腾起来。
    那时,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确实显得生机勃勃,人们的热情会随着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刹时高涨起来。然而,当热情的大火燃烧殆尽,回归到实实在在的现实生活时,就会若有所失,那一贫如洗的冷清是无法用唱歌、开会、喊口号所能焕然一新的。
    如今,农民的肚子鼓起来了,也获得了许多支配自己命运的自由,那种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终于过去了;然而,凡事有一利便有一弊,农村劳动力短缺的矛盾又显现出来。
    一切都在矛盾中探索,一切又在探索中消耗,触景生情本来是有情有义者的良心发泄,却会引来无尽的惆怅,这惆怅会折磨人的精神,损耗人的肉体。林黛玉观秋风吹花落便饮风而泣,马致远看古道卧荒村而触景生悲,此种随景物而移动的情感可能是一种精神的昂扬,也可能是一种精神的疾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谁能说得清晰?
    遥想当年,我就是坐着汽车,沿着这条山路(当时还是土路),将她接到城里。从此,两个可怜人开始过上了“夫妻本是同林鸟”的相濡以沫的生活,这一过就是几十年。
    如今,我们又坐上了汽车,行进在这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只是土路变成了石路,草房变成了瓦房,现代化的电器设备也已搬进了这寂静的山村。
回忆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痛苦,归根结底还是一种留恋。如果人能够留恋某一种情境,那情境肯定是充满诗情画意的。当年,我与她回娘家是每人骑着一台自行车前往的。我们并排而行,似有千言万语,几十里的路程却在轻轻松松的谈话中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如今回忆,恍如昨日,令人长叹不自禁。
    来到当年的院落前,两位年逾七十的翁妪出大门外迎接,院落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如山丘一般的两大堆金灿灿的玉米棒子闪现在眼前。太阳光照下的秋收成果的确使人爽心悦目;然而,说起春种时的拖泥带水,秋收时的腰酸腿疼,以及种田成本的昂贵,米价的反复无常,长吁短叹似乎成了此时的“主旋律”。然而,一旦对比起大帮哄年代,却又立即转忧为喜了,对比真是一个好办法。提起本家族一对老夫妻因秋收时争分夺秒、拼命苦干、致使老妪累成重病、住大城市医院、每天要花费几百元的境况,无不感慨万千。这得不偿失的账目谁不会算?无论如何,还是农民最辛苦啊!
越是偏僻的村落,淳朴的习俗越显得亲亲热热,,男女老少,七手八脚,争先恐后,和面包饺子,好一派欢腾景象!说起包饺子,话语更多了,北方人有“好吃不如饺子”之说,可见,包饺子活动是怎样的令人心驰神往了!然而,那人人勒紧裤腰带共度大饥荒的年代里,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饺子;如今,什么时候想吃,只要不嫌麻烦,就能吃到嘴,这难道不是一种进步吗?
    主人仍嫌气氛不够热烈,拎起一把雪亮的尖刀,雄赳赳地奔向那吵闹的鸡群,抓起一只美丽的大公鸡就要大开杀戒。说时迟,那时快,我三步并作两步跑,高喊一声:“刀下留鸡!”及时地制止了他的杀戮。这有惊无险的一幕令我好多天都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能及时地阻止一次对无辜者的杀戮,无论事大事小,都是一种人性善美的升华。
    中午这顿饭吃的欢快,十几号人团团围坐,一大盆热气腾腾的饺子刹时一扫而光。主人喝烈性白酒如同喝水一般,几大杯下肚,话语便多了去起来,全是大实话,“我一天三顿,每顿三两,不喝酒不吃饭;不用什么好菜,只要有干豆腐、大豆腐、大葱蘸酱就行!”看他喝酒时的神态,听他喝酒时的言语,我感到他是在欣赏自己神仙般的追求。于是乎,我很自然地想起陶潜的饮酒歌,刘玲的醉酒歌,李白的狂酒歌,确有一种“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腾云驾雾。于是乎,我又联想到与某些政客偶遇一起的酒宴,那真是觥筹交错,杯盘狼藉,挤眉弄眼,谗言媚语,撒谎之声,不绝于耳,吹牛之呼,刺人心肺。还是民间的真情真意真生活好啊!当年,大诗人陆游曾吟诗道:“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开怀畅饮的心醉神摇就在民间!
    迈步村街,一个“静”字概括的真真切切。村街上只我一人踱步,时而张望,时而沉思,偶尔听见一家院子里传出狗的几声狂吠,过后,更显寂静。偶尔见到哪个屋子里走出来一位拖着破鞋的女人,缩着脖子,急匆匆地窜到了另一间屋子,使我记起了儿时在姥姥村里的光景,走门窜户大概也算作一种传统文化吧!
    村外的田野广阔无垠,田野上堆积的稻草垛不很整齐地排列着,农民于田地里打场也算作提高劳动效率的聪明之举吧!然而,对稻草的处理却成了一道难题,各家各户之柴草堆积如山,不在乎新的稻草,过去都是将其就地火化,使之成为肥料;近几年,忽然有人发现,焚烧柴草会导致大气污染。于是乎,强令下来,不许在田野上焚烧任何秸秆,违者严惩不贷!哦,原来如此,又一次地增长了见识。
不见了绿油油的鲜美,不见了黄灿灿的稻浪,这自然的四季变化与人生的四季变化何其相似乃尔!然而,自然的四季可以周而复始,无限循环;而人生过了青春期再无少年时,这种严酷的现实何人能够对抗?东北地方戏《西厢观花》中有一段唱词催人泪下:“恨苍天咋不随呀人的心愿?咋不叫花儿常开,人儿不老,月儿长圆,草儿长芳啊?”
    汽车在夜色中穿行,道旁时而闪过黑魆魆的村落,偶尔也有一点亮光,我想,如果一个人夜行于此,会是怎样的走投无路?忽然,灿烂辉煌的灯火扑面冲来,我明白,又回到了城里。
阅读(126) | 评论(0) | 字数(3006)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