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本站的全国各地作家名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醉人的精神乐园

醉人的精神乐园

◎作者:钟长荣  ( 2019-09-23)


 远离闹市的喧嚣,回归自然的宁静;屏弃尔虞我诈的烦恼,陶醉你欢我爱的亲密;抛开锱铢必较的争讲,拥抱林茂水清的豪爽;走累了,坐在木椅上静想;寂寞了,聚在凉亭里闲聊;喜欢天,昂首望云卷云舒,鸟逗鸟追;喜欢水,附身观花开花落,鱼玩鱼乐;手挽手的情人,可以不顾一切地相拥相爱;肩并肩的朋友,可以目空一切地侃侃而谈。
    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五常百姓的桃花源,占地113万平方米的金山公园。全国闻名的大米之乡自从有了这个金山公园,勤劳多情的男女老少,就经常乐而不疲地踱入这精神的乐园,享受这无忧无虑的暂得悠闲。没有使人爱的流泪、恨得切齿的白娘子与法海苦争险斗的神奇传说,却有着令人忆得明白、思得深刻的孔子与孟子遥相呼应的仁义警语;没有被超级都市直插云霄的森林般的奇楼异厦惊得狂吼的激动,却有着被县级小城闪入眼帘图画般的山清水秀迷得心醉的喜悦;没有掩埋无数百姓尸骨的人造长城的奇迹,却有着记载众多民工血汗的人建虹桥的伟绩。不用排着长长的队伍去购买昂贵的门票,也不用手捏着身份证以求得半票的恩赐;没有手摇小旗、头戴导演帽的导游小姐的引导,也没有手捧奇货、故发标准音的精明小贩的纠缠。这里的一切都彰显得称心如意的平和,悠闲,自由,自然,确有“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真真切切。
    “回归自然”的倡导者、法国的大思想家、大文学家卢梭先生,面对百媚千红的大自然,发出无限的感慨:“我喜欢任由我的思想在空间驰骋。”我国现代著名的大散文家朱自清先生静观千姿百态的荷塘月色,说出内心的实情:“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人。”二位大师对自由的向往和阐释,正好符合自由畅游现代桃花源人们的心理。漫步在荷花池边的木栈道上,感觉这木栈道是专为自己而修,软绵绵的,干净净的,有一种轻歌曼舞的心动。栈道不宽,但人来人往并不拥挤,即使是节假日期间,也是秩序井然,四处的好风景可以及时地把游人吸引过去,分散开来,使人们尽享各得其所的快乐。栈道随地势起伏而展开,虽是人工造就,却不显斧凿的痕迹,像是自然地伸展。高低衔接处特别平缓,没有大起大落的惊险。人们走在清洁如洗的栈道上,自觉比平时文明得多了,不忍心抛下片纸碎物,环境使之然也!
    最骄人的日子是七月中旬到八月中旬的时节。用木栈道拦腰隔开的三大荷池的荷花按早、中、后三期开放,故而游客可以观赏到一个月荷花盛开的美妙。一池花将败,一池花盛开,使人想起了伟大诗人白居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佳句。古代文人墨客对荷花娇艳欲滴的描绘可谓多矣,宋代大诗人杨万里先生既能描绘出“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精巧,又能描绘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繁盛,这样的爽心悦目,在金山公园都能享受到。荷叶从小巧到宽大,从稚嫩到坚韧,一天一个变化,令人目不暇接。那深绿色荷叶的绿像要流淌下来,肩并肩的荷叶将水池大面积遮掩。荷叶上面亭亭玉立的粉红色的荷花,在绿叶的衬托下彰显出发自内心的自娇、自爱、自信、自豪。荷叶底下的清水又将荷叶荷花亲密相爱的倩影映衬得如梦如幻,使人想起百废俱兴、纯正光明的八十年代那句“花儿含羞笑,碧水也温柔”的美曲。
    世间万物都是生命的涌动,都在相亲相爱中自由生长,奥地利大生物学家劳伦兹深情地说:“一个人必须对所有生命都怀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感情,才能发现大自然的充满了令人着迷而又使人敬畏的美。”机灵小巧的游鱼使得戴眼镜的读书人弯下腰来才能看得清楚,它们如同刚刚会跑的孩子,围绕着荷叶荷花机警地游来游去。有人猜测他们是自然水生的,我却不能苟同,我认为他们肯定有父母。父母从何而来?秉持“仁义礼智信”的五常人敬畏自然,爱惜生命,对给人以无限快乐的鱼儿特别同情与喜欢,不惜高价买来,放入池中,于是就形成了鱼儿自由繁殖的良性循环。看着有情的精灵欢乐地在莲叶间玩耍,我忽然想起了汉代无名氏的《江南》诗:“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自由自在的鱼儿开心玩耍的情景大概是那些在庆功宴上张开大嘴吞食红焖鱼的人们所无法料想的吧?
    远古时代,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说:“鲦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庄子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这段对话很有趣味,也蕴含着很深的哲理,不但人与动物互不理解,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也非容易,无怪乎市场上买卖活鱼的生意那么兴隆,更无怪乎总有一些人总想限制别人的自由了!
    栈道旁是起伏连绵的山丘,山丘上长满了遮挡烈日的林木,那茂密的树林像屏障一样将这里围成一处长方形的新天地,确有围城之趣,这围城里的人们是自由的。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因性情耿直,为不自由的百姓呼吁点自由,就被腐败朝廷一贬再贬,致使一年内搬家三次,而且所住地方一次比一次偏僻,房屋一次比一次狭小,最后到了山也不高、水也不深的荒凉之地;然而,他的自由思想仍在展翅翱翔,盛传千古的《陋室铭》让热爱自由的人们展开无尽的联想。“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金山公园的山不会使人惊呼:“危乎高哉”,顶多算是山丘,而山丘之上茂密的树林却似有一种仙气缭绕,使人在炎炎烈日下享受到阵阵清凉,又使人猜测到山那边“仁义礼智信”巨大石雕刮来了浓浓的清气。没有“悲鸟号古木”的凄凉,确有乐鸟齐欢唱的悠扬。
    翻过小山丘,顺着随着山势而起伏的甬路就来到了几处开阔的绿草地,贴地面的软绵绵的绿草上挺出摇曳的鲜花,五彩缤纷,争奇斗艳,香气扑鼻。绿草地身旁有石砖铺成的广场,向往光明、热爱自由的男女老少在这里尽情玩耍。跳交际舞的男女似乎已经将那梦魇般的岁月忘得一干二净,彷佛到了一个新世界,代表一个新时代,和谐而亲密无间,轻盈而兴高彩烈。引吭高歌的老少乐于自我欣赏,将跑调当作再创作,尤其乐于有人伴奏,有人鼓掌。那日我独自游于一处开阔的绿草地,见有十几位男女老少的一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吃菜饮酒,欢语高歌。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汉,白须飘然,满面润红,热情地用生硬的汉语说道:“你来喝吧!”原来是鲜族人士。我拱手笑道:“我不会喝。”他坚持道:“什么会不会,喝吧,喝吧!”我始终没有加入这个野餐的队伍,却始终留恋这温馨和美的一幕,它使我想起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雅趣。
    四通八达的网络似的甬道把所有的景观连接到一起,顺着曲曲折折的甬道,既可以观赏到新兴的建造,又可以赏玩到原始的蒲草,喜新爱旧之幽情五味杂陈矣!欢喜湖那亮晶晶的大水舒展在眼前,大水之上那飞腾而起的彩虹桥,远观如彩虹舞动,近视似飞龙扑来,不禁使人想起诗人杜牧“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那沁人心脾的句子。朱自清先生在《威尼斯桥》中写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滋味何在?人人都在观景,人人都是风景。
    那天中午,是个假阴天,观赏荷花的人很多,我忽然看到一位鬓发斑白的中年妇女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端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缓行于虹桥之上,游人们都自动给他们让路,并投以钦敬的目光。认识她们的一位妇女上前搭话道:“老人家真有福,闺女这样孝顺。”我心里也涌起一阵感动,但我没有母亲了!我深深地感到那位推母亲上桥的中年妇女是更有福的,因为她有母亲。每一处景观都有欢快的男女在驻足留影,然而,哪一处也比不上巨型的“仁义礼智信”的浮雕前的人多,连小鸟也飞来飞去地凑热闹,可见人们对孔孟的仁爱思想陶醉之深了。

------------------------------------------------------------------
作者简介:钟长荣,笔名高山流水,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五常市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本科毕业。几十年笔耕不辍,曾在哈师大《语文天地》、《黑龙江日报》、《剧作家》、《创业者》、《江柳文学》等二十五处报刊、网站发表多篇文学作品,曾获《二十一世纪新锐作家网》“新锐之星”荣誉称号。    


阅读(278) | 评论(0) | 字数(3141)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