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9):福建禾源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杂文/评论→肆虐于神州大地上的——“白色瘟疫”

肆虐于神州大地上的——“白色瘟疫”

◎作者:谢国霖  ( 2019-09-08)


   毒魔已钻出匣外……多年前,林则徐痛感于"鸦片流毒于天下,为害甚巨,法当从严。"于是发起了震惊中外的轰轰烈烈的禁烟运动。由于清廷腐败,林则徐壮志未酬,反被革职充军,遗恨千古。
  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前,这一百多年间,我国吸毒贩毒现象一直未能禁绝。仅西安市,尚有烟馆千余家,吸毒者七万多人。流窜于青、蒙、甘、陕一代的马步芳匪军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双枪(步枪加烟枪)军"。
  1949年,新中国诞生后,党和人民政府仅仅用了三年多时间,就一举扫除了贻害中国二百年的烟毒。1953年,中国总理周恩来代表中央人民政府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已经成为无毒国。"顿时举国上下一片欢腾。一位旅美学者惊叹道:"这真是撼世的奇迹!
  可是,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国门的打开,鸦片,这一曾经危害过中国人民的毒雾又卷土重来。我们脚下的神州已不是一片"无毒"的净土。潘多拉黑匣已被悄悄地打开,毒魔已钻出了匣外,肆虐于神州大地,侵害、腐蚀着人们的灵魂。
  6月26日,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向媒体通报:截至2014年4月底,全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已达258万人。实际吸毒人数可能有上千万。在这些吸毒人员中吸食合成毒品117万人,占45%;阿片类138万人,占53%;其他3万人,占2%。特别是合成毒品,因其兴奋、致幻功效越来越受到吸毒者的青睐和追捧,滥用人数平均增长36%左右。其中,35岁以下的青壮年占75%。全国每年因吸毒造成的直接损失达五千亿元,间接经济损失超过万亿元。一些毒品问题严重的地方,60%至80%的'两抢一盗'案件系涉毒人员所为;80%的吸毒女从事卖淫活动;全国现存活的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中,近20%系注射吸毒所致。刘跃进说,当前,全球毒品问题加速扩散、不断恶化,毒品贩运已涉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每年有50吨左右"金三角"海洛因、超过50吨的缅北冰毒片剂、约15吨的"金新月"海洛因由陆路经云南、广西,海路经广东,空路和邮路经国内多个大中城市向我国渗透。我国毒品消费市场上绝大部分毒品来自上述毒源地。很清楚,毒品已成为影响中国社会治安稳定的重要因素。
  巨额暴利,诱使贪婪者疯狂贩毒尽管面对缉毒者严阵以待的枪弹、边防、海关道道关卡,毒贩子们仍然视若无睹,他们不惜拼死一搏,以求贩毒成功。
  镜头之一:祖国南部大门深圳。5月某日晚七时,喧闹了一天的罗湖桥头逐渐沉寂,关闸的时间快到了。海关关员们开始收拾单证、印章,让那些零星旅客赶在关闸前快捷通过。这时一个头顶微秃、眉毛稀疏、鼻头呈鹰嘴状的胖男人进入关员小林的视野。小林觉得似曾相识,突然小林想起此人姓钟,是3个月前贩名牌手表的"水客",曾因带进超量手表被扣留过。这次他赶在关闸前过关又有什么新花招?经仔细检查,终于从他贴身内衣袋里发现了满满一信封白白净净的细小药片。送检结果令人咋舌:原来那些被胖男人称为"感冒灵"的药片,竟是国家禁毒法令中规定严加控制的精神毒品药物"氟硝安定",一种类似可卡因,被西欧和美国瘾君子们称为"十字架"的快速致幻剂。循着线索扩大战果,德国毒贩联手,由他们提供样品,经深圳市某医药展销公司副经理联系北京某单位,又秘密与山东某制药厂签订合同,生产后转运香港的跨区域毒案,在刚刚起步时,便腹死胎中,几十万粒已生产的毒品被缉获。
  镜头之二:今年3月,宝山刑侦缉毒队与上海铁路公安先后在工作中发现,以本地人江某为中心的贩毒团伙大肆贩卖冰毒和海洛因,数量较大,进货渠道复杂。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遂牵头宝山公安局、上海铁路公安处成立联合专案组展开侦察。
  侦查员经过仔细摸排,发现江的手下王某自去年10月以来,多次雇佣43岁的浙江女子阿芳,采用人体藏毒方式从云南乘飞机运送海洛因来沪贩卖。经周密部署,警方于4月4日虹桥机场停车场内,将阿芳及来接应的王某一起抓获,缴获藏于阿芳阴道内,用避孕套包装的海洛因201克。
  警方审讯两人后得知,毒品上家将于近期安排"马仔"再次运毒来沪。4月18日,侦查员在昆明至上海的K80次列车上抓获白某和关某,缴获海洛因1126克。
  经进一步侦查,袁和张某从广州运冰毒来沪贩卖的确切消息。4月24日,在酒店里被一举擒获,缴获冰毒489克。侦查员根据袁的供述,27日,在重庆至上海的K73次列车上抓获四川籍苏某,缴获1000余克冰毒和海洛因。同时,28日凌晨,在东新支路一民宅内将江、彭及前来取毒品的丙某杨某抓获,缴获冰毒1000克、毒资90余万元、涉毒轿车一辆。至此,这个涉及广东、云南、四川的大型贩毒团伙被彻底摧毁,共抓获毒犯12人,缴获冰毒和海洛因总共3905克。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法律严厉的制裁。
  毒品:伤人肌体、夺人魂魄罂粟,原产欧洲,两年生草本植物,全株有白粉,果实球形。果实未成熟时划破表皮,流出乳白色的汁液,俗称"罂粟膏",它便是提炼鸦片、海洛因、吗啡的原料。
  罂粟提炼出的鸦片,俗称大麻、大烟、烟土,内含生物碱,其含量最高的确是吗啡,吗啡的最大害处就是成瘾,同样是致癌的罪魁祸首。吗啡再配上其它成分就合成了"二乙酰吗啡",也就是今天所说的"海洛因"。吗啡、海洛因具有强大的心理作用,其成瘾快,耐受性也强。其中海洛因最为突出,因而被称为"毒品家族之王"。
  毒品对人体的危害是十分惊人的。首先是损害人的大脑。毒品能抑制人的大脑高级神经中枢,而殃及听觉神经,长期吸毒会引起肺气肿、心脏变小,心肌供血不足而血管硬化,导致新陈代谢减缓。其次是毒害人体免疫系统。毒品进入人体后,在肝脏代谢,损伤肝脏,并直接损害人体免疫系统功能,造成骨质脆化,面白如纸,瘦而见骨,严重者导致死亡。(如:笔者的父亲,他第一任妻子就是个吸毒成瘾者。近三年多时间,她"吸"光了所有的房屋和钱财,使得全家一贫如洗、支离破碎。自己最后毒瘾发作,再加上毒魔侵体导致人体免疫系统全面瘫痪,烂死于接头。
  第二任妻子,更是个"出色"的女人。不关心丈夫,也不疼爱病中的儿女,却沉醉于由144块组合成的麻将牌。她走火入魔地赌啊,赌!赌光了丈夫挣来的血汗钱和首饰,赌光了为儿女治病的钱,导致女儿病死,儿子病残婚姻破裂,家破人亡的惨景。故,笔者从小对吸毒、赌博恨之入骨,深恶痛绝)。  艾滋病是当今世界上尚无有效治疗方法的流行性传染病,发病后时间不长就会死亡,而世界上第一例艾滋病患者就是因为吸食鸦片而致病。以云南省的一项调查为例:在该省确诊的446例艾滋病患者中,通过交叉使用注射器注射毒品吸毒而感染的有368例,高达82.5%。艾滋病的出现使人们对毒品的危害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吸毒对人肌体的摧残仅是其毒害的一个方面,对人心理的摧残则更为严重。一方面,吸毒成瘾者在头脑清晰、毒瘾尚未发作时,常常担心毒瘾突然发作,措手不及当众出丑,使其经常处于精神折磨之中。另一方面,毒瘾发作时轻者失眠头痛、浑身无力、烦躁不安、忧郁恐惧;重者如万蚁啃骨、万针刺肤、浑身上下疼痛难忍,甚至部分肌肉阵发性痉挛。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种人毒瘾一发作,必须及时抢救,否则要不了几个时辰就瞳孔放大,循环系统衰竭致死。
  陷入吸毒泥潭的瘾君子下面来自公安和戒毒所的一组真实资料:
  祝天华,23岁,上海人。一次去朋友家,见其吸毒时悠悠自得样子,羡慕至极,但当知道有毒没敢吸。事后,这位朋友告诉祝天华,吸毒时"特兴奋、特舒服",并说"这种快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总之一句话是妙不可言"。在朋友的诱惑下,小祝以为吸几口没事,亲自体验一下海洛因的滋味。初吸几口,心里只想吐,可越想吐越想那股烟味,再吸几口,终于肠搅胃翻,呕吐不止,瘫软于地。可就在这时突觉脑子一麻,仿佛整个人体悠悠然升入太空,飘进虚无缥缈的极乐世界,全然忘却了人间的一切烦恼,事后还想着再吸。于是,他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这以后就不再吐了,可效力却持续得越来越短。于是,就不住地想再吸,不吸就想得厉害,不能自制。日子长了,钱包空了,想等有钱再吸。可瘾来了吸不上毒品,便如同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在刀尖上滚、油锅里煎,一忽儿热得直冒汗,一忽儿冷得打哆嗦,皮肤发麻骨头痛……那滋味要多难受、多凄惨,无法形容。尽管千百倍地悔恨,可他那会儿最想的还是那白色粉状物,唯有此物能救命,瘾一过,又觉得自己健壮如牛了。实际上身体一天天垮下来,过去2500克粮食一扛就走,现在连小桶水都提不动,原来的手腕一把握不过来,如今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
  张丽珍,年方22岁。漂亮的张女原是某宾馆一名前台服务员,收入颇丰,自从染上毒染后,很快身无分文。为了能继续吸毒的费用,她开始陪舞、陪酒……以至卖淫。二年后,她吸食毒品已不能解瘾,就该用注射器进行皮下或肌肉注射。由于滥用注射器而染上了艾滋病,送进戒毒所不久,就成了"白色瘟疫"的牺牲品。
  高某,男34岁。一个戒毒康复中心的医生,为了获得吸食、注射毒品后的真实感受而治病救人,他深信自己的毅力和意志,试着吸食了海洛因。"极难受,欲呕吐。"第一次、第二次,他记下了这样的感受。"有了舒适感,很兴奋。"第三次他这样记录着。然而这一"舒适"之后,他便再也没有了医生的毅力和意志,成了毒品的俘虏。在毒品面前,任何毅力坚强的人都显得那样脆弱。
  革除恶习,把"毒"鬼变成人日前,8月初笔者冒着深夏酷暑,走访坐落市郊的戒毒所。在民警的带领下,通过指纹识别进入了戒毒人员的活动区。踏进这块"禁苑",见院子里,树荫下,戒毒者三五成群正在用餐。戒毒人员有蹲有坐,一片寂静,自顾进食。看到我们前来参观,他们没有好奇感,倒有几分羞涩感,似乎对原先吸毒的丑行流露出了"难见江东父老"的愧悔心情。只有个别小伙子乘你不在意时,偷偷瞟你几眼,似在窥探着我们这几位不速之客的身份和来意。
  王所长边走边向我们介绍所里的情况,他说院子里的这些人,进所都有十几个星期以上,每天三次按时给他们服用戒毒片,同时给他们上课,讲吸毒危害,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坚定他们"向昨天告别"的决心。
  王所长说,这里只接受从公安机关送来的已经被确认吸食毒品上瘾的吸毒人员。根据《禁毒法》的相关规定,目前强制戒毒的过程一般为两年。一般来说,一名吸毒人员会经历四个阶段的戒毒过程。
  第一阶段为躯体脱毒。这个过程约持续四个月时间,这个时期的治疗主要以医疗为主,吸毒人员主要靠服美沙酮药物来控制毒瘾,与此同时还会进行法律法规的教育及培训和体能活动锻炼。
  第二阶段为心理矫正康复。这个阶段约持续六个月时间,主要是集体上课与治疗,并配有心理咨询师。比如告诉戒毒人员如何防止复吸,如何控制和操守出戒毒所以后遇到的有货等等。
  第三阶段为劳动康复,这个阶段从戒毒所人员入所一年后开始。目前,戒毒所已拥有洗衣房和十几亩的菜地。戒毒人员可以从劳动中找到自我价值,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治疗。
  第四阶段为劳动技能培训。目前所里开设了计算机、中式烹饪、美容美发等课程学习班,戒毒人员可以自愿报名参加学习,培训合格后,可以拿到国家承认的技能培训合格证。"去年有89名出所的戒毒人员拿到了技能培训合格证"王所长说。
  踏进戒毒所的心理教育科室,笔者看到旁边的一间房内摆了两个蓝色的橡皮人,顶上挂着一个沙袋。王所长表示,这间房是戒毒人员用于情感发泄的,在强制戒毒过程中,一旦发现戒毒人员情绪低落或者反常时,管教民警就会主动找到戒毒人员谈心,或者让心理医生找戒毒人员聊天。此外,还可以在民警的带领下,戒毒人员来到情感发泄室,戴上拳击手套,对橡皮人或沙袋一阵猛殴。
  在强制戒毒所的医疗科,笔者看到了国内最先进的脑功能仪。据悉,此仪器国外进口,价格数百万元。
  就像256根毛线织成的一顶帽子,戴在戒毒人员的头上,每根线终端都会连接一个小圆周形的触体,这个触体与戒毒人员的大脑接触,几分钟之后,该仪器就会出现一个关于戒毒者的大脑数据分析图。工作人员会对戒毒者的大脑数据分析图进行对比,看戒毒前与康复后吸毒人员的脑电图的变化。  他们刚进所时,是什么模样呢?"因为我想到戒毒人员刚刚在有滋有味地进食,似乎没什么痛苦感,便提出了这个问题。
  王所长说,别瞧他们现在还像个人样,刚进所时,各种丑态都有呢。有的人毒瘾上来,呵欠连连,涕泪俱下,顿足捶胸,击头揪发,狂躁不安;有的人赢弱不堪,浑身麻木,眼神全无,如同刚出土的秦代兵马俑。少数深度中毒的人,皮肤发黄、溃烂、流黄水,不是呕吐,部分肌肉阵发性痉挛。这种人毒瘾一发作,必须及时抢救,否则,要不了几个时辰就瞳孔放大,循环系统衰竭致死。
  你们到这边来看看。"王所长引领我们一行走进一个不足10个平方米的小间,地板上摊有席子,席子上躺着一个男青年,据说是昨天送进来的。他一手捂肚子,一手往后伸摊着,双脚屈伸,痛苦万状,眼睛似张非张地迷糊着,两个瞳孔一大一小。经医生检查,其肝、肾、心、脑功能严重受损,连站都站不起来,刚开始接受医生的治疗。
  作孽啊,作孽!"同行的一位记者,不禁发出了连声浩叹。
  临行,我指着办公室墙上一位姓周的家长所赠的一面锦旗,向王所长打听其原委、王所长告诉我,这位周姓家长的女儿,20多岁,出落得如花似玉,这姑娘在某单位任会计,只因她有一个小姐妹吸上了"海洛因",她出于好奇,也学着抽。几次下来觉得蛮好,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就这样小周"试"上了瘾。从此欲罢不能,越吸烟瘾越大。一年后,被公安送进强制戒毒所。十八个月后,她初步康复出所。谁知不久,又被"老烟友"拖下了水。父亲怒不可遏,把姑娘捆起来吊打,其母看到心爱的女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老泪纵横地跪下来向老伴求情,这才把女儿解脱下来,再度被公安送进戒毒所。去年年初,他们终于把小周的毒瘾戒绝。小周"二进宫"时面容枯槁,出所时,脸上红扑扑、丰满、有光泽,浑身恢复了春青的朝气。其父母喜不自胜,立即特制了锦旗一面送来,上书:"为国育人,无私奉献"。
  毒品一日未绝,禁毒一日不休离开了戒毒所,第二天,我们便来到市公安局会议室,市局和综合治理办公室负责人向我们介绍了这两年全市大抓禁毒的措施和成就,也谈了此中的甘苦和艰难。
  艰难之一:禁毒之战,重在断绝,毒源不断,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吸毒问题。受国内外毒情形势的影响,上海的毒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呈现出毒品多头渗透、种类多元、吸毒人数增长,毒品犯罪活动更加隐秘等情况,增加了我们破案的困难。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再狡猾的狐狸也难逃猎人的眼睛。
  艰难之二:海洛因及其衍生物易戒难断,吸毒人员在戒毒所戒了毒瘾,回归社会后,复吸率高。海洛因、冰毒等毒品,如同希腊神话中那条看守地狱之门的毒龙,其龙头砍而复生。因此,吸毒者"二进宫"、"三进宫"者不在少数。这也表明禁毒是一场持久战,不能急功近利,一蹴而就。我们要把吸毒者戒除毒瘾后的巩固工作层层落实到单位和街道里弄。戒毒所还需按戒毒人员离所前填写的"回访联系表"定期派专人跟踪回访考察,对症下药,进一步巩固戒毒成果。
  这一夕倾谈,使人看到了戒毒所墙上面面锦旗背后的种种甘苦;那红底金字原是全市戒毒人员的才智、胆略、心血与汗水所凝成!
  我们不能陶醉于眼前的成绩,要再接再厉,"毒品一日未绝,禁毒一日不休";我们要查、堵、缉、肃,多管齐下,社会各界,一齐动手,直到浊雾驱尽,乾坤晴朗的时候。
阅读(170) | 评论(1) | 字数(6164)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如笔者所说“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日不休”,希望有一天,这神州大地“白... 剪刀手 2019-10-28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