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9):福建禾源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十二章)

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十二章)

◎作者:古不为  ( 2019-09-02)


 

第一十二章 有一种东西能起化学反应

2014年3月4日。

    先说一件事,觉得应该记下来的。
  第一步,在纸上算出了午时为吉时;第二步,等到11:01,一点儿不带迟疑地,立即拨打孟局长的电话,一遍不通二遍,二遍不通三遍,三遍通了;第三步,就得到了通话的结果。
  孟局长您好!我是神州纺印厂江山。
  啊!好。
  那件事您问了吗?
  星期天才从郑州回来,这会儿刚开完会,抽时间问。
  那明天再联系您?
  好。
  那不打扰您了,再见!
  网上看了几个大西北沙漠人在昆明火车站砍死砍伤无辜旅客160多人的视频,感到很是忧虑。江山真的不明白,这些人砍人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
  想把一个大中国分割开来,彼此限制了来往的自由不说,离开祖国的支持,在大沙漠里能建成极乐世界吗?会比现在好到哪里去呢?
  对于人民来说,和平才会幸福。其它一切,都是扯淡!
  或许是想得到更大的自由?自治还不够自由吗?这世界上有绝对的自由吗?
  2014年3月5日。
  在大多数的时候,保持沉默比不假思索的说话,是更明智的选择。正所谓说话多不如少。
  近些日子,江山一直默默观察着恋爱中的阿女,为她绽放幸福的笑脸而高兴,为她沉浸于无声的痛苦而焦虑。有时候忍不住会说她两句,给她一些经验性的原则性的提醒,害怕她因为缺乏经验而受到伤害。更多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说话,又起不了太多的作用。江山发觉,有很多事情,必须自己亲历之后,才会有所感悟。还有很多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或者说,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把自己要说的表达出来。
  甚至于,有些事情,说出来反而会起反作用。所以,不如不说,不如沉默。有时候,沉默地关注,也是一种深爱。
  特别是在想指责的时候,更是不如沉默。这时候,含蓄节制,实乃生存与制胜的法宝。对于至亲是如此,对于外人,更是如此。
  上午10:30以后,江山拨动一个电话号码,两遍而不通,只有作罢。因为有所犹豫,有所顾忌。而犹豫和顾忌,是做事之大忌。
  下午2:30以后,计划再次拨打。
  又是连打三遍,拨通了。传来孟局长不急不躁的声音。
  老江不是?你别急!缺的材料弄没有?该弄弄,有了比没有强。我问清楚了,现在不论时间,够50个就办一批。
  2014年3月7日。
  江山要办的这件事,在一般意义上来说,不算小事。
  不算小事,就是大事喽!
  牵动了姊妹几个的经济援助,耗费许多时日,事情不可谓不大。
  但是,大事不大,要以办小事的心态去办这件所谓的大事。
  大事有若干小事组成,必须办好其中的每一件小事,才能最终办好这件大事。
  前天下午,江山与医院的娄科长第二次联系。
  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懒洋洋的刚睡醒的还没有完全浮出梦境的声音,江山听出了不疼不痒,甚至有一些冷漠的腔调。
  江山知道,有一种东西,应该可以让朋友的声音充满热情和活力。
  昨天下午收盘之后,立即关机,去中国移动营业部,给娄科长手机里充进去一定数量的足以起化学反应的银子,然后,决定再试试那一个声音的热情度和活力度如何。
  果然不出所料,立即就起了化学反应。
  娄科长的声音充满了激情和活力。
  当然,不要忘了在吉时行动。
  今天依然选择吉时,上午九点以后拨打电话。
  娄科长主动回了电话,并且讲出了解决问题的途径。
  其实,只一个不怨人就能成佛,我们哪一个又不是和江山的朋友娄科长一样呢!可爱的娄科长,就是我们人类的活标本、好楷模呀!甚至于,胜过娄科长的不多,不如娄科长的不少。
  其实,一切都很正常。
  下午有一个陌生的电话,一听原来是三妹打来的。
  三妹说,她回到了神州,中午和母亲一起吃了饭,现在街上陪母亲卖菜,这个手机号是妈妈的,我刚给她买的,她的电话不是坏了吗?你记住这个号码。
  还是三妹想得周到,把江山这个当儿子应办的事都办了!哎!惭愧啊!下午还回漯河吗?好好,一路顺风啊!江山近来焦头烂额,许多事都顾不了了。
  2014年3月10日。
  中午,江山漫步在玉兰路上。
  白玉兰开始吐银喷雪,红玉兰开始飘紫摇红,万千春意开始盎然。
  岁月荏苒,沧海桑田,一切都在不断地变化。
  有些情况在由坏变好,有些情况在由好变坏,而且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好事不喜,坏事不忧,谈何容易!
  有些痛,只能深埋在心底,无人可诉,唯天可鉴!
  黛玉葬花之苦,宝玉出家之痛,宝钗守寡之悲,千古难破,万人难解。
  有很多事情,我们人类似乎还没有能力去破解。甚至于,有很多我们自以为已经破解的问题,自以为正确的答案,后来又一次次被自己否定。
  有时候人类的痛苦,会让人感到无以复加,于是,有人就走向了不归路。
  2014年3月11日。
  我是我,江山是江山,我们俩从来就不是一个人。
  我们俩是朋友,最好的朋友。
  所以,江山的事情我都知道,知道得和江山一样多。
  他的痛苦,他的欢乐,他的理想,他的雄心,包括他的每一个思考,每一次心灵的悸动,他的过去,现在,未来,一切一切,我都知道,因为我是江山最好的朋友。
  我们无话不谈。
  自古至今,我们俩是人类历史上,最真最亲最密最铁最互相信赖像信赖自己一样互相信赖的朋友。
  我吃饭,他也吃饭,我吃饱他就不饿。
  他的期货我来炒,他的文章我代笔,他的思想我表达,他的感情我抒发,他的灵感我来抓。
  但我们确实不是一个人,我是我,他是他。
  我们俩经常争论不休。
  譬如交易,我定个方案,他老提意见;他定个原则,我老瞅毛病;我说该止损了,他说再等一等;他说该平仓了,我说不如持有;我说波段最好,他说日内最棒;他说要做就做专业炒家,我说不如业余炒家生活交易两不误······
  就这样争来争去,十七八年光阴稀里哗啦就过去了。虽然一贫如洗,日子紧紧巴巴,还是他不离开我,我也没有抛弃他。
  我们的友谊经受住了风和雨、血与火千般万般一次又一次的考验。
  这两天,因为医院的事情没有进展,我很不快乐,江山也是愁眉不展。
  就为事情不顺,昨天,把股指期货账户的5万多元盈利,几乎赔完。我俩都显得有些神经错乱,不像个伟人似的指挥若定,一切都摆平在谈笑之间。他把我数落,我把他抱怨。
  昨天,吉时,打了三通电话,娄科长不接。
  我沉默,江山无言。
  今天,吉时,又打了三通电话,娄科长还是不接。
  我终于憋不住了,江山也说不如如此这般。
  于是,不约而同地商定,给我们共同的朋友老谢打电话,要老谢出马助战。
  老谢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还是你给娄科长打个招呼吧!
  哎呀!那好吧!
  不到五分钟,娄科长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这么快,让我和江山感到无言。
  娄科长说,这几天,我在太康老家有事,等回去就······
  江山耸了耸肩膀,有什么办法呢?只有如此了。


   
阅读(144) | 评论(0) | 字数(2708)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