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5):浪花一朵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杂文/评论→杜甫诗歌的人民性

杜甫诗歌的人民性

◎作者:钟长荣  ( 2019-07-15)


   “杜甫是我国文学史上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诗不仅具有丰富的社会内容,鲜明的时代色彩和强烈的政治倾向,而且充溢着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不惜自我牺牲的崇高精神。因之自唐以来,他的诗就被公认为‘诗史’。”这是当代著名的文学史家游国恩先生对杜甫诗歌的高度评价,为广大读者赏鉴杜甫那绚烂多彩的诗作指明了方向,这说明:崇高的人民性思想是杜甫诗歌创作的主要特征。本文试就杜甫诗歌创作人民性的特征展开三个方面的论说:第一、杜甫诗歌人民性的基础;第二、杜甫诗歌人民性的表现;第三、杜甫诗歌人民性对后世作家的影响。

    第一、 杜甫诗歌人民性的基础

    杜甫的诗歌创作是与他生活的时代息息相关的。他生逢唐帝国由盛而衰的重大历史转变时期,经历了使国家、民族、人民遭受到巨大灾难的安史之乱,这对他的思想发展、文学创作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唐朝的由盛而衰、江河日下,使劳动人民与统治集团的矛盾、各民族之间的矛盾、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都日益激化。各种矛盾的激化造成国家乱象丛生,危机四伏,官吏横行,百姓无路。诗人杜甫亲眼看到了统治者怎样地对老百姓横征暴敛,怎样地对外族穷兵黩武,而自己又是怎样地沉浸在骄奢淫逸的腐败中。特别是长达七年的安史之乱,对作者的震动更大,教育更深。作者看到安史之乱每况愈下的社会景象,深深为国家、民族、人民而忧心忡忡,痛心疾首。正是这样的历史环境,造就出这样的历史诗人;正是广大人民的悲惨遭遇,给予了作者无比丰富的创作题材,使作者的思想感情、文学创作紧紧地与时代联系在一起,倾吐人民的心底之声。唐朝由盛而衰的变化过程,正是诗人杜甫的理想由形成到幻灭的发展过程。杜甫年轻之时,正逢开元盛世,家庭生活状况还算不错,他读书吟诗,勤奋好学,从小就立“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远大志向。
    然而,事与愿违,先是由奸佞李林甫和杨国忠把持朝政,国家政治动荡,邪气嚣张,使诗人的理想无法实现;后是安史之乱爆发,诗人与百姓一起逃难,在沦陷的长安困居。此时,他虽有拯救人民出水火、尽早结束国家之乱的想法,却无能为力。就在当上谏官的头一个月,他因上疏险遭杀害。诗人只能弃官而归 ,过起漂泊四方的生活。诗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济世思想,但社会现实却不给他一弹丸的容身之地。他渴望国家太平无事,却有安史之乱的爆发;他渴望百姓安居乐业,百姓却是流离失所。就在理想与现实尖锐的矛盾冲突中,他陷入了痛苦万状的思索中。他对统治者开始失望,转而痛恨,进而掲露,而对老百姓始终抱有无限的同情。杜甫与人民感情休戚相关,他自身的许多遭遇也正是人民的遭遇,特别是安史之乱最嚣张的时期,他和广大百姓一起逃难到西安,亲眼看到异族强盗对人民大众的烧杀抢掠,思想深处积蓄了为广大百姓鼓与呼的正义之力。于是乎,便一发不可收,具有高度人民性的诗作,如黄河怒涛,声震八方。诗人创作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兵车行》、“三吏”、“三别”等诗作都具体地反映了他的真挚的思想感情,表现出极高的人民性。

    第二、杜甫诗歌人民性的表现

    杜甫诗歌的人民性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反映的社会现实十分广阔,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同情人民疾苦,暴露贫富悬殊:杜甫始终关注劳动人民的疾苦,探索贫富悬殊的根源,广泛地反映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痛不欲生,深入浅出地表达人民的痛苦遭遇和求生欲望。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诗人愤怒地掲露了李唐王朝统治集团政治之腐败,生活之荒淫,剥削之残酷,以及贫富差距之悬殊,社会矛盾之激化。根据这些异象,诗人预感到巨大的社会动乱之不可避免。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冬十一月,诗人由长安赴奉先,探望寄居在那里的亲人。诗人以“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心情,记叙了旅途的见闻和自身的遭遇,透视了社会的诸多乱象,抨击统治集团,同情劳动人民。诗人在描写统治集团荒淫无道、寻欢作乐时如此说:“中堂舞神仙,烟雾蒙玉质。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劝客驼蹄羹,霜橙压香橘。”好一幅荒淫享乐、歌舞升平的腐败图!那些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大官僚们,将醉生梦死当明月,将荒淫无耻作清风,他们何曾想到,就在此时,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走投无路!他们不耕而食,不织而衣,穷奢极欲从何而来?“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阙。”原来如此,劳动人民成年累月、流血流汗所积累的财富都被这帮寄生虫掠夺去了!诗人杜甫愤怒到极点,竭尽全力,无所顾忌地喊出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千古绝唱。这是诗人经过长时间的冷静观察和痛苦思索而呼出的心底之声,是对李唐王朝乃至几千年封建专制条件下,贫富不均的社会弊端的最科学、最深刻的大暴露。
    在杜甫之前的漫长岁月里,没有一个作家能够明确而准确、深刻而勇敢地发出这样的怒吼。这句诗反映了人民的心声,体现了人民要改变这种社会不公的强烈愿望,人民性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这首诗的尾部,作者以自己的遭遇,联想到天下的百姓,表现出崇高的人民性。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国家官吏尚且要遭到“幼子饿已卒”的灾难,更何况那些赤手赤脚、靠出卖劳动力维持生命的弱势百姓和失去田业、戍守边疆的士兵啦!“默思失业徒,因念远戍卒。忧端齐终南,项洞不可掇。”这是作者以己推人、心忧天下的高度人民性的具体体现。文学作品是否具有人民性,要看作者是否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去反映人民的生活,去表达人民的意志。这首诗处处以人民的痛不欲生与统治集团的腐败透顶相对照,展现出血淋淋的人吃人的社会景象,这难道不是人民性最光辉的体现吗?在《又呈吴郎》中,诗人通过寡妇的扑枣,道出了对劳动妇女遭遇的无限同情,诗中深情地说:“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即防远客虽多事,遍插疏篱却甚真。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中。”这首诗最为可贵之处是道出了使扑枣寡妇贫困痛苦的社会根源 。统治集团的横征暴敛、穷兵黩武,使良家妇女陷入了哭告无门的悲惨境地,他的遭遇正是挣扎在封建专制铁蹄下劳动人民的共同遭遇。诗人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由自身的遭遇,联想到天下的寒士,而且还表现出崇高的自我牺牲精神:“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这是多么高尚的情操,这是多么伟大的思想!自身处于贫穷潦倒的境地,心里惦念的却是天下的寒士,从古至今,天下之大,能有几人?杜甫诗歌的人民性就是胜人一筹!
    二、与国家共命运,与民族共生存。杜甫是一位不惜自我牺牲的爱国主义者,他的诗作充溢着爱国的赤诚,他的喜怒哀乐是和国家的命运、民族的生存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这一点,也与人民心心相印。当安史之乱的铁蹄践踏神州大地,国家、民族处于四分五裂的危难之中之时,他挥笔哀叹:“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诗人在山河破碎、战火连天的国度里,即使是三月春景也会使其伤心落泪,情深深,义切切,与人民求安的感情是相通的,与人民反战的情绪是一致的。在《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作者狂吟道:“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此是作者在得知延续七年零三个月的安史之乱结束、叛军被完全消灭之时的佳作。全诗洋溢着久积的愿望终于实现的巨大喜悦,洋溢着饱受战乱之苦、拨开乌云见晴天衷心欢畅。这种欢乐也是人民的欢乐。作者在《新婚别》中,借新婚妇人之口道:“无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这是一种爱国的号召,与人民的意志与心理是一致的。诗人的喜怒哀乐与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喜国家之统一,民族之安定,哀国家之分裂,民族之动荡。这充分反映了诗人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是人民的意志和理想的集中体现。
    三、掲露统治集团罪行,抨击当朝政。热爱人民,必将对骑在人民头上的封建统治集团予以无情地掲露和鞭挞。诗人杜甫以犀利的笔锋,深刻地掲露了统治集团践踏人民的滔天罪行,大胆抨击了当朝的腐败政治,喊出了人民心底不敢说出的话。诗人杜甫困居长安时,猛烈地抨击了唐玄宗穷兵黩武的罪行,《兵车行》即是一篇代表作。诗中道:“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多么惨不忍睹的社会景象,多么哭告无门的百姓遭遇!戍边远行的是百姓的子弟,道旁哭送的是士兵的亲人,是谁,使得无辜的百姓遭受到如此巨大的灾难?“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原来如此!那不断扩张领土的“武皇”不就是唐玄宗吗?诗人借汉言唐,借古讽今,将抨击的矛头直指当时的最高统治者。封建统治者用人民的尸骨来维持他那腐朽的尊严,结果造成“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战争造成的是百姓的流血,田地的荒芜,而统治集团却仍然享受那“美人帐下犹歌舞”的快乐。就在这样的社会境况下,统治集团对人民的横征暴敛丝毫没有放松,“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这是对封建统治者的愤怒而大胆的质问。且看全诗结尾的场景描写:“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湿声啾啾!”千村万落皆白骨,千山万壑响哭声,唐玄宗就在这累累白骨堆上,建立起寻欢作乐的天堂。人民早已愤怒,人民不敢说出,作为与人民大众心心相连的诗人,愤然而起,痛快淋漓地以笔为枪,刺向腐败透顶的李唐王朝。这类反映战争给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题材很多,在安史之乱中,诗人通过“三吏”、“三别”的描写,集中反映了人民遭受的战争苦难。在《石壕吏》中,诗人通过一位老妪夜间被官军抓走从军的社会现实,掲露了战争给人民造成的深远灾难。一家已有三个男子参军了,且有两人已经战死在疆场,还要抓老妪从军,多么可怕的“全民皆兵”!多么严酷的社会危机!诗人对统治者荒淫无耻的腐败生活也予以毫不留情的掲露,看《丽人行》的诗句:“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为㔩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纭。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杨花雪落复白苹,青鸟飞去衔红中。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祸国殃民的杨国忠兄妹得意忘形的情态,贪官污吏骄奢淫逸的享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嘴脸,完全暴漏在光天化日之下,使人们产生了无尽的联想。就在这一小伙封建统治者寻欢作乐的同时,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就在这一小伙统治者歌舞升平之时,李唐的江山犹如火山欲发,危机四伏。诗人还在不同题材的诗里,以不同角度对统治者予以掲露,在《三绝句》中,诗人吟道:“前年渝州杀刺史,今年开州杀刺史。群盗相随剧虎狼,食人更肯留妻子。二十一家同入蜀,惟残一人出骆谷。自说二女啮臂时,回头却向秦云哭。殿前兵马虽骁雄,纵横略与羌浑同。闻道杀人汉水上,妇女多在官军中。”诗人对此怒不可遏,将两个对立面合在一首诗中描写,一面是凶恶如虎狼的统治者,一面是软弱似羔羊的老百姓,爱憎分明,大义凛然。
    四、热爱大自然,与人民的情趣相呼。诗人在写景状物的诗作中,有许多是渗透了人民的思想感情的。在《春夜喜雨》中,诗人写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古语有“春雨贵如油”之说,所谓“贵如油”即是人民的心声;至于统治者,谁能关注下雨不下雨问题?杜甫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希望看到广大人民能在风调雨顺的年景中平安度日。具有高度人民性的作家,时刻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诗人杜甫在那些抒发夫妻、兄弟、朋友之间感情的诗作中,总是与人民的生活情趣相呼应的,如《月夜》、《月夜忆舍弟》、《梦李白》等。诗人在《清明》中写道:“秦城楼阁烟花里,汉主山河锦绣中。”;在《岳麓山道林二寺行中》写道:“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鸟山花吾友于。”对祖国大好河山热爱的深情厚意是与人民的感情息息相通的。

    第三、 杜甫诗歌人民性对后世作家的影响

    杜甫诗歌的人民性对后世作家的影响是深远的,多方面的,超乎寻常的,白居易,陆游,文天祥,顾炎武等都受到他的影响。
    继杜甫之后的又一位现实主义大诗人白居易,继承了杜甫的现实主义传统,倡导了一个现实主义的诗文革新运动——新乐府运动。他的现实主义诗作和诗论,对这一伟大的运动起到指导和示范作用。他像杜甫一样深刻揭示社会矛盾,掲露统治集团罪行,反映劳动人民痛苦。在《杜陵叟》中,使人怒斥统治者:“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这充分地表现了劳动人民的反抗情绪。在《卖炭翁》中,诗人通过卖炭翁的悲惨遭遇,愤怒地抨击了统治者对劳动人民的野蛮掠夺,从而深刻地揭示了人民遭受苦难的根源。在《红线毯》中,诗人愤怒斥责荒淫无道的统治者:“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在《轻肥》中,诗人用对比的方式怒吼道:“樽罍溢九酝,水陆罗八珍”、“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诗人也像杜甫那样,同情劳动妇女的悲惨遭遇,在《后宫词》中也有杜甫那样的忧心忡忡:“三千宫女胭脂面,几个春来无泪痕?”
    陆游是南宋的爱国诗人,他从杜甫诗中领会到“诗出于人”的道理,创作出可歌可泣的忧国忧民的诗篇,其中的“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字里行间渗透着杜甫的精神。
    宋代的民族英雄文天祥一生热爱杜诗,在燕京坐牢三年间,专读杜诗以励志,并集杜诗的五言绝句二百首,并说:“但觉为吾诗,忘其为子美诗。”可见出文天祥对杜甫的特殊崇拜。在《过零丁洋》中,诗人留下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也是杜甫精神的再现吗?
    清朝诗人顾炎武受杜甫影响极深,他自喻为精卫,甘愿将自己的一生献给民族的事业。在《精卫》中写道:“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在《又酬传处七次韵》中写道:“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这种为国为民而自强不息的牺牲精神不正是杜甫精神的继续吗?
    直到如今,杜甫那反映人民心声的诗作还在继续教育、激励为人民说话的作家诗人,使他们的作品更加接近人民。“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一生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思,极力为人民说话,将杜甫人民性的思想发扬光大。巴金、臧克家、古华、余华、莫言的作品,都闪耀着人民性的光辉,都继承了杜甫忧国爱民的思想。“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千古名句永远闪耀着智慧的光辉。杜甫是我国唐代最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他那反映人民生活、抒发人民感情、表达人民意志的诗作,将与天地共存,将与日月同辉。不断地探索和研究杜甫诗歌人民性的问题,将使人们的文学创作和文学鉴赏向着更加理性的方向发展。


阅读(78) | 评论(1) | 字数(6134)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直到如今,杜甫那反映人民心声的诗作还在继续教育、激励为人民说话的作... 书剑 2019-07-17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