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7):周士华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一章)

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一章)

◎作者:古不为  ( 2019-07-03)


 第一章 高端访问

       2013年9月29日。
  八年前的那一天,江山闻听厂里公布的破产安置费名单中,没有自己的名字,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我们现在要讲的这个故事,怎么都绕不开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孟局长。
  孟局长是有背景的。他的父亲是原神州市委主要领导之一,前些年在神州市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口碑也好,现已退休。
  孟局长40岁左右年纪,虽是背景子弟,为人却很谦和,没有一点官架子,所以口碑也很好。近年来,在局里各个要害部门基本干过一遍,如今已是处级干部。看来,其家庭教育是相当成功的。这很自然地让人联想到近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李天一案件,联想到李双江梦鸽家庭教育的极端缺失。
  作者不禁感叹,真的是,博取功名富贵难,守住功名富贵更难。
  江山怎么会认识孟局长呢?
  前几年,厂里政策性破产,我们有1142名下岗职工的破产安置费,被犯严重官僚主义错误的破产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孙自北无端取消,由此引起一场场风潮。在江山起事之前,有几位工友已经率领大家轰轰烈烈闹过一场,起了一些风浪,却很容易就被官僚们的说客,几句花言巧语就说得风平浪静了。
  因为家离厂很远,这些都是事后江山才知道的。
  工友们首次申诉之所以不成功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些工友无能,而是因为他们:第一,没有掌握国家下岗政策这个有力武器;第二,缺乏足够的决心和信心,也是由于第一条原因造成;第三,再加上组织阵营不够强大,没能凝聚足够的人心;第四,缺乏本活动应有的组织经验,1142人如同一盘散沙。
  不用说,江山也置身于1142名职工之中。
  平生最喜欢清静无为的江山,怎么突然会成为官僚们眼中戳事儿的刁民了呢?
  第一,虽然失业后闭门炒股,不问世事,但是江山好认个死理儿,有带回家的那份文件那条国家政策作为讲理的依托,又是事关生存和饭碗的大事,逼迫江山不能不出面要个说法;第二,下岗时,好歹江山也是企业核心领导成员之一,硬邦邦正科级干部,十几年中层干部岗位上的历练使江山具有了讨要说法的能力。所以,江山一呼,同样义愤的职工们就百应了;第三,江山下岗时,鬼使神差地把一份印有”下岗职工享受在职职工同等待遇”条款的文件,一下子带回家三份。当时,只是第六感觉这份文件将来有一天会有用。果不其然,江山下岗后第三年,企业被国务院宣布政策性破产,这份文件背负国家使命,和江山一起站出来,为受苦受难的职工兄弟们说话了。
  这一次闹得声势不小。
  曾经有两次引来三车以上着装一致披坚执锐的兵哥哥出动。江山曾被架上专车去派出所蹲了大半天,被职工兄弟围堵大院和派出所后放出。多次惊动市委主要领导专题召开会议研究对策。至少五次有两名副市长带队的破产工作领导小组接见我们五名职工代表。
  即便如此,四个月时间里,一千多名职工手捧着国家下岗政策一次又一次地苦苦哀求,也最终没能打动官僚主义者们顽石一样的心。有一天中午,孙自北突然电话通知江山,要给我们个说法。江山挨个通知其他四位代表立即赶往会议地点。
  在工作组一间小会议室里,我们刚坐下,孙自北就轻声慢语地说,经有关领导反复认真研究,现给与答复,神州纺印厂1142名职工,按有关政策规定,不应该享受破产安置费。
  沉默。黑夜一般地沉默。
  就这些?江山问道。
  孙自北洋洋得意地说,就这些。
  随同孙自北到会的工作组其他几人,表情木然。
  看着孙自北那一副你奈我何的无赖嘴脸,江山真想上去扇他两耳光。
  2005年4月4日,万般无奈之下,江山带领四名职工代表,背负1142名职工的殷切希望,悄悄登上了开往首都北京的列车。十天里,我们虔诚的足迹,踏遍了国家信访局、劳动部、国资委、发改委、最高院、全国人大,以及河南省劳动厅、省信访局、省人大、省高院等十个部委厅局的门槛。流了多少眼泪以后,最终在省劳动厅信访接待大厅里,陈发亮处长、李谦科长(感激他,好官),非常明确地指出,根据国家相关政策,我们1142名下岗职工应该享受企业破产安置待遇。
  那一刻,千难万险之后,苦尽甘来之际,激动的心啊!
  听着街头艺人为我们弹唱的一曲情深义厚的《送战友》,此情此景此歌,江山激动的眼泪止不住流淌下来。想起当时的情景,就是八年以后的此刻,江山的眼泪依然差一点涌出来。五位代表每人为歌者投了一枚硬币,然后满怀信心地登车回了神州。
  上午八点整,影剧院广场上,黑压压地已经聚集了七八百号工友以及职工家属。江山夹着文件夹充满胜利豪情地出现在广场的时候,掌声便如狂风海潮一般响起来,并一直持续到江山脚步停止的地方。迈步登上影剧院第十三级台阶的高台,身边站着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其他四位代表,江山向期盼已久的工友们,大声宣布了那个震撼人心的消息,我们胜利了!顿时,掌声欢呼声经久不息地回荡在广场上空,连太阳都被感动得眉开眼笑喜气洋洋的。那一刻,热血澎湃的江山,非常自然地联想到当年天安门广场上沸腾的景象。
  接下来又是整整一年的时间,市委撤换了原破产工作领导小组负责人孙自北,重新任命了由劳动局局长为首的新一任神州纺印厂破产领导小组。最后,我们终于领到了自己应得到的破产安置费(工龄X800元),和一本海蓝海蓝的养老金本。也就是这个时候,江山开始了与孟局长(当时还是科长直接负责处理我们的事情)长达一年多的接触,并有幸认识了他。
  那时是办公事,现在要办私事,时隔那么多年,人家会帮忙吗?江山心中敲着鼓。


   
阅读(165) | 评论(2) | 字数(2185)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感谢书剑老师点评!敬茶请安!快乐吉祥! 古不为 2019-07-06
2.  期待精彩继续,问好作者! 书剑 2019-07-05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