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2):纳兰泽芸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10)

飘荡着的灵魂(10)

◎作者:安然  ( 2019-06-24)


  俺的案子就要结了,就要移交给检察院起诉了。
    在县公安局办公楼二楼会议室里,李胜利对参加会议的领导们汇报说:“……叶绿素虽然年龄不大,但却很有心计,他为了满足个人的欲望,悄悄跟踪朱红侠很长时间,大概有三、四个月吧,蓄谋已久,作案动机非常明显。当然这也能理解,正值青春期的年龄,有生理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不能成为强奸、杀人的理由。”
    他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他现在的年龄,正是上学的时候,可是他却早早的辍学了,这和家庭对他的溺爱是有关的。由于他从小就失去了母爱,所以他父亲和他的姐姐就加倍的疼爱他,什么事都依着他、惯着他,甚至到了对他是听之任之的状态。他呢,不好好学习也就罢了,还怕苦怕累,也不外出打工,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吃饱了无事可做,就想着惹是生非了。咱们想想,为了强奸被害人,竟悄悄盯梢了几个月,谁有这个精力?谁有这个时间?也只有他叶绿素有。”
    李胜利又喝了一口茶,接着说:“据他自己交代,他在实施强奸的过程中,遭到了朱红侠的激烈反抗,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特别是朱红侠的喊叫声,使他觉得自己的丑行就要暴露了,再加上他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如果暴露了,他丢不起这个人,于是他就变得丧心病狂起来,不顾后果的将朱红侠给掐死了,这是一起典型的激情杀人案,害人者和被害者都很年轻,两个年轻的生命毁了,也毁了两个家庭,实在是令人惋惜啊。”
    在李胜利眼里,俺天生就是个罪人,就是来犯罪的。但是也有人不这样认为,他对俺的罪行表示怀疑,他就是公安局副局长耿培祥,他年过五旬,身材消瘦,说起话来,声音有点沙哑。他在对李胜利的发言后,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个案子是看起来很简单,看上去就是一起强奸未遂,然后激情杀人的案件,案发现场似乎也清楚、明晰。被害人的背景也很简单,没有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冤家、仇家几乎为零。同时这个案子还没有目击证人、没有作案工具,证据链条也是很简单的,现在的证据,就是嫌犯的口供,而且这个口供就是一个孤证,没法得到验证。案件就是这样的,是不是简单点了?我觉得简单的使人难以置信。是不是简单的背后,隐藏着极其复杂的案情呢?这个还不得而知,现在咱们也只能就口供论口供了。在他的口供里,他说他杀人后就回家睡觉了,这很难让人理解,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甚至还可以说是个孩子吧,他的心理素质咋就那么强呢?杀了人一点也不感到后怕?还能有心思去睡觉?并且在这之后,一直到被咱们刑拘的这段时间里,据叶家庄的村民们反映,这个叶绿素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睡睡,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么大的事竟然对他的日常生活没有任何影响,这正常吗?还有一点,还是嫌犯的口供,是不是他真实意愿的表达?有没有强迫的成分?所以我认为这个案子是不是不慌着结,再把证据掌握的更充分些,更合理些,然后再移交检察院起诉也不迟。”
    这个副局长还是很不简单的,他从俺的口供中,就怀疑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强奸杀人案,其中必另有隐情,这一点,在以后俺见到了朱红侠的魂魄时,得到了证实。同时对俺是杀人凶手,也进行了怀疑,如果他们能听进去他说的话一点点,这桩冤假错案就有可能不会发生了,但当时他的话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相反还引起了李胜利等一些人的反感。和耿培祥相比,局长章献义就显得富态多了,他弹了弹手里的烟灰,慢条斯理地说:“这个案件发生以后,县委和县政府都是很重视的,要求咱们尽快破案,否则的话不好向被害人家属以及全县人民交待。
    这些天来,经过李胜利他们夜以继日的工作,案件终于告破,其实是件很好的事,只能说明咱们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不能说案子侦破的快了,就说是匆忙结案。我看这个案子也并不多复杂,一个小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一时冲动,走上犯罪道路,也是屡见不鲜的。至于说他杀人以后,心理素质高、反侦能力强,那也是有可能的。”他吸了一口烟,,吐出后,接着说:“大家还记得圣泉乡的那起井里砸死人的事吗?凶手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就因为嫉妒同学的学习成绩好,起了杀念,把同学骗到机井旁,然后把他推进了井里。推下井后,他不知道同学淹死没淹死,就爬在井边上问同学疼不疼?这个同学也是个老实孩子,他不知道凶手是在拭探他是活着还是死了,就在井里回答他说疼,头碰在井壁上疼的很。丁磊这个凶狠的孩子,这个时候,没有一点良心发现,竟然搬来石头扔进了井里,活活的把同学给砸死了。”
    趁着章献义吸烟的空隙,刑警队长接着说:“这是在我经手的案件中,罪犯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一个很令人意想不到的一个。”章献义看了一眼刑警队长,说:“对了,这个案子是你办的,你比我要清楚,你接着说吧。”刑警队长扫视了一下大家,然后不紧不慢地说:“我办这个案子的时候,还在乡派出所。这个凶手的名字大家可能都有印象,因为当时这也是个很有影响的案子,少年犯罪,特别还是个杀人犯,大家应该不会太忘了,他叫丁磊,被害的那个孩子叫魏峰。丁磊把魏峰杀了以后,就像没有事的一样,也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的玩,该睡的睡,该上学的去上学,同学和老师以及他家里人,一点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正常的。
    魏峰失踪后,他家里人找遍了亲戚家和朋友家,都没有发现魏峰的影子。实在是没局了,才在第二天下午报了案。我们接案后就马不停蹄的进行调查走访,被调查和走访的人,以及我们这些办案的人,都在设想着魏峰可能的去向,以及他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会人杀害,更没有人怀疑是丁磊干的。直到三天后,有人猛然想起最后一次看到魏峰,是和丁磊一起出了村。当我们去见丁磊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慌张,反而对我们说怎么到现在才来找他,他知道魏峰在什么地方。
    咱们想想,这样的熊江的孩子,他心理素质该有多强大啊。”对于这个案子,耿培祥是知道的,凶手丁磊在他的同龄人中,是非常少见的,当时他竟然能不动声色的领着干警们来到那口机井旁,若无其事地说:“魏峰就在这里面,你们把他捞上来吧,他在里面好几天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有人告诉他,你杀了人是要偿命的啊,他仍然很平静地对那人说:“偿命就偿命,谁都得死,你也得死,谁也不能老活着。”不管是别人的生命,还是他自己的生命,在他这里都不屑一顾。章献义接着刑警队长的话说:“这个熊孩子的心理素质为什么这样强,是和他的家庭教育放不开的。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外出打工,跟着爷爷奶奶过,没有了父爱和母爱。他爷爷奶奶年纪也都不小了,只会宠着他、惯着他,他不论做什么,都认为他是对的,哪怕把天捅个窟窿,也认为他孙子有本事,结果时间一长,就形成了不论干什么,都得以他为中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做什么也就是什么,即使错了,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在家里是这样,他以为到了外面也是这样的,极度的自私,已经使他到了冷漠的状态,所以把杀人当成了儿戏,这一点,我觉得和这个叶绿素很相像。”
    李胜利连忙补充道:“章局说的对,是这样的。这个叶绿素在很小的时候,他母亲就过世了,他跟着父亲过。他父亲对他也是溺爱的很,不让他上学,也不让他打工,在家里无所事事,结果酿成大祸,这和丁磊是一样的。还有一点很相像的地方是,只有丁磊知道魏峰被害死在什么地方,他不说出来,别人是不知道杀人现场在什么地方的,也就是说他指认现场是准确无误的。叶绿素在指认现场的时候,也是很准确无误的,可以说是丝毫不差的,虽然他在实施犯罪的时候,现场是玉米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小麦地,但他仍然能将具体地点,记得清清楚楚。对于实施犯罪的过程,他说的也很详细,如果是假的,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应该说他就是第二个丁磊。”在一片对章献义讲话的赞扬声中,耿培祥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我感觉这个案子和丁磊的案子还是有点区别的。首先是叶绿素是成年人,丁磊是未成年人,他俩杀人的意识应该是不同的。丁磊把杀人当成了儿戏,就像吃饭和睡觉一样自然,对别人的生命甚至自己的生命都不当作一回事,还是因为年龄小,不知道生命的珍贵。而叶绿素就不同了,他已经二十岁了,对生命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因为强奸不成而去杀人,我觉得不大可能。其次丁磊是因为同学的成绩比自己好,自己的成绩差,受到同学的奚落,极端的自尊心受到伤害,而去害人。叶绿素呢,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因素。被害人朱红侠和叶绿素素昧平生,既不认识,更没有利害关系。如果说他强奸不成的话,他完全可以不再实施犯罪,而选择跑掉,咱们也都知道,他自行车骑的是很好的,被害人是撵不上他的。他强奸人这件事是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他的自尊心是不会受到伤害的,因而也没有必要去杀被害人。第三,这件事过后,被害人会不会去报案,有两种可能,就是报案和不报案。不报案的可能是出于女性的羞涩心理,这件事毕竟不是件光彩的事,自己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其他人也不知道,因此就会不了了之,这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存在的,如果不报案,对叶绿素没有任何影响,也就没有必要杀人。第二种可能就是她去报案了,并且咱们还把叶绿素给捉拿归案了,这犯罪事实是清楚的,人证物证都在,他是无法抵赖的。那他的罪名是什么呢,就是个强奸未遂。强奸未遂也就是判他个三年左右,这个刑期对于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讲,不是多长,对他的人生影响也不是多大,因此他也没有必要去杀人。”
    章献义“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老耿啊,你的想法也太法律化了,这个叶绿素在生理上,他是个成年人,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和判断,他的这个意识和判断,别人是很难知道的,他会不会因为强奸不成去杀人,这个谁能说清楚,我看有只有他自己。在法律范畴里,他也是个有民事权利和义务的人,他犯了事,自然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但是,他犯了事,也就是强奸未遂这个事,他知道自己要负多大的责任吗?他肯定不知道,肯定不知道是被判三年左右的徒刑,你把他想象的太懂法了,也太理智了,实际上人在冲动的时候,什么法律、理智,是全然不顾的,是不会想那么多的。”
    李胜利附和道:“是的,就像咱们平常所说的,冲动是魔鬼,叶绿素是被冲动害的,害死了别人,也可以说是也害死了自己。”章献义的脸色严肃起来,他扫了一下会场,威严地说:“不管是什么原因,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咱们要做的,就是要对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这样的道理,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听到章献义在支持自己,李胜利觉得自己有了底气,再加上很反感耿培祥说的话,所以章献义说完后,他又抢着说:“章局说得对,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对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不让他们逍遥法外,他们敢挑战法律,那法律就会对他们不客气。这个案子在刚一发生的时候,就像耿局所说的,没有作案工具、没有目击证人,就像一桩无头案,无从下手,确实感觉不是一个简单的案子。但是经过我们做了大量深入而又细致地工作后,案情也就慢慢地明朗化了,扑朔迷离的案情就会变得简单起来。这就像魔术师变魔术一样,没有解密的时候,咱们都觉得这个魔术很复杂,魔术师就像真有了魔力一样,让人不可思议,一旦解密,咱们就会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简单……”
    李胜利还要继续说下去,但章献义打断了他的发言:“一些事情,本来就清清楚楚、顺顺当当,完全没有必要故弄玄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而搞得云里雾里、曲曲折折。至于说他的口供是不是含有强迫的性质,是不是自己意愿的表达,也就是说有没有刑讯逼供,我相信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感受,当你面对一个百般抵赖、死不认账的嫌犯时,你能怎么办?在肉体上没有动过他一个手指头?在精神上没有恐吓、威胁一句?不可能吧?如果不这样的话,案子还能办下去吗?我想问在座的一句,谁没有刑讯逼供过,请举手!”会场上鸦雀无声,没有人应答。
    停顿了片刻,章献义缓和了一下口气说:“这些天来,刑警队的同志们很辛苦,做了大量繁重而又有效的工作,我们要给于充分的肯定,这样我们的工作才能向有益和好的方向发展。”耿培祥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会引来章献义如此的不快,虽然会议室里的柜式空调开得“呼呼”作响,送来阵阵暖风,但他却感到凉气袭人。他意识到章献义可能误解了自己,于是就连忙申辩道:“这段时间,李胜利他们夜以继日的工作,是有目共睹的,我绝对没有否定他们工作的意思,我之所以提出了一些我个人的看法,就是想知道这个案件的真相是什么,会不会还有咱们所不知道的东西,一旦匆忙结案,移送到检察院,如果再出现什么新的情况,这样就会给咱们的工作造成被动,我是这样考虑的。”
    章献义冲耿培祥摆了摆手,脸上恢复了笑意,说:“老耿啊,你是外国的侦探片看多了吧,凡事都要搞个水落石出,查明真相。实际上李胜利他们就已经搞出了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了,还有什么另外的真相吗?咱们的结论是什么,真相就是什么,不要想得太多,你是过虑了。”耿培祥的意见被否决了,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这引起了章献义的不满,后来被章献义以耿培祥年龄大了,不能胜任本职工作,而叫其退居了二线。警员吴涛对俺的案子,感觉有疑点,也认为俺不是真正的罪犯,被李胜利以他不适宜在刑警一线工作为由,调到了办公室做专职文员去了,而李胜利则因为办案“有功”,工作能力强,被提升为刑警队副队长。当俺的案件被移交到检察院时,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陆青锋,认为俺的案件证据不充分,要公安局补充侦查,不愿意对俺提起公诉。
阅读(254) | 评论(0) | 字数(5288)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