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本站的全国各地作家名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6)

飘荡着的灵魂(6)

◎作者:安然  ( 2019-04-12)


 

听到张大功还在为自己狡辩,李胜利有点不耐烦了:“你还在嘴硬,我告诉你,我们是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但是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你可以继续抵赖下去,可是你应该想想你的后果将是什么?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你再好好的想想,你不老老实实地交代,你只会受到更大的惩罚。”

张大功被看守民警押回了监室,吴涛这时抬起头来,用手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喃喃地说:“审完了?”实际上吴涛并没有睡着,他曾努力地想使自己入睡,但“噼噼啪啪”的打人声和张大功的哀嚎声,早已使他睡意全无,他不想看到陈锦打人的场景,只是借着酒劲假睡而已。

在刚才的酒桌上,李胜利说要晚上突击审问张大功,他就知道一场刑讯逼供不可少了。他很反感刑讯逼供,认为通过屈打成招得来的口供,可信度是很低的,是容易造成冤假错案的,只有通过说服教育,使他们口服心服,他们才会如实地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案件的侦破才有意义。

可是李胜利不这样看,他不只一次的对吴涛说过,教育不是万能的,甚至可以说作用不是多大的。他告诉吴涛:人一生下来,就要接受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按说接受的教育应该不少了吧?如果说教育是有用的,那么经过这么多的教育,每个人都应该是遵纪守法的合格公民,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偷盗、抢劫、强奸、杀人、贪污、受贿等等经济和刑事案件呢?这就说明光靠教育、警示、批评这些手段来遏制犯罪,效果是不太好的。如果犯罪成本低,犯了罪而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那就是在鼓励犯罪,案件就会源源不断的出现。所以说咱们苦口婆心的劝说、开导他们,也不会使他们良心发现,就顺顺当当地、一五一十的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这就是为什么未成年人犯罪要进劳教所,进行劳动教养。劳动教养这里面还有点教育的成分,对他们还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是还是以体力劳动为主,教育为辅。成年人犯罪就要进监狱和劳改所了,进行劳动改造,那里可就没有什么思想教育了,完全就是体力惩罚了。当然喽,从大的意义上讲,进行体力劳动和体力惩罚,也是一种教育的手段,这是一种从灵魂深处对他们进行的教育,通过体力劳动和惩罚,改造他们的思想和灵魂,来让他们明白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这样他们才能彻底的悔过自新,重新做人。

其实吴涛心里也明白,每个罪犯在犯罪的时候,都存在着一个侥幸心理,认为作案的时候,只有天知地知,和他自己知道,不容易被逮着,退一步说即使被逮着了,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只要自己不说,事情的真相就永远是个谜,因此罪犯的口供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没有罪犯的口供,就会给破案带来很大的难度。罪犯之所以是罪犯,他就不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你想通过说服教育,使他良心发现,顺顺当当的坦白交代,那有那么容易的事。对于那些真正的罪犯,受到惩罚,也是罪有应得,丝毫也不值得同情,关键就是他是不是罪犯呢?现在没有充分的证据,就能证明张大功就是罪犯。按常理,案件出来后,凡是和本案有关联的人可以说都是嫌犯,因此抓捕张大功也是应该的,问题是我们把他当成了罪犯来审,万一他不是呢?可是不审问他,或者审问他时,和风细雨,温文尔雅,审者和被审者都彬彬有礼,像是在拉家常,被审问的就是不说案件的事,那抓捕他又有什么意义呢?总不至于把他请进来,好吃好喝好睡的、像老爷一样的供着他吧?万一他又是的呢?他不就漏网了吗?那我们岂不成了吃干饭的?一切都应该给破案让路,还是有道理的。

第三天晚上,李胜利他们又来到看守所,这次陈锦拿了一个电警棍来。

经过了一天一夜,张大功的脸上并没有消肿了多少,依然鼓鼓囊囊的,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去捅马蜂窝,被马蜂蛰了的样子。

陈锦晃了晃手中的电警棍,对张大功说:“今天招不招供?”

张大功哀求道:“俺不是杀人犯,你们放了俺吧?”

“放了你?只要你把问题交代清楚了,我们就放过了你,你就不用受皮肉之苦了。”李胜利开导着他。

两次审讯都没有说话的吴涛,他觉得有必要说上几句,如果他真是凶手,让他早一点明了,负隅顽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不招供对你来讲是没有一点好处的,在我们掌握了你杀人的证据后,你不招供依然可以治你的罪的,并且还要加重治你的罪。你如果及时的招供,我们可以认为你有立功的表现,我们也可以向检察院、法院建议,在量刑上会有所减轻的。”

实际上吴涛的这段话对张大功来讲,是没有多少影响的,张大功怕归怕,但心里像明镜似的,杀人偿命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杀人犯承认自己是杀人犯了,就不枪毙他了吗?你这是在哄俺,俺不能上你的当。所以张大功还是那句话:“俺没有杀人,俺不是杀人犯。”

陈锦来到张大功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电警棍,然后将开关打开,“噼噼啪啪”电警棍突然就响起了急促的电流声,同时出现了蓝色的电弧花,就像暴雨交加的夜晚,忽然打起的闪电,很是阴森、可怖。

“你招不招呢?”陈锦在问他。

张大功看着陈锦手中的电警棍,恐惧地说:“俺真不是杀人犯啊,您就饶了俺吧,呜呜……

说罢,张大功又嚎啕大哭起来。

“我叫你装蒜。”张大功的哭泣并没有阻止住陈锦的冲动,他把手上的电警棍朝张大功身上戳去,“滋滋”的响声,仿佛要把张大功身上的衣服烧焦,把他的肉烧熟。

“嗷、嗷……”张大功由哭泣变成了惨叫,叫得令人毛骨悚然。

陈锦每戳一下,张大功都要惨叫一声,反反复复好几次,可他硬是没有承认自己是凶手。

张大功被电得死去活来,吴涛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对张大功是不是杀人犯一直产生怀疑。在张大功被押下去是时候,他斗着胆子说了声:“看来他好像不是真的杀人犯。”

李胜利沉思了一会儿,对吴涛说:“他不是的,那谁是呢?这个张大功硬是不招供,有两种可能,一是真不是罪犯,也就无从说起。二是真是罪犯,打死也不说,说了就是死,还不如忍着。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杀人犯,只能靠他自己招供,给咱们提供证据,现在他不说,咱们也只能这样,同样他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自己不是罪犯。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对待罪犯,也就是恶人,咱们只能这样做了,好人是不能把恶人磨过来的,实际上咱们也都是好人,不是恶人,咱们只是借用了恶人的手法对付恶人而已。当然咱们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白天咱们不还是正常的摸底排查吗?但愿能有新的线索,带来新的突破。”

李胜利希望的新线索不久就出现了,俺就是他的新线索。

李胜利他们认为,如果张大功不是杀人犯,新的杀人凶手也会到案发现场的,因此这个凶手应该就在离杀人现场不远的地方居住,叶家庄和玩具厂的人嫌疑最大,于是就派人着便装在案发地点盯梢、巡睃。同时他们还对叶家庄和玩具厂的青壮男人逐个进行了排查,玩具厂就报案人张大功的嫌疑最大,已经抓了起来。叶家庄就数俺的嫌疑最大: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自行车骑得好,作案后容易逃脱。他们还发现了俺回到了案发现场,就是那天俺和来顺慢骑自行车比赛后,从那条小路上经过。他们看到的俺是一个神情慌慌张张的人,并且做贼心虚的朝那片杀人的玉米地里张望着。

他们怎么看就怎么觉得俺就是杀人犯了。

俺的被抓,对父亲来说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他怎么都想象不到俺竟是这样一个人。在屋里他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他精神崩溃,六神无主。悲痛中他想起了他的另一个亲人,那就是俺的姐姐。他浑浑噩噩地来到了姐姐的家,将俺被抓的事,前言不搭后语的讲了一番。

姐姐听后也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不认为俺会杀人,公安局一定是搞错了。她安慰父亲也是安慰自己说:“可能是公安局把弟弟带过去问问情况,了解清楚了就会把他放回来的。”可是她的内心比父亲还要着急,她知道俺从小就没有离开过家门,不知道该怎么办,何况这次是被人抓走的,一定会受到惊吓的。她让父亲不用再回叶家庄了,在她家里看好外孙,自己则和姐夫连夜赶到了看守所。

在那个黑沉沉的夜晚,看守所的人不让他见俺,让她们到明天白天上班的时候再讲。姐姐苦苦哀求也不行,她以为第二天一到上班时间就可以探视,怕连夜回家,第二天再有什么事给耽搁了,就没有回家。姐姐和姐夫两人就在看守所的大门外呆呆地熬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到了上班时间,两眼通红的姐姐要见俺的时候,门卫对她讲:“这里是关押犯人的地方,按规定是不能随随便便就探视的,你们回去吧。”

姐姐说:“俺都在这等了一夜了,你就让俺见见他吧。”

门卫看了看俺姐,又看了看俺姐夫,面无表情的说:“这是规定,关押期间,犯人是不能和其他人见面的。”

姐姐说:“俺弟弟不是犯人,是搞错了,他不会杀人的,他从小就胆小怕事,平时连个大话都不敢讲,怎么可能去杀人呢?俺弟是冤枉的……

姐姐在替俺申辩,可门卫摆摆手,连忙制止了她:“你不用给我说这些,规定就是不能见,我只能执行,我可不敢违反规定,别说是你们,就是天王老子来啦,也不能见。”

他这么一说,那就是见不成了。姐夫有些不满地说:“你要是早讲有规定不能见,俺就不在这熬一晚上了,这是什么事啊。”

门卫眼睛一瞪,气势汹汹地嚷道:“又不是我让你等的,你想等,出去、出去。”他连推带地将姐姐和姐夫轰出了大门外,然后“咣当”一声,将大铁门关上。随后从大铁门的门缝里,传来一句门卫的蔑视声:“真不懂规矩,想见就见了,哼。”

姐姐和姐夫相互看了一眼,姐夫说:“不能白看,得花钱的。”

姐姐很无奈地说:“花就花吧,要是能把弟弟救出来,花多少都行。”

姐夫瞪大了两只眼睛,看着姐姐。

姐姐的心事已经全在俺身上了,她什么都不顾了。她向大门外走了几步,然后猛地转过身来,对着看守所凄厉地喊着:“弟弟,姐姐来看你了,俺进不去门,不能见你了。你要好好的,别害怕,姐姐相信你不会杀人的,你是个老实的孩子,是个好孩子,你一定会被放出来的……

高墙里的俺,听得真真切切,俺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俺也扯着嗓子喊:“姐姐,你快来救俺吧,俺害怕……   


阅读(435) | 评论(1) | 字数(3885)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温暖呀,也许就是一句话。 田世花 2019-05-02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