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3):何雨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作者:钟长荣  ( 2019-04-02)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高尚者往往命运坎坷,卑鄙者往往路路畅通,是“举世皆醉唯我独醒”,还是“举世皆醒唯我独醉”?谁也无法言明!考上久仰的五常一中,顿觉天宽地阔,那里人才荟萃,那里名正风清,那里的名师对我有巨大的吸引力。正派的知识分子聚合的地方总是阳光灿烂,与这样的老师相处绝对是一种精神享受。一次全县性的大型集会将五常一中全体师生推向了欢乐的波涛。全县师生集合于大操场上,准备前往体育场参加这次大会。人人手持一束彩纸做成的花束,八十多位老师分别站立在各个班级队伍的前面。学生们的注意力永远集中在老师身上,多年向往一中的我,不住地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突然,我身后的赵同学扳着我的肩膀亲切地告诉我:“那就是伊作霖老师!”我的眼光立即倾注在了他的身上。他,高高的个子,挺拔的身材,鼻梁上的白色眼镜在太阳底下闪光,手捧的花束映衬着他那白净的脸庞,显得洒脱、高雅、文明、文化;全身上下,都是青色。他像是在沉思。他的历史,我已略知一二,大学时代,因有指责苏联的言论而被打成右派;此后,一直难以伸腰,三十几岁,仍然孑然一身,没有如花似玉的姑娘敢于向他招手,只有一大群中学生像崇拜偶像似地围着他问这问那。
    “文化大革命”的突然爆发,立即将他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也许是他“孤芳自赏”的怪癖对随波逐流者有点刺激,也许是他刚直不阿的言行对苦心钻营者有点忤逆,也许是越受学生欢迎的老师越能衬托出无德无才者的鄙陋浅薄,运动一开始,他就被卷入了乱斗的漩涡。在几个别有用心的政客的煽动下,不明真相的师生开始向他猛烈进攻。铺天盖地的大字报黑墨淋淋,异常惨烈的批斗会夜以继日。一时间,仿佛一中的运动重点就是批斗伊作霖老师,对伊作霖老师的爱憎态度成了革命与不革命的分水岭。先前受过伊老师关爱的学生也挥戈上阵,将培养她的苦心诬为腐化她的心灵。平时与他要好的同事也为保全自己无中生有地揭发他的罪行。他经常被戴上纸糊的高帽,胸前挂着厚厚的木牌,木牌上“伊作霖”三个黑字被红叉叉得一塌糊涂,红色颜料像鲜血在流淌。他时而被一群男女簇拥着,双手提着两个破暖壶,一边走,一边敲,还要高呼侮辱自己的口号,还要高唱丑化自己的《鬼歌》。在烈日下 ,在寒风中,一撅就是几个小时。之后,还要被押解着去从事侮辱性的重体力劳动。尽管他已经规规矩矩地接收惨无人道的批斗了,但有些人还是认为他“怀恨在心,蒙混过关”,他经常还要遭受到棍棒皮鞭皮带的教育。实在挺不住了,他有了自杀的念头。“大左派”们嗅到了这个信息,加大了批斗他的力度,目的是促进他赶快自杀。可能是他们敦促得太急了,他反而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反而要坚强地活下去。
    “文化大革命”进入到了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阶段,伊老师终于被一个学生团体解放了。冬日的一天中午,我来到了他的宿舍,宿舍里杂乱无章,他正坐在一张破书桌前,就着白开水、咸菜条,啃着坚硬的干馒头。他比先前苍老了许多,但精神仍然很昂扬,谈吐仍然很幽默。谈中外名家,他非常敬佩《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的那句名言:“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倒”;他特别崇拜鲁迅先生,认为他的“吃人”二字把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概括的精辟绝伦。谈文革感受,他淡然一笑说:“学生们过激行为可以原谅,毕竟他们是受人指使的;别有用心的政客的煽动可就另当别论。《你崇拜伊作霖吗》这张大字报空洞得只剩下几条口号,你都整点干东西啊!”“指鹿为马还能有干东西?那张大字报与他们的愿望恰恰相反,使许多同学更加敬佩你了,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哈哈哈!”我们同时大笑,感到很开心。
    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终于走到了尽头,然而,伊老师的苦难却没有结束。他在无可奈何的情境下,与一工厂的大龄女工结合了。这个只有婚姻没有爱情的结合,使他一段时间内外交困,两人吵架的情形经常发生。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一个男孩、两个女孩的相继降生,给这个热爱生命的可怜人带来了新的希望。他每月开工资,就带着三个不懂事的孩子来到一家饭店,先安排孩子们开吃,然后自己将一杯又一杯的烈酒喝进肚里。“四人帮”一伙虽被粉碎,但根深蒂固的极左思潮像大毒蛇一样盘踞着人们的头脑,一些官吏对像伊老师这样的“摘帽右派”仍然是工作上使用,生活上不理。一家五口栖息于学校的一处旧仓库,冬天寒风卷雪冲入屋里,夏天蚊蝇自由飞来飞去。他喝醉了酒,总是和衣带帽穿鞋蒙头大睡,睡梦中不断呻吟。随着高考制度的恢复,他被调入当时新成立的实验高中,学生及其家长对他寄予无限的希望,经常堵在他的办公室和家里探讨升学的问题,他总是不厌其烦,循循善诱,有时谈到半夜,他的才华似乎得到了施展。当局为了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给他安置一处连脊住房,偏偏与他为邻的是一位有点社会地位的小吏。这位小吏了解他的历史,便千方百计与他为难,以便使这处连脊房独归己有。
    于是乎,两家战事不断,时而拳脚相加,伊老师总是大败而归,脸上留下了不少伤痕。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理论真是灵验得很啊!然而,已经认为自己被解放了的伊老师显出了空前的英勇,自不量力地要与这个不识几个字的小吏拼个高低。然而,饱读诗书的书呆子根本斗不过不识几个字的小吏。那一天,北风呼啸,狂雪乱飞,那位小吏笑容可掬地对他说:“咱们和解吧!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咱俩好好谈谈。”伊老师满心欢喜,如约而至。刚一进门,就被一伙大汉揪住头发,扭住胳膊,一阵拳打脚踢,只打得他遍地乱滚,哀嚎不已。《水浒传》上有林冲误闯白虎堂的情节,那是高太尉为他干儿子得到林冲的美貌妻子而设,这伊老师被骗送上门来,又算是什么呢?后来,气得发疯的伊老师经人提醒去找小吏的上司,求其主持公道。那位大吏眯缝着眼睛,听完了伊老师的控诉,打着官腔,拉着长声道:“你要端正态度,不要与革命的领导干部为敌!”伊老师高声反问:“难道反抗他的欺压就是与革命的领导干部为敌吗?”这个大吏斩钉截铁地说:“不仅是与革命的领导干部为敌的问题,说的直接一点,是对现实不满的问题!”“你有什么证据?”已经被解放了的伊老师不允许此时还有人用这样的大帽子压他。“你整天喝酒就是证据!别以为四人帮倒了,你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他把“惮”字念成了“谈”)真是:秀才遇大兵,有理说不清 ,对牛弹琴牛不懂,与虎谋皮虎吃惊。
    不久,他就被赶出了他的住宅,又回到了学校的旧仓库,那半间房子终于轻而易举地为小吏所占。从此,他的油黑的头发逐渐变得花白,不久就全白了。无法咽下这口气的伊老师终于想出了报复的办法,他亲自书写的情文并茂的小字报贴得到处都是,着实让那个小吏难堪了很长时间。他知道是伊老师所为,便找到了伊所在学校的校长,声泪俱下地诉说自己的委屈。那位校长明知告状者是无理取闹,却念及他的社会关系,好言安慰他。没过多久,最受学生欢迎的伊老师被突然调入教师进修学校。伊老师感到了挣扎图存的无路,转而自暴自弃,酒就成为了他唯一助他泄愤的朋友。一日三餐,每餐必喝,每喝必醉,每醉必哭,哭声极哀。这种借酒浇愁的情境,使我立即想起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竹林七贤”中的“刘伶醉酒”和阮籍的“抱路痛哭”。品行高尚、学问一流的伊老师迅速变老,变脏,变躁,他的衣裤污垢层层,发出亮光,他的白发在风中飘忽,他的响亮的声音变得嘶哑,他的挺直的腰板变得佝偻。此时,他才四十五岁。天无绝人之路,枯木也能逢春,上级落实知识分子的文件传达下来了,进修学校的官员笑眯眯地告诉他:“你准备一下搬家吧!上级给你分配了一间房子。”伊老师开心地笑了,终于有了一间自己的房子了!这天晚上,他高兴地喝了一瓶“五常白”。然而,这希望没有持续几天,就像肥皂泡一样地破灭了。当他就要搬家的时候,学校官员很惋惜地告诉他:“你动作太慢了,那套房子已经搬进了一位新来的领导干部。”伊老师突然倒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他被同事们七手八脚抬到医院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无论人们怎样呼唤他,他都一点反应也没有。
    一九八一年六月的一天夜晚,他突然声嘶力竭地喊叫几声,便永远地无声无息了,享年四十六岁。是夜,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开追悼会的那一天,人流如潮,个个悲伤,那张放大了的被打成右派时的纪念照挂在大厅中央的白墙上,他深情地注视着祭奠他的男女老少。他的女人领着三个睁大眼睛看热闹的孩子,站在遗像前,显得那样地孤独无助。论思想,评人品,比学问,伊老师堪称众人的楷模;过生活,趋世态,搞关系,伊老师真是一窍不通。“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大诗人北岛的论断精辟绝伦!
阅读(47) | 评论(0) | 字数(3752)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