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4):嘎玛丹增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休要扼杀孩童的美丽

休要扼杀孩童的美丽

◎作者:钟长荣  ( 2019-03-19)


  孩童之美,美在真实,美在天真,美在幼稚,美在随意。一哭一笑,尽显恼怒与开心;一举一动,张扬妩媚与自由;一说一唱,表达情感与才能。毫无矫揉造作之拘束,也无受制于人之紧张,更无装腔作势之严肃。一切都来自天生与自然,没有半点尘灰泥淖之污染。
    故而疲于物欲横流的人世间奔命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一见到孩童那似懂非懂、一本正经地玩耍的情景,就一扫胸中的污垢而满心欢喜。唐代大诗人骆宾王六岁时写的诗之所以流传千古而常新,就是因为他把白鹅的可爱与孩童的美丽交融在一起:“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爪拨清波。”大白鹅无忧无虑,在清水河中嬉戏玩耍,多么温馨而自由的画面!这清水浮白鹅的画面正是初唐时代农家乐的象征,正是懵懂孩童纯净心境的反映,不仅会使孩子们拍手歌唱,也会使大人们引吭高歌。
    宋代词人辛弃疾善于描绘农家乐的趣味,在《清平乐•村居》中作者吟道:“茅宅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有翁媪的逗趣唠嗑,有大儿的挥锄劳作,有中儿的用心织笼,有小儿的卧剥篷莲 ,一家人全然被涌动的春潮呼唤出来,而最令人狂喜的却是那句:“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蓬莲”,这一饱含深情的词句,将激昂欢快的心境推向了高潮,却又戛然而止,留给人们以无限的想象空间,真是余音袅袅,余味无穷。小儿无赖,无赖得憨态可爱,无赖得忍俊不禁,无赖得令人心醉,使人感到天地之间只有孩子们是无忧无虑的,因而他们才是最快乐的。
    聪明的家长决不能扼杀孩童的美丽,决不能让孩子们从小就套上沉重的社会竞争的枷锁,决不能使仅有几年的孩童快乐时光过得很劳累。刚刚牙牙学语,就强迫幼小的孩子背上沉重的大书包,今天学外语,明天学数学,后天学音乐,搞得稚嫩的孩童气喘吁吁,烦躁不安,还美其名曰:超前教育,竞争教导,追潮意识。岂不知:这是犯罪!本来是好动好玩好乐的年龄,却被套上了沉重的精神枷锁,使孩童从小就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亦步亦趋地被动地学习,进而早熟早落。
    宋代有个叫方仲永的孩子,从小聪明过人,见物便能吟出很得体的诗句。其父沾沾自喜,认为生了一个神童,于是,经常带领他出席各种聚会,会上大吟其诗,受到夸奖。然而,他长大之后,却成了很一般的人。什么道理?早熟早落也,拔苗助长也!孩童之美,美得令人心醉,如旭日东升,如春风浩荡,如鲜花盛开,如黄鹂歌唱;上帝的恩赐,自然的沐浴,亲人的挚爱,人类的关照,这一切大爱的倾注,使孩童的美丽大放异彩,只有孩童们大放异彩,这个万象的社会才有真正的希望!
阅读(80) | 评论(0) | 字数(138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