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3):何雨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目瞪口呆

目瞪口呆

◎作者:钟长荣  ( 2019-03-06)


   时间:2006年9月8日上午
    地点:海滨市某私立高中高三办公室
    人物:老周,男,五十九岁,头发花白,精神矍铄,戴一高度近视镜。老齐,男,五十八岁,头发油黑,眼镜片里闪烁着邪光,声音沙哑。小吴,女,二十六岁,披肩发,高跟鞋,超短裙,笑声朗朗。小赵,男,二十八岁,长头发,牛仔裤,尖皮鞋,满脸堆笑。老王,男,五十七岁,腰板挺直,一本正经。
    (大幕拉开,老周正在聚精会神地翻书写字;他对面的小吴正对着小圆镜精心地描眉。突然,老齐和小赵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老齐:哎呀妈呀,这车堵的太不像话了,我他妈足足在车上晃荡了两个多小时,嗓子都急哑了!
    小赵:你的嗓子从来就没清亮过;你坐了两个小时的车,难道还不幸运吗?我足足步行了一个小时,我跟谁说去?
    小吴:(顿时兴奋起来)齐老师,你真可爱,怎么背了一个花兜子?
    小赵:(也兴奋起来)小吴眼睛可真毒,一下子就看出了破腚(他把“破绽”说成了“破腚”)我跟着他在操场里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老齐:哎呀妈呀,我怎么把我老伴的兜子带来啦!
    小吴:快倒出来看看,都是些什么宝物?
    老齐:(一边掏兜子里的东西,一边往桌子上放)哎呀妈呀,小镜子,香皂,香水,卫生纸,化妆品,还有,还有,啥时候把避孕套也装到兜子里了?真是窝囊带冒烟!
    小吴:什么,你把避孕套给带来了?奇观,奇观,千古奇观!(不住地拍手)
    小赵: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避孕套可以吹成气球,你不知道吧!拿来一个,我给你吹大!小吴:你可凉快凉快吧,你不嫌恶心吗?
    小赵:你可真是心理变态,这玩意没使前是最干净的!(他从老齐的桌子上抢过来一个避孕套,得意地吹成了大气球)
    老齐:你可真有两下子,眨眼之间就让避孕套变成了大气球!小赵:(踌躇满志地)这还不容易吗,只要你憋足气,别松口;这叫做废物利用,化腐朽为神奇。
    小吴:你可歇会儿吧,像你这样废物利用,你的脑袋可以当皮球踢了?
    小赵:那有什么?有朝一日,脑袋不但要当皮球踢,而且还要烧成灰,人嘛,就得想开点。
    小吴:想开点?谈何容易!一想到人的脑袋会被当球踢,还要烧成灰,我连备课的心思都没有了。
    小赵:(嬉皮笑脸地)你别悲观,我看你现在就在精心地备课,这妆化得多么聚精会神啊!
    小吴:化妆怎么啦?你反对吗?你错了,我这是新式备课法,你懂吗?
    小赵:(仍然笑嘻嘻地)我错了,错就错在不会化妆;但我不明白,化妆是新式备课法,道理何在?
    小吴: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时代?小赵: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什么时代化妆与备课大概都扯不上关系。
    小吴:真是秀才遇大兵,有理说不清,你错就错在你的思想还停留在民主革命阶段。
    小赵:那社会主义阶段的特点是什么?是化妆?小吴:当然是化妆,你想啊,我们的学生都是十七八岁的青少年,他们喜欢什么?
    小赵:这还用你说吗?当然是美女!老齐:(一边翻报纸,一边笑盈盈地)小赵这句话算是踩在耗子尾巴上了,说实在的,像小吴这样的美女,学生分外喜欢;像我和老周这样的老头子,学生看了就烦。
    老周:(气愤地)岂有此理,你们闲扯淡,为什么把我扯进去?老齐:哎,我说老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为什么不能把你扯进来?你生活在真空里吗?你是妙龄女郎吗?
    老周:(站立起来)尊敬的齐先生,我在备课!你们一进屋就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有你们这样备课的吗?
    老齐:叽叽喳喳是小鸟,你怎么把自己的同事比作小鸟?这是个原则问题,这绝不是小事情!小赵:就是,老周也太有点那个了,我们句句都没离开备课这个主题呀!
    小吴:老周年纪大了,思想上绣了,可以理解,我们不应该计较,我们继续备我们的课!
    老周:谁思想上绣了?不跟你们东家长西家短就是上锈吗?我看你们才是真正地上锈!
    小吴:哎,真是奇怪,这老人家还生气了!老齐,你是组长,你说句公道话,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老齐:老周老了,思维慢了,思想旧了,反应也迟钝了,你们用一个小时备完的课,他得用两个小时。另外啊,我学过医,我明白,人到老了,心脏都得搭桥,你们大声讨论,搭上的桥就晃荡。不过,我还行,都说我是六十岁的长相,三十岁的心脏。你们要理解他,理解才能万岁嘛;至于你们讨论的内容,很新颖,很时尚,就像小吴穿的超短裙那样时尚。保守的人是接受不了的,你看老周春夏秋冬就是这身蓝布大衫。老周:无稽之谈!难道你让我也穿超短裙、蹬高跟鞋吗?
    老齐:(哈哈大笑)你看看,你看看,他还急眼了,小吴老师,赶快脱下你的超短裙和高跟鞋吧,有人已经不乐意了!小吴:那可不行,不但我不同意,我的学生也不能答应,他们都十分欣赏我的这身时髦的打扮。
    老周:(怒不可遏)我说老齐,你怎能公开调拨同事之间的关系?穿衣戴帽,各好一套,我有什么权利不乐意?老齐:我只是打一个比方,你又冲我来了,好像吃了枪药。
    小赵:老周这几天犯胃病了,胃酸肯定过高,心里肯定不舒服,我们就不要刺激他了!
    小吴:我们从来就没想刺激老周,我们就想刺激刺激你!
    老齐:(左手用力拍一下桌子)对,刺激刺激这小子,这小子年轻,抗刺激。
    小赵:你们可别错翻眼皮,我也不是好惹的,你们打听打听,我怕过谁,谁怕过我?
    小吴:哈哈哈,你只说对了一半,谁怕过你?我问你,化妆算不算备课?
    小赵:我从来没有说过不算,也从来没有说过算。
    老齐:(手捏报纸,突然大声呼叫,把屋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哎呀妈呀,太悲惨了,剖腹产把一个三十岁年轻母亲的生命给报销啦!
    小吴:(即可跑到老齐身边,歪着头看)拿来我看!
    小赵:(也迫不及待窜到老齐身边)我也看看!
    老齐:(有点激动)怎么搞的,剖腹产这么大的事件,她的丈夫竟然不在身边,什么玩意?小吴:这能怨她丈夫吗?是大夫做手术还是她丈夫做手术?老齐:你说这话,完全没有空气,她丈夫在跟前,起码能壮一下胆,是个精神依托。小赵:废话,壮胆有什么用?疼的死去活来,还有心思壮胆?
    小吴:真可怕啊,女人的生命就这样不值钱啊,说死就死了!
    老齐:这不是值钱不值钱的问题,这是责任问题;我的姑娘也是剖腹产,那天她妈去了,我也去了,但没让我进病房,他妈一直在跟前。一点事都没有,刺地一声,拉个小口子,孩子就出来了,大脑袋粉白粉白的,可招人喜欢了。其实,剖腹产算什么啊?现在医学发达了,怕什么?而且只许生一个,只遭一次罪;女人嘛,不生孩子干什么?
    小吴:我抗议,女人难道就是生孩子的机器吗?我看,就应该让男人生生孩子,让他们也尝尝生孩子的滋味,别情等现成的。
    小赵:除非你是上帝,别人大概没有这个权力!老周(忍无可忍)请问齐先生,你们胡扯的这些内容也是备课吗?
    老齐:(故作惊讶状)是啊,怎么不是?人性化,以人为本嘛;一位女同胞因为剖腹产丧失了年轻的生命,作为有良心的中国人,能不悲哀吗?请问,对这样悲惨的事情无动于衷,那还是中国人吗?那还有起码的人性吗?
    小吴:我完全同意老齐的观点,(唱)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老周:真不像话!这是办公室,还是自由市场?
    小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在旧式办公,我们在新式备课,井水不犯河水;一位女同胞倒下了,难道还不允许我们表示一下我们心里的悲哀吗?老周:你们悲哀是可以理解的,难道我就不悲哀吗?可这是办公室,要考虑别人的存在,你们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语无伦次,乱说一气,不成了百家讲坛了吗?
    老齐:你可别不信,现在的百家讲坛可是火的很啊!易中天论三国,像炸弹一样凶猛异常,引起了酣然大波(他把“轩然”说成了“酣然”),依我看,易中天的观点还是可以的。
    小吴:(厥起了小嘴)我就是不喜欢《三国演义》,什么玩意?连像样的女人都没有几个!
    小赵:(不屑一顾)你以为《三国演义》是《红楼梦》吗?每本书有每本书的内容,都让你喜欢?你以为你是谁呀?
    小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就不明白,小乔为什么嫁给周瑜呢?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为什么不嫁给诸葛亮呢?还能多活几天!
    小赵:笑话,你叫小乔嫁给司马懿呗,他活的时间最长。
    老齐:姻缘全是天注定,不顺天意活不成,我还想娶个歌唱家呢,行吗?
    小吴:行啊,为什么不行?歌唱家不也是人吗?你就拉住她的手说:亲爱的,我爱你,你是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牡丹!
    老齐:你可歇会儿吧,那她就会一个巴掌把我的嘴巴打肿!小赵:那可就打肿脸充胖子了,太好玩了!(拍起了手)
    小吴:老齐就是太悲观,歌唱家有什么了不起?脱下戏装还不如我们呐,你就放开你的胆子去爱,没事!
    小赵:说了这么老半天,小吴就这句话算是踩在猫尾巴上了,她们真地没有什么了不起,卸了妆,比谁都狰狞!老齐:你可凉快儿一会吧,人家卸了妆也比我们好看,你就拿小吴来说,卸了妆不也比你好看吗?
    小吴:好啊,你们绕来绕去,扯来扯去,拐来拐去,又拐到我这来了,你们反对我化妆就明说,何必含沙射影呢?老齐:冤枉,冤枉,天大的冤枉!好心当成驴肝肺,美女总是好生气,真理再向前跨过一步就是谬误!苏东坡不是说过吗:淡妆浓抹总相宜,其实轻描淡写化点简妆还是挺好的,叫人赏心悦目。
    小吴:我反对!你错误地理解了苏东坡的诗意,人家的意思是说,西湖美到如何形容都适宜的程度,没有强调“淡妆”;像古代的四大美女怎样打扮不好看?小赵:你知道的还不少呢,那你说说,古代的四大美女都有谁?小吴:真没见识,连四大美女都不知道,还忙着找对象呢!
    小赵:你说的很对,就因为我不知道古代的四大美女是谁,到如今还是光棍一条。
    老齐:其实,光棍有什么不好?家庭是什么?家庭就是枷锁,我这几年就是被枷锁给锁得狼狈不甚了(他把“不堪”说成“不甚”)
    小吴:老齐,你总是悲观,你那老伴比你小十多岁,多年轻,你还不满足,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老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她整天穿得像卖菜妇,说话就嚷,声音像破锣,听着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小赵:(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啊,我明白了,你是喜新厌旧啊!(右手指向老齐唱评剧《秦香莲》选段)陈世美,你休狂妄,睁开二目瞧一瞧••••••
    老齐:绝对冤枉!我们俩生活习惯差距太大了!他爱吃土豆,我爱吃地瓜;他爱吃烧饼,我爱吃麻花;他爱喝绿豆粥,我爱吃胖对虾••••••
    老周:(愤激地将书本往桌子上一摔)这课是无法备下去了,又扯到对虾了!
    老齐:(看见老周生气的样子,急忙说)好了,关于对虾的议题且听下回分解,老周已经忍无可忍了,放下书本要请愿了!
    小赵:(笑嘻嘻地)请愿好啊,去找段祺瑞,他最有办法对付请愿者。
    小吴:我们讨论的是国计民生的大事情,句句围绕主题,这就是新的形势下的集体备课,难道这也不对吗?
    老周:(忽地站立起来,右手直指老齐)齐先生,你身为一组之长,就这样领导集体备课吗?这还算是办公室吗?
    老齐:(显出很委屈很吃惊的样子,两手在胸前一摊)哎,你怎么又冲我来了?我说什么了?
    老周:你一进屋就大喊大叫,不是剖腹产,就是吃地瓜,世上哪有你这样备课的?小赵: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老周同志,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老齐思想比较活跃,能与时俱进,你老思想保守,好固守旧章。他说的话你不愿听,因此就发脾气,可以理解。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都互相包容一下;时代变了,备课的形式也要与时俱变的。
    小吴:周先生,我也是这个想法,我总觉得你不太合群,有点孤芳自赏,那不妥当啊!时代的列车突突突地向前猛进,你却呼哧带喘地拉住车尾巴不让开,那不是自找苦吃吗?而且你这样整天抱着书本死记硬背,长此以往会得老年痴呆的!老周:俗不可耐,俗不可耐!你们把办公室当作自由市场,漫无边际地闲扯一些东家长西家短,三只蛤蟆六只眼,与时俱进就是这个样子吗?我得老年痴呆并不可怕,你们得少年痴呆才是最可怕!
    小赵:可别扯了,时代变了,科学发达了,三只蛤蟆很可能长八只眼呢。
    老齐:说的对极了,要是每个蛤蟆都安上个眼镜,那三只蛤蟆就变成了十二只眼了。
    小吴:哈哈哈,你可真逗!小赵:哈哈哈,你真聪明!(正在此时,门被推开了,老王迈着方步走了进来,屋里顿时鸦雀无声。老齐急忙提着自己的椅子塞到了老王的胖屁股底下,老王笑呵呵地坐下了)
    老王:刚才还讨论的热热闹闹,怎么我一来就没了声音?气可鼓,不可泄啊,继续讨论,继续要论!
    老齐:王校,你是“一鸟进林,百鸟压音”啊!我们今天上午进行了紧张而激烈的集体备课,大家各抒己见,思维活跃,这种形式太好了,比一个人在那死抠书本要强得多!
    老王:你说的很对,时代变了,观念也要变,与时俱进嘛,可不能再搞那种“一本书,一个本,一支钢笔写写字”那一套了!
    老周:(怒气未消)请问校长大人,上班就唠嗑,东家长,西家短,三只蛤蟆六只眼,吃对虾,剖腹产,找对象,谈恋爱,化妆唱歌瞄眼线,这也叫集体备课吗?老王:(严肃起来)岂有此理!谁把蛤蟆带到办公室来了?快说出来,我一定严惩不货!(他把“贷”说成了“货”)
    老齐:老周是在打比方。
    老王:(转向老周,语重情长地)我说老周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把同事比作蛤蟆呢?年轻人,思想活跃,好说好笑,但你不能说他们是蛤蟆啊!(又转向老齐,笑眯眯地)老齐,你家乡蛤蟆多,你学学蛤蟆叫!
    老齐:(两手做弧状捂于嘴上)呱呱呱!(小吴、小赵笑得前仰后合)
    小吴:校长可真函默!老王:(翻了一下眼珠子)你说什么?什么叫函默?我有点不太懂。
    老齐:她说你真可爱,说话有笑料,平易近人,函默得很。
    老周:把“幽默”说成了“函默”,还在那恬不知耻地笑呢,真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
    老王:老周啊,不要看不惯,我们这些人都变老了,将来靠谁?就是这伙年轻人;事物是变化的,函默就函默吧,词语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呀!老周:你说的很对,事物是变化的,词语也是变化的,但你总不能大头冲下走路吧?
    老齐:怎么不能?神州飞行员上月球有时就得大头冲下。
    老王:(突然醒悟了什么)光顾和你们集体备课了,险些把大事给忘了,我告诉你们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你们组的劳动模范选出来了!(老齐,小吴,小赵急忙围住老王)
    老王:(一本正经地)我宣布:经学校董事会研究决定,省级劳动模范老齐!(小吴、小赵鼓掌)市级劳动模范小吴!(老齐、小赵鼓掌)区级劳动模范小赵!(老齐、小吴鼓掌)(又转向老周)你要向他们学习,来年也争取当劳动模范!
    老周:(目瞪口呆,半晌,才深呼吸一下道)指鹿为马!
    (剧终)
---------------------------------------------------------------------------------------------------------------------
    作者简介:钟长荣,笔名高山流水,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五常市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本科毕业。几十年笔耕不辍,曾在哈师大《语文天地》《黑龙江日报》《剧作家》《创业者》《江柳文学》《世界作家》《大东北文学》《辽宁文学》《大连文化》《人类的思想》《红袖添香》《浓情黑土地》《黑土名家》《醉歌文苑》《生活梦剧场》《万国诗存》《建三江作家大视野》《建三江网站》《五常稻米网》《五常散文选》《五常诗歌选》《钟声飞扬》《浓江河文学》《二十一世纪新锐作家网》等处发表多篇文学作品,曾获《二十一世纪新锐作家网》“新锐之星”荣誉称号。电话:15845015025

阅读(56) | 评论(0) | 字数(6010)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