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7):周士华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人性与兽性

人性与兽性

◎作者:钟长荣  ( 2019-02-18)


  憋在胸中的郁闷、痛苦、不平,总想发泄出来,聊以慰藉受伤的一颗心 ,这是处于困境中人们起码的精神需求。然而,听到的人却呈现出不同的表情 ,这不同的表情究竟是人性的体现,还是兽性的流露?俄国短篇小说巨匠契诃夫的《苦恼》向人们展示了这样的人性:一位叫姚纳的马车夫,心情沮丧,因为它的活蹦乱跳的小儿子近日夭折了,他想把心中的痛苦倾诉出来,于是乎,凡是坐上他的马车的人,都会听到他的唠唠叨叨的悲惨故事。然而,坐车人如钓鱼人“焉知鱼之痛也 ”那样,分别显出极不耐烦的样子。最终,他只能承受这人世的冷漠,将痛苦咽入肚中,自生自灭了。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冷漠的反应?这就说明:人性里面包裹着很冷的兽性。野兽从来不会因人的可怜而动侧隐之心。在大千世界纷繁世态面前,人们往往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因而陷入兽性的残酷。坐在车上的人关心的是自己的行程,于是像吆喝牲口似地反复警告他不要误时,根本没有同情他的一点意思。车夫满怀希望的倾诉,非但没有收获慰藉,反而增添了更深的痛苦。无独有偶,中国现代文学巨匠鲁迅先生在小说《祝福》中也有类似的描写:不幸女人祥林嫂,接连死去了两个丈夫和一个刚会说话的孩子,在巨大灾难的轰击下,他逢人便讲孩子被狼叼走的经过。一开始,还有几个妇女因母性未泯,陪着她掉下几滴眼泪。时间长了,人们就不愿听她的反复磨叽了,不是打断她的叙说,就是拿他的伤痛开玩笑了。如此尴尬的局面,他还能说下去吗?她的悲哀竟然成了别人取笑的材料,能不能有人因自己的孩子未被狼叼去而暗自庆幸呢?大概是有的。人一旦连同情心都没有了,人性就离兽性不远了。如果看过元代大戏剧家关汉卿先生的《窦娥冤》,则对人性的观察会眼界大开,虽然很痛苦,却获得了深刻。窦娥明明是负屈衔冤,凡是审理和批复她的案子的官吏都清清楚楚,却为什么明知故犯、铸成冤案、草菅人命?利益使之然也!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得到了真正凶犯的贿赂,也不同程度地尝到了从重从快处理案件的甜头。于是乎,可怜的窦娥就被凶神恶煞的野兽们绑赴刑场,执行刀决了。在杀气腾腾的刑场上,官吏们一本正经,刽子手杀气腾腾,旁观者目瞪口呆,俨然窦娥就是罪不可赦的杀人强盗了。尽管窦娥指天问地,哭喊冤枉,痛立三桩誓愿,亲手铸成冤案的执法者是心知肚明的,却无一人良心发现,挺身而出,为女伸冤。这就是封建专制扭曲下的变态人性!窦娥的撕心裂肺的呼喊在他们看来,大概与激越动听的音乐差不多,甚至比音乐还有刺激性,而人围如墙的观赏者确实是来看杀人热闹的。
    你不幸不等于我不幸,你痛苦不等于我痛苦,这似乎可以成为麻木不仁者的挡箭牌;然而,将自己的欢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可就是兽性大发、不可救药了!为什么因政见不同,就使用惨无人道的手段将对方折磨得痛不欲生?为什么会将侮辱人格的勾当发挥到登峰造极的高度?为什么受刑人的一声声惨叫会引起兽性人的哈哈大笑?为什么割断弱女喉管的暴行会出现在空前文明的时代?为什么捆绑美女的狱吏会咬牙切齿使劲全身的力气?这难道不是兽性的大发作吗?这难道不是在享受大刺激带来的大快活吗?野蛮与愚昧是一奶同胞的孪生兄弟,凡是野蛮畅行无阻的地方,一定是愚昧公开倡导的所在。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朱元璋的炮轰庆功楼,慈禧太后的屠杀维新派,都是这种野蛮愚昧的“伟大实践”,都是旨在维护封建专制的兽性大发。
    文学作品如果要伸张正义,宣扬正气,就应该以天下众生为重,以暴露黑暗、憧憬光明为己任,使人深思,令人鼓舞,彰显人性,
阅读(92) | 评论(0) | 字数(1690)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