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本站的全国各地作家名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3)

飘荡着的灵魂(3)

◎作者:安然  ( 2019-02-02)


      到家后,天就要黑了。朦胧中,俺看到父亲坐在门口的石板上,正眯着眼打盹。
        俺连忙在门口停住车,跳下来后,对父亲说:“怎么坐在这儿,不进屋去?”
        俺父亲边起身边说:“俺钥匙不知道是忘在工地上了还是掉在路上了,开不开门了。”
        俺现在是和父亲在一起生活,姐姐早已出嫁,住在另外一个村子。现在没有多少农活,父亲就每天到七、八里路远的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上去打工。
        俺上学时,注意力不集中,不能安心听老师讲课,学习成绩不好,考大学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因此高三开学后,就没有再去上。父亲见俺不愿意去上学,也没有勉强俺,认为农村的孩子,在农村是不需要多少文化的,能学到初中毕业,就足够用的了,何况俺都上到了高中,再上,除了浪费钱粮,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俺掏出钥匙开了院子的门,和父亲先后将各自的自行车推进院子里。
        父亲对俺讲:“钥匙不论是丢在工地还是路上,都不大可能找回来了,没了又很不方便。明天你到镇上去配一把院子和堂屋门的钥匙吧,其它的钥匙有备用的,就不用配了。”
        俺说:“好。”
        和往常一样,俺每天都要睡到九、十点钟才起床。起来后,父亲早已出门干活去了。俺热了热父亲留下的早饭,随便扒了两口,就骑车到镇上去,配完钥匙后,看看到中午还有一些时间,俺就没有回家,而是到录像厅去看录像。
        俺听伙伴们讲,镇上的录像厅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开始放好看的录像了。所谓好看的,就是年轻漂亮的男女主角在床上睡觉的镜头,他们都说那叫“三级片”。
        俺的家不在镇子上住,晚上是要回家的,所以不能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看,俺只能去看白天放映的片子。就是住在镇子上或者是晚上有时间、有机会可以去看“三级片”, 俺也没有那个胆,因为俺知道派出所有时就在晚上会去检查录像厅,逮到看黄片的人,就会拘留,然后通知家人去领人,当然是不能白领的,要交罚款,每人五千元。俺的一个高中同学就经常半夜去看黄色录像,结果被警察逮到过。
        俺想看黄色录像,但俺更有点理智。知道如果万一被警察逮着了,俺家就是一年不吃不喝,也拿不出那笔罚款。俺父亲挣得每一笔血汗钱,都是为了俺将来娶媳妇用的。还有更重要的,就是俺家也丢不起那个人。在村子人的眼里,看黄色录像的人,都不是好人,不是流氓就是混混,将来是没有好人家的闺女愿意嫁给他的,当然家里特别有钱或者有能耐、有关系的除外。家里没有钱、又没有能耐,却只有个坏名声,那你就只能打一辈子光棍了。在俺这个年龄,是很渴望知道男女之间那些事情的,看黄色的有风险,俺就希翼着在不被警察认为是黄色的录像里,也能看到好看的。
        俺的伙伴也曾经说过,在外国、香港和台湾的录像里,即使不是“三级片”,里面也有一点好看的,比国产的好看,这样的片子,警察是不问的。
        俺来到录像厅,看到门前的海报,放映两部录像,一个是香港的《重案组》,一个是外国的《铁金刚勇战杀人狂魔》,听名字好像是破案的和打斗的。俺除想看好看的外,其次就是喜欢看武打片和打仗的。俺很高兴,于是就买张票进去了。
        录像是循环放映的,不分钟点,随到随看。一进录像厅,由于屋里和屋外光线的反差很大,录像厅里显得黑漆漆的。借着放映着录像的光亮,俺摸索着找个地方坐下,这时俺看到录像放的是外国片,好像是武打的,因为屏幕上有几个壮汉打得不可开交;同时也是打仗的,不但有大枪小枪打得噼里啪啦,甚至还有飞机呼啸、导弹突袭。可是由于没有从头看,俺一时不能分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看了好大一会就儿,俺才隐约感觉好像是一个便衣警察,在和一群坏蛋打斗。可又感觉外国的便衣警察好像也不是个好人,竟然和几个风骚的女人鬼混。
        这个录像放完后,演的是什么意思,俺还没有完全搞明白,但里面漂亮的女演员和漂亮的风景以及殊死的搏斗,深深的吸引了俺,俺想看完第二个录像时,再接着看一遍。
        第二个是香港的,也是一部警匪枪战    片,主角是成龙,演一个警察,但他演的那个警察,比刚才录像里的外国警察惨多了,他正在参加同事的升职酒席时,一个纳税人的一个电话,他就得屁颠屁颠的跑出来,一杯酒没喝上,一口饭也没吃上就得去忙活。他在办案时,不但没有漂亮的女郎相伴相助,还差点被同行害死。虽然是演电影,俺还是觉得这香港警察真不是人干的活。当俺从头再看《铁金刚勇战杀人狂魔》时,才知道这个外国的洋警察也是不容易的,好友被黑社会杀了,他为了给好友报仇,不听领导的劝阻,不但被取消了可以自卫的“杀人执照”,还被警局给开除了,他自己单枪匹马、出生入死才给好友报了仇,使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
        搞清楚后,也过中午了,俺的肚子已经“咕咕”地叫好一阵子了。出了录像厅,俺找了个小吃部,随便喝了一碗拉面,然后就急急忙忙地朝家赶。
        到家后,父亲还没有回来,他中午饭在工地上吃,现在离他收工还有一段时间。由于没有睡午觉,这时困意上来了,俺朝床上一歪,很快就“呼噜、呼噜”地睡去了。在梦里,俺梦见自己变成了警察,不是成龙演的那样的警察,而是外国人演的那种警察。俺梦见自己身边也有没穿衣服的漂亮的性感女郎,被俺左拥右抱着,俺很兴奋,兴奋的不能自已。可是当俺要和她们亲热的时候,她们却要挣脱俺,要离开俺。俺死死的拽住一个要把她压在身下,那女郎拼命挣扎,就是不从,嘴里还喊着“救命”。俺将手掐向她的脖子,努力的想不让她喊出声来。不想那女郎马上就一动不动了,俺把手放在她鼻子上试试,感觉她已经没有气息,俺吓坏了,想拔腿就跑,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冰冷的手铐铐在了俺因兴奋而发热的手上。
       俺惊醒了,迷迷糊糊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个很荒唐的梦,然而当俺眨巴眨巴几下眼睛以后,又有些怀疑,自己是回到了现实,因为俺真看到了警察,近在眼前的警察,就是俺以前经常能看到的警察,而不是香港和外国的警察。俺的手上,是真有一副冰凉而坚硬的手铐,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戴上去的,俺的两只手和胳膊已经不能听从自己的指挥了,甚至自己的两只脚和腿也在违背自己的意志,在不停地向某个方向挪动着。
        俺在懵懂中、被人推搡着走向停在大门口的警车,俺潜意识的、结结巴巴喊着:“你、你们干什么,为、为什么要抓俺?”
        几个扭着俺的警察没有回答俺的提问,他们脸上都很严肃。
        旁边一个拿文件夹、像领导模样的警察狠狠地说道:“少废话,你干的好事,你还能不知道吗?”说着,他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张纸,在俺面前一晃,郑重地说:“你被拘留了,这是拘留证,你签个字吧。”
        他将拘留证放在一个警车的前盖上,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枝笔,递到俺跟前。
        俺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自然是不愿意签。俺不但不去接那枝笔,反而拼命的朝家里挣。
        俺的反抗是徒劳的,一点作用也没有,俺被几个警察牢牢地制服着,动弹不得。
        那个领导模样的警察将拘留证和笔收起来,然后对俺讲:“你不签也行,叫你父亲签吧。”然后朝束缚着俺的警察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将俺带走。
        那些警察等到指示后,连推带拽的将俺拖上了囚人的警车。
         带铁栏杆的囚车,就像个圈狗的铁笼子,俺恐怖极了,感到自己就像个狗一样,将被送到屠户那里去宰杀,俺撕心裂肺的喊着:“爸爸啊,你快、快来救俺啊!”俺的声音被“呜哇呜哇”的警笛声所淹没,车外看热闹的人都很难听到,更何况离俺很远的父亲呢。
        俺被呼啸的警车带走了,梦境和现实转化的如此之快,这是俺万万没有想到的。刚刚在梦里,俺还是个跃跃欲试、春风得意的警察,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深陷囵圄的阶下囚……


阅读(440) | 评论(1) | 字数(2945)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转折也许就是新的起点,拜读。 田世花 2019-05-02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