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1):何新军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飘荡着的灵魂(2)

飘荡着的灵魂(2)

◎作者:安然  ( 2019-01-21)


       飘啊、飘啊、飘,俺飘荡了数日,一切又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停下来,让俺捋一下俺是怎样从人变成鬼的。
  俺原来躯壳的名字叫叶绿素,这个名字很科学的吧,这是俺姐姐给起的。
  姐姐大俺7岁,她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俺才出生。出生的那天,姐姐刚在学校知道了有叶绿素这么一个词,知道了树啊草啊青菜啊庄稼之所以那么青翠欲滴、郁郁葱葱,长得那么旺盛、长得那么喜人,就是因为在它们的生命里有一个叫叶绿素的东西,把它们打扮成了惹人喜爱的样子。当她看到胖乎乎、粉嘟嘟的俺时,竟欢天喜地的说俺真是个叶绿素啊,并央求父母说“给弟弟起名就叫叶绿素吧。”
  父母亲其实不喜欢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奇奇怪怪,就不愿意叫。可姐姐说咱们姓叶,叫叶绿素顺嘴,这个名字是最好的。
  她说叶绿素能长高,能长大,能长得壮实,将来弟弟一定能长得像一棵大树,不怕刮风,不怕下雨,不怕打雷,不怕冰雹,也不怕下大雪。
  小孩子说话大人是不当一回事的,可姐姐是认真的,她说的很严肃,也很一本正经,父母听了后似懂非懂,但她们都是很随和的人,所以也就依了姐姐。
  其实农村人在给小孩子起名字的时候,并没有多少讲究,他们认为名字就是一个人的记号,起得很响亮的名字,并不能保证这个人一辈子会轰轰烈烈;有个荣华富贵的名字,说不定这个人一辈子会贫困潦倒。他们倒是以为孩子有个卑贱点的名字反而好养活,自己臊自己,反而能受益,何况俺的名字又不是多么叫不出口的。
  俺死前还不到二十岁。俺身体健康,没病没殃,模样上不能说是多么标致,但至少是讨人喜欢、不讨人厌的。虽然这样,但俺还是有点自行惭愧的,因为俺家是农村的,见的世面少不说,生活上也就是刚刚解决了温饱,能吃饱穿暖了。同时俺还不喜欢读书,见了书本头就大,所以高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在家。由于在俺小的时候,母亲因为下河救来顺去世了,父亲没有再续弦,所以他既当爹又当娘,很溺爱俺,就没有叫俺出去打工,说俺什么都不会做,说他还能养活俺。
  俺就这样在家里闲着,但俺也不是一无是处,俺有一个俺自己认为很长脸的事,就是俺自行车骑的好,俺不但骑的快,而且骑的还很稳。俺不用扶把,一口气能骑上一、二十里路,路上有车辆和行人也不怕,俺想一直往前就往前,想拐弯就拐弯,拐弯时自行车还不带打晃的。
  俺这样骑着,自己不害怕,可路上开车的司机害怕,看到俺不握车把,在道路上横冲直撞,就连忙将车刹住,摇下车窗,扭头向早已骑远了的俺大骂道:“熊江(俺那儿的土话,生育的意思)的孩子,不要命啦!”这个时候俺就会在心里鄙夷他:俺都不怕,你坐在驾驶室里还怕个啥,俺还能轧着你?
  路上的行人见了,则远远的躲开了,一边避让,一边说:“胆真大,也不怕摔着了。”
  伙伴们很是羡慕,觉得俺应该当个自行车运动员,去参加比赛,一定能得个冠军,但其中也有不服气的。
  这天,俺和村里的几个伙伴,骑车从县城回来,俺照样是在前面骑。在到去村边的丁字路口的时候,大伙停了下来,和俺一起玩的来顺,对俺吆喝道:“俺哥,别骑了,歇一会儿,还骑那么猛干啥呢,快到家了。”
  胖胖的柳生落在了后面,他赶上来后,一边“呼呼”地喘着粗气,一边悻悻地对伙伴们说:“叶绿素就会憨骑,骑的野(快)算什么本领。”
  伙伴们听后,觉得柳生是在为自己骑的慢辩解,其中的一个就损他,说:“不是你骑的太慢,而是叶绿素骑的太快。”
  “哼,骑的快算啥,能骑的慢那才算是高手呢。”柳生冒出了这么一句。
  听到他这么说,俺心里一阵好笑:他这么说不是无理占三分吗?骑得快倒不如你骑得慢好?你没有俺骑得好,骑不快,不服就算了,骑这点路就累成那个熊样,怎么能说骑的慢就好呢?骑车子不就是要速度快吗?慢了谁还骑它,那就干脆走着走?
  柳生见俺没有回答他的话,就愈发来劲了,他洋洋得意地讲:“有股蛮力,谁都能把车子骑得飞快,但要把车子骑的慢,那才是真的要技术呢。”
  其实俺并没有多少蛮力,因为俺长得不是五大三粗,更不是高大威猛。俺只有一米七还差一点的个子,站在伙伴中并不显眼。俺身体也不是多强壮,并没有多少劲,和同龄人打起架来,一般挨揍的是俺,就是和比俺小一、二岁的人打架,俺也占不了便宜,吃亏的往往也是俺。这是在力量上较量,俺不占优势。要是在语言上,就是吵架和骂架,俺也是很吃鳖的,因为俺还有点口吃,平时不急不躁的时候,俺还能说个完整的话,一旦情形有点反常,俺就精神紧张,说话时就结结巴巴。
  现在俺没有思想准备,柳生用话激俺、嘲笑俺,俺一急,舌头就有点僵硬了,回起话来就不利索了:“行、行,那、那咱俩就比赛,看、看谁骑的慢。”
  当时俺心里想,俺既然能骑的飞快,骑慢应该也不会有问题的。当然更主要的还是为了俺的自尊心,大家都说俺车子骑的好,怎么还不敢比赛呢?骑快你柳生已经不行了,要是比赛骑得慢,俺还是照样赢你。
  农村的孩子生活单调、枯燥,因此就显得特别喜欢看热闹,村上不论大小事情,只要有个风吹草动,都能吸引着他们。而像俺这些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也不例外。当俺提出比比谁骑的慢时,大家都很兴奋,于是就起起哄来:“谁英雄谁好汉,要想知道就比比看。”
  这时柳生胆怯了,他嘟嘟囔囔的说:“俺不和你比,要比……”他指着来顺说:“你和他比,看谁骑得慢、骑得好。”
  来顺是俺们这帮玩伴的头,他还没有俺大,但却很有主心骨,俺们这些人都听他的。他学也上得好,在班里考试不出前三名,镇中学的老师都说他聪明,将来一定能考上大学。今天要不是星期天,俺们几个不上学的鼓捣他,才不会陪俺们到县城瞎逛悠呢。和他比赛,俺很乐意。因为俺赢了他就很光荣,输了也不怎么丢人。
  来顺朝俺笑了笑,说:“俺哥,咱俩就别比赛了,还是你车子骑得好,柳生就会瞎咧咧,别理他。”他转过头来,唬着脸对柳生斥道:“歇会儿吧你,你要是不嫌累得慌,你骑一个咱看看。”
  俺们经常拿柳生开心,不是作弄他,就是贬损他,时间一长,他的脸皮也就厚了起来,所以他不把来顺的训斥当回事。他一边抹着脸上渗出的汗珠,一边嬉皮笑脸地嚷嚷着:“俺要是有那个能耐,早就使出来了,还要别人说吗?”
  其他的伙伴一心想找个事情乐一乐,来打发过剩的时间,于是就都顺着柳生的话往下遛:
  “就是,露一手让俺瞧瞧,就当俺们开了眼了,俺们还能学了去不成。”
  “知道你们两家好,那也不能什么事都藏着掖着吧?”
  “就是,再不分彼此,也得有个差别吧。”
  “……”
  话说到这个份上,来顺不好再僵持下去,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管是他赢还是俺赢,都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停了片刻,他就对俺讲:“俺哥,咱们就骑一个给他们看看吧,叫柳生长长见识。”
  俺们的比赛场地就在这条村边的公路上,一个伙伴捡起路边的一个小石头,在路上划了一条直线,当作是比赛的起点,然后他向前走了大概七、八米,弯下腰又在路上划了一条直线,算是这次比赛距离的终点。比赛的规则是:谁先骑到终点线谁就输了,或者是在骑的时候,谁的脚先沾地谁也就输了。
  俺和来顺跨上自行车,摆好架势,在一句“开始”的喊叫声过后,两人就很认真的赛了起来。
  没有想到来顺竟然比俺技高一筹,他的自行车在他的操控下,像个蜗牛似的,牢牢地立在路上,缓慢地、一点点的朝前挪动,既慢又稳。相比之下,俺就像个初学自行车的人,为了不使车子倾倒下来,不但要左右摆动着车把,还得双腿慢慢地使劲,使车子有一些速度,才能更加牢靠,而这样就得比来顺骑的要快些了。
  离终点线越来越近了,俺努力的想控制住车子的前行,缓缓地用手捏住车闸,可是像鬼使神差,自行车倔强的不听俺的使唤了,来顺已经被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但俺还是心存侥幸,在心里不停的祷告着:来顺的脚赶快沾地吧,这样俺就能转败为胜!
  在俺后面跟着来顺同行的伙伴们,看着俺就要到终点了,就欢呼起来:“叶绿素要输了、冠军要输了。”
  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自己骑快了可以,骑慢是不如别人的,并且觉得骑慢比骑快还要累人。俺颓废地停下自行车,一只脚沾地,扭头看到来顺还在慢腾腾地骑着,就等着他们赶上来。
  来顺和他的追随者们见俺停下了,他们也停了下来,不再去追赶俺了。
  这时柳生高兴地不得了,他很有预见性地大声嚷嚷着:“怎么样,骑得快就能说明骑得好吗?那是憨骑,能把车子在地上定的纹丝不动,才是真正的高人呢。”
  平时他们和俺在一起骑自行车上学或者出去闲逛什么的,都是俺把他们远远的撇在后面,使他们很没面子。而今天来顺给他们挣了气、露了脸,他们很开心,都站在来顺这一边,而冷落了俺,好像他们也有来顺的本领似的,只是没有和俺比试比试而已:俺们不是骑不过你叶绿素,俺是不想骑快,骑得快有什么,骑的慢才是技术好。
  这时他们见天渐渐暗了下来,于是就簇拥着取得胜利的来顺,掉转了车头,也没有喊俺,就把俺撇在了一边,嘻嘻哈哈地向村子里骑去。
  俺见他们回去了,也没有去追赶他们,而是转过脸,继续向前使劲猛蹬起来。
  俺不在乎和来顺的输赢,但他们走的时候没有喊俺同行,觉得有伤俺的自尊,俺也不想和他们一起走,俺要拐到另一条小路上,从村子的边上绕回家去。
  到小路路口拐弯的时候,俺习惯性的摇了摇车铃,因为小路的两旁都是玉米地,一人多高的玉米挡住了俺的视线,俺不知道对面有没有人,虽然天色已晚,有人的可能性极小,但俺仍然很小心,不想出“车祸”。俺就使劲的摇了摇车铃,自行车铃声在仲秋的暮色中,显得是那样的清脆、悠扬。
  铃声响过后,俺突然害怕起来,俺仿佛看到每个挺立的玉米棵子上,都附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鬼,她披散着头发,两眼直瞪瞪地看着从旁边经过的每一个路人,嘴巴张开着,仿佛在诉说她的冤屈。俺的双手不由地颤抖起来,车子在狭窄的小路摇摆着前行。俺后悔了,不该从这条路上过。因为在一个多月前,这里曾经发生了一起强奸凶杀案。
  整个案子发生和结束,就像一部荒诞剧,使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和俺八竿子--不八百杆子也打不着的案子,俺竟成了主角。  

阅读(421) | 评论(1) | 字数(4023)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细节触碰灵魂,拜读。 田世花 2019-05-02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