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6):傅杰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诗歌/短章→现代诗二首

现代诗二首

◎作者:钟长荣  ( 2019-01-12)


其一

我对着苍天呼喊梦醒时,我的心跳得不规范,我真想放开喉咙对着苍天呼喊。
我再也找不回我的童年,我再也看不到老父的挥拳。
昨夜的梦境让我雨泪涟涟,我又看到了父亲那张久违的笑脸。
使我心胸顿时开阔,脑海里荡起了翻腾的波澜。
父亲有许多话要对我们谈,他仍然关心着整个家族的艰难。
最揪心的是母亲揪住父亲的衣襟哭喊,那双手始终没有松缓。
是父亲此刻仍然牵挂着母亲的残年,还是母亲将父亲规劝?
我对着苍天呼喊,我再也听不到父亲那刚正挺拔的论谈。
大江东去,流不尽我痛苦的眼泪;沧海浩淼,驶不向那忏悔的彼岸。
失去的永远是最珍贵,得到的大概是残缺不全。
我曾埋怨父亲对外人屈辱,对家人凶残;
我曾错怪父亲只抓小事,大事不管;
我不理解父亲把熄灯的事情看得那么严,我惊异父亲总是破衣烂衫。
如今,我终于明白了父亲的万般无奈,肩负十口人的生存是何等艰难!
日未出奔向荒原,夜幕降回到家园,背着粮草,一步一喘。
昏暗的灯光下,一家人围在父亲身边,将玉米棒的瘪粒搓得静静干干。
还记得祖父坟前那一幕,父亲的痛哭令我全身发颤。
这一天,我才明白了父亲刚强的外表,包裹了多少不可言状的悲酸!
有情义,有担当,不苟且,不畏官,是我父亲一生的伟岸。
魂牵梦绕,思绪绵绵,我又看到了父亲那久违的笑脸。

其二

儿时的农村破破烂烂的茅草房,坑坑洼洼的泥水道,一口深井陷路旁。
病翁拄着棍子挪小步,稚童光着屁股土道上冲,少妇拖着破鞋串门户。
西边吹喇叭娶回新媳妇,东边儿女哭喊死去的老父。
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开会狂叫,有人悬梁上吊。
男孩生下叫牤牛,女孩生下叫虎妞,为的是生活有奔头。
新媳妇穿新衣不过三天头,棒小伙只会干活,不懂感情交流。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雨雪,悲苦绕村头。
像鬼不是鬼,像猴不是猴。有一家不算最穷,老人离世时却光着脚趾头。
有一家祖母与小孙度日,家徒四壁,硕鼠绕地行。
有一家母子闹别扭,老太太上吊用了一根旧麻绳。
有一家男孩赤身裸体,躺在土院里等着死。
看不见朗朗红日普天照,听不见男女情爱欢笑声。
未老先衰是普遍的现象,新鲜生动是梦中的遨游,我不想再多说些什么,我只觉得人生不应该如此荒谬!
大饥荒的年头也有美丽的春天,但荒村见不到一缕炊烟。
小草已经冒出了新绿,太阳也显得辉煌灿烂。
辘辘饥肠的我准备到外婆家,寻觅一碗饭。
走起路来腿打颤,望着田野口水咽。
我渴望眼前的绿草变成黄澄澄的小米饭,我多么贪婪!
突然间高坡上有人影闪现,那人影的移动使我心酸。
我的外婆匍匐在古道边,,左手挪破筐,右手持小刀地上剜。
蓬松的白发在春风中飘动,污垢的脸上泪痕斑斑。
心力憔悴的外婆,已经三天未见一粒饭。她要活下去,她能怎么办?
我的心骤然紧缩,我的眼泪如雨潸潸。
这泪水一直流到今天,我痛恨自己为什么到外婆家去寻觅一碗饭 !

(作者简介:钟长荣,笔名高山流水,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五常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为“老三届” 高中毕业生,下乡知青,工厂工人,高中语文教师,兼职律师。几十年笔耕不辍,曾在哈师大《语文天地》 、《黑龙江日报》、《剧作家》、《创业者》 、《江柳文学》、《红袖添香》 、《建三江网站》、《建三江作家大视野》、《浓情黑土地》、《黑土名家》、《醉歌文苑》、《万国诗存》、《五常稻米网》、《五常诗歌选》 、《五常散文选》、《生活梦剧场》、《钟声飞扬》 、《浓江河文学》、《二十一世纪新锐作家网》等处发表多篇文学作品,曾获《二十一世纪新锐作家网》“新锐之星”荣誉称号。)

阅读(106) | 评论(0) | 字数(140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