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杂文/评论→尹宗义:热衷于原型批评的创作型评论家
艾自由 文集
更多 
艾自由 书房
 
更多 

尹宗义:热衷于原型批评的创作型评论家

◎作者:艾自由  ( 2018-08-01)


 打开70后评论家尹宗义的博客,可以看到他的个人简介: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昭通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曾在《文艺报》《边疆文学》《滇池》《雨花·中国作家研究》《边疆文学·文艺评论》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多篇,与人合著《昭通文学三十年》。在云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冉隆中主编的《昭通文学三十年》一书中,有这样一段介绍他的文字:尹宗义是目前昭通文学界非常活跃的文学评论新锐。近年来,他主要关注昭通文学,以其比较扎实的理论基础,从独特角度解读昭通文学作品及现象。

一、积极寻找创作体验

昭通学院教授杨昭在写《诗人的魂路图——雷平阳论 》时,为了更好地评论诗歌,亲自体验了诗歌创作,创作了一首诗歌。评论家如果也是作家,具有一定的创作亲历感,在撰写评论时,能更好地感受作家创作的心里历程,能设身处地地想象创作意图,有效避免眼高手低、纸上谈兵的弊端。

尹宗义一直尝试着创作小说、诗歌、散文、微电影剧本等,曾有小说发表于《边疆文学》《滇池》,剧本《优雅地老》被拍摄成微电影。他创作了许多诗歌,对诗歌创作具有独到的理解。他在《昭通日报》发表四首诗歌,并配发了写作背景与写作体会:“短短几行诗,我可能像蜘蛛一样需要编织一夜。每一组意象,就是那一串串挂在网上的晶莹剔透的甘露;每一丝想象与联想,就是那一缕缕穿过了网而拂面吹来的清风;每一个好词佳句,就是那沉寂了一夜留下的一只苍蝇、一片枯叶。诗歌是感情的涡窝,更是思想的浪花,语言的丰碑。”他如此体验诗歌创作,在评论诗歌作品时,也特别喜欢捕捉诗歌意象,运用想象与联想,以诗化的语言,表达他的阅读感受。比如:在《在想象的羽毛里澄明——评樊忠慰获奖作品<游子>(组诗)》中,他这样写到:“想象是诗歌的翅膀,在想象的羽毛里,我们不仅能探索诗人的特殊思维形式,而且能飞翔于诗人头脑里储存的表象世界,在超越时空的翱翔中,从而达到‘思接千载’‘神通万里’的境域。”这种评论,正好与他自己的创作体验吻合。因为有创作诗歌的体验,具有诗歌情怀和诗化语言,所以在他的评论中时常看到诗化的句子:“在真诚的眼睛里,映射出花儿盛开的绚丽,飘散着芬芳的气息;在孤独的黑夜里,像雾一般铺开的忧郁,‘有点坏,有点美’。” (《真诚的眼睛,孤独的黑夜——评刘平巧诗作的真情与忧郁》)“诗人以‘怀旧’这种紧缩的形式,把对故土的记忆浓缩成香精,一个字就可以香气四溢,一个句子就可以陶醉不已。”(《缅怀:回不去的故乡——廖玉兰诗歌解读》)他认为,写诗评,最好采用诗化的语言,与诗歌作品相得益彰。

尹宗义在《边疆文学》上发表了一个短篇《寻找一串温暖的脚印》,评论家艾自由认为这是一篇诗化小说,但是“主题先行,在一定程度上冲淡了小说韵味”。(《吹响中国70后作家短篇小说集结号——<边疆文学·70后作家短篇小说专号>》)。他创作时注重主题思想,在评论作品时,也喜欢解读作品主题,比如:《论吕翼的<秋夜的蚊蚋满天飞>的主旨》《在白塔中获得重生――“白塔”的象征意义分析<边城>主旨》《放开情节,收获思想——与同事谈<人民文学>2015年7期胡性能短篇小说<孤证>》《时间哲学里的情感伤痛——评符二<开往南宁的火车>的思想意蕴》《倾诉于天地,四锤定人性——从<打铁>的倾诉谈尹马诗歌创作的思想情感》等等。

兼收并蓄的创作型评论家很多,光昭通作家群里就有李骞、黄玲、杨昭、夏吟、杜福全等等,尹宗义以他们为榜样,在创作中体悟评论,在评论中提升创作。

二、肩负再创造的使命

关于“评论”的定义,众说纷纭。有人主张重批评,少点赞;有人认为有评有论,重在论。评论家李敬泽认为“二度创作”是批评家的职责。喜欢创作的尹宗义主张评论是再创造,喜欢去挖掘作品深层次的东西,甚至是捕捉一些潜在的东西,从而使其作品趋于完美。

尹宗义曾说,有些作品,读完就完,没有写评论的冲动。要么是没有真正读懂作品,要么是作品水准不高。许多伟大的作品都是留有空白,或者有部分潜藏,需要评论者去完善,去削离,去明朗。所以说,好作品是经受得住“二度创作”,也是需要不断地再创造。批评,意味着对作品的延伸,或正向延展,或逆向碰撞。评论家是相对专业的读者,他们能更好地扩展对作品本身所处世界的理解,帮助普通读者更好地解读作品。

作家符二认为:“小说的主要任务在于讲述故事而不在于表达或解释。我从来没有试图表达什么。至于读者接收到了怎样的信息,他们往往比写作者更有判断力。”她的作品,特别需要评论者去解读。尹宗义解读她的短篇《开往南宁的火车》,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她所创造的情感的伤痛世界,是独到的,与众不同的,是以时间哲学来深刻诠释情感以及人生伤痛、孤独的。”(《时间哲学里的情感伤痛——评符二<开往南宁的火车>的思想意蕴》)这篇评论解读准确到位,符二曾打电话给尹宗义,肯定他对作品解读到位。

诗人雷平阳的代表作品之一《澜沧江在云南兰坪县境内的三十七条支流》是一首颇有争议也颇难理解的作品,尹宗义解读出他的“人生印象”的观点:人生形式是刻板的,真实的,人生的真谛就在于执着,“一意向南”,不懈努力,永不止步。这种“纯粹的意向性构成”式的解读,既依赖于作品自身内容,也依赖于“作品外部的某些思想体系”。将两者之间“拉上一层关系”, 即把作家意识的意向性和读者意识的意向性联系起来。对作品的解读就更为具体全面,也较为深刻,不停留于对诗作的简单否定和片面褒扬的层面。(《人生印象:刻板与真实――<澜沧江在云南兰坪县境内的三十七条支流>的印象批评》。

三、热衷于原型批评

尹宗义给报纸类文学版写的评论,篇幅短小,语言通俗易懂;给文学刊物写的评论,形式自由,观点独到;给高校学报写的评论,具有学术味,理论性较强。他的评论风格多样,但总体来看,他特别喜欢用原型批评理论进行解读。比如:《苦难中的爱弥足珍贵——解读<因为有爱>中“鞋”原型内含》 从“鞋”的原型解读文本;《篮球·乳房·房子——评吕翼<此河彼岸>的人性空间》抓住作品出现的篮球、乳房和房子三个意象,分析人性空间里的内涵;《在河流中寻找灵魂——谈夏文成诗歌中“河流”意象的运用》归纳了夏文成描写河流的诗歌,并提炼出“河流”意象在其诗歌的灵魂意义;《大山意象里的精神情怀》深挖“大山”意义,具体解读其精神实质;《“玉”与“石”的道德冲突及爱情悲剧——评夏天敏的<沙滩上,最后的一夜>的人性悲剧》以小见大,通过“玉”与“石”的对比,突出道德冲突与爱情悲剧产生的根源。

在尹宗义的书柜里,摆放着一本《世界文化象征辞典》。这可是他的宝贝,写评论时,他总喜欢从这本辞典里寻找灵感与理论支撑。他曾自豪地说,这本辞典,是他在学生路的旧书店上花10块钱淘来的。另外,在他的书柜里,还摆放着许多原型批评的理论著作,比如:荣格的《集体无意识的原型》,程金城的《原型批评与重释》,叶舒宪的《探索非理性的世界:原型批评的理论与方法》《神话:原型批评(增订版)》等等。

尹宗义认为,从集体无意识的角度看,作家创作时,常常会无意识地使用一些意象,一些潜藏着的内涵,可能连作家自己都没有意识。比如:“有一支羽毛羁绊在秋天的枝头,被秋风凌乱了整齐的羽毛,无法抚平。”可能作家写下这段话时,纯粹是眼前真实的境,也有可能是作家意识中突然出现的境。如果是无意识呈现出来的景象,可能潜藏着最真实的情感;如果是作家有意为之,意图就比较明显,理解起来就比较容易。不管是哪一种,都值得评论者细细品味,泡出其中的滋味。

尹宗义在“昭通文学与当代文学”的座谈会上发言说,他钟爱昭通文学,就如同热爱家乡菜一样,怎么吃也不厌倦。他先后写了许多昭通作家作品的评论,也分析昭通文学现象,参加《昭通文学三十年》撰写,但多停留在点上,缺少面上的整体把握。他也曾说,时常有朋友布置任务,忙于完成作业一样。这使得他的一些评论应酬性比较明显,这些评论质量并不高。出于现实考虑,喝彩声过于高吭。

作为一位非专业的评论,尹宗义是勤奋的,努力的,专注的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昭通青年评论家努力向上的身影相信有他这样的评论家,昭通文学评论对昭通文学的贡献会逐渐增强。


阅读(83) | 评论(0) | 字数(3205)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