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粽子情丝

粽子情丝

◎作者:莫沽  ( 2018-06-03)


 “四角飞天翘,绿带缠细腰。身外披铠甲,腹中五味全。”
  这是家乡广为流传的一个谜面,谜底是粽子。端午节的脚步声近了,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家乡的粽子。
  儿时,物质匮乏,粽子是难得的美食。然而粽子总是伴随着端午节和一些特殊的日子姗姗来迟,这些特殊的日子仅仅有,起厝上梁日、过“阳关”和请神日等,这些节日不常有,请神日也不是家家户户都包粽子,只有端午节才能让每个孩子都能吃得上粽子。在模糊的印象中,端午节是一个能够牵动孩子们幼小心灵的一个美好节日。
  烧食用碱是包粽子的一道先行工序,所采用的主要原材料有稻草和小杂木。将稻草和小杂木烧成灰,用汤浸泡,就可以从中提取食用植物碱了。用稻草烧出来的碱颜色较深,所包的粽子有一股异味,而用小杂木烧的颜色浅些,所包的粽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香味。
  定居屏南后,母亲包粽子必选小杂木烧后提取的食用碱,这一做法得到父亲的大力支持。父亲每次上山砍小杂木,都得凭他自己的经验再挑选小杂木中的上等品,连着树叶砍回来后架在破锅上燃烧成灰,这样烧出来的灰不像稻草灰一样黑,而是雪白色的,所提取出来的碱白中透出一丝丝的金黄。母亲用这种碱包出来的粽子金黄金黄的,像一件艺术品,倍受左邻右舍三姑六婶的追捧。
  “前路糍,里路粽”是流传于玉田大地上的一句顺口溜,指前路人擂出的糍粑地道,里路人包的粽子上口。玉田大地上,前为南,里为北,南北分治成为古田与屏南两县后,这句顺口溜仍在两县人民间传唱,如一根割舍不断的线,在无形中时不时地牵动着两县人民的亲情。
  糍粽本一家,但做法不同,就明显有异,造成“业术有专攻”。“里路粽”吃起来要比前路的上口的多,主要是增加了食用植物碱,使原料软化膨涨,驱除异味,吃起来特别上口,但包扎起来工序十分复杂。首先,采用竹丝包扎。撕竹丝是一道很烦琐的工艺,要选用刚抽出枝,却又还没有长成叶的嫩毛竹做原材料;砍回家后,根据所需要的长度进行截取,并劈开成竹片;将数根竹片卷曲起来放入锅中沸煮半天,直至竹片软化,才能撕成竹丝。其次,粽子包成三棱锥后,要在前后两端各包扎一个圈,才算包成一个粽子。相比之下,前路包粽子要简洁的多。一是用绿色棕叶丝替代竹丝,易伐易煮也易撕;二是单圈包扎,粽子包成三棱锥后,只需在中间包扎一个圈就大功告成了。用“绿带缠细腰”来概括前路的粽子是最贴切不过的了。
  别看包粽子是项小小的活,技术含量却相当高,一要包的巧,二要扎的紧,还要包得快。否则蒸煮时原料会从四个角中渗漏出来,造成整锅黏糊糊的,要不就是邻居们都吃上香喷喷的粽子了,你却还在拼命包。包一个粽子看起来仅多扎一个圈,竟然要多消耗三分之一的工时,这一点在我们家搬到屏南后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母亲传承了古老的前路包扎功夫,一圈一个粽,又快又结实。每次与同事们一起包粽子时,同事们每包完两个,母亲总包完了三个,这就是包一圈与两圈的区别;同时又吸收了里路人增加食用碱的做法,所包出的粽子色、香、味、形俱全,既养眼又上口。每近端午必有前来取经学习的,每次,母亲总是耐心地手把手进行传授。一些人的手很灵巧,很快就掌握了技术要领,一些人的手却笨拙的很,任凭母亲使出浑身解数也教不会。遇上这种情形,母亲常会轻声叹息,“一种米养百号人啊!”
  包粽子是孩子们感兴趣的一项活,在母亲的指导下包粽子,包自己喜爱的牛角粽,发财粽,双胞胎粽等。困乏时,听听母亲的故事;沉闷时,搞一场比赛,看谁包的又好又快。记得一次包粽子比赛,兄妹四人中,小弟尚小还不会包粽子,就帮助哥姐们舀粽子料,照样忙得大汗淋漓,激动得满脸通红呢!
  如今,当年四个兄弟姐妹围在母亲的身边,边忙边玩,边玩边忙的快乐包粽子场景,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定格成一段温馨的影像了,只要端午节的脚步声一响,就会在我的眼前自动播放。而现代教育理论中,所谓的“个体差异”“快乐学习”“主动学习”芸芸,都可以在文化程度并不高的母亲与孩子们的对话或相处中找到答案。
阅读(48) | 评论(1) | 字数(1602)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感谢作者的精彩分享,提前祝端午佳节快乐! 李南远 2018-06-03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