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岁月游记

岁月游记

◎作者:冰冰秀  ( 2018-05-23)


  岁月,带给每一个人的感受,也许都是不一样的,但我在2018年05月20日,来到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和北京玉渊潭公园游玩之后,我发现不管对于世界还是我个人而言,岁月总是带来同样的变化,那就是让旧的事物被新的事物所取代。
  我经常望着一张黑白照片,陷入谜一般的思索之中。那张照片上是一位甜美、可爱的女孩,她露出孩童的微笑,又不乏高贵的姿态。她,就是沙俄末代公主安娜斯塔西娅。她总是唤起我对童话的迷恋、对历史的想象,唤起我的美好情感。有关她的生死之谜,困扰了世人一个世纪。今年我无意间在电视上看到,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在举办一个关于俄罗斯夏宫的展览,我便想到:夏宫是小公主安娜斯塔西娅出生的地方,中华世纪坛又是我小时候经常路过的地方,我能不能参观这个展览,化身为小公主,让她回到夏宫,同时也让我回到中华世纪坛呢?于是我便问母亲:“我可以去(参观这个展览)吗?”后来,我的父母决定带我去参观。
  于是,在小公主和她的家人逝世一百年的2018年,已经有七个多月没有出门的我,再次躺上我那可以躺人的轮椅,在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参观《岁月夏宫——俄罗斯彼得霍夫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特展》。之后,又在不远处的北京玉渊潭公园游玩。当我刚来到户外时,在我那仰望的视线里,天空是白色的,树叶是充满生机的绿,像一幅满是留白的国画。微雨看起来像一根根小白针,落在我的脸上身上,使我感到挺舒服。母亲用一种听起来矛盾的说法,来形容这天的天气,她说这是个“清朗的阴天”。在那些一丛丛的绿树叶中,绽放着一朵朵鲜嫩的粉红色的花。即使是那些紫色的假花,也显得富贵美丽。红月季、黄月季、粉月季,争相吐艳。很快我便上了车,开启了一段有关岁月的旅程。在漫长的岁月中,有太多过去的东西,已经不复。
  不复的是过去的物。当我参观完展览后,我便开始寻找一尊石鹰。在我可以坐立的童年时代,我经常坐着我的轮椅,路过一尊栩栩如生、振翅欲飞的石鹰。那时我幻想,这尊石鹰会不会变成真鹰,然后飞走呢?要是以这个幻想,写一部儿童小说就有意思啦!可是当时的我,连字都不认识几个,根本没有能力写小说。后来我无法坐立了,只能躺着上网,但我这时已经认识了很多字、看了很多文学作品,就可以尝试把小时候的幻想写成小说。就这样,我创作了探险悬疑类儿童网络小说《大院儿里的石鹰,飞了》。这部小说受到很多关注,使我第一次体会到作品受到很多认可的快乐,增强了我对写作的信心。我清楚地记得,那尊曾启发我创作灵感的石鹰,就在北京玉渊潭公园的南大门附近。可当我如今再次来到那里,却发现,那里现在已经没有石鹰了。父亲根据我那部小说的名称,开玩笑地说道:“石鹰飞了。”
  在我的记忆中,北京玉渊潭公园里有一座吊桥,每当我的轮椅走在上面,便使我感觉摇摇晃晃的,颇有意思。在接触这座吊桥之前,我并不知道有“吊桥”这个概念,因此它是我第一座知道的吊桥。而现在,这座吊桥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又宽又长的桥。其实,我小时候便感到那时的吊桥有些危险,但由于对建造者的信任,每次走在上面也不会有什么担心,如今吊桥被取代了,我便感觉这是好事。
  不复的是过去的事。在找不到石鹰之后,我去北京玉渊潭公园游玩。在我小的时候,我每天都要坐着轮椅,在这座公园里沿同样的路线逛一圈。而现在,我已经有十年没来这里了。十年之后的我,再次来到这里,感觉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熟悉!虽然现在的我躺在轮椅上,仰视着周围的环境,看东西的角度与当年坐在轮椅上相比,有很大的不一样,但我能十分明确地知道,这就是当年我常去的地方。这里,依然有清新的柳条;这里,已没有过去的我,已没有过去的那些事。
  如今的我,感受着爽朗的风吹,仰视着这里,看到几只黑白相间的喜鹊在空中,以可爱而健壮的样子飞来飞去,发出几声鸣叫。树上落着一只风筝。父亲扶起我的头,我便看到闪着粼粼波光的湖面。忽然,我听到一声巨大的汽笛的轰鸣,父亲再次抬起我的头,使我看到湖面上驶过一艘很长的船,我知道那轰鸣声就是这艘船带来的。过了一段时间,我听到非常震撼的叫声,整个湖面都沸腾了起来,口哨声、加油声、喝彩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原来是大学龙舟队在竞渡。龙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竞赛项目,我在儿童歌剧文学剧本《杀生堡之金蛇狂舞》中就有提及。当我从岸上的龙舟队队员身边经过时,我看到那些队员一个个富有青春朝气。公园里,游客们在游玩,母亲说这是“一片祥和”。
  不复的是过去的人。我此次出行,主要是为了参观展览。当我所躺的汽车,从我家小区出发,最后驶近中华世纪坛时,我便透过车窗,看到了那熟悉的建筑——我小时候经常路过的、日晷形象的中华世纪坛。下车后,我望着那熟悉的“日晷”,尽情享受户外的广阔。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内,氛围神秘,音乐华贵,几盏灯打在墙面,照亮了墙上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我非常熟悉,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全家福,应是根据黑白照片上色后才形成的彩照。我很快便在这张全家福的最右边,找到了安娜斯塔西娅公主。父亲问我:“哪个是那个小公主?”
  “最右边的。”我说,“这个是我。”
  父亲和母亲听到我称自己是安娜斯塔西娅公主,都笑了。我根据自己对历史的了解,继续装成小公主,说:“‘我’是1901年在‘这里(指夏宫)’出生的。一百多年过去了,很多东西我都‘忘了’,你们得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展品)。”在这个展览中,有美丽的天使油画,画中的天使纯洁优雅,面含善意,白色衣服简洁大气;有鲜艳繁复的宗教服装。当我看到一件好看的白色受洗服时,我装成小公主说:“不知道‘我’以前穿过这件衣服吗。”
  这里有小小的木船模型和彼得一世的黑帽,彼得一世曾在西方国家化身船工,虚心地吸取西方国家的经验;有各种皇家用品,那些用品金光闪闪,很是精致;有放大镜、冷酒器、老式自行车和扑克牌;有表现皇家禁军的油画。当我看到这里展出的网球拍时,我根据自己看过的黑白影像资料,装成小公主说:“‘我们’以前经常打网球,但是‘弟弟’身体不好,只能在一旁看着‘我们’。”
  这里有历任沙皇的油画肖像,不用父亲给我读文字介绍,我自己就能认出彼得一世、伊丽莎白一世、亚历山大一世(他带领沙俄巧妙反击法国的侵略,史成卫国战争,因此受我敬佩)与尼古拉二世;有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海军服,海军服白绿相间,大气英武,颇有女皇风范。一张油画上是一位女公爵,女公爵优雅美丽;几张油画是表现农事的,绘有许多蔬菜水果,还有表现狩猎活动、普鲁士军队的油画。有关彼得一世训子的油画,我经常在别的地方看见,在这里亦有展出。在一面墙上,有三幅关于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油画,包括她的戎装像。而在这面墙之下,摆放着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皇椅,皇椅红金相间,显得威严辉煌,闪现出耀眼的光芒。
  有一张绘有三个女孩的油画,父亲念着油画的名字,我一听便知这画的是末代公主,就装成小公主说:“这是‘我们’几个。”父亲问我:“哪个是‘你’?”父亲的意思是:画中哪个女孩是安娜斯塔西娅公主?我回答道:“这儿没‘我’,这儿才三个(公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父亲应该没有念到“安娜斯塔西娅”这个名字,并且从三个女孩的形象上看,哪个都不像小公主,但我的记忆也可能有误。在展览的一块区域,大屏幕播放着夏宫外景的视频,内容包括华美的宫殿、青翠的树林及壮观的喷泉。还有一块区域销售俄罗斯美食,我在此买了一盒冰淇淋,十分享受地品尝着,附近有位大姐姐,看样子是俄罗斯女孩,在娴熟地演奏着钢琴。我聆听着钢琴的音乐,品尝着冰淇淋的纯美,感觉自己真像一位小公主似的。
  但离开展区以后,我就不装小公主了。由历任沙皇缔造的强盛的罗曼诺夫王朝,百年前就已被历史的潮流淹没,不复存在;那些沙皇、皇室或贵族,也都不复存在了。这个世界,与百年前那个沙皇一家尚在的世界相比,有了太多的变化;现在的我,与十年前那个天天逛北京玉渊潭公园的我相比,有了太多的不同。岁月总将过去的东西带走,但是,这并不是件教人感到悲哀的事,正相反,这是件教人感到欣喜、希望的事,因为新的更好的东西将走入我们的生活。而且,在新的事物也过去之后,还会有更新的事物到来。
  新的事物,往往脱胎于旧的事物,“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想到世界和我的新收获,我总是充满期待。世界和我都将在过去的基础上,迎接下一个未来。而岁月,那波澜壮阔的岁月,就像那些龙舟一样,以奋勇的姿态永不回头地、激昂地行驶。
阅读(80) | 评论(1) | 字数(3374)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新的事物,往往脱胎于旧的事物,“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想到世界... 碧水楚江 2018-05-26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