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杂文/评论→屈原楚辞《九歌·山鬼》浅析

屈原楚辞《九歌·山鬼》浅析

◎作者:湖水微蓝  ( 2018-04-11)


 楚辞——屈原《九歌·山鬼》原文
 
山鬼
 屈原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阴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山鬼》出自《九歌》的第九首。楚辞《九歌》的前身原是民间祀神乐歌,据说是由屈原在民间祀神乐歌的基础上加工修改而成。《九歌·山鬼》题名“山鬼”、诸解纷纭不一。中国民间有多种传说,比如女神、精怪、山神等等。
 
湖水微蓝(胡云琦)关于《山鬼》的词语注释
 
若有人兮山之阿,(1)被薜荔兮带女萝。(2)
 既含睇兮又宜笑,(3)子慕予兮善窈窕。(4)
 乘赤豹兮从文狸,(5)辛夷车兮结桂旗。(6)
 被石兰兮带杜衡,(7)折芳馨兮遗所思。(8)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9)路险难兮独后来。(10)
 表独立兮山之上,(11)云容容兮而在下。(12)
 杳冥冥兮羌昼晦,(13)东风飘兮神灵雨。(14)
 留灵修兮憺忘归,(15)岁既晏兮孰华予?(16)
 采三秀兮于山间,(17)石磊磊兮葛蔓蔓。(18)
 怨公子兮怅忘归,(19)君思我兮不得闲。(20)
 山中人兮芳杜若,(21)饮石泉兮荫松柏。(22)
 君思我兮然疑作;(23)
 雷填填兮雨冥冥,(24)猨啾啾兮狖夜鸣。(25)
 风飒飒兮木萧萧,(26)思公子兮徒离忧。(27)
 
(1). 山之阿(ē):山壑,凹曲处。之——在这里为行文助词;阿(ē)——山阿,山壑。阿”字的古今含义基本相同,阿,作前缀或译音时,读,(ā)如“阿哥”;(2)意为迎合、偏袒时,读(ē)如“阿谀奉承”。北朝民歌《木兰诗》中有:......阿爷无大儿......
        《山鬼》行文起笔用一 "阿”字,准确而形象地巧设出一幅山鬼行走路线图,不是在半山之坡,不是山顶;而是连贯递进的深入,在山壑。
 (2)被(pī ):通假字,通“披”。薜荔:无花果属常绿攀援或匍匐灌木。常见于亚洲地区,比如:中国华东、华南和西南、长江以南至广东、海南各省与台湾岛;以及日本、越南和印度等国。主要产自中国福建、江西、浙江、安徽、江苏等地。早在公元前,中国已有文字记载。薜荔的枝茎、叶、藤汁、果均可入药;种子粉碎后,可与果皮和宿存花被粉碎物一起制做凉粉、提取果胶。
     女萝:又名松萝,地衣类植物;多附生在松树上,金黄色纤细缠绕成丝状下垂。种子药用,《广雅.释草》有记载。《诗经.小雅.頍弁》:“......茑与女萝,施于松柏。未见君子,忧心奕奕......
 (3). 含睇:睇(dì)看、侧目观看。用含笑而弯的眼睛注视。宜笑:宜人舒适的微笑,笑眯眯的意思。
 (4). 子:你——对对方的尊称,古代多指对男子的尊称。窈窕:心美曰窈,貌美曰窕,窈窕合用、即品貌俱佳。
 (5). 赤豹:赤、比朱色稍暗的颜色。赤豹:皮毛斑纹呈橙褐色的豹。从:跟随。文狸:文、花纹。狸:豹猫、山狸、野猫、狸子、狸猫、麻狸、铜钱猫、石虎等别名的缩写。浑身斑纹与金钱豹及其相似。
 (6). 辛夷车:用辛夷木(紫玉兰树木)做成的车。结:系。桂旗,以开满桂花的桂花树枝为旌旗。
 (7). 石兰:纷披叶细长,形似兰草;常附生于石头上或村干之上,属中药香草。杜蘅:多年生草本、叶似马蹄,故名马蹄香。表面深绿有暗白色斑块,3到8厘米不等,香味特殊,紫褐色兜状小花近于根部。
 (8). 遗:(yí )留下。
 (9). 余:我。幽篁:篁(huáng)在这里从首部竹,泛指竹林;我身处幽深的竹林。
 (11). 表独立:表、直;像标杆似的直挺挺地独立。
 (12). 容容可解为“溶溶”。动词、摇动,晃动。
 (13). 杳冥冥:杳、按《说文解字》释义,即:冥。常见于——杳无音信、杳无人烟、杳如黄鹤,冥、也可理解为冥想。冥冥之中,冥冥之志;冥冥之冥的冥:古代多指一年的第二季,此处应理解为:快进入天气炎热的时节了。(接:东风飘......)。羌:文言助词。
 昼晦:白昼变得晦暗。
 (14). 神灵雨:神、高智慧生物,天为父,地为母。神灵:指道衍生的诸神。古时楚人称跳舞降神的巫为灵神。
 (15). 留灵修:留、不忍离去。灵修、灵性的修炼。憺(dàn):恬静:“憺乎自持。”。
 (16). 晏:迟、晚。熟、谁。华予:让我像美丽而有光彩的鲜花一样美丽。华,花。
 (17) .三秀:灵芝草的别称,因一年三次开花而名。磊:很多石头。
 (18). 公子:代称“你”。
 (19). 杜若:别名:地藕、竹叶莲、山竹壳菜。鸭跖草科。高50—90厘米,花期6—7月,果期8—10月。为中医药草。
 (20).不得闲、不得——没有,没有空闲。
 (21).山中人:指美女自己。
 (22).荫松柏、荫同阴;阴凉。大意为:在松柏郁蔽的地方乘凉。
 (23). 然:以为。疑作:疑、猜度(duó)无法断定。
 (24). 雷填填:雷、同“雷”。填:把空缺的地方塞满或补满,形容雷声不断,到处都是。雨冥冥:冥、同溟,(形声。从水,冥声。本义:小雨蒙蒙),小雨溟溟。
 (25). 猨:同“猿”。狖((yòu)):黄黑色、传说中的长尾猿,古书上说的一种像狸的野兽。
 (26).风飒飒、飒飒((sà sà)):拟声词。类如:哗哗,唰唰......。 木萧萧、萧萧(xioxio):凄凄零落(27). 徒离忧:徒、白白,离、别离,惜别。白白增添离别的烦忧。
 

湖水微蓝(胡云琦)白话译文

如果有人显身山壑,身披薜荔缠戴女萝。
 含情脉脉惬意微笑,你美誉的品貌佳人。
 驾乘赤豹后有狸子,辛夷木车桂花为旗。
 背负石兰挽带杜衡,呆折芳馨略有所思
 是我困在竹林不见天日 ,道路艰险姗姗来迟。
 直挺挺独立于山巅,流云起伏就在脚下。
 愁绪飘渺如昼阴晦,东风洒落天降细雨。
 因为修炼怡忘归返,年纪渐老谁赐花容。
 采撷三秀忙于山间,巉岩层叠藤葛纠结。
 怨你没来不忍归去,你想我吗是否无闲。
 我在山中芳似杜若,渴饮山泉避阴松柏。
 你想我吗眩晕疑惑;
 雷霆滚滚小雨霏霏,猿声喧嚣穿夜而过。
 凉风习习萧瑟叶落,思念你啊空留离忧。
 

湖水微蓝(胡云琦)试论山鬼
 
   众所周知,《九歌·山鬼》是屈原在民间祀神乐歌的基础上加工修改而成的;其创立价值正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一首《山鬼》,就表现形式而言,已完全打破了祀神传统的对唱套路。从而使诗意成文升华得更加完美,影响深远。
    研究此作、我个人的观点是:山鬼一词,本是诗人借虚避虚的一种机智巧设;既、以“山鬼”为题,留下悬念。通过这种手法的有效表达,完成整体立意的主次互动。
    主线:讴歌爱情。由虚入实——“若有人兮山之阿,”首句即为假设、也是铺垫,为后面的一系列详写,营造了准确的环境氛围。从(被薜荔兮带女萝)到(被石兰兮带杜衡),这里面已经有了时间跨度,从(东风飘兮神灵雨)至(风飒飒兮木萧萧)是一种更大的时间跨度;期间含义是:思念人从春天开始寻找,直到秋天来临,依然未能与山鬼如愿相见。
    从(既含睇兮又宜笑)到(岁既晏兮孰华予),更是把思念人的形象刻画得呼之欲出,栩栩如生。
    虚线:因为“山鬼”的主题立意而又收篇不见出场,致使山鬼的隐喻更加扑朔迷离......
    山鬼之歌的精妙即在于此。
       
    前面已经说过,《山鬼》的创作基础虽然源于民间祀神乐歌,但它已不同、也不再是祀神乐歌。如果能本着这种观点研究《山鬼》,就不至于误入歧途。从而也就不难得出结论,这个被思念人痴情迷恋的山鬼一定是个男鬼。
     既然称鬼或被称之为鬼,也就不可能经常显形。比如:《白蛇传》中的白蛇。白蛇与许仙的爱情历经风雨磨难,到最后完美结合,成为千古佳话——
     《山鬼》一诗中的山鬼,应该正处于走向神界的修炼阶段。他是何方灵物变的,不得而知。他怎样与文中美女相识相恋?不得而知。我们只能知道、也仅仅知道的是、他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存在就好。!
    因为山鬼的存在,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思念人所驾驭的赤豹,还有她的辛夷香车。一个貌美如花(山中人兮芳杜若)的女子,怎能有如此神力——驯服烈豹、打造香车呢?这烈豹与香车,是不是山鬼馈赠于她的信物?如果是、彼此的爱情与山鬼的幽隐,岂不是更在情理之中?。山鬼不在,又处处皆在。在文中为思,在词外为物。他可以是山、他可以是石、他可以是草、他可以是木。此一秒隐身让你焦急,下一秒忽至让你惊喜。人有人之谋,鬼有鬼点子;历来如此......
     “信则有,不信则无。”无论你信与不信,反正我是真信了。那么诗中所云“公子”、“君”、——这个鬼;就一定是鬼、是精怪、是魑魅魍魉吗?非也。他可以是鬼,他同样也可以是人;是以“山中人”为替身和代言的人。是物我合一、非常自然,不逊于神的布善超人。这个人因为常年行医于民间,入山采药,渴饮甘泉、饥餐野果;困睡藤床。近身野物并熟知习性,所以,才能够威摄赤豹、驯服奇兽,为其所用。
    如此看来,“山鬼”之名、可以是一个昵称,一个代号、一个诨名。而思念情人的(云容容兮而在下)、(留灵修兮憺忘归),更为故事情节的演绎增添了武侠传奇色彩。不难推测——(既含睇兮又宜笑)这样一个窈窕美女,一定不是世家望族的闺房靓淑;也不是市井中人的小家碧玉。她应该是一个受父熏陶、慧识百草的好动娇人,来于药户门庭;拥有才思敏锐、胆略过人的狂野性格。
    不害人而以助人为乐,为巫、为妖、为魔、为鬼就无可非议;没必要强说或美其名为神。我不赞同清人顾成天《九歌解》首倡山鬼为“巫山神女”之说,《山鬼》明明就是一首讴歌人性之爱的赞美诗,字里行间迸发着强烈的、爱到心痛的思念情节。为何偏偏要缪异之端非要把他(山鬼)说成是女神呢?难道窈窕美女与苦思苦寻的山鬼是女女之恋???呜呼!持此说法者为自圆其说,不得不再一次费嘴磨牙,把全诗构思误解到女巫迎神之片场中去。
    至此,我不得不再次说明:楚辞《九歌·山鬼》 是高于民间祀神乐歌的文学创作,金蝉既已脱壳;势必腾飞。放开思路而言,以屈原大人的文学才华,如果他写的《山鬼》是祀神乐歌,那么,他直接以男女对唱的方式渲染故事情节,岂不更显生动而活力四射?更何况身为一代文学巨子,“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屈原大人,还不至于糊涂到连“巫山神女”瑶姬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地步。(假设)诗人屈原想写“巫山神女”,在楚辞的一系列创作中又有《九歌·湘君》、《九歌·湘夫人》这样的题名。那么屈原大人为何不以《九歌·瑶姬》为题去写呢?
    如此看来这清人小顾(顾成天),只不过是生搬硬套地在楚辞研究先哲面前耍了一套斧子。太不像话,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再则:“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仙女瑶姬,可助禹治水,梦会楚王。岂能与一小小巫女女女切切?
    哎!说山鬼为神女并被巫女所迎的论调,想想都不妥。

   以上仅管中窥豹,一家所言。
    字圣——《说文解字》作者许慎(约58~约147年)认为:先有文字而后有五经,今文经学随意解说文字,是“人用己私,是非无正,巧说邪辞,使天下学者疑。
         由此说得知,我个人学识浅薄,悉请落座者看罢全当消遣,万勿迷信;欢迎批评,欢迎高人赐教,指点迷津......
 (未完待续)
    


阅读(54) | 评论(0) | 字数(4504)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