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行走在山里的遐思

行走在山里的遐思

◎作者:马高强  ( 2018-03-23)


   环坪头皆山也。坪头在一个山坳里,不管从那个方向看,四周都是山。山我都爬过了,虽然不高,但都在1000米的样子。这个山坳是块福地,村民们在这儿生息安居,耕作收获,很有些悠远的历史可以给不知道的人说说。
    每天跑步走路雷打不动已成习惯,6点起床,绝不赖床。起床后,收拾停当,活动一下筋骨,便开始了一天的运动。一年四季,在路上看到的景色、人是不同的,给我的感受也是不同的。
    三月二十二日,晨曦初现,山形模糊,微风拂面,沿路而行。山随路转,至渭河上边的悬崖处,看河对面的山,已是清晰的了。天上月牙如弯弓一般,还没摘下。渭河在附近的山边转了一个弯,头也不回的东流而去。水映天光,水声却是听不见的。崖边的野桃花粉粉的紫紫的,开的正艳。女为悦己者容,她是为谁在开呢?是怕辜负了这春光,还是怕辜负了自己?山上曾给你无尽欢喜的满山桃花已经败落,零落了一地,她曾为谁开颜,今又为谁魂断?跑跑走走停停拍照间,不觉已是5个多公里了。
    山谷间有小溪,自西而来,东流而去,最后流入渭河。下到谷底,溪水潺潺,清澈见底,水底的石头水草无遮无拦纤毫笔现。以手试水,水很有些凉意。小溪的两边都是山,山名不知。一边山脚下有一棵桃树,另一边有一棵柳树。桃树花开了满树,大胆地看着柳树,柳树云鬓高耸,害羞地看着桃树,一阵风过,桃树一地落花,柳树云鬓散乱。
    天色已经大亮,太阳出来了,山顶亮亮的,山与天相接,有白色的云朵在山顶上飘过。山顶上的树是栽在天上的,在初升的太阳里,一排排的,像是扛着枪的士兵,像是巧手姑娘作的的剪影。阳光从树的缝隙射了过来,是一道道刺目的利剑。民房在柳树后隐约。回去的路上,有长着长长尾巴的鸟儿在路边的树上唱着很动听的歌,松鼠从公路上跑了过去,爬到路边的山壁上两三人高处停下来,回头好奇的看着我。女贞树仍是一年四季不变的样子。杨树的叶子已经长了出来,小小的,有长长的穗子,还没到扬花的时候。田野里,东一棵西一棵开着花的是樱桃树,麦苗青青,有黄黄的油菜花点缀其间,她们是上帝派来为这春天的图画调色而来的。山头形状各异,却都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连在了一起。有早起的农夫已在田间挥着锄头干着农活。火车长鸣着从山洞里钻了出来,像一条极长的蛇,不知它要钻到那里去。
    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于我,每天这样的日子就像是一幅幅不同的流动的画,我就是这每一幅画中不断变动的角色。我沉在其中,只是为了使这一幅幅画更加生动;我不断努力着,只是为了使这一幅幅画能画的更美。我行走在画中,看着云卷云舒,风起云涌,日出日落,花开花谢,人来人往,悲欢离合,生生死死,悠悠老去,也是人生。
阅读(115) | 评论(1) | 字数(1083)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我行走在画中,看着云卷云舒,风起云涌,日出日落,花开花谢,人来人往,... 时评 2018-03-24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