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泼妇传(短篇小说)

泼妇传(短篇小说)

◎作者:古不为  ( 2018-03-06)


  1
  两千年的时候,我刚通过竞选在某国有企业做综合办公室主任,手下管着三四十号人。
  有一天,我的助理老喷突然小声对我说,江主任,穆桂英来了,你心里有个准备,不好惹。
  我狐疑的目光,看向站在窗前望着楼下大门口的老喷,是吗?
  老喷笑着说,真的,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同时,我扫一眼办公室里几个人复杂的眼神,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但是表面上又不能露出什么。
  约莫十分钟之后,正读生产报表的我听到一个大嗓门喊我,江主任,我找雷霆(经理)门锁着,敲了半天没动静,来借你的地盘歇歇。我抬眼看去,一个大块头约莫五十多岁的女人,大大的眼睛,双眼皮因年龄有些下垂,一张起了皱纹刻满沧桑的大脸,右手手指夹着纸烟,一瘸一拐地晃进门来。
  我连忙站起来,笑着说,桂英姐您请坐。喷助理倒杯茶。
  您找雷经理有事吗?有事就跟我说。
  你又不当家,找你有啥用?我直接找雷霆,不麻烦你了。嘙地往地上吐了一口。
  我似乎是有洁癖的,原本正对大门二楼三间会议室改成的综合办公室,让老喷排好表,本室人员每天轮值打扫干净,必须全天候保持卫生。当时是夏天,穆桂英穿一件短袖棉汗衣儿,一眼就能看出没戴文胸,下垂的两个奶头很清晰地在胸前凸显出来。随着她走路一瘸一拐,身体左右摆动达到90度以上,两个奶子铃铛一样大幅度摆动着。不一会儿,她坐着的连椅附近,就是一地烟头和吐沫。我暗自压住自己的一丝厌烦,竭力不露出心中的不快。
  是肖师傅的事吗?
  肖师傅是属于综合办公室属下的老司机,今年五十六岁,大西北导弹部队转业的退伍兵。因企业改制,凡是55岁以上年龄的老同志,按公司改制方案一律下岗,到退休年龄再办退休。
  不是那个死鬼的事,还有哪个龟孙的事呀!麻辣隔壁的,没一点儿熊本事,老了老了饭碗都给混丢了。说着,又嘙地吐了一大口痰,似乎要把心中的不快尽数都吐出来。
  桂英姐,其实肖师傅办个下岗,每个月不上班能领195块钱下岗工资,你也知道,就是上班也多挣不了几个钱,关键是想干点啥就干点啥,到60岁办退休不是很划算吗?
  下岗三年,剩下的二年喝西北风啊?
  到时候再想办法呀?
  想啥办法?三年以后找哪个龟孙去呀?我就不信空头支票!嘙!
  我一时无语。
  江主任你忙吧,我去看看雷霆回来没有。说罢斜着身子使劲站起来,大幅摇摆着,出门走了。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2
  大概半个小时的功夫,老喷一阵风一样走到我办公桌跟前悄声说,江主任,快去,穆桂英在雷经理办公室闹起来了。
  老喷四十七八岁,中等个头,部队营职干部转业,已经在办公室干了好多年秘书。曾是我的竞选对手之一。他有个非凡的本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似乎没有他不知道的消息。
  我丢下手中的事,匆匆去了经理办公室。一边心里想着怎样尽到参谋助手的职责。
  门敞开着。
  穆桂英在靠门口的一张沙发上四仰八叉地半坐半躺着,手里捏着的纸烟青雾缭绕,地上照例吐得一片狼藉。
  雷经理比我大一岁,高大威武,此刻手里照例夹着烟,站在南窗前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显得很沉静。省纺校毕业,专业对口,业务精熟。一笔狂草,龙飞凤舞。总之,能文能武。再加上是从车间基层,一步一步摸爬滚打脱颖而出的将才。前几年,又在总厂若干职能部门镀金历练过,是上级领导重点培养的优秀干部。这不,企业改制第一个试点公司就交给了他。在我心里,雷经理很有大将风度,似乎没有他对付不了的局面。
  桂英姐,有话慢慢说嘛。我劝她。
  慢慢说人家不理你呀,咋慢慢说?咋说也不给解决问题,我慢的了吗?嘙!
  雷经理这几天特别忙,厂里生产······
  我知道雷大经理很忙,但他再忙,俺家老肖的事得解决,我们一家得吃饭。
  肖师傅的事儿厂里再商量商量,等几天给你答复。
  我已经等了太久了,不想等了,我今天就要个说法。
  不是给你说法了吗?雷经理说话一板一眼。
  啥说法?不还是让俺下岗吗?俺就是不下岗!
  你去打听一下,这政策又不是针对你家老肖一个人,全厂都一样。
  我不管别人咋样,反正俺家老肖就不能下岗,俺得上班。
  你不能搞特殊吧?
  俺就搞特殊了,你吸我的蛋啊!
  顿时,屋子里空气紧张起来。没想到穆桂英会突然说出连男人都不会轻易说出口的脏话。
  雷经理不愧是久经战阵历练的人,不紧不慢地轻声对我说道,江东把门关上。
  我随手关上了门。
  雷经理依旧不紧不慢地对着穆桂英说了一句,我就不允许他上岗,你吸我的蛋呀?我暗自诧异于雷经理出人意外的应对,这是以毒攻毒啊!
  穆桂英愣了几秒钟,没想到对方能接得了她的邪招,比她更邪乎。但是随即爆发出来,提高了嗓门,声震屋宇地喊道,您都听听呀,大经理骂人啊,雷霆骂人了啊······
  你先骂我的。雷经理本来站着,此时坐下去,语气反倒进一步缓慢下来。
  俺是平头百姓素质低,你是大经理大领导是党员,能跟老百姓一样随便骂人吗?不觉得丢身份吗?你丢共产党的脸!我要去总厂告你,你骂人,不配做领导。
  我没骂人。谁听见我骂你了?雷经理平静地说,你耍混使横,胡闹不讲理,你以为我怕你呀?你这招在我这里不灵。
  桂英姐,您听我一句劝,这样子激动办不了事。您听我的劝先回去,您的情况厂里研究一下,等几天给你答复,你看如何?
  我叫来老喷,他就站在走廊那头,我们一起半拉半架,穆桂英半推半就地出了经理室。
  临出门,还大声放出一句话来,如果不安排俺家老肖的工作,等几天我还会来,这事不结局。
  3
  穆桂英年轻时并不瘸,在女人中是大个头,身材丰满,脸蛋还算漂亮。说话嗓门高,很强势,一般人都不敢惹她。因为脾气不好,错过了最佳婚嫁年龄。老肖是个老实人,老伴死的早,撇下两个儿子。有人撮合,两人就结婚成了一家。成家以后,老肖本就老实,加上觉得人家桂英黄花大闺女,自己二婚还带着两个儿子,所以大事小事桂英一人说了算。一年以后有了两人共同的女儿。桂英能干,也顾家,那时代家家都不富裕,俩人都有工作,虽然工资不高,比较而言,日子还过得去。
  人说,山难改性难移,老肖一味地忍让,更加助长了桂英的强势脾气。
  而且,不仅在家里,在单位也一样,没理赖三分,得理不让人。背地里人都称她泼妇,几乎是全厂闻名。桂英是厂子弟幼儿园老师,到了四十五岁以后,老园长退休,厂里换了一位年轻的幼儿园园长。桂英仗着资格老,更不把年轻园长放在眼里。一点不如意,就能惹火起来,一点不顾园长面子。园长无奈,汇报上级又担心领导怪自己无能,只有隐忍。
  有一天,园长把桂英请到办公室,对她说,桂英姐,我考虑了许久,看您年龄也不小了,身体也不老好,家里事又多,肖大哥整天出车顾不了家,不如您就在家歇着,不用每天来园里上班了,工资一分不少您的,您看如何?
  那怎么行?我不能不劳而获啊!
  那不会,园里如果有需要您帮忙的,我会随时请您过来。你如果过意不去,就每星期一过来报个到。
  就这样,桂英就不去上班了落得清闲,园长落得工作顺溜,其他几位教师也没异议,三全其美。
  4
  孩子们慢慢长大,两个儿子脚赶脚高中毕业都没能考上大学,工作和婚姻的难题就摆在了桌面上。
  每当这个家庭面临难题的时候,老肖除了叹息,就是沉默。桂英就骂老肖,你个龟孙,瞎披着一张男人皮,还得老娘出面。老肖只得怯怯地笑着。
  桂英虽说是个娘们,干起事来却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婆婆妈妈。头天晚上在心里打好腹稿,第二天早早吃了饭,换了身平时不舍得穿的衣服,稍事打扮,就出了门。
  提前都打听好了,招待所二楼,最尽头201房间,就是厂长办公室。
  咚咚咚,敲了几回门,一直没动静。再敲,从前台风姿绰约地走过来一位穿高跟鞋打扮入时相貌好看的女服务员,说,你找万厂长吗?他不在。
  哦,您好,请问您,万厂长干啥去了?啥时候回来?此时,桂英也会说好听话。
  不知道。你改天再来吧。女服务员淡淡地回答。
  那我在这里等他。
  结果等了一天,没等着人。也不气馁,回家明天再来。一连三天,愣是没见厂长的面。桂英纳闷,难道躲着不见?不至于吧?
  第四天,惊喜地发现厂长室开着门,万厂长坐在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后面,另有二人在对面沙发上说着什么。
  桂英就站在门外,终于等到两人谈完话出去,急忙奔进屋里去,万厂长您好!
  你有事吗?
  有点事。
  啥事呀?
  于是,一五一十说了自己家庭情况,如何如何困难之类。最后说,老肖前妻留下的俩鳖孙儿子不争气,都没考上大学,只能请万厂长可怜可怜,帮忙给他俩在厂里安排个工作!
  工作哪那么好安排?
  万厂长,您是一厂之长,安排个工作不是一句话的事吗?况且,俺这俩孩子都是厂里子弟,厂里不是每年都有内招指标吗?又不让您违反规定。万厂长您就开恩照顾一下吧,不然的话,这俩孩子一点出路都没有,将来连对象都找不到。
  才上任不到半年的万自若厂长,是个实诚人,技术干部出身,不善言辞。冷不丁说了句,人家孩子都能考上大学,找到工作,你是咋教育的孩子啊?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穆桂英反唇相讥,你教育的好,不是用公款保送儿子去上的大学吗?你以为工人都不知道吗?
  万自若猝不及防,没想到穆桂英会这么泼皮,直接捅了自己的老底,你,你咋咬人呢?
  你是狗官还是人官?穆桂英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针锋相对。
  你你······噎得万自若说不出话来。
  你啥你?我咬人我不就是狗吗?我是狗,你不是狗官吗?会说话不会,还当厂长呢?
  万自若眼冒金星,一拍桌子吼道,那你来当这个厂长?!
  穆桂英不甘示弱,也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双脚蹦起来,又大又沉的屁股,一下子坐到厂长办公桌上,咄咄逼人地大声喊道,我当厂长就比你强!
  5
  这时,恰巧走进一个瘦高个40多岁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说,大嫂,您消消气,万厂长工作特别忙,你想想一万多人的大厂,有多少事等着他拍板定夺。有啥话请到我办公室来,跟我说,我给你解决,如何?
  您是哪个?我不认识你。
  我是新来的党委书记,我姓吴。
  你能帮我解决问题?
  能。
  那好,我就找你。穆桂英气哼哼地被请进了对面吴书记的办公室。就这样,吴书记算是解了万厂长的围,当然,按分工,这也是党委书记的分内之事。
  从这一天开始,桂英就黏上了吴书记。反正就抱定一个想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每天吃罢饭,和上班一样,去找吴书记。吴书记多数不在办公室,就在门口抽着烟等。每天都会留下一地烟屁股和痰迹。负责卫生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知道桂英不是善茬,破例地对她忍气吞声。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终于等到了。
  吴书记说话漫声漫语,声音不高,但是,句句能入耳入心,这就是水平。
  吴书记好!桂英首先打招呼。
  大嫂来了。我这几天格外忙,省里来检查,地区接连开几个会,还有外地客商洽谈会······哦,大嫂尽管放心,你的事我记着呢,不会忘。说着,进了办公室。桂英跟着进去,不等让座,自己一屁股就在沙发上坐下了。不一会儿,通信员报告说,几个部门负责人都通知过了,随后就到。
  大嫂,报歉得很,你也看到了,马上有个重要会议,你再等等吧。
  桂英知趣地说,中,不碍事,吴书记忙,我在外面等着。一等就是一天。
  6
  第二天一大早,招待所门口,吴书记刚拉开车门,桂英滋溜钻了进去。
  吴书记一看,哭笑不得地说,大嫂,我这是去地委开会呢。
  嘿嘿,吴书记,不要紧,我跟你一路去。
  吴书记心里生气,也没办法。大嫂,您跟着有啥用,我去中原饭店顶楼会议室开会,人家也不会让你进去,得有出入证明。
  不要紧,我在车里等你,让我也享受一下高级轿车的排场。
  这一次,怎么劝桂英都不下车。吴书记无奈,看看时间,只有让司机开车。
  吴书记去中原饭店开了一上午会,快12点时,从饭店大楼的旋转门里走出来。拉开车门,发现桂英还在车里睡着。也不吭气,摆手让司机开车回厂招待所。到了招待所,下了车,吴书记说,大嫂,走吧,咱一块去饭厅吃饭。桂英也不客气,说,中,今儿个沾沾吴书记的光。就一起去招待所领导专用饭厅吃饭。
  就这样,两个儿子的工作,不到一个月时间,全给安排了。
  到了1984年,中原纺印厂招收第一批全民合同制工人,厂子弟优先录用。桂英和老肖的女儿婵娟,也参加了考试,被录取进厂当了工人。
  7
  三个儿女都有了工作,后来也陆续成了家,有了第三代,桂英也到退休年龄办了退休。按说一家人应该好好享有幸福的日子了。
  但是,人生一世,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幸福仿佛一直在明天,在隔壁,在远方;就是不在此刻,不在身边,不在自己家里。
  一天,儿孙们都不在家,桂英,老肖,加上常来串门的邻居老匡,三个人围着小饭桌在一起喝酒。老肖嘁哩喀喳弄了四个菜,拿出两瓶中原大曲酒,摆上三双筷子,六个小酒杯,就喝了起来。边喝边说闲话,不知不觉的,桂英就已经半斤酒下了肚。
  近来烦心事不少。婆媳关系不融洽,儿子窝囊,媳妇闹分家,要房子,还要接送孙子孙女上学,等等。一提起这些,桂英气不打一处来,加上有半斤酒在肚里,就又开始骂起了老肖。都是你个老龟孙,和以前那个短命的狐狸精,生了一窝子鳖鳖兔兔,都是催命鬼。你个有本事生没本事养的老龟孙,不是老娘给你撑着这个家,你能这么自在逍遥地灌猫尿吗?那个小妖精跟我置气,你就会落好人,也不帮老娘说话!你就是个废物,要你干啥?
  按老肖的秉性,平常只会不吭声,让着桂英使劲儿说,怨气说完也就完了。可是,今天老肖也喝了三四两酒,又加上邻居在一旁,面子上下不来,就跟桂英顶了几句。
  家里活都是你一个人干的吗?我没有挣钱啊?
  桂英没想到老肖喝二两酒敢顶撞自己,越发气恼起来。麻辣隔壁的,你个老龟孙铁(能)不是,你去给你儿子闺女要房子去,以后我不管了。
  你爱管不管,有啥了不起,就你那熊脾气,人都让你给得罪完了。
  桂英被老肖这几句话怼的愣怔了几秒钟,突然就吼了起来,一把掀翻了桌子,跟你个龟孙有啥过头,跟人家生气,你个龟孙除了不帮我说句话,还向着别人。有本事你和人家过去。老娘不活了!说着,就冲向东窗户。老肖也不甘示弱,这会儿也不知哪来的英雄胆,边走边说,你跳楼我也跳楼,我也不活了,说着就往西窗户走,他认为桂英是吓唬他。
  老肖还没走到西窗户跟前,就听到邻居老匡一声惊呼,老肖——
  老肖回头一看,东窗户两扇玻璃窗扇子敞开着,却不见了桂英的身影。
  再看老匡睁大而又绝望的双眼,顿时魂飞魄散,酒劲立马醒了七分。他们家做的四楼,按桂英的脾气,一点没犹豫就翻了出去。
  8
  桂英命大,从四楼跳下去,并没有要命,落下了再也不能复原的残疾。
  几年过去了,桂英的脾气依旧,老肖再也不敢喝酒。
听老喷说,前几天,住在桂英家楼上的总厂李书记,早饭后下楼去上班,刚走到桂英家门口,被桂英一把抱住了双腿。定了定神,李书记笑着问,桂英姐,有事吗?桂英说,请李书记给俺做主,俺家老肖被裁员下岗了,让俺一家老小咋过日子呀?李书记好说歹说,桂英才松开手,让他去上班。
  从雷霆经理办公室出来,看着穆桂英一瘸一拐下了楼,我叹了口气,回到综合办公室。
  此刻,我站在二楼会议室宽大的窗户前,看着桂英九十度左右摇摆的身体,慢慢地晃出了工厂大门。

  (2018/03/05)



   
阅读(213) | 评论(4) | 字数(6071)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感谢宜章君赏评留字!奉茶问好! 古不为 2018-04-06
2.  作家俨然画家 起承转合得当 泼妇跃然纸上 桂英不同凡响 陕西周宜章 2018-04-01
3.  谢谢世花主编赏评!敬送曼福! 古不为 2018-03-22
4.  泼妇的形象,淋漓尽致,拜读,期待佳作。 田世花 2018-03-13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