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心意枝头的雪

心意枝头的雪

◎作者:福建禾源  ( 2018-02-26)


  是南方本来雪少,还是这些年飞雪的情景少了呢?仿佛许多人都在期待着一场雪的到来。天气预报只是预测有降雪,可就这样的一则信息到处疯传,那股劲让人感觉有些难受。空灵的飞雪,来去本无声,可铺天盖地的消息,整得她迟迟不好出场。
  我看着天空,看着群山,看着小城的建筑,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这些情景几乎天天所见,熟悉得可以不在意,就是雪花洒落,也就是落在这些地方,既使一夜积雪,把它们厚厚遮盖,我依然能见到那些斑斑驳驳洗不干净的小广告痕迹,依然能看到沟壑间的污浊之物,当然也一样能见到青山上松柏翠绿,寒梅笑冬。世间的美丑与洁污仿佛不会因为有雪而改变。
  我也知道印象是一种病菌,以印象去推论很不可爱,但毕竟印象也源于初识,初识后的认知,认知后的一种经验。如同对待一位年过半百的女人,就是百般施粉,也一样能看到岁月给她留下衰老的迹象。
  雪新但也老,有天有地时一样就有了雪,雪如春风夏雨秋霜一样陪伴着人们一路走过。一说起雪,每个人都有着诸多的雪中记忆,我当然不能例外,但总感觉那些记忆早在一场场的雪中都消耗光了,若再提起再咀嚼会觉得索然无味,一股再鲜嫩的草,一夜的反刍,排出的便是粪,牛如是,羊如是,我想记忆也如是。想到这里时,我真不想再提起曾经的雪下情景,哪怕雪景中有着再浓郁的乡愁、再深刻的情感。
  雪花,还是在中午时分飘下了,朵儿并不大,只是被辗碎而又不均匀的雪沫,但总算是雪花飘落。我有意停在街边,看着车来人往,想其中该不乏喜雪盼雪的人,此境里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欢天喜地。大街的行人仿佛与我差不多,不急不趋,依然按着自己习惯的节奏在行走,不同的是许多人常附在后背上的风帽戴到了头上,黑色的风帽上零星停着点点白雪,多了点飞雪的情调。年轻的恋人手挽得更紧了些,大人会把身边的小孩拉得更近点,这些景致总感觉无法表达那落雪的心意。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不象是在我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
  我小声唱着移步到菜市场门口,一个躬着背的大娘把我目光吸住,一只蛇皮袋,一件花棉袄,把地上的片片菜叶捡起,抖了抖装进了蛇皮袋里。雪中的大娘仿佛是我娘的身影,我禁持不住扶了扶她的蛇皮袋,轻声地问“大娘,你捡这菜叶?”
  “家里养了两只兔子,还有一只母鸡,怕下雪天出不了门。所以今天捡些。”
  “大娘,这么小的雪会沉积封路吗?”
  “该不会,只是做个防备。”
  我挺起了身,大娘也挺了挺,但她挺不挺差别不大,她的背已经挺不直了。飘落的雪花落在她背上的比起我那来得多,只是那件杂色的花棉袄,让人无法看见有雪花停在她背上。是的,雪花可以落在任何地方,就是不要落在她的身上,因为压弯她腰杆的岁月里飞雪的日子就是重重的一枚,至使她如今还活在大雪封山的经验里。
  目送着她离开,虽然注目,但我那目光对于她来说如雪沫一般,若有若无。我得去看看父亲,大病初愈的他,能否经受住这雪的考验。走到巷子口又是遇到大娘,这雪天就是估意跟大娘们过不去一样。她一手拎着一袋鞭炮年料,一手拎着寿桃。乍一看,以为那寿桃重,细瞧只是塑料做,摆在案几上的。见到这样的大娘,我内心总感觉亲切,亲人,亲人,亲人一定要打招呼。“大娘,重吗?拎得动吗?”
  “不重,只是孩子、孙子还要些日子才回家,今年要过80寿,自己先备着。”
  “下雪天,冷,就等孩子们回家再备。”
  “就是怕这雪,怕雪误了他们回家,还是自己先备。”
  我默默地陪着她走一段路,不敢多说话,雪飘着,要让她省点力,说话是要力气的,更何况她还担心着这雪会不会封了路而影响孩子回家,力气留给她吧。此时一只狗呼呼冲到她跟前,她说:“我到了,这是我家的狗。”她们相伴走了。雪、雪,就别下了吧,大娘可担心雪大了,孩子们回不了家,她的心头不断萌出的不是雪景,而是在自己寿诞的年关子孙满堂,灶火温馨。
  我看看父亲,靠在床上,弟媳给温了两个热水袋,脚跟前一个,手上一个。他看见我说:“下雪了吧,还来做什么?”
  “下雪了,才要来看看您,不冷吧!”
  “雪大吗?现在下雪天倒没什么可愁的,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雪天,父亲经历得多,大概有关雪的情感也如同他身体内的力气一样,都花光了,现在一点点力气,只能用来养身体,不能再花在这雪境里。  看了他的状态,我放心走了,得赶去上班,工作可是自己的饭碗,下雪天一样要打理好。我跟随着路上行人的节奏在赶路,离上班时间只有十分钟了。可我还是被一位小姑娘接雪的场景吸引了,红朴朴的脸蛋,红彤彤的小羽绒袄,黑色的保暖裤,浑身火热,足以斗雪。一根小辫子挂着年少的天真。她拿着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把袋口撑得大大的,站在路边接着飞来的雪花。我看着她,她看着雪飞,期待着雪花能落进她的袋子。好一阵了,她的袋子依然空空,她只好拎着红袋子回到了店铺里。我想看看她有没有失望的神情,她摔了摔袋子,又站在店门口静静地看雪花飞飘,她似乎没有任何失望,大概她已经盛满她所要的,大概这就是她所需要的雪趣,若干年后,她会对别人说着她喜雪接雪的记忆,虽然袋子空空,可雪中的记忆已经满满收藏。
  雪,新春第一场雪,大概也就是这一场雪,下雪时已经是立春的第二天,虽然农谚里说“三月三,雪下山。”也就是说三月三以后才会肯定没有下雪天,可凭我的心态,凭我心萌枝头的新蕊,再也不会有雪,就是有也不会在意,我有更多要去用心留意的事,父亲健康,朋友迁居,亲戚儿子结婚等等,总有许多要忙的事,这些事仿佛与雪都没有什么大关系。再说天遂人意,还会下雪吗?心中枝头满是春意,那便是春风。

    2018年2月9日于听月轩    


阅读(165) | 评论(2) | 字数(2272)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谢谢简约。 福建禾源 2018-03-01
2.  有意境,很美的文字。 简约 2018-02-26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