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文学有志之士加盟本站编辑团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康里随想

康里随想

◎作者:闽东苏云  ( 2018-02-05)


  很多时候,我觉得村子就是一个人,有道是人如其名,其实,村子也不例外,比如这古村康里,从无到有,一路走来,就有好几个名字:翠峰、长安、坑里和康里,了解了这些名字,您就认识了这个村子。

  一村子不知始建于何时,唐时就有陈、彭、崔、艾等姓氏在此居住。据郑氏族谱记载,当时村名翠峰。望文生义,从字面上看,翠峰者,青绿山峦也。福建属亚热带气候,境内多山,植被茂密,号称东南山国。地处闽东腹地,鹫峰山脉南麓的康里村,可谓是群峰环绕,四季林木青翠。

  如果您是第一次来,之前对村子也一无所知。当您站在村前的山岗上,看这孤悬于半山腰,被一片绿色簇拥的村子,您会有什么感觉呢?如果要您给这里起个优雅一点的名字,您会立刻想到什么呢?青山、宁静、自然、安祥……在这众多的词汇中,最能代表此地形象风貌,同时又能浓缩成两字的,“翠峰”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也许,正缘于此,那最早的拓荒者,就选择了这么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翠峰。等您进了村,只要您一开口,街头巷尾的老人们,会指着村后的山峰说,这叫鸡髻山……站在山顶哪,您可以看到周边的古田、宁德、周宁三个县呢--还有啊,往东看,那一片绿不透风的地方就是转头山,现在可是远近闻名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哦!

  二在这一片青绿色的帷幕下,历史继续往前走。群山之外,纷纷扰扰,打打杀杀中,经历了宋齐梁陈,五代十国。

  群山之中,翠峰如故,岁月静好。悄无声息中,有的人走了,又有的人来了,这其中,有杨、有吴还有黄,而最值得一说的,是郑,因为无论是宋时的杨吴黄,还是唐时的陈彭崔,由于各种不知名的原因,都消无身息地离开了这片土地,唯有郑氏,坚持到最后,嬴得了这片土地的信任。

  郑氏源于泮水,据说其先祖第一次路过此地时,不小心把一根杉木杖遗忘在路边,几天后来寻时,发现这倒插在土里的杉杖竟然长出了芽。这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若能在此安家,定能长住久安!即如此,那何不改个名,换成“长安”呢?

  南宋初年,翠峰改名长安,官家称呼“长安里”,“里”者,跟现在的“县”、“乡”、“村”一样,只是个后缀的格式,对平头百姓来说,没什么实在的意义,只有“长安”两字,才是精髓所在,民心所愿。

  事实确实如此,只有心想“长安”之人,才能真正长治久安。渐渐的,这个原先杂姓的村子,最终只有郑氏存了下来,而且,人丁越来越兴旺,一直到了现在。

  三南宋末年,“长安里”改称“坑里”。 有人说这次更名的原因源于“长安里”的谐音“坑里”。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中国的地名,传统上多是两字(也许叫起来比三字的顺口),比如南京北京,历史上还有东京和西京,最多的是遍布全国的某州。至于长安里,从操作上讲,砍头去尾,称长安或安里都可,长安嘛,大家都知道,怕是不妥的,安里似乎倒独特,安里安里再安里,听多了谐成坑里坑里再坑里,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不过,这仅是今人的猜测,与翠峰更名长安里一样,官史也没留下只言片语,引得今人浮想联翩。即如此,我想,除了谐音之外,会不会还有其它的因素,促成了这次看似“粗俗”的转变。

  说到南宋,了解历史的人最容易联想到两个词,一是繁华,二是偏安。南宋之于华夏,是偏安江南,而长安里之于南宋,则是偏安闽东。

  日久可以生情,日久可以遗忘,或者忽视。长安久了,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这时,人的心性就渐渐懒散了,年少时的理想、志向和期望,都会糊糊起来,反倒是身边的一鳞半爪,鸡毛蒜皮突显了出来。坑里之于安里,就属于眼前的“实在”。

  对村子而言,远望确是“翠峰”,可近看就在“坑里”。可以说在本世纪之前,整个村子就“藏”在半山腰的山坳里。这“坑”不长也不大、不深也不浅,内“里”刚好容下一个村子,只在东边出水处,留下一个的小缺口。

  屏南清雍正年间才建县,此前山高路远,文教落后。对广大村野民夫来说,“坑里”相比“安里”或“长安里”,更形象也更生动,好记还上口,就跟人的乳名一样。

  四宋元明清,四个朝代过去了。

  长大的坑里迎来正名的机会。清同治十年,即公元1871年,屏南知县杨宝吾因“坑里”不雅改“康里”。

  如果说“长安”寄托着生存的希望,那么“康里”无疑蕴含着富裕的祈盼。现在我们已无法猜想县令大人的本意,但明清时期的康里,确实不同它村。那时,位于的茶盐古道的中点的康里,一头连着古田旧城,另一头连着宁德霍童,商贸往来十为便捷,据郑氏后人考证,明时村里就曾有过六七十家商铺,近十家客栈,这种繁华一直延续到近代。

  民国34年,即公元1945年,福(福州)、古(古田)、瓯(建瓯)公路修通后,古田的贸易往来转向福州,茶盐古道走向衰弱,到了上世纪70年代,茶盐古道走到历史尽头,正式停止了使用。此后,无论是福屏公路还是宁屏公路,都从康里擦边而过,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这里。村庄日渐萧条,康里还能再“康”多久呢,村民们忧心忡忡。

  五还好,关心的不仅仅只有那些生于此、长于此的乡人与游子。还有众多热心于传统文化的有识之士。借保护传统村落之风,乡村振兴有了实实在在的希望。

  今天您若是再到康里来,定会惊讶于她的两张脸。旧村还在,沧桑古朴,新村突起,朝气蓬勃。虽说也有出于善意的破坏,落后的模仿,但旧村的保护与新村的开发,传统的继承与现代的创新,在这里较好地找到了一个均衡点。没有出现“新村起,旧村灭”或者“半新半旧,不伦不类”的痛心景象。康里迎来了新生。

  如果说村庄是个人,我想,对这座山村而言:翠峰是姓,长安是名,坑里是乳名,至于康里,则是一个鼎鼎有名的大号,它扛起的是一面旗帜,您觉得象吗?


阅读(247) | 评论(1) | 字数(2257)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他乡偶遇,亲切! 福建禾源 2018-03-01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