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改编的电影《斗犬》入围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避难

避难

◎作者:dxmduan  ( 2018-01-13)


   楼下新开一家水果店,水果店的老板是个矮胖大肚子的中年老男人,他人长得磕碜,肤色黝黑,脸上胡子拉碴,腮边的毛须就跟野地里突然疯长的野草一般,咋看上去,像个黑猩猩,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印象,然而他穿得十分讲究,一双深红色的高跟名牌登山鞋,立领的夹克风衣,一副宽阔的大墨镜,他就这样在自家水果店门前的躺椅上那么一横,给人一种民间艺术家的派头,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不自觉得靠近他想要看个究竟。偶尔他也会保持着一种鹌鹑的姿势竖在店门口,见有过往行人靠近他的店面,他就会露出一脸憨实的傻笑,他的笑声爽朗,让人觉得亲切,于是,行人、熟客顺便就在他店里晃悠一圈,多多少少拎些水果回去。
    水果店还招了两名服务员,一个是瘦高挑的男孩子,这个男孩子嗓门大,在我傍晚下班回来的时候,老远就听见他扯着喉管在喊,“水蜜桃便宜了啊!十块钱三斤,特价猕猴桃,十元一盒……”他喊得十分卖力,嗓音有些震颤沙哑,听来却不刺耳,他的嗓声会勾起你的同情心,别人家都是拿录音机喊,唯独他家用人力。当你从他家店面前经过的时候,他还会冲你殷切一笑,这时,你会突然觉得,如果就这样空手走掉的话怪不好意思的。
  另一个服务员是个苦瓜脸的女孩子,她总是一身灰布衣裳,衣裳外还套了件工作服,工作服上印有水果店的名字,无论何时,总是看见她在摆放水果,她手中不离抹布,总是擦个不停,偶尔不忙的时候,她会掏出手机跟网友聊会儿天,也会窃窃偷笑一会儿,然而我却从没跟她打过照面,她总是垂着脑袋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以至于从不记得她的样貌。
  如今,我已经搬离了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一度让我痛苦不堪,让我每天都备受着煎熬,我甚至会整宿失眠,我对此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只要一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腐烂的水果味,我的肚子就会汹涌澎拜,苦涩的唾液就会从舌下腺源源不断地涌动出来。
  这个故事要从两个月前说起,那时我正恋爱一个女孩子,傍晚下了班,带女孩到附近一家快餐店吃饭,我牵着女孩的手刚走到快餐店的门前,一个灰头土脸的丑女人朝我扑了上来,她的出现,瞬间引起了周围人们的注意,我朝这个身着灰色半身裙的脏兮兮的陌生女人望了一眼,感到很纳闷,她究竟是谁?还不待我有所反应,她猛将一兜东西塞到我手里,差没点把我给推倒,然后她面色惶恐的从人群中冲出去就消失不见了。
  “她是谁?”女孩一把甩开我的手,面露愠色地嘟囔道,“我再不理你啦!”
  “乖啦!听话。”
  我将女孩搂在怀里,语气亲昵地解释道,“我也不认识她呀!她又脏又臭,我怎么可能跟她有关系,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周围的一群人见我一脸霉色,也都很识趣,笑呵呵的各吃各的去了。
  快餐店的老板见有客人,一边招呼我们进去,一边说道,“那个疯女人是附近一家教堂的乞丐,见谁都送梨。”
  我低头一看,还真是三个大鸭梨,我将梨丢在餐桌上。
  “扔了。” 
  “好好的东西扔了干嘛?不也是人送的吗?” 
  嚯的一声,女孩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气呼呼的冲出餐厅的玻璃门,这时,餐厅的老板端着盘子过来了,盘子上有两碗热气腾腾的酸辣粉,他苦着脸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怪表情。
  “别理她,”我说,“两碗我都吃了,不够我等会儿再要一个肉夹馍。”
  餐厅老板随即绽开一脸笑,他不停地呵呵笑,就是不说话。待他将两碗酸辣粉放着我面前的时候,我试着拿筷子夹了一根,结果那根粉滑落碗里溅了我一脸热汤。我从小就不喜欢吃面,尤其是这种细细长长又难夹的东西,女孩爱吃我才来的,结果她把我晾在这里跑了,莫名其妙的,顿时,我心底里大男子主义的气概油然而生,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谁先低头谁孙子。
  结账的时候,餐厅老板红着脸指着餐桌轻声对我说,“可以打包的。”听了他这话,真是叫人火大。
  “算了,算了,不差一碗面钱。”
  我把找回来的零钱塞进钱包,正当我要走出玻璃门的时候,冷不丁地看到餐桌上的那个黄色塑料袋,我突然觉得憋屈得慌,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拎着那个袋子气呼呼的冲出了快餐店。
  回到家,我随手将那几个梨丢到床头,澡也不洗了,气呼呼地拱在床上睡了过去。
  午夜,我被渴醒,蓦然,我想起了那三个大鸭梨,摸着黑,我掏出来一个啃了一口,觉得味道怪怪的,打开灯一看,是个坏梨,我试着将另外两个梨掏出来看,梨上布满了黑斑,仔细一闻,还有一股腐烂的烯类臭味,直把我恶心得胆汁都吐了出来。
  我本以为那个疯女人只是神经病发作,没想到她还跟我较上劲了,每天傍晚我下班回来,不知道她从哪里突然就冲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将一兜又烂又坏的梨塞到我怀里,然后一个人以一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逃离我而去,周围的人对此也感到非常疑惑,我若是不接,她就把烂梨砸到我身上,或者丢到我脚下,后来我终于忍受不了了,我追她过去,直到我跟踪她来到附近的大教堂,看到她跑到一个浑身邋遢的老太婆跟前,然后依偎在老太婆身边躺了下去,她们身下垫了一张破草席,原来是一对流浪母女。
  那个老太婆我熟悉,以往我上下班都是坐公交车,生活中毫无乐趣可言,我就想着自己走路回来,路上买一个煎饼果子,边走边吃,顺便看看途中的风景,每次经过大教堂的时候,看到那个浑身邋遢的老太婆时,想到自己吃一个煎饼果子都要八块钱,心里就会觉得很不是滋味,人家找我两个钢镚儿,我就丢给老太婆一个,剩下一个留作第二天坐公交……那个疯女人应该是那个老太婆的女儿,她这是在感恩我吗?
  等我从大教堂回来,夜色已经很浓了,街上的霓虹灯将夜色衬托得格外浮夸,当我快要走到楼下那家水果店的时候,水果店门外一侧放了一个货架,上面是一些廉价处理的甚至已经腐烂的水果,在这个货架遮挡的阴影中,一个行为鬼鬼祟祟的男人在货架旁边晃悠了一圈,然后朝四周张望一下,随后将手伸进货架上的篮子里,之后抱着一些东西若无其事得跑开了,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个疯女人是在偷东西给我吃,那晚我回去之后,彻夜不眠。
  自那晚后,我又开始了挤在臃肿的人群中赶公交下班回家,然而没几天,早上,我在站牌处等公交的时候,突然看到那个蓬头垢面的疯女人拎着一兜东西在柏油路对面晃来晃去,像是在找什么人,那一刻,我简直被吓坏了,在她晃来晃去终于晃到柏油路中央的时候,我赶紧拦了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事后我思量好久,假若我跑到楼下水果店如实相告的话,此后,那个流浪的疯女人讨不到食物就会饿肚子。至于后来我为什么非搬家不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到水果店的胖老板对那个瘦高挑男服务员讲,“去把那些卖不掉的烂梨丢到货架子上,反正也卖不了几个钱,给他们吃好了!”
  水果店老板的话让我很惶恐,为了配合他的情怀,我只有搬家了。    
阅读(245) | 评论(0) | 字数(2716)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