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文学有志之士加盟本站编辑团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杂文/评论→诗歌的力量

诗歌的力量

◎作者:王霁良  ( 2018-01-08)


  “惟有同心人,可以论金铁。”省城多年交往密切的一位诗友,一向努力,近来创作处于井喷状态,一次聚会上,谈到他近期的诗,肯定的同时,我也说了这类的话,——“知道您为什么处在高产期吗?因为不大注重选材,几乎什么都入诗。”不讲选材,什么都可入诗,产量多得没得说,这是第三代诗运动以后的真实情况,但说到质量则大都如风中尘埃,甚至有诗评家认为“90年代的中国诗坛是一座空山(林贤治 语)”。
    诗,要“在百万个钻石中总结我们”,她需要哲学在背后支撑,需要显示内蕴的尊严,时代呼唤有冲击力的诗人,呼唤诗人爆发穿云裂石的能量,但在这样一个凡俗的年代,大多数诗人诗学视野差,对现实生活介入能力差,搞的不是写现实与灵魂交融的及物写作,而是象牙塔里的闲适、小情调、不咸不淡。河北诗人赵丽华诗本不弱,但因为选材太随意,终致有“梨花体”风波。
    我们的很多诗人自以为已经是有点地位的诗人了,其实并不具备处理现实的品格,大家都热衷于自我抚摸,很多年写的都是没什么新意的东西,普遍缺乏力量,即便一点点稍显粗砺的感情也阐发不出来。甚至有些作品,读者读完思考一通,唯一的感觉只是诗人自己在作秀而已。应该说,这实际上是诗人屈从于现实的表现,甚至是在躲避生活,没有道德的焦虑,没有追问的立场,也没有反思质疑的态度。
    ——世风之下日渐沙化的心灵啊,——卷不到巨轮之下就没有真实的体验!——“文章憎命达”,此话一点不假。诗既然是人的精神活动,那就应该写出点气势来,超越个性生命,甚至超越社会,抒发深沉有力的思想(像王家新这样的诗人,起码写出了严峻的冷的一面,所以他要比同时代的诗人所写的东西要好一些)。
    诗人朵渔认为,“从青春写作到成熟写作是第一个关口,有的人永远跨不过这个关口,写到七老八十还是那个调子,不入门。从成熟写作到有价值感的写作,是第二关口。”——难道我们的许多诗人,都还没有长大没长出结实的筋肉吗?
阅读(284) | 评论(0) | 字数(781)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