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作家》2017年第6期精彩亮相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短篇小说:雨夜

短篇小说:雨夜

◎作者:dxmduan  ( 2017-12-28)


叮铃……

  口袋震动了一下,我掏出手机看,微信上,“伟哥”给我发来一条消息。

  “小强,你信不信我可以一句话给你讲个笑话与悲剧?”

  “?”

  “我今天突发奇想跑路回来啦!”

  我拉开窗帘一看,嘴角不由地笑出了声。

  傻缺!我心想。

  ……

  昨天晚上,伟哥躺在床上告诉我,“明天有雨,大暴雨,出门一定要记得带伞。”

  凌晨五点我撒尿回来,伟哥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

  “小强,外面下雨了吗?”

  “你聋啊!”我指着他头上的窗户反问道,“看不见,难道也听不到吗?”

  登时,伟哥的一张大脸肿成了猪肝,我扭头钻回自己的被窝里继续酣睡。

  伟哥在床上不断地滚来滚去,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叹息,像极了一只在空气中哑哑叫的老乌鸦,我猛地掀起头上的被子想要冲他大嚷一声,这时,他拨出一个电话,见我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赶紧将食指竖在嘴边朝我轻轻地嘘了一声,顿时,我就跟哑了火的钢炮似的一头拱回被窝里继续生闷气。

  “媳妇儿,我们这里最近天气不太好,说是今天要下暴雨。”

  “那你出门要记得多穿件衣服,不要忘了带把伞。”

  “这个我知道,家里还好吗?娃娃怎么样啦?”

  “家里一切都好,娃娃咱爸咱妈带着呢!娃娃都会叫爸爸了。”

  “嘻嘻嘻……”
  伟哥开心得笑出了声,笑的方式叫人不寒而栗。

  “等娃娃醒了,让娃娃喊给你听。”

  “好哇!好哇!好哇!”

  ……

  伟哥这一个电话一打就是一个钟头,打完电话,他就把手机塞到我脸上,“小强,你看,这是我媳妇儿,漂亮吧!”

  我冲他礼貌性得点点脑袋,他还来劲了,一手攀着我的肩头,另一只手恨不能将手机屏幕塞到我眼睛里。

  “这是我儿子,萌不萌?可不可爱?”

  我咬着牙,扭过头不跟他讲话,他也识趣,独自坐到一边接着扣手机,他竖起食指划着手机屏幕,对着空气嬉笑一阵儿,他把指尖儿杵在嘴角处,双膝并拢,或者将一条腿侧压在另一条腿上,一副十足的小女人姿态。

  当我再次有了睡意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一阵儿悉悉索索的响声,伟哥趿着一双拖鞋出去了,随后,门外响起了持续不断的流水声,于是我再也睡不着了,我感到窝火,想要大发脾气,憋屈死我了!

  伟哥再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立马板起一张臭脸剜了他一眼,自己不睡,害得老子跟着遭罪。伟哥怀抱着一个粉色塑料脸盆,里面有他刚洗的几件衣服,他缓缓地挪着脚步,就像蛆虫蠕动的那样,待他好不容易蠕动到窗户边时,噼里哗啦一通巨响,他拉开了窗户,与此同时,宿舍里的所有人都从床上爬了起来,他们对着伟哥的背影莫名其妙地发了一阵儿呆,然后躺下继续睡觉。

  搭好衣服,伟哥又咚咚地跑下楼,回来时他还给我带了一份早餐,还特意将一个鸡蛋剥了皮塞到我嘴里,那一刻,我的心情简直就要崩溃了。

  “小强,今天要下大雨,出门记得穿件外套,伞不要忘带了。”

  “哦!”

  ……

  有一次伟哥喊我陪他上街买衣服,我跟在他身后跑了一下午,末了,他从一化妆品店里拎了一包面膜出来,路上经过一家熟食店,伟哥把面膜丢给我,等排到他的时候,他把双手按在柜台上,缩着大脑袋,翘起一个大屁股,只见他用食指对着里面的凉菜一通乱点,而他的屁股也随之左摇右摆,当他回头准备喊我时,我一个箭步从熟食店的台阶上跳了下去。

  伟哥挑好了菜,店里的师傅帮他拌好准备封口打包的时候,伟哥突然兴奋得尖叫一声。

  “啊!还有鸡心,鸡心,师傅,师傅,再给我放点鸡心!”

  隔着一层厚玻璃,里面的师傅可能没听见,伟哥着急了,他一头扎进玻璃上的圆洞里……之后……再之后,伟哥的大脑袋就卡在里面拔不出来了。

  这只不过是一件意外事故,熟食店的老板赶紧喊来修理工划开玻璃,不一会儿,这家店门前就围上来一群看热闹的人,众人哄笑声不绝,伟哥觉得自己受了委屈,非要讨回一个公道,当场就跟熟食店的老板对骂了起来,伟哥的心思无非是想“空手套白狼”。期间,还引来了两个巡街的警察跟一个暗访员,暗访员趁乱混进熟食店的后厨,发现他们店里堆放着多种食品非法添加剂,当场勒令熟食店关门接受调查。

  那晚,我俩儿回去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末班公交车,我提议打车回去,伟哥脾气又上来了。

  “打什么车?走回去不就行了,早早回去不也闲着吗?就当锻炼锻炼身体,多好!”

  我想也是。

  走了一半路,伟哥突然站住了,他往地上猛跺一脚,伸手朝自己脸上连抽两巴掌,他抬头朝天空大声嚷道:“咬死我了,咬死我了,你们这帮臭蚊子!”

  我不由得乐了!

  “你脸太大了,容易吸引火力。”

  伟哥扭过头冲我白了一眼,然后愤愤地跑掉了。果然,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幽默。

  ……

  我刚搬来宿舍那会儿,第一个周末,伟哥硬拉我出去吃饭,我也想在这里交个朋友,出门在外正好有个照应。

  伟哥点了一桌子好吃的,他一边大口吞嚼着,一边跟我话家常,没想到伟哥是个典型的絮叨嘴,话匣子一开就跟决了堤的洪水似的,他谈到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又扯到自己的老婆跟孩子,以及家中的各种烦心事。

  “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有一腔热血,想要做成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可是后来又怎样呢?一事无成,社会太残酷了,仅凭一人的努力简直是痴人说梦,我得为长久考虑,我就结了婚。”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笑话,“你们不飞,下个蛋,让下一代去飞。”

  “没想到啊!婚后,我压力更大了,一家子老小的吃穿用度全压在了我身上,我这一想,万一哪天我出了什么事情……唉!”

  那时我才刚二十岁,伟哥比我大五岁,婚姻对我来说是一件顶遥远的事情,可毕竟人家请客吃饭,我就当垃圾桶让他诉诉苦吧!

  伟哥哽咽着又道:“我给自己办了个人身保,保价十万……”

  说着说着,伟哥竟然放声痛哭了起来,当时,在这家廉价的大众小饭馆里,大厅里的所有食客纷纷扭过脑袋看向我们,他们全都不加掩饰的冲我俩儿窃笑,那场面简直丢死人了。一个大男人当众哭哭啼啼起来,恁得没出息。

  “我就不该结那么早的婚!悔不当初啊!”

  我端起酒杯象征性地敬了他一下,当作安慰他,可我心里却骂他是个十足的大傻蛋,又没人拿刀驾到你脖子上逼你结婚,既然结了婚有了孩子就应当负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后来,我们宿舍又搬来一个叫xx奇的人,我给他起绰号叫拉拉奇,一天他问我,“小强,你是不是骂我比垃圾还垃圾啊!”我说,“不是,拉拉奇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诗人。”他用一个“哦”字结束了那次对话。

  伟哥请我俩儿一块吃饭,饭桌上,伟哥终于找到了伴儿,他跟拉拉奇诉到动情处,俩人相拥而泣,两个大男人突然搂在一起,不禁叫人菊花一紧。

  再后来,我就再不跟他俩儿一块出去吃饭了,他俩儿张嘴闭嘴除了老婆就是孩子,叫人搭不上一句话,尬得很。

  三岁一个代沟,这句话果然有它的道理。

  ……

  早上出门等公交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伟哥竟然没有带雨伞,我拿伞尖朝他腿上戳了一下。

  “伟哥你伞呢?”

  伟哥朝我摆摆手,讪笑道,“我估摸着这天儿也下不起来。”

  我俩儿刚挤上公交车,空中就落起了小雨滴,等下了公交车,雨势已经很大了,伟哥正好跟我同撑一把伞,伟哥笑嘻嘻的对我说:“也就早上这点雨。”

  我心想,就该淋死你丫的。

  晚上下了班,我是第一个跑回宿舍的,伟哥照例要同那些结了婚生过孩子的少妇攀谈一会儿,好抒发一下自己的思妻念子之苦,这几乎成了他每日必修的功课。

  ……

  窗外的雨瓢泼似的,将窗上的玻璃砸得砰砰响,伴随着声声低沉的雷鸣,楼下院子里的大槐树仿佛被抽干了血液,露出它苍白的、狰狞的獠牙,楼顶上空的乌云在黑白境中向匍匐于它身下的众生展露出他阴沉的面孔,它咆哮着、怒吼着,似乎想要将天空撕裂一个大窟窿,当我注意到它的触角从窗上的缝隙处蔓延进来,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强,小强快开门啊!”

  我刚把门打开一条缝,伟哥就跟一条泥鳅似的钻了进来。

  “这雨下得可真够厉害啊!”

  我朝他望了一眼,只觉眼前一群乌鸦飞过,他的身体各处无时无刻不在向下滴着水儿,他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头皮上,咋看上去,像条大鲶鱼。

  见我在打量他,伟哥随即露出一脸神气,他朝我亮了亮指缝间的一枚硬币。
  “省下一块钱!”他一脸神气的对我说。

  我突然想到一个笑话,我告诉他:“下次你跟在出租车后面跑回来,能省十五块呢!”

  “也是!”他一本正经地答道。

  伟哥竟没听出来我这是在挖苦他,等我低头继续玩手机的时候,伟哥突然拍了我一下,他问我:“小强,你有没有帮我把衣服收回来?”

  “啊?”

  “啊什么啊?你看!”全身只裸了条内裤的伟哥指着窗外两件飘摇的衣服愠色道:“小强,不是老哥我说你,你怎么不知道顺手帮我把衣服收回来呢?”

  我不由地吞下一口口水,露出一脸歉意。
  “下……下次,下次一定帮你收回来。”


阅读(24) | 评论(1) | 字数(3351)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或许人就是这样,平日里无事之际总觉得所有的事情都不在话下,只有身病委... 田世花 2017-12-28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