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作家》2017年第6期精彩亮相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短篇小说:恃强凌弱

短篇小说:恃强凌弱

◎作者:dxmduan  ( 2017-12-28)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位于村子的后街上,每到放学,后街的孩子们就会纠结在一块堵在校门口,或者堵在某个同学放学回家的必经路上滋事群殴,原因不外乎泄愤、报复、找乐子,这似乎成了他们每日必修的功课,一天不打架就浑身痒痒。

  记得听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如若一个人没有羞耻心的话,那么他极易在自我欺骗的谎言世界里孤独一生。要是一群人都丧失了羞耻心,那么他们极易从恃强凌弱的快感中汲取病态的成就感,如若这群人不是侵略者的话,那么他们必定是地痞流氓。” 

  像我这种住在前街的孩子还算好些,尤其是那些偏居村子一隅的、独门单姓的、从别处迁来的人家的孩子,从他们一只脚踏进校门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沦为那帮无赖痞子们的玩物,如果你说:“孩子小不懂事。”或者“小孩子打打架能有多大恶意?”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些被欺负的孩子们就活该倒霉?就活该被揍得鼻青脸肿?  

  要是敢打,你一拳我一脚,非得打到一方认怂,跪在地上叫爷爷才罢休。要是没那个挑梁子的本事,就要学会忍气吞声,期待他们把你给玩厌了,把目标转移到其他人身上。要是强行跟他们作对,简直是在自讨苦吃。要是报告老师,想要从老师那里寻求一些慰藉,这简直是最愚蠢的法子,别期待那群善恶不分小痞子们能够良心发现,他们的坏早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已经刻在骨子里去了,而老师的说教如果有用的话,就不会整天有那么多学生逃课跑去网吧打游戏了,人人都能考一百分了。而事无绝对,我只能说,大部分的老师除说教以外别无所长。

  到头来,你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挣扎,只能徒添他们寻求刺激的快感,这就同欲火中烧的男人怀中的女人,越是挣扎,越是能够激发他们体内血脉喷张的兽性。等到放学,面临你的将会是加倍的折磨。
  我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本家有个哥哥在学校里混老大,建立了个什么“笤帚帮”的帮派,敢跟老师动刀子,上学就跟逛菜市场一样,即便被学校开除了,跟没开除一个样,他从后操场翻进来,钻到教室里头,竟没人敢管,要么就躺在后操场上晒太阳。可是一到放学,从各个班级、年级就会窜出来几十个手拎扫帚把儿的男生,俱跟在他身后翻出后操场打群架,他走在众人前头,刺拉拉个大光头,看上去亮晶晶的,威风极了。

  有次在上学的路上,有只大公鸡在墙角觅食,我这个本家哥哥猛地扑过去,一把勒紧大公鸡的脖子使劲朝一旁的石头上一通猛砸,砸的大公鸡浑身冒血,连叫都没叫出来,就直接被活生生的给砸死了,他眼珠都不带眨巴一下的,然后他从书包里掏出一个袋子,裹住大公鸡的尸体随手塞进书包里。而我在一旁早就被吓得浑身颤抖,动都不敢动,头晕想吐,扶着墙差点都站不稳,他反倒冲我哈哈大笑,拍拍手上的鸡毛,豪情万丈地嚷嚷道:“等到放学啊!多喊几个弟兄啊!咱们一块到黄河坝上快活快活啊!我包里还有白酒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啊!”
  他硬拉着我去看他的威风,放学之后,他领着二十几个小弟在后操场上围殴一个高年级男生,因为是约架,自然不会告到学校那里,对方虽然是一个人,却早有准备,事先藏了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子,只见他拎起棍子原地打转,边上二十几个人赤臂拎着笤帚把儿干晃悠了半个小时。有时他闲得蛋疼,还跑来我们班讲课,嘴巴里唾沫横飞,三句话不离兄弟义气,什么江湖啊!什么打打杀杀啊!我倒是一句没听懂,他还一个劲的猛拍桌子,搞得跟革命起义似的。

  有时我跟班里同学发生点小争执,他竟然喊过来一帮子人把对方给揍了一顿,如此,班里都没人愿意跟我玩了。几乎全校学生都知道我是他弟弟,在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敬敬畏畏的,因而对我是敬而远之,他自觉的荣誉简直给我带来了莫大的痛苦。后来,他连小学都没毕业,他从家里偷偷地偷了一笔钱,领着几个所谓的铁哥们外出闯荡他的江湖去了,那年,他们也才十三四岁的样子。
  我这位本家哥哥离家出走之后,却平白无故给我带来了更大的麻烦。平时他在,那些整日受他欺负的人都能忍着,他这一走,他们都知道还有我这个本家弟弟在,都想来揍我出口恶气。我见到过那些受人欺负的可怜虫的下场,一旦认怂,他们就会认为你好欺负,你越是不反抗,他们就会蹬鼻子上脸,无止休地捉弄你,往你身上撒尿,吐口水,于是在所有人眼里,都把你当作一个脓包,等你再想去反抗的时候,所有人都只会落井下石,在你身后踹“冷脚”。

  只要有人过来找我麻烦,我立马反扑上去,当时我年纪小,觉得受了欺负就应当以牙还牙,要是打不过,我就拿牙齿咬,死命地咬,就跟河里的老王八一样,死不松嘴。那些前来寻我麻烦的人,无不是成群结着队,就凭着我那股不要命的泼劲儿,他们竟也落不着好。况且他们只是想报复而不是要人命,但凡是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再跟我这个发了狂的疯狗一般见识。打的架多了,反倒使我悟出一个道理,有人来群殴你,当真动起手来,你只需盯准跟你有仇的那个家伙儿打,至于其他的帮凶,一般情况下,只要你不先下狠手,他们就不会使全力揍你,他们本来就与你不相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可不想背人命官司。
  等我到了镇上上中学时,这种事情越演越烈了,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镇上的痞子们整日混迹于学校,学校里的坏学生与之为伍,相互勾结。若说当时的治安,离学校不超过三百米的派出所,警察停在派出所里自己的车子都能被人给偷了,要是遇见学生群殴干架,人人自危,毕竟警察也是人啊! 总不至于让学校里那个看门的糟老头儿跑过去拉架吧!没准把自个给白搭进去。
  上学是一遭,下学又是一遭,学校里私下成立了许多帮派成员,三五成群的堵在路上卡点收保护费,他们随便找个阴凉的地儿,几个人骑着自行车横在大马路上,要是你没钱就得挨上几拳头。只要他们没钱花了,他们就干这勾当,得来的钱可以到网吧潇洒一晚上,要是得手的钱多,就到附近酒馆里搓一顿,当时我就被他们给劫了好几次,平白无故挨了好几顿揍,这些都是平日里最司空见惯的事情。

  还有就是打群架了,放学铃一响,学校门口就聚集了好几大帮镇上的混混,其中背后肯定是有人花钱请他们,约架的双方人到齐了,他们就抽出藏在袖筒里的钢管、西瓜刀直接就在学校旁边的荒草地里拉开阵势开干,断胳膊断腿的,相比之下,我以前打的架,充其量只是挠痒痒,至于学校里的老师领导们,要么躲在办公室里不出来,要么就是已经提前回家了。

  只要是打架,闹得动静越大,看稀罕的人就越多,我也想去看来着,就怕打架的人一时兴起,打红了眼,再把我给白揍一顿就不值当了。
  当时,在学校里最大的帮派号称“十三鹰”,顾名思义,有十三个老大,都属本家兄弟,我入学那会儿,传闻他们的带头大哥持枪与人打架,被人砍成残疾站都站不起来了,搁家成天做轮椅呢!然而这种事情,反造就了更大的声势,校内校外的痞子们都觉得那是一件非常勇敢值得追捧的事情,一时间,学校里兴起了众多大大小小的帮派,那怕只有两个人,他们在路上碰见小个子,立马掏出一把小刀架在了对方脖子上,“掏钱!”

  当时在我们班就有几个人纠缠我入伙,都被我给一口回绝了,当时我是这么想的,虽然我成绩不好,又做不到老实巴交、温顺乖巧,老师也不待见我,尽管如此,可我却不愿意成为一个令别人深恶痛绝的人。从小我就被别人欺负,平白无故就被别人给胖揍一顿,因而那种凭借以多欺少的流氓行径让我感到极为可耻,我能够深切体会到那种孤苦无依造就的委屈所带来的恐惧,一味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行为该是多么的可恶。大概是因为我敢于顶撞老师的命令,自身的各项顽劣指标均符合坏孩子们的眼光,即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我又十分讨厌他们,却不敢表现出来,倘若我加入他们,就不得不跟他们一起胡作非为,就是连老师都得忌惮几分,懒得管。我不愿意与他们为伍,可一旦成为他们的目标就注定了不能够全身而退,他们就觉得我不给面子,整日里头寻我麻烦,朝我身上扔纸团、粉笔头,抢我零食,甚至抢我的午饭钱,到后来我实在没法子了,又打不过他们,本希望找到班主任能解决问题,结果我还被班主任给臭骂了一顿。
  “呵!天天就你事多,你要是老老实实地待着,他们怎么可能会打你?肯定是你先招惹他们的,他们怎么不打别人?怎么不打我?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阅读(28) | 评论(2) | 字数(3220)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也有孤独和远方。 dxmduan 2017-12-28
2.  我有诗文与美酒,的答案是? 田世花 2017-12-28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