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站总编卢江良小说拍摄的电影《斗犬》播映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辗转在旅途中的一封情书

辗转在旅途中的一封情书

◎作者:dxmduan  ( 2017-12-28)


蓉儿:

  时隔四年,我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称呼你了。昔日一别,你我的爱情就同夜幕下极其暗淡的一颗凡星,从来不曾璀璨过,因为你从来就没爱过我,它的存在方式,永远也不会有转瞬即逝的美丽,就同那陨落天际的流星,也将永远不会在我的脚下生根。

  上千个日日夜夜,为了虚无缥缈的梦想,我辗转流离不能安顿,生活充满了动乱,命运像是一座牢笼,我的人生既无力与之抗衡又挣脱不了它的缚柩,如同案板上待宰的一条小黄鱼,拼命地甩一甩尾巴,仿佛是在摇尾乞怜,要是我从案板上滚落下来,等待我的定是过早的衰亡,而我此生的命数似乎已经无望,可我不甘心就此停下脚步,即使脚下就是红浆利岩,我也将毫不犹豫的一脚踩上去。“我没有家,没有父母,我永远不会有妻儿。”正是这种心灰意冷的、遥遥无期的冰冷意志才能支配着我在无边的荒野里无畏惧的前行,如果我能坚持下去,注定我此生必将孤独终老。可是,只要我一停下脚步,触目遐思,我总能从一件极其微小的事物上窥见你当年的影子,仿佛你正站在我眼前欢跳,你那俏皮可人的模样使人爱怜,在你脸颊处绽放的笑容仿佛能将全世界的冰雪消融,你的歌声有如天籁一般动听,不,比那绝世苍穹独立于云巅之上的飞虹还要沁人心扉,你那一颦一笑、眉目婉转之间,仿佛有千万丈七彩芒绕着你旋舞,于是,在这漫漫长夜之下,我又失眠了。

  曾经,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心中除了梦想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什么了,若我顾忌太多,势必拖累我前行的脚步,孤独虽然撩人难耐,却总能赋予我一种病态般的灵感,就像是沾染上毒品的浪子,我已经无药可救了。若我能在有生之年实现梦想,在这梦想背后,会带给我一笔不菲的财富以及达世的声望,而那似真似幻的爱情也会接踵而至。富于感情会使人变得热情洋溢,可我却独有一颗卑微且敏感的心,我既渴望一份真挚的爱情,又担心自己那千疮百孔的灵魂与庸碌的残躯经不起时间的雕琢,如同一个严守教条主义者对世间万物都丧失了浪漫式的情怀,我不止一次告诫自己:“阿斌啊!除了狂言蠢话和吹嘘,你还有什么能够为爱情奉献的呢?”对于有关情感的问题,我只好保持着一种谨慎、观望的态度,藉此以逃避的方式来保护自己,殊不知那是最懦弱的表现。可是,从遇见蓉儿你的第一面起,我已经发疯似地喜欢上了你,我以为自己是出于雄性生物的欲望的一时兴起,却不知自己已经在自我欺骗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了。

  蓉儿你是那么的漂亮、美丽又温柔,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洁白无瑕,就算天底下最绚烂的宝石也不及你万分之一的光彩。你那音容笑貌充满了灵性,犹如炎炎烈日下的一缕清风,给予我无限深情。我想同你搭讪,而你的跟前早已围了三层爱慕者的脑袋,他们的痴情流露在脸上,而在他们的身后正散发着令人恶心的臭气,他们要比我富有,而我拙绌得只剩下一颗谦卑的心,我不想在一群愚昧的人群中再强加一颗世俗的脑袋,我只好伫立在远方默默凝望,感受着从你身上散发出的青春的朝气,听着你宛若银铃般的欢笑,于是,我的一颗心也跟着它飘向了天边。

  回想起我的身世,那是一个灾难,我有过很多欢乐的时光,而在那些看似快活的背后,全是不堪揭示的苦难。自从我有了记忆,我的人生就开始了流浪狗似的四处乞讨,我既不招人待见,也没人会欣赏我,当我躲在阴暗角落里自舐伤口的时候,就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存考虑:“我的家在哪里?我是个被抛弃的孤儿,没有父母。”尽管有时亲戚待我很好,可从他们眼神中流露出的仅是怜悯式的施舍,或许他们会发自真情,然而从他们拙劣的肢体语言上,我只能感受到他们言不由衷的客套,那就像一把带着倒勾的利剑,叫我痛不欲生。他们的爱只能一次次戳痛我的隐疾,他们的存在仿佛时刻提醒着我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并且,当我遇上真正的困难,他们除了袖手旁观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至于我的成长,那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像个小丑一般以滑稽的形式供周围的人取乐,往往发生了严重且不可逆转的灾难后,我除了独自忍受痛楚之外还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苦难的生活造就了我叛逆的性格,一旦做出了选择,不磕个头破血流绝不回头。我又很任性,也不够懂事,一点点的生活常识都没有,我还不得不以身试险,二十几年来,在我的身后除了一次次的跌倒之外,我的梦想与事业依旧是遥遥无期,我试图冲破这座牢笼,此刻我已经遍体鳞伤了。

  在学校读书,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欢快的时光,因为没人清楚我的身世,我和所有人一样,终于能够站在同一片阳光下享受温暖。期间,我收获很多真挚的友情,那是我此生最为宝贵的财富。

  然而,我仍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忧虑,上了中学,上了高中,等我考上了大学,谁会为我支付那笔高昂的费用呢?

  我的成绩还算不错,可是我总不能拼尽全力,瞻前顾后简直叫我生不如死,我甚至都没钱吃饭了。我并不擅长写作,我的语文成绩自小就糟糕透了。不知何时,我已经在构思自己的小说了,准备以此来拯救自己命运,故事的内容与我无关,因为我尚做不到那么伟大,自戳伤口,然后拍着胸脯告诉大家:“看吧!我是多么坚强,多么勇敢。”然而这灾难来得太突然了,就像决堤的海水,瞬间就将我给吞没了,我根本无力抵抗。我本想……,算了,过去的一切,我已经不想再去提了,蓉儿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过去的事情可以不忘记,但一定要放下。”

  自从认识了蓉儿你呀!我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归属,看着你甜美的笑容,听着你动情的歌声,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与你不经意间的擦肩而过,都会使我浮想联翩。我本是一个流落末途的倒霉鬼,我已经忘记了自己名字,忘记了自己的身世,甚至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梦想,就像朝生梦死的蜉蝣那样,犹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即将自行毁灭。

  见到蓉儿你的第一眼起,我那颗悲怆、失落的心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在那一刻,我比任何时候都渴望成功,渴望拥有一份事业,能够在你最困难的时刻毫不犹豫地挺出胸脯,为你遮挡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我是个不够阳光的人,历来的挫折只会使我愈发沉稳、谨慎,这对我今后的事业会有很大的帮助,至少我不会因一时的困顿迷失本心,然而当它作用于浪漫的爱情上面,就显得非常木讷。历来,能够青史留名的人物,无不是同我一样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往,他们甚至比我还要悲惨,那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很幸运?

  我的信仰是行必果,绝不做徒劳无功的事情,例如我的学业,我宁愿自毁前程,也不会让自己到头来成为一个大笑话。倘若我没有能力去守护,我宁愿放弃。

  蓉儿,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想娶你为妻,照顾你一辈子,只要一想到你将与他人同行,我的胸口就会涌出一阵阵锥痛,犹如万剑穿心,可是,我又会反问自己:“阿斌啊!你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要拿什么来维系你的爱情呢?”

  我多么想把你搂在怀中,指尖摩挲着你的秀发,在漫漫长夜之下,指着漫天流光陨雨,向你讲述我那平生游历的故事。

  然而,想必你早就已经不再记得我了,那没关系,“丁肖木”本就是我虚构的代号,就让他与我一同死在你浩如烟海的记忆中去吧!如果曾经的他能够为你带去小小的欢乐,请不要拒绝,也不必愧疚,就当是我为这个世界坐出的贡献吧!

  蓉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在远洋上航行,可能正躺在甲板上伸着懒腰,吹着咸咸的海风,任浪花跳到我的臂弯上,挥一挥手,你的影子依旧在天边摇曳。或许我正躺在大草原上的一处草地上,正慵懒地打着哈欠,如果你能看到一朵流云疾驰飞过,请不要惊讶,那是我对你转瞬即逝的思念。

  2017.04.03(凌晨三点)

阅读(181) | 评论(1) | 字数(2963)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梦想与爱情,向来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木棉 2017-12-31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