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本站的全国各地作家名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六十一、张志探亲

六十一、张志探亲

◎作者:安然  ( 2017-08-29)


  一九八八年的冬天,王山窝下了一场大雪,大雪掩埋了大地上的坑坑洼洼。雪虽然停了,但天空并没有放晴,依然灰蒙蒙的,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好像是天地在紧密相连。
  北风呼呼地刮着,室外寒气逼人,但在县委招待所餐厅包间里,却是暖意融融。溪水县的县长、吴庄乡的乡长以及王山窝村的村长等一干人,正和从台湾回来的张志父子推杯换盏。
  县长对张志感慨地说:"命运真会捉弄人啊,以前都以为你在朝鲜战场上,壮烈的牺牲了,是我们溪水县的大英雄。不成想老天保佑,你不但死里逃生,而且由大英雄变成了大老板了,实在是贵人自有天助。
  乡长也忙着附和道:"对,对。你真是福大命大啊。
  张志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虽然是慢声细语,但仍然乡音不改地说:"俺哪里是福大命大呀,俺在台湾也吃了不少苦的。你想想,俺孤身一人到那里,一切都是白手起家,风风雨雨也淌了不少,能有今天,也是没有想到的。
  县长说:"那是、那是,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每个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都必须经过大风大浪的磨难,要不怎么能见到彩虹。
  大家被县长幽默诙谐的话语逗笑了。乡长向王山窝的女村长使了个眼色,要她向张志敬酒。这女村长就是朱小芹的女儿,叫王霁霁。她三十多岁,精明干练,白白的肌肤,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看到乡长的示意,她连忙站起来,端着酒杯笑吟吟地对张志说:"您一路风尘仆仆来到大陆,真是太辛苦了。俺们王山窝是非常好客的,欢迎您到俺那里去看看。今天俺先借花献佛,敬您一杯。
  张志端起酒杯,也慢慢地站了起来,准备和王霁霁碰一下酒杯。这时县长却拉了张志一把,等张志坐稳后,县长笑着对王霁霁说:"小王主任,你说错了,张老板可不是你们王山窝的客人,他从小就在王山窝长大,他可是地地道道的王山窝人。"他把脸转向其他人,接着说:"她说错了,该罚她酒吧?
  其他人连忙嚷嚷着:"该罚、该罚。
  王霁霁依然笑吟吟地说:"也是,在领导面前,俺就紧张,俺一紧张就不知道该怎么讲了。"她又对张志说:"真不好意思,您是俺老乡,俺却把您当成外人了,俺认罚。"说完就一昂脖子,把杯中酒一干而尽。喝完,她拿过那瓶"五粮液",给自己斟满,再次端起来,要敬张志。
  张志再次站起来,慢慢端起酒杯,说:"这杯子太大,俺酒量不行,俺就少喝点吧。
  他这样一说,除了他儿子以外,满桌的人都不相信:不会喝酒怎么拉关系呢?没有关系怎么做生意?做不了生意怎么能当上大老板呢?
  王霁霁看了看众人,说:"老爷子身体那么健康,这点酒肯定是不在话下的。
  张志的儿子马上接过她的话说:"我父亲的确不能喝酒,他平时是滴酒不沾的。今天回到家乡,心里高兴,这可是开了戒的。
  王霁霁还想坚持要张志多喝些,旁边的县长打了个圆场,说:"小王主任干了,老爷子随意。  王霁霁说:"好吧。"又"咕咚"一下,把杯子里的酒喝个底朝天。
  张志抿了一下酒,然后又很认真地看了看王霁霁,说:"谢谢你啦。看见你,使俺想起了一个人。
  王霁霁显得很在意地说:"是吗?想起了谁哩?
  张志说:"以前王山窝村的村长。  王霁霁说:"您还认识俺们村以前的村长?他是谁哩?叫什么哩?
  张志说:"他叫王渡财哩。
  王霁霁笑了,她说:"他是俺爷爷。
  乡长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他听人说过,王山窝村漂亮的女主任,是老公公和儿媳妇的产物,她爷爷实际上应该是她的父亲。
  县长不失时机地插上话来:"看看,王老板连你爷爷都认识,越说越近了。
  张志说:"俺说你长得和他那么像哩。"他转头对县长说:"可不是越说越近吗?俺参军的时候,多亏了她爷爷帮忙,要不是她爷爷帮忙,俺就当不了兵,也就不会有今天了。"张志没有告诉大家王霁霁的爷爷帮的他什么忙,然后他又问王霁霁:"你是王村长的孙女,那你就是王天成的闺女吧?
  王霁霁点点头,说:"是的。
  张志又问道:"俺和你爹经常在一起玩耍,你爹为人忠厚的很,他现在还好吧?
  王霁霁回答道:"俺爹在俺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俺都想不起来他是什么样子的了,是俺娘一手把俺拉扯大的。
  张志"哦"了一声,说:"是吗?你娘真不容易啊。"接着他又问道:"你娘是谁?俺可认识?  王霁霁看着张志,想了想说:"您认识的,俺娘叫朱小芹。
  张志没有想到,坐在他面前的是朱小芹的女儿。他不由的想起了王强,于是脱口而出地说:"朱小芹俺当然认识,俺还认识王强哩。"在他的脑海里,朱小芹是王强的媳妇,怎么变成了王天成的媳妇?真是叫人不可思议啊。
  王霁霁说:"王强是谁?俺以前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现在想不起来是谁了。
  一会子没有说话的县长,这时招呼着张志:"咱们别光顾着说话,先吃点,边吃边聊,以后您在我们这儿投资办厂,有的是时间,那时小王主任会给您仔仔细细介绍所有情况的。我们这儿穷山恶水的,是全国的贫困县,没有什么好招待您的。"他指着一盆老鳖汤说:"只有这王八是咱龙河里土生土长的,您尝尝,如果招待不周,您还得多包涵些。
  招商办主任接着说:"就是、就是。咱们县可就等你来改变贫困面貌呢。这个是鲍鱼,很新鲜的,据说是从东北大连空运过来的,您也尝尝。
  张志望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由衷地说:"能为家乡做点事,是应该的。你们太客气了,这也太丰盛了,大家一起吧。
  品尝了一下菜味后,王霁霁和张志的儿子也干了一杯,然后倒满酒,端着对县长说:"俺敬过客人该敬领导了,俺先干一个。"还没等县长发话,她又把酒喝完了。
  乡长"嘿嘿"一笑说:"和咱们领导干,哪能只干一下呢?
  王霁霁也"嘻嘻"地笑起来,说:"领导在上俺在下,您说干几下就干几下。
  其他人也笑声一片,齐声赞扬道:"还是咱们王主任利索、爽快啊。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说:"你和县里的领导干过了,也得和乡里的领导干啊。
  王霁霁依然笑盈盈地说:"行、行,俺和您们领导都干几下,不过您们要一个一个的上啊,如果一哄而上,俺可招架不住哩。
  酒桌上,除了张志父子,其他人都笑成了一团。
  张志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放肆的笑着,他心里牵挂着王强,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张志没有想到,作为王山窝村主任的王霁霁竟然不知道有王强这个人。当他酒足饭饱、坐着"奥迪"来到王山窝的时候,他才知道王强已经死了好多年了。
  王霁霁不知道王强埋在什么地方,就叫王钢领着来到了王强的墓前。王强小小的坟茔被积雪给覆盖了,不是王钢的指点,别人很难找到。
  张志用手扶着拐杖,默默地看着那微微隆起的雪堆,多少年前的那场离别,不但使他们天各一方,断了音信,更没有想到,王强会那么快的成了地下的鬼魂,阴阳两界。他的眼睛湿润了,他微微地阖上眼帘,脑海里突然一阵轰鸣,耳畔响起了一首曾经熟悉而又使他热血沸腾的歌曲: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歌声久久的不愿离去。好长时间他才掏出手帕,拭了拭眼睛,而后对陪同他的县、乡、村的三级干部说:"在部队,俺和他既是老乡,也是最要好的战友。"(全文完)

阅读(618) | 评论(4) | 字数(2815)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谢谢您的鼓励,还是有欠缺的。 安然 2017-09-08
2.  文章非常注重细节描写,在一个小小的招待所里面能够非常好的把握“人物形... 王泽宸 2017-09-07
3.  是的,平安就是福啊。 安然 2017-08-31
4.  在一个不算美好的时代里,却过着还算快乐的生活。不富不贵,自由自在,不... 田世花 2017-08-30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