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2):纳兰泽芸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六十、看电影

六十、看电影

◎作者:安然  ( 2017-08-24)


  王强自晓晓死后,就再也没有心思去找别的女人,他觉得已经没有第二个女人能代替晓晓了。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不知不觉到了一九七五年,这年的一天,王强去县城看了一场电影,电影是朝鲜的,名字叫《金姬和银姬的命运》。当他听到有这个朝鲜电影的时候,不由的勾起了他对朝鲜那段改变他命运往事的回忆,他想起了金姬,他琢磨着朝鲜怎么会拍她的电影哩?他猜想电影里的金姬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个金姬。因为他知道,在朝鲜,叫金姬的人一定很多,就像在中国,叫王强的人也一定很多一样。但是他还是想去看看,万一是他认识的那个金姬哩?她现在怎么样了?他是很想知道他们离别后,金姬的命运。
  王强坐汽车赶到县城,本想看白天放的那一场,可是车在途中坏了,司机修了半天才修好,等他来到电影院,电影都快结束了,他只好等着看晚上的那一场。他知道散电影后,他要么在县城住一宿,明天再搭车回去,要么晚上赶夜路,走着回去。王强决定晚上不睡觉,还是回去,他不怕走夜路。到家后再睡觉,反正白天也没有多少事要做。
  电影里的金姬,果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金姬。他不知道他认识的那个金姬是不是也和电影里的金姬一样,有个幸福美满的生活,同时他也为银姬悲惨的命运感到忧伤,真心希望北朝鲜早日解放南朝鲜,让银姬也过上和金姬一样的幸福生活。
  电影散场了,王强起身离开坐位。此时他的思绪不在电影上,而是回到了他从美军战俘营回来,听朝鲜领袖和志愿军首长讲完话后,起身离开坐位去厕所的时候,金姬拉住他的情景。在那时,他见到了金姬,那是他和金姬最后见面的时刻。
  王强边随着人流向前挪动,边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就在这时,也有人拉了他一下,把他拉回到现实中来。他回头一看,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旁边,站着一个既不太胖也不太老的妇人,正笑盈盈地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王强?
  虽然只是看一眼,王强也认出她来,这位妇人,竟是余桂兰。
  余桂兰嫁进县城后,并没有彻底忘记王强,她和王强的相识和相知,是异乎寻常的,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也使她终身难忘。
  本来她并不怎么喜欢看电影,说既不管饱,也不管饿,看不看都无所谓。但如果放朝鲜电影,她就是必看的了,因为有一个在朝鲜打过仗的人,曾让她爱得很深很深。她的心思顾田知道,结婚后她告诉了他,她为什么要砍掉那棵柿子树。顾田听后,唏嘘不已,他说:"无辜的柿子树,砍得可惜。我怎么感觉到你那天反常,没想到啊,你还是个痴情人呢。
  余桂兰就笑他:"我还没你痴得很呢,有事没事都往我家里跑,谁能比得了你。
  顾田得意地说:"那是、那是,我的痴心得到了我所要的,你的痴心被大风刮跑啦。有句话是怎么说的?痴情女子碰上了负心汉。
  余桂兰摇摇头说:"你说错了,我不是什么痴情女子,我现在还不是被你哄了去?他可能也不是什么负心汉,他不来找我,肯定有他的难处。  这句话后来得到了验证。一次回娘家,余杰告诉她,你出嫁没有多长时间,王强就到家里来了,并且还被民兵排长打了一个耳光。他之所以那么长时间没来找你,主要还是怕再给你添些不必要的风言风语。余桂兰听了,只剩下无可奈何的份了。而顾田听了,则是一阵庆幸,心想:好悬啊。
  可是他们的女儿就不知道这些事,她每次都和余桂兰一起去看,她以为爱说爱笑的人,都喜欢看朝鲜电影。
  余桂兰就纳闷了,说:"爱说爱笑的人,怎么就喜欢看朝鲜电影呢?
  她女儿就告诉她:"这叫臭味相投啊。你没听人家讲吗?苏联电影是打打闹闹,越南电影是飞机大炮,罗马尼亚电影是搂搂抱抱,阿尔巴尼亚电影是莫名其妙,朝鲜电影就是哭哭笑笑喽。
  余桂兰听她这么一讲,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就笑了起来,而后就又问她:"你说得都是外国电影,那中国电影是什么呢?
  余桂兰的女儿不假思索地说:"新闻简报。
  这下余桂兰笑得更厉害了,边笑边说:"这谁编得呀,还怪准的。真是的啊,每次放正片前,都要放一大堆的新闻简报。"笑完后,她没有告诉女儿她喜欢看朝鲜电影,并不是爱看里面的哭哭笑笑,倒是想沾上点"臭味",以和王强"相投"。
  这次看电影,也是她女儿陪着她来看的。在这场电影开始放映之前,余桂兰就发现,坐在她前几排座位上的一个人像王强,她想起身到跟前去看个仔细,而这时灯灭了,电影就开始放映了。余桂兰只好作罢,只有等电影结束了,再去找她。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这人真的是王强。
  那天晚上,余桂兰看到依然消瘦的王强,没有让他回去,要他到她家里去住下。王强没有答应,说:"不能麻烦你,俺在旅社随便住一宿就行了。
  余桂兰知道王强的意思,怕顾田产生误会,就说:"那好吧,就住旅社。"她和女儿一道,将王强送到工农兵旅社,安排好后,就已经很晚了,她和王强告别:"明天我和顾田再来看你,中午一定要在我家吃过饭再走。
  王强说:"你不要来了,你忙吧,俺明天一早就回去的。
  余桂兰笑着说:"慌着回去干啥?你难得来一回,在县城遛遛逛逛,散散心吧。明天我们如果来得早,就陪你一起遛,咱们难得见一次,你明天一定等我吭。"说完就和女儿离开了旅社。
  王强还是没有等余桂兰,一大早就回去了。临走他安排服务员说:"如果有人来找俺,就说俺走过了,不要再等俺了。
  王强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没有捱到给他平反的那一天。他死后,王钢把他紧挨着晓晓的坟给埋葬了。

阅读(568) | 评论(0) | 字数(2130)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