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本站的全国各地作家名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五十七、向往大海

五十七、向往大海

◎作者:安然  ( 2017-08-01)


  王强将晓晓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然后拿起一个糠菜团子,高兴地说:"俺吃这个,吃了这个,俺也有劲。"他咬了一口,故意装作很好吃的样子,大口嚼了起来,他边嚼边催促晓晓把那个窝窝头吃了。  
    此刻的晓晓感到既饥饿又舒心,她往边上探了一下身子,将碗放在附近的桌子上,然后用一只手搂住王强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窝窝头,慢慢地吃起来。  
     麦糠团子远不如窝窝头好吃,它既苦又刺嗓子眼,但肚饥好下饭,王强三口两口就将它吃了啦。一个窝窝头和一个大糠菜团子,是他在饥饿以来吃得最多的一回。他的体力恢复了一些,欲望也增加了。他搂紧了晓晓,让自己平静了一会儿,也好让晓晓把窝窝头吃完。  
    晓晓在他怀里,很快就将那个窝窝头吃完,这时她就像个小女人,软软的瘫了下来,她用手摸着王强消瘦而又发黄的脸,闭着眼睛,等着王强去亲她。  王强伏下头,喘着粗气,将自己的大嘴贴在晓晓的嘴唇上。他一边亲她,一边解开晓晓胸前的纽扣,握着她两个软软的乳房。他使劲地揉搓着,努力的想使自己尽快地兴奋起来。  
    晓晓在他揉搓下很兴奋,她不停地呻吟着,身子一颤一颤的。晓晓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体了,她这个年龄,正是人们常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时候,由于食品短缺,她的身体很虚弱,女人的每月一次也没了踪影,可她对男女之欢依然很向往,特别是和喜欢自己的男人在一起,她的欲望之火还是被点燃了起来,她也在热烈地回应着王强。可是在她的感受中,王强依然是软绵绵的,她不停地给王强刺激着,希望它能像他的名字一样,坚强起来,可是好大一会儿,都没有达到她想要的程度。晓晓想可能是穿着衣服的缘故,没有肌肤相亲,他不能兴奋起来。于是,她对王强说:"咱们到床上去。"她从王强怀里滑落下来,拉着他来到自己睡的床前。她拉开床上破旧的被子,脱掉上衣,然后坐在床上,退掉鞋躺好后,一抬屁股,把自己的裤子连同里面的小裤衩也脱了下来,赤裸裸的晓晓,就像一个被开水烫过后,刮净毛了的小猪,白白净净的映入了王强的眼帘。  
    少年时期,晓晓美丽、青春的模样,像刻在石头上的图案,不可磨灭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在他的记忆里,他曾经想象着晓晓没有穿衣服是什么样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见到晓晓的次数越来越少,而和小芹的接触则越来越多,因此他对晓晓的想象就换成了朱小芹,特别是在他长大成年以后,这种遐想与日俱增,白天对小芹向往,晚上睡觉做梦,就梦见和小芹在一起,醒来后,才知道是美梦一场。  
    命运真能捉弄人,经常梦到的小芹,成了别人的媳妇,并且还反目成仇。早已不再进入他梦境的人,反而真实而又鲜活的呈现在他目前。  王强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上床后,他怕冻着晓晓,就把被子拉过来,盖在两人身上。  
    晓晓搂住王强,努力的想象着和丈夫以前如鱼得水、颠鸾倒凤的甜蜜时光,想让他进入她的身体,可是她痛苦的感觉到,想飞翔的蝴蝶张不开翅膀。  折腾了好大一会儿,王强的头上沁出了点点汗水,两人都没如愿。他懊恼地自责着:"俺这是怎么了?俺怎么不是个男人了?  
    晓晓安慰着他:"不怪你,是咱们心太高了,咱们饭都吃不上,怎么能做好这事。你不是个男人,我也不是个女人了,没有让你高兴。  王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晓晓讲:"俺以前不是这样的,俺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哩。  
    晓晓相信王强说得应该是真的,不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萎靡而编出来的瞎话。她能想象出来王强在丰衣足食的情况下,威武雄壮的男人气概。现在食不果腹的他,能保住一条性命、苟延残喘的活着,就已经是福大命大了。  
    王强的肚子"咕咕噜噜"的响了一阵,晓晓说:"你还是太饿了,我去给你烧个野菜汤喝,你再把剩下的菜团子吃了,你就会好了。"她穿上衣服,从床上下来,理了理头发,拉开堂屋的门,走了出去。  
     忙活了半天,无功而返。王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到歇息的差不多了,就想起来去看晓晓做饭。 他穿好衣服,脚刚一落地,就两眼金星乱飞,头上一阵眩晕,差一点栽倒。他连忙用手扶着床沿重新坐下,像是丢了魂魄一样,身子轻飘飘的,如坠雾里云端。上半天在埋王宝山的时候,他就有过一阵这样的感觉,他强忍着,没有让王钢和晓晓察觉出来。坐了一会儿,他感觉好了,就去找晓晓。  
    晓晓做饭的所谓锅屋,就是在主房西边的屋檐下,搭得一个小庵棚,里面支上灶台,放置了水缸和锅碗瓢盆。  
    王强进去后,晓晓已经把野菜汤快烧好了。她拿过一双筷子,又拿起一个麦糠团子,慢慢地将筷子从中间穿过去,然后交给王强,叫他放在炉门口烤烤,烤热了再吃。王强照她说的去做后,她从锅里舀了一碗野菜汤,放在灶台边,让王强冷冷再喝。  
    饥肠辘辘的王强等不及,他一边烤
    着麦糠团子,一边向碗沿吹了吹,就势喝了一口。咽下后,他对晓晓说:"你烧的野菜汤好喝哩。  
    晓晓问:"怎么好喝的?  王强说:"真有味哩。  
    晓晓笑了,说:"是有味,是苦味。你饿了,吃什么都香,喝什么都甜。  
    王强将烤热的团子,一掰为二,递给晓晓一块,自己吃一块。他边吃边说:"俺是说有盐味,俺家都好长时间都没有吃盐了。  
    晓晓说:"怪不得你没有劲呢,人不吃盐不行,人就得用盐腌着才能活。你多喝些吧,好好补补。"她给自己也舀了一碗野菜汤,两人都饿极了,也顾不得多说话,默默地吃着。  
     麦糠团子和野菜汤被他俩吃得喝得一干二净。王强抹抹嘴说:"俺都给你吃完了,你以后怎么办哩?  
    晓晓的体力也恢复了不少,精神也爽快了,对于今后,她也不再想那么多,就说:"过一天是一天,活到哪算到哪。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埋我,你把我扔进龙河里就行了,漂得越远越好,要是能漂进大海,那我就是进了天堂了。  
    其实晓晓知道,龙河的水是流不到海里去的,它最终是汇入了一片湖泊,就是那片湖泊也成了晓晓心目中的大海。

阅读(480) | 评论(2) | 字数(2309)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是的 安然 2017-08-21
2.  一片湖,成了意识里的大海,一个夙愿! 田世花 2017-08-17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