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1):何新军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五十六、王强和晓晓

五十六、王强和晓晓

◎作者:安然  ( 2017-07-28)


  这是王强第一次看到成年女人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仙境。
  这是王强第一次看到成年女人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仙境,在和自己梦中的仙女相会。他用手抚摸着晓晓柔软而还有些坚挺的双乳,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幸福。他有些兴奋,想和晓晓融化在一起,可是营养缺乏、体力透支的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晓晓安慰他说:“别急,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晓晓从王强怀里站起来,王强恋恋不舍地将手从晓晓的乳房上垂下来。晓晓扣好内外上衣的扣子,然后亲了一下王强,到锅屋里去给王强做吃的去了。
  所谓吃的,就是用糠和野菜揉在一起,弄成的糠菜团子。老地主看到仅剩下的小半口袋麦糠,老泪横流,为了能让晓晓活下去,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吃一口,这里面就有王宝山用生命省下来的一部分。现在,晓晓为了让王强尽快恢复体力,去体验到男女之欢,就将那小半口袋麦糠用去了一大半,只剩下了一点点。她没有掺多少野菜,就搦成了几个大大的麦糠团子,放在锅里,点上火,慢慢地蒸起来。
  半饥不饱的王强将王宝山埋葬好,又和晓晓激动一番,早就疲惫不堪了。晓晓离去后,背朝后面的墙上一靠,头一歪,坐在板凳上就睡了过去。
  晓晓锅底生着火,起身来到堂屋,看到王强“呼呼”睡得正香,怕他冻着,就悄悄的拿了一件王宝山用过的棉袄给他盖上,然后又悄悄的回到锅屋,继续烧她的火。晓晓的麦糠团子还没有蒸熟,王娟和她娘就来了。
  王娟的娘手里拿着用笼布包成的一个小兜,里面放着两个用红芋面、麦糠和野菜混合做成的窝头,她见到晓晓说:“你爹走了?”
  晓晓“嗯”了一下,就连忙给她跪下,磕了个头。王娟在旁边将她搀扶起来,眼睛也红红的。  王强的娘从笼布里拿出一个窝窝头,递给晓晓说:“赶紧趁热吃一个吧。”
  晓晓没有接,她推辞着,说:“我有东西吃,锅里正蒸着呢,还是给王强吃吧,他是又累又饿。”她把王娟的娘和王娟让到堂屋里。
  王娟看到哥哥的睡相,想笑没敢笑出来,她上前想推醒王强。王强休息了一会儿,精力有所恢复,朦朦胧胧中,他以为是晓晓,就抓住王娟的手,呓语道:“好晓晓,让俺再睡会儿,睡好了咱们再……”
  王强的话把王娟和晓晓都闹个大红脸。王娟终于没有忍住,笑了出来。她一边“嘻嘻”笑着,一边使劲将王强摇醒,说:“再什么再,赶紧醒醒,咱娘给你送好吃的来了。”
  王强睁开眼睛,见是王娟,连忙松开她的手,看到娘和晓晓也在旁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俺以为是嫂子哩。”
  听了刚才王强的话,王强的娘心里一阵高兴。她拿出一个窝窝头,递给王强,说:“把它吃了。”等王强拿了后,她又把剩下的一个,递给晓晓:“你也得吃一个,吃吧,听话。”
  晓晓不好再拒绝,只好接过来,拿在手里。  王强的娘心里甜滋滋的,她拉起晓晓的另一只手,笑容满面地对她说:“你爹不在了,你要自个照料好自个了,往后有什么事,尽管给你婶子和王强讲,只要俺们能做到的,都会帮你的。”
  王强娘的一番话,把晓晓说得暖暖的,好像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上前抱住王强的娘,头低在王强娘的肩膀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强的娘眼睛也湿润起来,她拍着晓晓的后背,哽咽着对晓晓说:“俺闺女,你受了好多苦,俺知道。”
  两人哭了一阵子,晓晓舒服多了,这才想起该让王强的娘和王娟坐下。
  王强的娘擦了擦眼泪,说:“不啦,你赶紧吃窝头吧,都凉啦,俺走了。”说完,对王娟说:“咱们走吧。”
  王强起身也要跟着回去,他娘拦住他说:“你叔不在了,你嫂子这里可能还有其他事,她不一定能忙过来,你帮她料理料理再回去。”
  王强实际上也不想走,见他娘这么说,正好借坡下驴,连忙应道:“好好,俺帮他料理完就回去。”  晓晓自然也明白王强娘的意思,就说:“大弟已帮我干了不少活,以后还得经常要麻烦他的。”她把王娟娘俩送到路上,王强的娘说:“你赶紧回去吧,你锅里还煮着东西哩。”
  晓晓回到锅屋,感觉麦糠菜团子应该熟了,就掀开锅盖,也不怕烫着急急拿了两个,连同自己刚才没吃的窝窝头,放在碗里,端进堂屋,给王强吃。
  王强早已把那个窝窝头吃完,正瞅着正面墙上的年画发呆。见晓晓笑盈盈地端着热气腾腾的麦糠团子进来,也裂着嘴笑了起来。
  晓晓进来后,随手将门给关上了。来到王强跟前,把自己没吃的窝窝头拿给他,王强没有接。晓晓又柔声细语地说:“吃了好有劲。”境,在和自己梦中的仙女相会。他用手抚摸着晓晓柔软而还有些坚挺的双乳,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幸福。他有些兴奋,想和晓晓融化在一起,可是营养缺乏、体力透支的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晓晓安慰他说:“别急,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晓晓从王强怀里站起来,王强恋恋不舍地将手从晓晓的乳房上垂下来。晓晓扣好内外上衣的扣子,然后亲了一下王强,到锅屋里去给王强做吃的去了。  所谓吃的,就是用糠和野菜揉在一起,弄成的糠菜团子。老地主看到仅剩下的小半口袋麦糠,老泪横流,为了能让晓晓活下去,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吃一口,这里面就有王宝山用生命省下来的一部分。现在,晓晓为了让王强尽快恢复体力,去体验到男女之欢,就将那小半口袋麦糠用去了一大半,只剩下了一点点。她没有掺多少野菜,就搦成了几个大大的麦糠团子,放在锅里,点上火,慢慢地蒸起来。  半饥不饱的王强将王宝山埋葬好,又和晓晓激动一番,早就疲惫不堪了。晓晓离去后,背朝后面的墙上一靠,头一歪,坐在板凳上就睡了过去。  晓晓锅底生着火,起身来到堂屋,看到王强“呼呼”睡得正香,怕他冻着,就悄悄的拿了一件王宝山用过的棉袄给他盖上,然后又悄悄的回到锅屋,继续烧她的火。晓晓的麦糠团子还没有蒸熟,王娟和她娘就来了。  王娟的娘手里拿着用笼布包成的一个小兜,里面放着两个用红芋面、麦糠和野菜混合做成的窝头,她见到晓晓说:“你爹走了?”  晓晓“嗯”了一下,就连忙给她跪下,磕了个头。王娟在旁边将她搀扶起来,眼睛也红红的。  王强的娘从笼布里拿出一个窝窝头,递给晓晓说:“赶紧趁热吃一个吧。”  晓晓没有接,她推辞着,说:“我有东西吃,锅里正蒸着呢,还是给王强吃吧,他是又累又饿。”她把王娟的娘和王娟让到堂屋里。  王娟看到哥哥的睡相,想笑没敢笑出来,她上前想推醒王强。王强休息了一会儿,精力有所恢复,朦朦胧胧中,他以为是晓晓,就抓住王娟的手,呓语道:“好晓晓,让俺再睡会儿,睡好了咱们再……”  王强的话把王娟和晓晓都闹个大红脸。王娟终于没有忍住,笑了出来。她一边“嘻嘻”笑着,一边使劲将王强摇醒,说:“再什么再,赶紧醒醒,咱娘给你送好吃的来了。”  王强睁开眼睛,见是王娟,连忙松开她的手,看到娘和晓晓也在旁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俺以为是嫂子哩。”  听了刚才王强的话,王强的娘心里一阵高兴。她拿出一个窝窝头,递给王强,说:“把它吃了。”等王强拿了后,她又把剩下的一个,递给晓晓:“你也得吃一个,吃吧,听话。”  晓晓不好再拒绝,只好接过来,拿在手里。  王强的娘心里甜滋滋的,她拉起晓晓的另一只手,笑容满面地对她说:“你爹不在了,你要自个照料好自个了,往后有什么事,尽管给你婶子和王强讲,只要俺们能做到的,都会帮你的。”  王强娘的一番话,把晓晓说得暖暖的,好像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上前抱住王强的娘,头低在王强娘的肩膀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强的娘眼睛也湿润起来,她拍着晓晓的后背,哽咽着对晓晓说:“俺闺女,你受了好多苦,俺知道。”  两人哭了一阵子,晓晓舒服多了,这才想起该让王强的娘和王娟坐下。  王强的娘擦了擦眼泪,说:“不啦,你赶紧吃窝头吧,都凉啦,俺走了。”说完,对王娟说:“咱们走吧。”  王强起身也要跟着回去,他娘拦住他说:“你叔不在了,你嫂子这里可能还有其他事,她不一定能忙过来,你帮她料理料理再回去。”  王强实际上也不想走,见他娘这么说,正好借坡下驴,连忙应道:“好好,俺帮他料理完就回去。”  晓晓自然也明白王强娘的意思,就说:“大弟已帮我干了不少活,以后还得经常要麻烦他的。”她把王娟娘俩送到路上,王强的娘说:“你赶紧回去吧,你锅里还煮着东西哩。”  晓晓回到锅屋,感觉麦糠菜团子应该熟了,就掀开锅盖,也不怕烫着急急拿了两个,连同自己刚才没吃的窝窝头,放在碗里,端进堂屋,给王强吃。  王强早已把那个窝窝头吃完,正瞅着正面墙上的年画发呆。见晓晓笑盈盈地端着热气腾腾的麦糠团子进来,也裂着嘴笑了起来。  晓晓进来后,随手将门给关上了。来到王强跟前,把自己没吃的窝窝头拿给他,王强没有接。晓晓又柔声细语地说:“吃了好有劲。”   这是王强第一次看到成年女人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仙境,在和自己梦中的仙女相会。他用手抚摸着晓晓柔软而还有些坚挺的双乳,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幸福。他有些兴奋,想和晓晓融化在一起,可是营养缺乏、体力透支的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晓晓安慰他说:“别急,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晓晓从王强怀里站起来,王强恋恋不舍地将手从晓晓的乳房上垂下来。晓晓扣好内外上衣的扣子,然后亲了一下王强,到锅屋里去给王强做吃的去了。  所谓吃的,就是用糠和野菜揉在一起,弄成的糠菜团子。老地主看到仅剩下的小半口袋麦糠,老泪横流,为了能让晓晓活下去,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吃一口,这里面就有王宝山用生命省下来的一部分。现在,晓晓为了让王强尽快恢复体力,去体验到男女之欢,就将那小半口袋麦糠用去了一大半,只剩下了一点点。她没有掺多少野菜,就搦成了几个大大的麦糠团子,放在锅里,点上火,慢慢地蒸起来。  半饥不饱的王强将王宝山埋葬好,又和晓晓激动一番,早就疲惫不堪了。晓晓离去后,背朝后面的墙上一靠,头一歪,坐在板凳上就睡了过去。  晓晓锅底生着火,起身来到堂屋,看到王强“呼呼”睡得正香,怕他冻着,就悄悄的拿了一件王宝山用过的棉袄给他盖上,然后又悄悄的回到锅屋,继续烧她的火。晓晓的麦糠团子还没有蒸熟,王娟和她娘就来了。  王娟的娘手里拿着用笼布包成的一个小兜,里面放着两个用红芋面、麦糠和野菜混合做成的窝头,她见到晓晓说:“你爹走了?”  晓晓“嗯”了一下,就连忙给她跪下,磕了个头。王娟在旁边将她搀扶起来,眼睛也红红的。  王强的娘从笼布里拿出一个窝窝头,递给晓晓说:“赶紧趁热吃一个吧。”  晓晓没有接,她推辞着,说:“我有东西吃,锅里正蒸着呢,还是给王强吃吧,他是又累又饿。”她把王娟的娘和王娟让到堂屋里。  王娟看到哥哥的睡相,想笑没敢笑出来,她上前想推醒王强。王强休息了一会儿,精力有所恢复,朦朦胧胧中,他以为是晓晓,就抓住王娟的手,呓语道:“好晓晓,让俺再睡会儿,睡好了咱们再……”  王强的话把王娟和晓晓都闹个大红脸。王娟终于没有忍住,笑了出来。她一边“嘻嘻”笑着,一边使劲将王强摇醒,说:“再什么再,赶紧醒醒,咱娘给你送好吃的来了。”  王强睁开眼睛,见是王娟,连忙松开她的手,看到娘和晓晓也在旁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俺以为是嫂子哩。”  听了刚才王强的话,王强的娘心里一阵高兴。她拿出一个窝窝头,递给王强,说:“把它吃了。”等王强拿了后,她又把剩下的一个,递给晓晓:“你也得吃一个,吃吧,听话。”  晓晓不好再拒绝,只好接过来,拿在手里。  王强的娘心里甜滋滋的,她拉起晓晓的另一只手,笑容满面地对她说:“你爹不在了,你要自个照料好自个了,往后有什么事,尽管给你婶子和王强讲,只要俺们能做到的,都会帮你的。”  王强娘的一番话,把晓晓说得暖暖的,好像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上前抱住王强的娘,头低在王强娘的肩膀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强的娘眼睛也湿润起来,她拍着晓晓的后背,哽咽着对晓晓说:“俺闺女,你受了好多苦,俺知道。”  两人哭了一阵子,晓晓舒服多了,这才想起该让王强的娘和王娟坐下。  王强的娘擦了擦眼泪,说:“不啦,你赶紧吃窝头吧,都凉啦,俺走了。”说完,对王娟说:“咱们走吧。”  王强起身也要跟着回去,他娘拦住他说:“你叔不在了,你嫂子这里可能还有其他事,她不一定能忙过来,你帮她料理料理再回去。”  王强实际上也不想走,见他娘这么说,正好借坡下驴,连忙应道:“好好,俺帮他料理完就回去。”  晓晓自然也明白王强娘的意思,就说:“大弟已帮我干了不少活,以后还得经常要麻烦他的。”她把王娟娘俩送到路上,王强的娘说:“你赶紧回去吧,你锅里还煮着东西哩。”  晓晓回到锅屋,感觉麦糠菜团子应该熟了,就掀开锅盖,也不怕烫着急急拿了两个,连同自己刚才没吃的窝窝头,放在碗里,端进堂屋,给王强吃。  王强早已把那个窝窝头吃完,正瞅着正面墙上的年画发呆。见晓晓笑盈盈地端着热气腾腾的麦糠团子进来,也裂着嘴笑了起来。  晓晓进来后,随手将门给关上了。来到王强跟前,把自己没吃的窝窝头拿给他,王强没有接。晓晓又柔声细语地说:“吃了好有劲。”

阅读(436) | 评论(1) | 字数(1737)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怎么变成这样,请删除。 安然 2017-07-31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